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非凡兵王〕〔惟吾逍遥〕〔万界邀请函〕〔反派至尊〕〔龙王楚炎〕〔炮灰无限试炼乐园〕〔霸刀杀天〕〔从斗罗开始打卡〕〔瓦洛兰没事〕〔狂婿〕〔大宋骄阳〕〔转生眼中的火影世〕〔都市神级教师〕〔凰不归〕〔至尊狂兵〕〔林间谷雨〕〔御前心理师〕〔傲世王者楚炎〕〔楚炎林雪薇〕〔一品兵王在都市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四百八十章 大意
    解沐真正杀招发出,一道杀戮刀气,划破了昏沉的天空,血煞的杀戮虽是邪恶,威力却是无穷,刹那间,刀落,人倒,血流成泊,放完这一招之后,解沐立即点住自己的丹田附近要穴,强制结束“血煞狂化”秘法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还真是与以往不同,血煞气已然布满全身,却没有带来额外的负面影响,他也没有失去意识,只是心中愈发烦躁,在杀死敌人、停止秘法之后,才稍作平息。

    解沐看着倒下的这人,来到他的身前,用刀尖撇开他的面纱,露出真容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一瞬间,一道黑气冲天而起,不知这黑气为何,解沐下意识出手拦阻,可结束了“血煞狂化”秘法之后的他,内气早已消耗殆尽,没有阻拦的力气,只能任凭它以极速向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解沐眉头紧皱,刚刚的黑气,给他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,熟悉是因为在那“无间”之中,也有类似于这种黑气的气息,陌生则是这气息掺杂了另一种奇怪的感觉,好似与“无间”的气息有了本质的不同。

    思索之间,又一道血红色的气突然飞出,这一次,它没有向远处飞去,而是直接钻入了解沐的体内。

    解沐内气竭尽之时,哪里反应的过来,还手亦无余力,这团庞大的血煞气入体,直入丹田之中,也多亏了此刻他体内“浩然正气”也消耗殆尽,否则两者相遇,对他的丹田来说,可是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下一刻,血煞气便消失了,只有短暂的剧痛。解沐头顶也冒出了冷汗,他不是疼的,而是吓得,这可是丹田,武者的命门,一旦丹田受损,纵使他修炼到了真元秘境,修为不废也得重伤。

    解沐做了几次深呼吸,调整内气,内视经脉,寻找那团血煞气的踪迹,却丝毫不见所踪,欲寻不得,他也只能作罢,剑尖劈开此人的衣服,搜索了一番贵重物品而无所得之后,将那把长剑收起,尸体索性扔到了城外还燃烧的火堆当中。

    战斗结束,天色恢复正常,太阳的光芒照射下来,解沐沐浴在阳光中,盘膝坐地,开始恢复内气。

    借助丹药之力,不到一个小时,解沐已恢复如初,经历了昨晚的混乱一夜,他的心里还是万分的沉重,就算是有人在背后搞鬼,可是人性的恐怖与卑劣,让人感到害怕,哪怕他已拥有了不凡的修为。

    只是,解沐也想到了在混乱中,还能坚持本心的人,不随波逐流,也不欺侮他人,不管自身强大还是弱小,都能独善其身,这些也是他解救的人群,否则他可没那心情去救一些为非作歹之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解沐还是感叹,怪不得有人曾说过,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,不是什么妖兽,而是人类自身。

    解沐起身,叹了口气,活动了一下筋骨,内气充盈,疲惫一消而散,却发现自身状态极佳,不禁喃喃自语,“这是怎么回事?每次借用完无间的力量,不管事后修为提升还是下降,都有一种

    极度虚弱的感觉,但现在这是怎么了,身体好像还轻松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想了好一会儿,他也没想明白,突然的转变是因为什么,要是能找到他能保持清醒,还能无副作用使用“无间”力量的原因,那他的实力能提升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解沐看着那早已烧成黑炭的尸身,不禁疑惑自语:“这人真的是封家之人吗?之前见到的封家人,用的罡剑术与此人相比,可是差之甚远,看上去,可不仅仅是融入了邪气那么简单,他的武技使用出来,与无间的武技十分相像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邪气,也十分类似于无间之中的气息,只是无间中的要更加精纯,更加的强大,但是真要比较那方更加邪恶,还真是难分高下,我原以为此人收集邪气,是为了修炼他的武学,可是在他死后,邪气为何自行飞走?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邪气自生灵智不成?不对,应是此人收集邪气的方式有问题,不像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解沐细细思索,却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,他也只能一叹,“关外的局势,是越来越复杂了,怎么连这种魔道之人也出现了,我原以为只是龙组与姚家的争斗,唉,还是太年轻了,果然早早离开关外是正确的,现在,走也走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一刻,一个黑影从天而降,正落解沐前方不远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和之前解沐击杀之人一样的打扮,一身黑衣不说,邪气笼罩全身,只不过仍能看出,这是一个彪形大汉,手中一把巨剑,同样被邪气缠绕,一落地,就带来了巨大的压迫感,他的真元,似乎都已经与邪气完全融合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此人都是一个真元境的高手!

