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冷暮七月〕〔男神宠妻日常2〕〔奥术起源〕〔绿茵天骄〕〔史上最难开启系统〕〔这个修士真的不一〕〔向往的生活之娱乐〕〔流浪之城〕〔最强吞噬升级〕〔超品大亨〕〔我能吸邪气〕〔王爷站住,重生嫡〕〔我守到DNF关服竟然〕〔天策大明〕〔偏心眼〕〔诸天普渡〕〔我家宗主有点妖〕〔燕风啸金陵〕〔醉梦仙姝〕〔花繁蝶乱英雄路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灵妖域 第155章 离开了桃园
    一缕光划破夜色,从天边射来,领着黎明重新占据了天空,越来越多的光蜂拥而出,不过片刻,整个世界都被温暖点亮。

    青葱树木织成一张绿色的网,想要兜住满天的阳光,但终究有几颗水晶落了下来,点缀在褐色的泥土上。

    张月抬头看了看枝丫间漏出的光芒,笑道:“天亮了,应该已经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武倥走在前边,拉着张月的手,“嘿,跑了一夜,如果还能追上来,那我也只好认命了,你再坚持多一会儿,我的阴阳司,很快就到了,只要到了那里,他就不可能找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张月其实并不累,虽然连续用了两次极阴之力,精神有些消耗,但还不至于连路都走不了。但一下祥云,张月不过是因为被风吹的有些头晕,武倥就很自然地抓住了他的手,领着他上山,直到现在。

    武倥的手掌很厚很大,有些粗糙,几乎要把张月的手整个包裹住,这种感觉莫名让张月有些安心。所幸,他也就任武倥牵着了,自己也能省点力,反正这里没有别人,不会被投以怪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到了!”武倥拨开前方纵横交错的树枝,脸上露出释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水石相撞的声音,带着独特的韵律,窜入张月的耳朵,还未走近,张月便已感到了一股属于大自然的豪迈气息。

    “欢迎来到我的阴阳司,花果司!”武倥拉着张月走出树丛,笑道。

    张月这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登上了山顶,再往前走几步,便是悬崖峭壁,而悬崖的对面是一条瀑布,长约千尺,垂落下来,那水石相撞的声音便是由此而来。当真是壮观的一幕,水幕如帘,冲击着巨石,发出阵阵嘶吼,溅起一窜窜水花,像是四散的珍珠,在阳光下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“你似乎很喜欢孙悟空?”张月想到武倥的名字,还有这个阴阳司的名字,问道。

    武倥笑了笑,煞有其事地从耳朵里掏出那乌金大棍,扛在肩上,“那是!西游记可是我这么大唯一看完的书,怎么样,厉害吧!”

    看着武倥那得意的笑容,张月想吐槽,却于心不忍,于是默默地闭上了嘴,回以一个敷衍的微笑,以示尊敬。

    武倥扛着乌金棍,看着眼前直落千尺的瀑布,不禁眼睛有些湿润,“五百年了,我终于回来了,可现在,只剩我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张月没有说话,只是上前站在他身旁,陪他一起看风景,听瀑布奏响的乐曲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武倥才长出一口气,松开张月的手,一把搂住,抱到自己的肩膀上,“好嘞,别再门口傻站着了,带你进门喝酒去!大难不死,一定要庆祝一下!”

    张月想要挣扎,但当他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坐在了武倥的肩膀上,看着武倥高高跃起,脚下则是看不尽头的深渊,他默默地选择了放弃,反正这肩膀够厚实,坐着还是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穿过瀑布,那些带着巨力的水却自动撤开了,为他们让开了一条路。这时,张月才真正地见识到什么叫别有洞天。瀑布背后是一个巨大的石洞,洞口立着一块石碑,写着“水帘洞”三个大字。洞中,则是一片石林,千奇百怪,似出征的军队,似奔腾的海浪,又似风卷起的云层,这些都是不知经过了多少年时间形成的钟乳石。

    穿过石林,张月正期待着能看到更美的自然风景,但没想到入眼却是一片彩光,属于财富的彩光。那是一座宝石山,钻石,水晶,玛瑙,翡翠,各种各样的宝石堆在一起,像是浓缩的彩虹。

    彩光映照着张月面无表情的脸,但谁知道他在心里已经把武倥吐槽了多少遍。“嘿嘿,见笑了,这些是当时逃难留存下来的,来不及藏,只能这么堆着了。回头我收拾收拾,就不会那么乱了。”说完,他张开嘴,深深一吸,那一座宝石山便到了他嘴里。

    收拾得还真快,张月暗道,他分明看到了武倥那有些警惕的眼神,这是在担心他财迷心窍呀!武倥心安地摸了摸肚子,领着张月继续往里走,“这里就是以前我和兄弟喝酒的地方,你随便坐,我去拿酒来。”武倥招呼完张月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张月也不客气,随意找了张石桌坐下,看着上边那未经雕饰的纹理,暗暗惊叹,这里的一切都没有人工的痕迹,是真正的洞天福地,大自然的馈赠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武倥便回来了,身边环绕着十来缸酒,“五百年的陈酿,敢不敢试试?这比那桃花酿可还要烈的多,虽然都是果酒。”

    张月笑了笑,招手便是引来一缸酒,拍开泥封,脸色立刻变了变,就连眼睛都微微睁大了一丝。浓郁的酒香涌了出来,侵入鼻尖,渗入人心,那是一种随性的,不羁的,自由自在的香味。张月仿佛看到了,一群徜徉在山林里的猴子,它们无忧无虑,渴了饮露水,饿了吃果子,在嬉笑间度过每一天,好不快活!

