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帝国大叔暖心宠〕〔教授,代练需要吗〕〔我成了小乌鸦嘴他〕〔综漫之我的二哈系〕〔主宰代言人〕〔我的战场我的连〕〔这只猪开挂了〕〔重生一世再续缘〕〔玉人来〕〔神兽养殖大亨〕〔奥能战纪〕〔逃出世界〕〔第一战王〕〔都市最强赘婿〕〔绝代狂兵〕〔蛊妃在上:病弱王〕〔万界建道门〕〔末世重生之归途〕〔良田喜事:腹黑夫〕〔超能仙医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灵妖域 第157章 教育
    一切都已结束,兜兜转转,张月终于回家了。

    晚饭已经准备好,一如往常,摆满了一桌,各色菜肴,都是珍馐美味。满桌飘香,勾动了在做每个人的味蕾。张月一推开门,便听到了肚子的哀鸣,方才在路上他可是一点胃口都没有的。

    听到开门声,众人的目光纷纷望了过来,没有多少激动。只有平平淡淡的温暖,这或许就是家的味道吧!

    “赶紧的吧,洗手吃饭,全部人都在等你们呢!”奶妈解下围裙,拉开椅子坐下,端起刚盛好的鱼头汤,尝了一口。

    见到奶妈动筷子,其他人也坐不住了,不等张月和颜夕入座,便大动筷子,开启了一场饭桌上的对弈。

    多么熟悉的场景啊!张月心里感慨,嘴角微微翘起一个柔和的弧度,颜夕揽住他的手臂,快步将他拉到饭桌旁,“赶紧的,晚点就只能吃剩菜了。”说着,她自己已经等不及,拿起筷子一把拍掉了刚被老黑夹起来的鸡腿。

    老黑一惊,骂道:“我去!这么霸道的吗?”

    颜夕理也不理,在空中夹住鸡腿,淡然地放到了自己的碗里。老黑见状,也只能把这口气憋着了,重新寻找机会,一眼便瞅准那块如同凝脂般轻轻颤抖的猪脚筋,舔了舔嘴唇,筷子闪电般冲出。

    突然,他感到眼前一阵恍惚,暗道不妙,待他反应过来时,那块猪脚筋已经到了张月的碗里,张月转身看向他,那双黑白瞳毫无波澜,嘴角那弯浅笑,看似温和,却是一把刀,割在了张月的心里。

    老黑一摔筷子,“呆月,过分了啊!一回来就抢吃的!”

    张月无辜地嚼着刚夹过来的猪脚筋,“我在少林,连肉都没吃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老黑一时语塞,看着张月,突然有些心疼,竟是主动夹了一块鸡翅放到张月碗里。张月看着那鸡翅,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老黑,其实他在少林寺自己的分身经常跟着武倥去后山打野味来着,想了想,张月还是决定埋头吃饭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呆月,你在少林寺过得怎么样啊?听说这次和你逃出来的,还有个共犯呢!”兔子一边啃着一块麻辣兔头,嘴唇被染得通红,有一丝魅惑的性感。

    说到武倥,张月想到了那个光头大个子傻笑的模样,心里暗道:不知道那家伙有没发疯,好不容易偷出来的舍利,还是被送回去了。心里这般想,张月也没有耽搁了兔子的问题,“还好吧,每天吃斋念佛,累到不累,就是有点凶险,差点灵魂就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颜夕说道:“那个和你一起逃出来的人,有问题,刚才总部那边的人跟我来消息说了,他们去了你说的那个地方,但是没找到人。而且他们查了五百年前进入少林寺的犯人名单里,没有一个叫武倥的。我们灵道盟也没有登记过这么一个异灵人。”

    张月吃饭速度慢了几分,“是吗?这样啊。”对于这个结果,他似乎并不感到意外,冥冥中,他觉得自己仿佛牵起了一根了不得的线,一根足以拨动命运轨迹的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深,吹起丝丝晚风,却依旧带不走那夏日躁动的热气,反是被高温污染,吹动人们的发丝,露出他们额上的汗珠。在这座城市里,依旧被闷热的空气挤压着,压抑,烦躁,在人心里不安分地扭动,驱使着他们在人造灯河中忙碌。

    男人推开咖啡厅的门,一股人造冷气扑面而来,瞬间就驱散了那黏在他身上的热量,他忍不住加快脚步,匆匆迈进这玻璃门的另一边,关上门将所有的热气都隔绝在外。男人只感到浑身筋骨都松软了,如果在外边要注意形象,他真想直接躺在地上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男人很高,约莫有一米九以上,留着一头霸道的金发,梳着整齐的大背头,露出宽而光洁的额头,他皮肤白皙紧致,双眸澄澈充满活力,但从两鬓开始延伸,围了一圈脸庞的络腮胡,生生毁了这张脸。

    他四处望了一圈,很快便看到了角落里坐着的女人,一如记忆里一样,恬静淡雅,一身紫色长裙又隐隐流露出女性的成熟和高傲。她总是这样,让人捉摸不透,又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男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,大大咧咧地坐到女人的面前,张口就是一句抱怨,“为什么不去酒吧?这咖啡又贵又不好喝。”他捧起面前的拉花摩卡,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嫌弃地放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想喝就别喝,不过你自己买单。”女人自顾自地叉起一块巧克力蛋糕送到嘴里,没有丝毫抬头看对面一眼的打算,仿佛眼前坐着的只是一团空气。

    男人挠了挠胡子,“任务失败了,出现了一些小意外。”

    女人叉蛋糕的力度大了几分,与瓷盘相撞,发出清脆的声音,“失败了还有脸回来?要你何用?丢人!”

