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雪落关山〕〔超品修仙小农民〕〔盛世嫡女:医品特〕〔反派今天也很乖〕〔古探奇玉〕〔重生学神:封少娇〕〔逆天神妃〕〔凤凰齐修之帝君别〕〔楼乙〕〔霸道老公宠入骨〕〔非凡保镖〕〔超级狂兵〕〔我无敌了亿万年〕〔美女总裁的超级高〕〔拐个王爷来种田〕〔我这艰难的爱情呀〕〔九指剑圣〕〔玄天后〕〔农家小福妃〕〔别歌帝后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灵妖域 第319章 厚重的盾牌
    清明雨后,杨树林一片湿漉漉的,雨珠挂在枝叶上,将初升的晨曦反射开来,一时间,杨树林挂满了星星。九九推开窗,任由清风裹着阳光和雨露一同吹进屋子里,眼前是一片迷蒙的光,这一天终究要来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,很安静,一如平日。没有九十和杨斌练功的吵闹声,这座大院,便像现在这般,安静祥和。不过,今天,注定要不太平,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,每个人都在等,等待风雨的降临,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,要成为搏击风雨的海燕。

    太阳完全从天边爬了出来,高高挂在天空,宣示着自己的威严。而在这个时候,这静谧的杨树林,传来了异样的波动。天空中,一圈圈涟漪荡漾开来,一道道人影从其中飞出,他们都穿着厚重的银白色铠甲,俨然一支军队,他们迈着沉重的步伐,将天空踩在脚下,每一次迈步,杨树林都要跟着颤三颤。

    “九九!”

    滚滚音浪席卷开来,将整个杨树林都压弯了一截。九九皱着眉,从身旁拿起拐杖,缓缓走出房间,向天空飞去,随着他升空,那些被压弯的杨树纷纷挺直了腰杆,狂风吹拂,树叶乱舞,发出沙沙的声响,像是在抗议示威一般。

    “执法长亲临,你就是这种态度吗?”军队中,一人走在了最前方,他摘下了头盔,露出了自己苍老的容颜,那两道花白剑眉下的眼睛,闪烁着嗜血疯狂的威压,这就是执法长,贝康的威严。

    九九一人面对着这支由执法长亲自带队的执法小队,依旧保持着淡定,甚至脚下的杨树林在骄傲地摇摆着,挥舞着那一片片绿得发亮的叶子。“我们直属于盟主管理,就算是执法长,也没有权力管我们。除非是盟主亲自过来,不然,我们就是这个态度!”九九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记住现在说的话!”贝康冷声说道,他目光如刀,横扫而过,风瞬间平静下来了,在这片天空下,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,“你应该知道我们是为什么而来的?最近,出现许多奇怪的刺杀案,一些不应该死的人死了,一些应该死的人却还活着。你们能否给一个解释?”

    “给你?你有资格听吗?”九九毫不退让,只是微微抬眉,风又起了,甚至比起方才,更盛。他是鬼,隐于暗处的鬼,没有人是不怕鬼,特别是人扮的鬼。所以,即便是面对着灵道盟权力最大的部门执法部,他依旧可以这般硬气,当然这些硬气,是他们用生死换来的。

    贝康眉头微皱,不再与九九较量,他也清楚惹怒一个刺客会有多大的后患,如果此刻没有办法将九九斩杀,他不愿意犯险。因为九九或许杀不了他,但绝对可以杀他的亲人,这也足够让他头疼了,鬼缠身,谁也不愿意。贝康说道:“当然不是给我,是给上面的人,你应该清楚,发生这些事,你们一定逃脱不了干系。甚至有人开始怀疑,这是你们安排的?这可是造反的罪名,到时候,就算是他想保你们,也保不了。现在是民意的世界,可不是以前那种封建时代了。”

    九九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,要解释?我们当然可以给。至于造反,那只是无稽之谈。这个世界的刺客,又不是只有我们。那些死的人,我们不能杀,很多人可以杀,也很多人想杀。给我们一点时间,我们会把凶手揪出来。你觉得,这个解释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九九!你当我猴耍吗?这种话,谁会相信。我们要的解释,就是凶手的脑袋。现在给不了,那我们就留下来等,等到那个人头滚到我脚边。我们自会离开,还会和上面替你们说几句好话,说不定会有大人过来慰问你们。”贝康说道,语气愈发的冷,声音裹着异灵汹涌而出,震得天空嗡嗡作响,隐约能看见道道波纹在虚空中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想留下来就留下来吧。不过,我提醒一句,这里是刺客的家,可不要随便乱动喔。而且院子里的房间已经住满了,各位只能在外面将就了。”九九说道,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笑。

