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仲夏夜的秘密〕〔回到原始社会做酋〕〔正版修仙〕〔银河科技帝国〕〔千金归来之少夫人〕〔仙子请自重〕〔我的极品美女老师〕〔曹操的主厨〕〔泰坦与龙之王〕〔大清贵人〕〔重生西游之天篷妖〕〔初唐大农枭〕〔太上剑典〕〔明朝小公爷〕〔乡村最强小神医〕〔抗联薪火传〕〔凌霄大圣〕〔姐妹花的最强兵王〕〔最强无敌熊孩子〕〔神医弃女:邪王嗜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灵妖域 第248章 毛笔法杖
    脑海里,电影还在继续,越来越多熟悉的画面闪过。突然,无声的画面里传出一声猫叫。沉浸的意识,猛地醒了过来,开始挣扎。老人的灵魂在怒吼着,伸出一只手抓住了虚空,硬生生地从千万只黑手里挣脱了出来,他疯了一样向那只猫跑去,一直跑,一直跑,片刻不敢停歇。

    一只橘色小猫的身影从回忆里跳了出来,它迈着高傲的脚步,小短腿小爪子在雪地上踩下一片片梅花,毛绒绒的尾巴跟着屁股一起左晃右晃,像是模特走秀一样。老人一直觉得熊橘子一定是猫咪界的里名模,不然怎么会有这么骚气的姿态呢?

    回忆突然变慢了,有关于熊橘子的事情在老人脑海里不断地重复循环,渐渐地,黑暗被撕破,熊橘子一颦一笑取而代之;风雪声被拍碎,熊橘子的猫叫声在耳畔时高时低;寒冷被驱散,熊橘子软乎乎的皮毛将他包裹,温暖升起。

    老人睡着了,真的睡着了,睡得很想很想,鼾声如雷,丝毫不受外面的风雪声影响。

    一个赤着脚丫子的男娃娃伏在他身边,听着他慢慢复苏的心跳,长长地松了口气。他穿的不多,只有一件五颜六色的棉衫和棉裤,脖子上裹着一条围巾,丝毫没有给人温暖的感觉。但他一点也不怕冷,瘦削单薄的身影,似乎隔绝了寒冷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要撑不住。没想到才第三天就要嗝屁了。人类真是太脆弱了。”男娃娃摸了摸那一头橘色的头发,嘟囔道,眼神中满是不屑和嫌恶,双手按在老人后背,一股股热流从掌心涌出,替老人疏通气血,一层层淡淡的红光从老人体表绽放开来,那是气血被刺激后产生的异象。

    男娃娃见状,便收回了手,随意抓起一抔雪将其融化,就算是洗了手了。做完这些,男娃娃才慢悠悠地起身,走出了帐篷,头也不回地往帐篷出拍了一掌,一道金光射出,将帐篷笼罩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第三天的夜晚彻底过去后,当第四天的晨光从云间洒落向人世时,这场大雪总算是停了。

    银白色的世界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人影,他们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棉毡帽,长筒靴,在阳光下,雪地上缓缓地走着。

    一个男娃娃躲在公园的小树林里,坐在一块被雪覆盖的巨石上,远远地望着那藏在树林间的小帐篷,他在等,等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便看到了一个苍老的身影,从帐篷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梦,总是很美,因为往往是人心所愿,不同于现实那样残酷。所以当人从睡梦中醒来时,总是会感慨现实与梦的差距,然后又不得不提醒自己不要理会那虚妄的梦,认清现实,脚踏实地才可以活着。

    老人每天醒来也是这样告诫自己的,唯独今天不是。因为他压根儿没想到在大雪封路的三天,他竟然活了下来。当他睁开眼,看到帐篷里熟悉的一切时,他甚至觉得自己还在做梦,直到他在帐篷里折腾了好久,才终于确认了这是现实。他的确活了下来,而且活得很好很好。

    老人走出帐篷,猛然发现,门口垒起一道冰雪护栏,足有半人高。雪栏和帐篷隔了有数米的距离,在这个间隔里,别说雪了,老人甚至感觉不到寒冷,仿佛有着一个无形的护罩保护住了这一方小空间。

    “这真的不是梦吗?”老人再次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产生了质疑,他跌坐在地上,呆愣愣地看着这一切,怔了许久许久,才想起了那道身影,橘色的皮毛,滴溜溜的大眼睛,还有那高傲的踱步,“熊橘子,是你回来了吗?回来看我了?你可是个神仙,怎么可以这么在乎我这个流浪汉呢?你应该去帮助那些更有用的人。一个流浪汉的死活,对这个世界没有半点影响啊!”老人自嘲地笑了笑,在地上写下一行字,“我很好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写完后,老人便回到帐篷,拿上麻袋和火钳,准备外出讨吃的。他已经三天没吃上东西,虽然不感觉饿,但不去捡垃圾,他又能做什么呢?小心翼翼地翻过雪栏,老人重新踏上了自己的征途。