    男人虽然心里不爽,但毕竟人家占理,他也只好把到嘴的脏话吞了回去,那双灵动的眼珠子转了三转,透露着狡黠,他略有深意地笑了笑,“我遇到了你的小情人哟!”

    “谁?”女人总算是抬起头,露出了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,两道修长纤细的美貌皱在一起,如画般的眸子凝视着男人,竟有一丝威严流露。

    “还能是谁?自己小情人是谁,你自己不知道吗?不过,你的小情人还真是个狡猾的家伙,本来一切都尽在我掌握之中。这货竟然趁人之危,小人之道,我感到不齿!”男人恶狠狠地说道,那模样还带着一丝正气凛然,好似他嘴里那个‘小情人’根本就是个奸猾狡诈,不择手段的小人。

    话刚说完,男人突然感到脚板剧痛,他惊呼出声,想要缩脚,却发现自己根本缩不回,他哀嚎道:“姑奶奶,松开,松开,你穿的可是高跟!”

    女人冷哼一声,收回脚,那长长的细高跟在地上轻轻一踏,嗒的一声响,让男人整颗心都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……”男人往自己椅背上靠了靠,恨不得把两只脚抬起来放到椅子上,但考虑坐姿实在不雅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哼,好得很呐,害我任务完成不了,你还担心什么?诶哟……我去,别踩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月躺在小舟上,有些不解地揉了揉发痒的鼻子,他已经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了,游戏怀疑自己是不是感冒了。

    “被人念叨了?”颜夕坐在船尾,慢慢地摇着船桨,听着桨划破湖面的声音,在这个静谧的夜晚里,带着些许悠然。

    张月侧了侧身,让出一点空间,“谁这么有空,整天念叨我呀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是你那个远方的小情人呢?”颜夕放下船桨,躺在张月的身边,语气有些冷。

    “隔着一个日本海,哪能念叨到我。对了,最近有什么任务吗?这么多年没动手,都生疏了,逃亡的时候,差点就把自己害死了。我想赶快找回点手感。”张月有些生硬地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颜夕自然也听出了张月话里的意味,这个恨不得天天吃白饭的人,怎么可能会主动要工作呢?不过,她也没想再在那个女人的话题上停留多久,便顺理成章地接下了张月的话,“短期内,是不可以的,你刚被放出来,还需要接受一段时间的思想教育。”

    “思想教育?你们给我做思想教育?”虽然不用做任务,但张月一想到那思想教育,莫名觉得想笑,论思想政治正确,镜司里可没一个人能做到的,他反倒是有些期待,这些家伙会怎么给自己洗脑上课了。

    颜夕背着身,冷笑道:“是不是觉得很可笑?想笑就笑出来,别憋着,不然多难受啊!”

    张月吐槽道:“我很怀疑你是不是隐藏了自己灵魂力出众的事实。”被人猜到心思的感觉,是很不好的,不管对谁。

    “切,你撅个屁股,我就知道你是开大还是开小,就你那点小心思,还需要灵魂力探测吗?我太懂你了。思想教育不是给你上课,而是让你回家好好冷静一下,想清楚自己以后的路,你已经不再是普通人了。”颜夕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家?”张月暗自呢喃,他想起了家中的母亲,说起来已经很久没回去了呀,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回家看看也好,心里虽这般想,但他却并不感到高兴,因为他明白了这个思想教育的真正用意。

    “回归普通人的生活,才更能体会到我们和普通人的区别。所谓的法律,道德对于我们来说,已经有很大一部分不适用了。我们的工作就是除妖,不管是什么妖,不能带有同情,怜悯,更不能动摇这个信念,在这个角度来看,我们只是一批隐藏在黑暗中的刽子手而已。不过,你有没有想过,我可能会因此迷恋上普通人的生活,彻底离开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够承担接下来的后果,我不拦你。不过,你要记住,真魂对所有妖来说,都是无法抗拒的诱惑,记住,我说的是所有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道神乾坤〕〔我的笑傲江湖OL〕〔异世财富大亨〕〔蛊真人之齐天传〕〔深宫娇宠:皇上,〕〔幻兽进化图鉴〕〔离圣〕〔重生北大荒〕〔明末江山如画〕〔我的兵王女友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