    “全体听令,院子百米外,扎营!”贝康戴上头盔,厉声喝道,身后响起一阵钢铁碰撞的铿锵之声,小队纷纷立正,整齐踏步,在院子的百米之外,停了下来,开始扎营。贝康转身欲走时,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九九,“三天!最多三天,没有人头,我就拿你的人头交差。我贝康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贝康转过头,想自己的队伍走去。九九站在原地,静静地看着,身形渐渐消失。忽然,贝康瞳孔抖缩,头颅缓缓往下,一根青绿色的竹节杖沾着血,从自己的左胸贯穿而过,杖尖飘着异香,似乎抹了什么,让血液都跟着变色了。银白色的头盔,喷涌出鲜血,贝康张着嘴,艰难地回头,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    “昨夜至今,准备许久了。”九九变得愈发苍老,眼角的皱纹很深很深,像是被割裂的伤痕,而那把刀就是他的眼睛,锋锐冰冷。他缓缓将竹节杖抽出,漠然地看向那刚刚扎营的执法小队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在自寻死路!没有人,没有人可以,就算是你们,也不可以!你们会死!”贝康始终挺直着腰板,骄傲不允许他低头,哪怕是在死亡面前。

    九九并没有反驳,他点了点头,笑道:“我们当然知道,所以,我们连墓碑都立好了。”

    贝康捂着胸口,鲜血从他指尖渗出,根本止不住,将他的铠甲染得一片通红,“为什么?活着,不好吗?”

    九九想了想,说道:“我们活着就是为了活着,一代接一代,代代如此,现在,我们不想了,我们要自由!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的时候,杨树林里刮起了奇怪的风。在九九动身的一瞬间,院子里鬼影也跟着窜出,他们融于虚空中,不露半点气息,悄无声息地钻进了小队中。竹节杖划破虚空,穿透铠甲的同时,他们也动了。寒光闪烁,从小队中,那银光闪闪的铠甲在这一刻如纸糊一般,火花闪烁,伴随着血花的绽放。一颗颗头颅高高跃起,被血液冲上天空。鬼影,一击即退,绝不恋战,待得他们反应过来时,已经有十数人倒下了。

    “布阵!”不知谁喊了一声,小队迅速收拢,围成两圈,外围立起一面面厚重的盾牌,宛若城墙一般。内圈一杆杆长枪伸出,枪尖寒光绽放,散发着血气,最中间有数人高举着法杖,嘴里念念有词,闪烁着温暖的光辉,为其他人吟唱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完美的阵型,却十分有效。

    贝康手在虚空中一握,一把巨剑落入手中,他猛力一挥,卷起数道剑风,将九九撕碎。剑风掠过,却没有鲜血溅落,九九就像一片落叶,被撕成了碎片,彻底消失在这杨树林里。一时间,杨树林回归了寂静。贝康神色黯淡,他知道,他们已经完了,从他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,结局已经注定了。他们还没有资格,在世界顶尖刺客的家里活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是死,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!这样才死的有价值,而他最想留下来,自然是九九这个刺客头子。

    “全部人,不可放松警惕,以守代攻,我们人多,耗死他们!”贝康深吸一口气,强撑着伤口,聚起一股气,随时准备战斗,这是他最后的力量,他已经走到了油尽灯枯的局面。

    杨树林一如既往,没有半点异样,时而有清风掠过,时而有阳光洒落……一片落叶在半空中打着旋儿,一只鸟儿从这一头飞到了另一头,翅膀扑闪间,掉下几根残羽,与此同时,风吹了起来,阳光清扫,从树叶间穿过,地上的光斑转换了模样,将银甲照的发亮。

    光芒中,一个人不知不觉地倒下了,厚重的盾牌依旧立着,人却倒在了地上,没了声息。其余人忍不住深吸一口冷气,阵型下意识地向内收拢了一些。恍惚间,中心那温暖的光芒突然黯淡了一些,其中一人也跟着倒了下来,眉心有一道细密的裂痕。

    贝康眼睛猛地一冷,瞪向一个方向,目光所过,那棵杨树直接爆裂开来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影子飞掠而出,转眼间便消失了。他紧追而上,却一下子忘了那个他最应该提防的人。竹节杖再一次穿透了他的胸膛,从同一个地方,深处穿出来的长度都是一样。贝康的身体被定格在了虚空,九九漠然地看着他,“你猜我还要刺第几次?”

    贝康挺直的身体终究是弯了下去,像一只虾蜷缩着身体,他失去了所有的力气,因为生命已经流逝殆尽,身体不再受他控制,沉重的铠甲压弯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“走好!”九九挥动竹节杖,将贝康的尸体扔到一边,居高临下,漠然地看着那看上去坚固,实则孱弱的阵型,“你们下去陪你们的队长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超强吸妖器〕〔给我一张复活卡〕〔奕王〕〔极品赘婿苏允〕〔云安安霍司擎〕〔最强斗音〕〔穿越种田,山野汉〕〔穹平纪事〕〔三千铭契目录〕〔捉诡天师〕〔重生做神医〕〔超凡医仙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