刚刚更新: 〔海贼王之妖术师〕〔逆流人生〕〔乡村透视仙医〕〔余生洗耳恭听〕〔错嫁替婚总裁〕〔大佬退休之后〕〔重生之都市仙尊〕〔商梯〕〔重生名门娇妻:厉〕〔邪王盛宠:神医王〕〔江流华笙〕〔透视医圣林奇〕〔江颜林羽免费小说〕〔厉少宠妻入骨〕〔流年不负笙情〕〔亿万老婆,你好甜〕〔谍海猎影〕〔混蛋爹地妈咪要改〕〔小妻爱你如初〕〔大魔法师旅途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灵妖域 第154章 连续的锤击
    张月脸色有点难看,他感觉有恶魔撕扯着他的脸,在他耳边发出一声声尖利的长啸,仿佛要洞穿他的耳膜。他尝试着张了张嘴,一股强风便灌入他的口中,堵住了他的嘴。“我的脸会不会被吹坏啊?”张月心里暗暗吐槽。

    武倥如果知道张月心里在想些什么,估计会气得大骂,但现在的他没有时间去深究,逃命才是当务之急。脚下的祥云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,像一柄利剑,撕裂空气,形成强烈的罡风,若不是武倥搂着张月,以张月的身体素质早就被吹飞了。

    不过,张月很怀疑,武倥有把自己当成挡风牌的嫌疑,毕竟此时的武倥缩小了身体,非常猥琐地躲在了张月的背后。

    这速度已经接近传说中缩地成寸的境界了,但即便如此,在张月的灵魂探测中,后方那滔天的杀意不仅没有拉远,反而逐渐接近,在这么逃下去,他们迟早会被追上。

    张月运转灵魂力,不待武倥反应过来,便强行与其的精神世界建立了连接,张月的嘴被强风堵住了,没办法出声,只好用精神交流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怕,是我,待会儿你先跑,我来拦住他。”张月说道。

    武倥先是愣了愣,察觉是张月的灵魂力便松了口气,随后听到张月的话,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,“不行!就你这小身板,连他一击都受不了,我不会让我兄弟我在前面挡伤害的!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算什么?”

    武倥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是有多猥琐,脸颊莫名得有些疼,“这个……你比较小个,阻力小嘛!不过,刚才那事儿不是开玩笑,那个老秃驴实力强大,你挡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先走,你断后!”张月倒是爽快,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?你这么不要脸的吗?这种时候,你不应该继续坚持自己的信念,然后,然后……”武倥被张月的果断惊得一愣愣的,说话都开始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张月笑道:“我很尊重别人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并肩作战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说完,祥云突然来了一个急停,张月上半边身子因为惯性几乎要向前飞出去,武倥那双手臂勒得死死的,张月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,特别是胃,胃酸都要被挤出来了。

    张月捂着肚子干呕了好一会儿,才缓过气来,“下次刹车麻烦提醒一声?”

    武倥摸出大棍,站在他面前,体型恢复了平日的大小,将张月整个人都挡在了后面。张月一眼望去,看不到前方,只能看到一个庞大的背影,如山一般厚重,让人心安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做好准备了吗?”武倥望着天边那疾驰而来的金光,双眸的火焰愈发炽盛,仿佛要喷射出来,但身体上的肌肉却是在渐渐收缩,不一会儿便缩成了和张月差不多的体型。

    站在武倥身后,张月感受不到半点气势,或者战意,此刻的武倥就好像一个普通的扫地僧,与手中霸气的乌金棍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精华内敛?你到底有多强?”张月喃喃道。

    武倥没有说话,而是扛起乌金棍,向金光走去,他漠然地矗立在虚空中,却自然而然地挡住了所有射来的光芒。一个人,就是一道天堑。这形成了一个诡异的景象,武倥身前,金光曜日,身后,夜色深沉。

    “张月!你竟然背叛我!”金光中,方丈手持降魔,目光直接掠过武倥,落在了张月身上,但很快他发现,自己的气势威压,根本越不过武倥这道天堑,张月被保护的好好的。

    武倥抬起头,望向方丈,“刚才没认真和你打,就当热身了,现在,就让我来领教一下你们少林的功夫吧!”

    方丈不得不收回目光,重新审视眼前这个体型小了一圈的武倥。在他身上,竟然感觉不到一点危机,方丈不禁汗颜,这个在少林扫了几百年落叶的家伙,到底隐藏得有多深?

    张月走到武倥身边,将自己暴露在金光与威压之下,武倥有些讶异,但看到身边这个睁着黑白瞳,面色平静的少年,到嘴的话变成了一抹会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是警察!”张月想了想,笑道。

    武倥听到这话,忍不住笑了,“你以为你在演无间道?”