    两行或深或浅的脚印,向远方蔓延。

    男娃娃静静地注视着,直到老人远离,他才跑回到帐篷,小手清辉,便将那堆积的雪通通清走,以帐篷为中心直径十米,一片雪花也找不到,一丝寒冷也侵入不进。他瞥了一眼地上的字,冷笑道:“臭老头子,就知道嘴硬!”“今天是个好日子啊,心想的事儿都能成,今天是个好日子,打开家门咱迎春风……”

    沙哑的歌声从小树林里传出,老人佝偻的身影,紧裹着阳光缓缓走出,满是皱纹的脸上噙着一丝淡淡的笑容,歌声正是从那笑容里跳出来的,虽然有些跑调。冬天渐渐走到了末尾,风雪不知不觉间已经从人们的生活中离开了,下一次再会,便是明年了。

    冬末春初,温度渐升,大街小巷上人慢慢多了,垃圾自然也跟着多了。老人很开心,这意味着他的收成会变好,就算捡不到什么能换钱的东西,他也不担心饿死,垃圾桶里吃剩的东西还是很多的。想到这里,歌声忍不住要更响亮了。

    一只橘色小猫伏在一块石头后边,露出半个脑袋,看着老人的背影渐渐远离,“老家伙,还真是一点上进心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老人一路晃悠,时不时在垃圾桶里翻翻捡捡。不多久,麻袋里已经装了一小袋的瓶瓶罐罐,在地上拖着,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。老人侧耳倾听,脸上的笑容更盛了。街道上的新人纷纷避开,有的捏住了鼻子,有的皱着眉头……

    “别过去,那是个疯子,等下他就会把你抓走,带去左小疯子。”妇女牵着自己的小孩儿,低声说道,选择了绕道而行。小孩儿也吓了一跳,紧紧拽着妈妈的手,想看又不敢看地偷瞄着老人。

    老人见状,回忆一笑,露出一口大黄牙。小孩儿哇的一声哭了,吓得妇女连忙抱着小孩儿一溜烟小跑走了。看人这对母女离去的身影,老人的笑容僵住了,他无奈地摇了摇头,继续拖着麻袋晃悠,路过一个垃圾桶,便在里边用火钳夹垃圾,突然,一抹红色吸引了他的眼睛。他好奇地用火钳夹了起来,惊讶地发现,那竟然是一张百元大钞,而且不止一张,是整整一叠。

    老人吓坏了,连忙把这钱收好,快步跑开。跑到一条无人问津的小巷子,确定没有人跟着,他才从麻袋里拿出那一叠整洁如新的钞票,这质地简直就像是刚从银行里取出来的。什么人会这么大糊涂,把这一叠钞票当垃圾扔了?

    “一百,两百,三百……一……千?”老人颤抖着手点了点钞票,不信邪地重新了输了一次,“一张,两张,三张……十……张?”这里竟然有一千块。如果是一百对于老人来说是天文数字,那这一千便是他这辈子碰过的最多的钱,

    “天啊,这是怎么回事?”老人跌坐在地上,久久不能自已,浑浊老眸被红色占据,不是血丝,而是百元大钞的红色。是走了什么样的狗屎运,才会从垃圾桶里见到一千元?老人拿着钞票,学着平日里看到的那些人,在手心拍了拍,只听那啪啪啪的脆响从钞票中传来。老人傻傻地笑着,拿着钞票使劲儿地拍,一边拍一边笑,渐渐眼角有泪光流出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,他想到了什么,于是一咬牙,起身往警察局里跑。他拖着麻袋火钳,一路上跑得很快,呼哧呼哧地穿着粗气,大冷天的,额上竟然渗出汗水,跑到警察局时,他已经累得不行了,只能把火钳当拐杖,支撑着身体。

    一年轻警察见到在门口喘气的老人,好奇地走了出来,还未走近,那股子酸臭味先一步给他鼻子一拳,熏得他头晕目眩,他皱起了眉头,一只手捂住鼻子,站得远远的喊道:“老头,你来这里做什么?我们这里是警察局,不是慈善堂,你要想乞讨,去别处,别在这儿晃悠。”

    老人摆了摆手,将那一叠钞票放到雪地上,喘匀了一口气,大喊道:“我……我捡到钱了。”

