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次元学园〕〔隐婚影帝有点甜〕〔乡村透视仙医〕〔洛剑雪衣侯〕〔重生之日本投资家〕〔我写网络小说的那〕〔超英的小团子[综英〕〔绝世神皇〕〔嫁入豪门77天后〕〔豪门大佬又被她渣〕〔伯府庶女要翻天〕〔惹火甜妻:老公大〕〔帝国老公狠狠爱〕〔许你浮生若梦〕〔修真狂少〕〔侠士是怎么炼成的〕〔邪王宠妻:废材嫡〕〔本宫玩转高科技〕〔凤展异世〕〔无敌小刁民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灵妖域 第156章 颜夕的答案
    金色火焰无力地跳跃着,做着最后的反抗,走向灭亡,与其一起熄灭的还有方丈的生命之火。大手甩了甩,也渐渐消散了,虚空中传来灵道子的声音,“张月,举报少林罪证有功,功过相抵,刑满释放。”

    张月飞向天边的光点,长长地松了口气,“结束了。”说着,就想就地躺下来,美美地先睡上一觉,却被颜夕揪住了。

    “结束个鬼!赶紧跟我去少林,把舍利还给人家。”颜夕说道。

    张月这才想起来兜里的舍利,说道:“那些犯人会被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情况,你应该更清楚,能救回来的,尽量救,救不回来,也没有办法。”颜夕有些无奈,显然她也不认为那些被洗脑多年的人还有救回来的希望,“不过,舍利终究是要还回去的。你总不能拿了人家东西跑路吧?”

    张月说道:“唉……又得回去,好累啊!”张月想要发出惨痛的呻吟,但奈何他的表情实在让人没有代入感,见到这一张淡然的脸吐出来的抱怨,颜夕一点心疼的感觉都没有,反是非常霸道地趴上了张月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?”张月腰一沉,猝不及防下差点就要往前跌去,“你又……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?又什么?你想死吗?我大老远跑来救你了,你就这么和我说话?我弄死你!”颜夕气结,勒住张月的脖子,那手劲儿勒得张月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张月好不容易挣脱出来,已经脸色发青,“我……我还没说完……你激动什么?你又轻了,不要减肥了,吃多点不好吗?肉肉的才可爱。”

    颜夕眉毛轻轻颤了颤,闭上了眼睛,似乎要遮掩眸子里的悸动,“要你管,赶紧的,我累死了,背我去少林。”

    张月在心底里长叹一声,还是踩着巽字卦,御风飞去,穿梭在云层中。颜夕双手搂紧张月的脖子,凑在他耳边,认真地问道:“我真的轻了?”

    张月没有丝毫犹豫,非常肯定地说道:“是的,轻了好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手抖什么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这大腿手感不错,摸着有点兴奋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张月的内心却是另一个光景,“我的妈,怎么重了这么多?我要撑不住了……谁来救救我?”

    当看到那还残留着战斗气息的石柱山,张月有种直接把颜夕扔下去的冲动,可多年来磨砺的求生制止了他,张月还是咬着牙,坚持着将颜夕送到了佛门。

    两人刚落脚,舍利便自动飞了出来,不待他们有所反应,就已经遁入虚空。张月黑白瞳睁开,灵魂力洞穿虚无,看到了那座金灿灿的佛塔重新焕发了生机,一尊大日如来的虚影向自己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一次,张月没有感到那股恶寒,而是感到方才消耗的体力正在迅速恢复,不一会儿身上的疲劳便一洗而去。张月双手合十,对着那个方向深深一拜。

    “走吧,接下来就交给总部他们解决了。”颜夕伸了个懒腰,拍了拍张月的肩膀,“看你恢复得不错嘛!”张月心领神会,默默地弯下了腰,面对这个小祖宗,他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不过颜夕那圆润紧致的大腿摸起来手感的确很不错,也算是一点安慰了。

    “摸着舒服吧。”刚爬上张月的后背,颜夕便坏笑着说道,那眼神仿佛可以洞穿张月的内心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月也不避讳,大方地承认了,“想去哪?”

    颜夕笑道:“我都被你背上了,你想带我去哪就去哪呗,我又反抗不了。”

    张月突然问道“白雪琛被关在什么地方?总部吗?”

    “去年,他死了。”颜夕似乎并不感到意外,平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月前行的身体突然停住了,他看着前方厚厚的云层,莫名觉得有些像奶糕,“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他临死前找过我,让我帮他立个碑,上面要写‘兰娜爱犬奶糕之墓’。”颜夕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和她不熟。”

    张月轻轻颠了颠后背的颜夕,颜夕也顺势搂进了张月,两人在空中稍作休整,便换了一个方向飞去,那朵像奶糕的云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色的病房,飘着难闻的药味儿,即便是床头那一束花也难以驱散。窗外,是一片钢铁森林,在阳光下散发着城市的臭味。