    张月无所谓地耸耸肩,“事实嘛,我的确是卧底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服刑期间越狱有多大罪?而且你还与人合伙偷盗舍利,双罪齐下,够你死一万次了!如果你还有点理智,就帮我抓住武倥,我考虑帮你求情,至少不用叛你死刑!”方丈冷声道,舌尖绽放着一朵莲花虚影,这说出来的每个字竟是蕴含着灵魂力,可以迷惑人的心神。

    但张月是什么人,经受过佛经洗礼,还能保持本心,又怎么会怕他这点小术法。

    “那方丈在少林寺里施展邪术,禁锢人的灵魂,饲养了大批傀儡,这事情要是上报给总部,百年够不够你坐呢?”张月反问道,面色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方丈充满威严的面庞闪过一丝狠厉,那杀意再也掩饰不住,肆无忌惮地爆发出来,与周身金光融在一起,化作一条条金色菩提枝,每一根枝条都散发着剑一般锋锐的气息,切割着天空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武倥一把推开张月,横身挡在他面前,双眸望向那漫天菩提,冷静的可怕,手中乌金棍迎风暴涨,化作千丈长,横扫而去,轰隆声响中,空间崩碎,那一根根菩提枝也被四散的空间碎片切断。

    方丈不闪不避,老迈的身躯却有万钧之力,在神佛的吟唱加持下,身体缭绕着金色的火焰,他挥舞降魔杵,硬撼乌金大棍。

    棍杵相撞,炸开一道雷霆!方丈正要迎着那雷霆,向前追击,他不是第一次和武倥硬撼,对于这个扫地僧的力量,心里早有打算,他有信心凭借降魔杵,压武倥一头。不过下一刻,他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武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,他只感到浑身发烫,体内的气血正在燃烧,涌起一股澎湃的力量,在经脉中冲刷,他憋着一股气,双手握得更紧了,扛着降魔杵猛地一砸。大棍横扫,压着方丈将他生生砸了下去,武倥咬着牙,愣是抡圆了一圈,又砸了一次。

    一座山脉就这么被铲平了。张月暗暗庆幸,这地方比较偏僻,荒无人烟,不然这么大动静,不知道会惹出什么麻烦来。他脚踩八卦,周身卦象飞舞,像是运筹帷幄的军师。

    武倥出了一口恶气,说不出的舒畅,“小子,原来你还会八卦阵,这增幅效果,太强了!”

    张月笑了笑,弹指射出一个巽字卦落在武倥身上,“保护好我。”说着,又接连甩出震字卦和艮字卦。

    两道光芒在武倥身上接连亮起,令得他气势又攀升了几分。震字凝神,艮字护体,武倥的防御力直接突破了巅峰,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层次。

    武倥觉得现在的自己,凭借一双肉拳都可以硬撼方丈的降魔杵了。当然,他也没有傻到这么托大,方丈这样的老怪物,终究不是他可以抵抗的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张月便迅速后退,脚下的八卦图变成黑色,融入身体,一丝阴邪的气息流露出来,他缓缓抽出村雨,黑色覆盖了刀身,与这夜色相融。武倥虽然背对着张月,但依旧能感受到那正在凝聚的阴邪气息,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“张月,武倥!不杀尔等,誓不为人!”坍塌的山脉中,升起一道光柱,托着方丈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武倥冷哼一声,举棍就打,一缕无尽的火苗从棍尖升起,迅速覆盖了整个棍身,挥动间,还伴着阵阵雷鸣,“老秃驴,你本来就不是人!”

    方丈高举降魔杵,念动经文,一个巨大的金色钵盂从天而降,刹那间便遮掩住了天空,让人有种整个世界都要被笼罩的错觉。

    察觉到头顶上的威胁,武倥只是扎稳了脚步,凝练气势,一座山峰的虚影从体表升起,与钵盂硬撼。武倥身体震了震,但挥下去的乌金大棍依旧坚定而平稳,那钵盂被山峰撑住,任其光芒万丈,也压不下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八卦图的厉害,武倥很兴奋,这种超越极限的状态维持不了多久,他可不想浪费这一分一秒,每一份力量都要用到极致,不然对不起张月的辅助。

    想到这,武倥便往前踏了一步,一棍砸下,立刻举起,又是一棍。轰轰轰……声声巨响传开,武倥这是把方丈当成了战鼓,敲得起劲儿了。

    “混蛋!当我泥捏的?”方丈被这连续的锤击震得气血翻涌,有点接不上气儿,愣是被压制的难以动弹,但很快他便发现武倥的力道在渐渐削弱,终于在一次锤击上,速度慢了,瞅准这个机会,方丈动了,降魔杵刚举起,那令他记忆深刻的感觉又一次袭来。

    第二次了,但他依旧来不及反应,黑光掠过,他的心跳停止了,那刚刚调动起来的异灵突然失去了动力,便在经脉中乱窜,只听一声闷响,方丈的嘴角淌落下一丝血红,他双眸渐渐暗淡,还保持高举降魔杵的姿势,矗立在碎石堆中。

    张月双手握住村雨的刀柄,单膝跪在地上,喘着粗气,“走!这次绝对可以封住一刻钟以上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给我一张复活卡〕〔超强吸妖器〕〔极品赘婿苏允〕〔奕王〕〔修真家族平凡路〕〔隔墙追到时先生〕〔云安安霍司擎〕〔最强斗音〕〔穿越种田,山野汉〕〔穹平纪事〕〔他是病娇灰姑娘〕〔三千铭契目录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