    解沐咽了口吐沫,暗道不好,这人绝对是来寻找他之前击杀封家小子的,有可能也是封家之人。果然,杀了人不能留在原地,应该赶快离开,一定是刚刚思考的太入迷了,竟连最基本的杀人准则都忘了。

    壮汉手握巨剑,看了眼解沐,又看了眼四周,目光最终停留在了那团黑炭上,又看向了解沐,粗犷的嗓音说道:“是你杀了不豪侄儿?”

    解沐一愣,不豪?封不豪?果真是封家“不”字辈的武者,那这壮汉,一定是封家上一代之人,也就是“平”字辈的武者了,真元境,好家伙,幸亏现在内气充盈,尚有逃跑之力,要像之前那样,他完全可以自杀了。

    见解沐不回答,壮汉巨剑一挥,“那看来就是你了,悟道境修为,能击杀我不豪侄儿,想必你绝不是无名之辈,但是,今日不论你是哪家的子弟,就算是天下四绝的亲生儿子,也得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说罢,巨剑落下,一道巨大罡剑剑气,铺天盖地而来,迅速而又庞大,天边风云两分,日光为之黯淡!

    解沐纵使此时内气全满,见此也无抵挡之心,再也不管什么秘法使用禁忌,为保命,“血煞狂化”再次开启,血煞笼罩全身,孤竹二次解封,一刀抬起,抵挡

    空中巨剑,同样的杀戮之刀,却是完全不同的结果。

    鲜血喷出,解沐被直接打飞,孤竹虽未脱手,握刀的手却是不断颤抖,真元境武者使用的真元武技,尤其是解沐这区区悟道境武者可以抵挡的?哪怕是动用了“血煞狂化”,也根本弥补不了这巨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咦?”壮汉好奇的道:“哦,竟能挡我一剑,不愧能击杀我不豪侄儿,整个一区的悟道境武者当中,你也能排入前五了,来,站起来,我看看你能不能挡我第二剑。”说着,罡剑泛出荧光,即将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解沐满脸苦涩,他这些日子可真是倒霉,遇到的敌人怎么都比自己强出太多太多,现在“银铠”已经是报废状态,他根本不可能是这壮汉的对手,而且“银铠”就算无碍,他也只有逃跑之力。

    他勉力起身,一剑,他已是身负重伤,再来一剑,他真的是要命丧黄泉了。

    解沐怒眉竖起,此时的他,已不再是几个月前的他,对于“无间”的抵触之心,已经减弱了许多,他不能死,不能死,最起码不能死在这里!

    怒喝一声,血煞冲天而起,弥漫天际,本来已经放晴的天空,再次被血云笼罩,惊人的杀意让温度骤降,解沐的战力瞬间攀升至新的顶峰,他不再压抑自己的状态,自己的杀戮之心,他要使用的,正是来自“无间”的武学。

    “血杀万千!”

    一刀再出,杀戮血刀,划出杀戮之道,血色的刀意发出,大地震动,无尽的血煞之气席卷而来,天地一时间,尽是冰冷至极的血红色。

    壮汉见此,不但没有丝毫的畏惧,反而露出了喜色,脸上尽是战意,就算这一招能开天辟地,他也要与之一战,他便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战斗狂人,习练被邪气笼罩的罡剑术,也是为了能更好的体验厮杀的快感。

    踏出一步,封家不传之秘,再现江湖。

    “凝罡破!”

    罡剑剑气瞬间成形,化为无数道长剑飞出,每一柄都是罡剑剑气,威力无穷,且此招同样被邪气完全浸染,已是纯粹的邪恶武技。

    而解沐施展的,也是邪恶武技,两相碰撞,刀气与剑气相交的一刻,轰然一爆,这差距极大的交手,竟是出人意料的结果。

    解沐站在原地,壮汉亦是屹立,两人对视,没有继续出手。

    下一刻,壮汉口中喷出鲜血,后退了两步,他的目光,却是死死的盯着前方解沐,紧接着,解沐也是一口鲜血涌出,直接倒在了地上,睁着双眼,却是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,最后一招,他输了。

    壮汉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哈哈大笑,“厉害,真是厉害,悟道境武者竟能发出如此惊天武技,令我刮目相看,只可惜,你今日得死于我手,能杀你这种绝世天才,哈哈,也是一件乐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道神乾坤〕〔我的笑傲江湖OL〕〔异世财富大亨〕〔我就是超级警察〕〔亿万豪婿〕〔万能神医〕〔影后归来:霍少,〕〔蛊真人之齐天传〕〔美漫里的国术强者〕〔我为国家修文物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