    警察一见到那钱,也吓了一跳,忍着恶臭也跑上前来,捡起钱,一脸的诧异,“老头,你这钱哪里拿的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就在一巷子里捡到的。我也不知道是谁的。”老人低头哈腰赔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就这么多?我告诉你,要是私藏了,可是犯法的。”警察眼睛一亮,摸着折叠钞票,爱不释手,也不害怕老人的手几天没洗沾上多少细菌了。

    老人连忙摇头,说道:“没有,没有,就……就这么多了,不然,你搜身?”老人配合地举起双手,向前凑了凑。警察吓得连忙后退,骂道:“滚滚滚,少在这里碍老子眼,一个老乞丐还知道拾金不昧,瞧把你高尚得,走吧走吧。这钱我收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诶,好的,好的。”老人拿起麻袋火钳,咬咬牙,最后把目光在钞票上流连一番,便离开了,心里感到空落落的,他摸了摸兜里昨天剩下的几块钱,自嘲地笑了笑,“对啊,我还是个拾金不昧的老乞丐,可高尚了。”

    他走后不久,那警察便悄悄把钱收了起来,在厕所了用洗手液洗了三四遍手才满意地又把钱拿出来,咧开嘴傻笑,“这钱是脏了点,不过,毕竟是钱啊!”

    突然,一声猫叫从背后传来。警察好奇地转过身,一道历光在眼前划过,他惨叫一声,捂着眼睛倒在地上,手里的钞票拿不稳四散飘飞。橘色的身影在半空中几番起落,叼着钱一溜烟儿跑没影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只橘色的小猫,短腿小爪小尾巴,却自带一种高傲的气质,那在雪地上奔跑的步伐,还有几分猛虎下山的气势。转过街角,小猫不见了,一个男娃娃靠在墙上,手里拽着那十张百元大钞,喃喃自语,“这老头怕不是个傻子,给钱都不要,那他要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男娃娃烦躁地抓了抓橘色的头发,在地上愤怒地跺着脚,一边走一边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碧绿的湖面,闪烁着翡翠一样的光芒。几只小舟躺在上面,悠然地飘荡,一如那船上的少年。张月惬意地享受着这种闲暇时光,真想就这么度过一生。可现实很淘气,无论如何也不希望人们心中所愿的好事肆无忌惮地发展下去,人总要经历点风雨。

    于是乎,张月的船翻了。一条碧蓝色的大鱼从水中跳了出来,撞碎小船,也把张月撞上了天。张月是茫然的,委屈的,他只是想在这个美好的下午,发发呆,放空思想,与大自然交流,可这突如其来的鱼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紧接着,他面前又飞来一束火光,掀起了他厚厚的刘海,那双眯眯眼漠然地看着火光里的人影。

    兔子从被火焰烧焦的大洞里,飞了出来,正要挥动毛笔法杖,却猛然发现了躺在天上的张月,一时间明白了某些事情,默默地放下了法杖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别每次打架都殃及我?”张月叹了口气,坐起身来,呆呆地看着兔子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失误失误……”兔子吐了吐舌头,歉然地笑道。老黑则是躲在了张月身后,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。

    颜夕站在岸边,对着天空来了一枪,吸引了大家的注意,她看向兔子,笑道:“精力旺盛啊,和呆月出任务吧!”兔子抱着毛笔法杖,怔怔地看着站在岸边的颜夕,那张美丽的面庞上噙着一丝坏笑。兔子下意识地往后退,一步,两步……第三步时猛地加速,就要冲回房间。这一步还没迈开,一道金光闪过,将她移动的身形逼停。

    “你这也太狠了吧?”兔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有些发烫,是被刚才的金光擦到了一些,如果她没有及时刹住车,可能就没那么好运了。

    颜夕没好气地说道:“还说呢,自从你渡灵完之后,整个人就变得特别跳脱。前段时间,在竹林里闹腾,整得我们都没个好觉睡,现在更厉害了,竟然找老黑打架。同样是实力进步了,你怎么就不能学学小姨和老庄,人家小两口多安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笑傲之问道巅峰〕〔撞生缘〕〔我来自缪星〕〔巨星从创造营开始〕〔萌宝驾到:爹地投〕〔超级巨星之头条女〕〔头条星闻:总裁宠〕〔海贼之联盟卡牌系〕〔明朝败家子〕〔头牌经纪人:你老〕〔洪荒之六道真人〕〔小可爱,超凶的〕〔艾泽拉斯冰王子〕〔快穿:男神总想撩〕〔我在斗罗卖魂环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