    许是受到酒香的刺激,张月也放开了,仰头猛灌了一口。酒液入口,并不霸道,反是十分柔和,带着丝丝甜味,在唇齿间回转,几乎要融化了舌头,但很快,张月便感到胃里窜起一团火,灼烧着身体。

    “好酒!”张月赞道。

    武倥脱掉上衣,直接席地而坐,“喝这酒不能穿衣服,不然不应景!”说着,自己也是灌了一大口,酒液顺着嘴角滴落,沾在那古铜色的胸肌上。

    张月很没形象地打了个酒嗝,这个他无法控制,所幸就不管了,“没想到,真的逃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武倥笑道:“嘿嘿,合作愉快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回溯到那一夜。

    张月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武倥,面色平静,在别人看来,这两人没有任何区别,从外表到内在的气息都完全一样,就连心中所想都是如此。但在张月的眼中,那根本就是一根毛和一个人。

    武倥收回神通,紧紧地搂住张月的肩膀,凑在他耳边,笑道:“怎么样?牛逼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不聋!”张月一把推开武倥,揉了揉痒痒的耳朵,“一般般吧,你拉着我喝了这么久,就为了显摆这个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不是!我问你,你能在老秃驴面前伪装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,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不会还有别的试探。”

    武倥抓了抓光秃秃的脑袋,脸色渐渐收起了玩闹,就连因为酒而泛起的红色也渐渐褪去,“接下来,他们应该会带你去佛塔,那里的佛经更加厉害,我当时差点就着了道。还是我强硬抵抗,被经文所伤,才逃过了一劫。他们还以为我修为被废了。不过,我需要你领悟那些佛经,甚至是悟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这是打算牺牲我吗?”张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哪里舍得!你听说过如来舍利吗?”武倥问道。

    张月摇了摇头,不再说话,而是认真听武倥说下去,那在体内翻腾的酒意正在被他一点点逼出体内。

    武倥说道:“如来舍利是少林寺的重宝,藏在佛塔的最高层,是唯一能破开这少林寺结界的宝贝。我需要偷到这个宝贝。到时候,你不断领悟佛经,取得他们的信任,然后一路直通到佛塔最高层,放下我的腋毛,我就有办法混进去。只有偷到舍利,我们才有机会趁乱逃走。不过,这风险有点高,虽然你灵魂力,但如果放弃抵抗,甚至主动接受佛经洗礼,我担心就算是你也会成为他们的傀儡。”说完,武倥有些郁闷,打算再给自己来一口酒。

    “我想我可以。”

    武倥动作一滞,酒液流出,却没有东西接住,洒了武倥一身,“你说什么?你有信心从禁锢中脱离出来?”

    张月摇了摇头,说道:“就算我可以,也会被他们怀疑。所以,要最大程度地迷惑他们,只有假戏真做。不过,如果可以弄成两个我,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……你?你想学我这个法门?”武倥瞬间想到自己刚才展示的术法,说道。

    张月问道:“怎么?不可以教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不是,只要你能帮我出去,只是一个术法而已,来,首先你要把一根身上的毛,哪里的都行,然后……”武倥一边解释着,一边忍着痛拔下一扎腋毛。

    “你至于吗?”张月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武倥沉着脸,“这术法可难了,我怕你学不会。”

    张月漠然地看着他,拔下一根头发,捏动咒语,往前一扔,一个‘张月’端坐在两人面前,一如张月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这……你怎么不早说!我的腋毛啊!”武倥看着手里那一扎毛,欲哭无泪,“好吧,那你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月心神内敛,来到精神世界,一把将娃娃抱起,在耳边轻声道:“娃娃,我离开这个身体一段时间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娃娃正享受着张月怀抱里的温暖,但一听到这句话,小脸立刻皱在一起,咿呀乱叫。张月并不意外,好声好气地哄道:“乖,你听我说,你留在这里随时待命,我去另一个身体那里做点事情,这件事情很重要,你要是不乖乖听话,我可能会没命的。”

    娃娃嘟着嘴,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月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便挥了挥手,离开了。下一刻,‘张月’的眼睛猛地睁开,闪过一道奇异的精光,而张月却是嘟着嘴,一把抱住‘张月’涕泗横流。

    这情景看得武倥一愣一愣的,张着嘴老久都合不上。‘张月’向他比了个ok的手势,便离开了桃园,留下了张月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跨界闲品店〕〔全职游戏分身〕〔逆世腹黑灵魂师〕〔永生天碑〕〔圣源武祖〕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〕〔寒门长姐是纨绔〕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〕〔轮回学府〕〔文艺青年的美好时〕〔我来自缪星〕〔尊圣杀〕〔原来我生而不凡〕〔首长大人晚上见:〕〔掉入异世界也要努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