    兰娜蜷缩在被窝里,只露出一双灰暗的眼睛,注视着窗户。平平无奇的玻璃,反射着并不温暖的光,投映在瞳孔里只是模糊的景象,但兰娜看得很认真,仿佛是要剖开所有的迷雾,去看到事实的真相。

    时间渐渐流逝,时钟滴滴答答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病房里,就是声音的帝皇,在兰娜的耳边不知疲倦地回荡,似乎在催促她,尽快地看清楚窗外的风景。待得天色渐暗,阳光变得柔和,兰娜看清了窗外的风景,原来还是窗,只不过是对面大楼的。

    兰娜突然坐起,冲到窗台前,拉开窗,四处张望,似乎在寻找什么,但却只能看到马路上飞驰的车流,还有街道上来来往往小人。她抓着窗户的护栏,无力地跌坐在地上,学着狗叫,叫着叫着又哭了起来,撕心裂肺地哭,泪水如泉涌,眼眶根本拦不住。

    满腔的悲伤,在哭声中被不断放大,在这间单独的病房里,寂寥而凄凉。很快,就有护士听到了哭声,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,刚推开房门,还未来得及说上几句安慰的话,兰娜就像受惊的小猫,缩进了床底,露出一个脑袋,惊恐地看着护士。

    “马上叫医生过来,3307病房的病人又发作了。”护士见状,连忙退了出去,向身后赶来的同事催促道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刚从电梯里出来,便看到了走廊里乱成一团的护士和医生。男人上前拉住一个护士,问道:“怎么回事?为什么这么骚乱?”

    护士瞥了他一眼,不自觉地就回答道:“3307的病房又犯病,每次犯病就嚎啕大哭,而且见人就躲,急了还会还手。现在,正要制服她,给她打镇定剂呢!你别拦着我了,我很忙。”

    “3307?”

    “是兰娜的病房。”

    这一男一女正是张月和颜夕。

    张月跟着在走廊快步走动的护士,很快便看到了他们口中的病房。张月没有走近,但他有灵魂力,病房里发生的一切,他依旧看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几个护士将兰娜围在角落,压着她的身体,一个医生拿着针,按着她的肩膀,正找机会下手。兰娜惊恐地看着他们,奋力地挣扎着,那哭声混着惨嚎,从她淌着唾沫的嘴里传出,仿佛要将喉咙都吐出来。

    张月默默地收回目光,不忍再看下去,转身就走,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颜夕说道:“你被押送过去后不久,她就疯了。据说经常会学狗叫,而且非常怕人,似乎有被害妄想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张月就打断了,“她一直都是个被害者,只尝试做了一次害人的人,就彻底毁了。或许,这就是命吧!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治好她,用我们的话来说,她只是灵魂受创,对你来说,修复灵魂应该不难。如果你想,现在就可以去。”颜夕停了下来,说道。

    张月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自顾自地向前走,“一步错,步步错,就这样吧。带我去奶糕的墓看看吧!”

    现在不是什么祭拜祖先的节日,所以公墓显得特别冷静,在一片昏黄的光芒下,一道道孤寂的影子渐渐拉长,想要延伸向远方,却终归被束缚在那一块墓碑上。

    张月放下刚买的百合花,简单地扫了扫已经蒙灰的墓碑,那一行烫金的大字更加扎眼了。张月蹲在墓碑前,缓缓地低下了头,“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好奇吗?”颜夕问道。

    张月说道:“你想说,你自然会说。但我想,你肯定不是因为可怜他,才给他安葬的吧?”

    颜夕笑了,只是那弧度有一丝冷厉,“我不可能对妖产生怜悯,我安葬白雪琛,只是想让你永远记住这一次任务。杀,或者不杀,只是一个选择,过多的犹豫,只会让自己,让其他人陷入悲剧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这个选择真的好难!”张月依旧低着头,或许是害怕此时颜夕的目光吧!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犹豫的借口,我知道这个选择对你来说很难,但是,你也要选,主动去选,而不是等到事态发展到不可控的情况,才去做出选择。那个时候,你哪怕做出了对的选择,也已经来不及了。”颜夕斥责道。

    张月的手紧紧地握成拳,握得很紧,很用力,却终究抓不住什么,只有空气在指缝间流动,“我该怎么选?”

    “你要问我吗?”

    张月想了想,还是点了点头,哪怕他也猜得到颜夕的答案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呵,如果你能做到我的程度,就不会那么麻烦了。以后,如果还有这种情况,一个字,杀!”说出最后一个字时,颜夕眸子里突然闪过金色的光,那凛然的杀意,让张月都忍不住颤了一颤。

    “妖,都得死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奕王〕〔仙王的日常生活〕〔张牧李晴晴〕〔最强斗音〕〔狩猎好莱坞〕〔漫漫仙路奇葩多〕〔无限吞噬之重生老〕〔一品嫡女〕〔锦衣挽唐〕〔笑傲之问道巅峰〕〔唐朝的事〕〔穿越种田,山野汉〕〔倾城之恋,病娇男〕〔再世为凰:重生庶〕〔刺客奇航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