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温言穆霆琛最新〕〔人生若有归期敖阙〕〔天降娇妻霸道宠〕〔胭脂烫〕〔逍遥战神目录〕〔辣手灵探〕〔终极一班之炎王〕〔无限诸天吃货〕〔神级医婿〕〔大佬每天脑补夫人〕〔都市混沌系统〕〔穆总的天价小新娘〕〔权宠农家悍妻〕〔走在为爱奋斗的路〕〔将军宠妻成瘾〕〔古神的自我修养〕〔神秘老公替嫁妻〕〔邻家小哥是明星〕〔道门大门道〕〔星途璀璨:薄太太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三十三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三十三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听到这话倒是微微一怔,终于略略恢复了一点理智:“碧穹?她果真如此说?”方才碧穹确实同她在一起,果真是霞族居心叵测,恶意撺掇吗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见他怒火缓和,立刻说:“当然啦!不然人家怎么可能猜得到陛下和神后的喜好嘛!人家初来天界,谁都不认识,当然是想要得到神帝和神后青睐的呀……”她眼泪在眼睛里打转,眸子明亮得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倒也不能完全怪她。想不到碧穹小小年纪,却如此攻于心计。竟然想让她宴上出丑!玄商君侧过脸,一直没有看她——她那肩、胸、腰、腿,哪里是能看的?他沉声说:“一刻钟之内,梳洗干净,换上常服,随我前往蓬莱绛阙赴宴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不敢再惹他,乖乖地换了衣服,洗干净脸上妆容。这下子,她看起来又干干净净、乖巧可人了。夜昙担心玄商君余怒未消,她带了几分讨好的甜笑:“少典有琴,我好啦,我们走吧,不然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不行,此女狡诈反复,到底是不是霞族挑拨尚难定论。但今后若不能严加管束,定会再生事端。玄商君抬手,食指在她额心一点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只觉得额间一烫,她啊了一声,猛退一步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抬手去摸额心,那里却什么也没有。玄商君沉声说:“此乃虹光宝睛,是吾修行之初,以本命精元炼制的法宝,平素用以规正行止、约束己身。如今我将它渡于你,助你摒弃杂念,专心修行。此后,你但凡有违天规,此法宝便会略作提醒。你要及时纠正,以免行差踏错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,我怎么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……”夜昙嘀咕了一句,又摸摸额头:“略作提醒?怎么提醒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说:“到时便知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跟着他出了天葩院,外面还有雾霾飘飘浮浮,令人视物不清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用蛮蛮羽扇掩住鼻子:“这么大的雾霾,看来天界环境也不好嘛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旁边飞池小声说:“君上乃星辰之灵,方才他一定是极端震怒,影响星辰颤动,天界方才降下尘霾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好像有点明白了:“也就是说,他气得掉灰了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飞池想笑,但是他忍住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悄悄说:“不是我说,他真是太小气了,你说我不就穿错一件衣裳吗?多大点事呀,就要把我永远压在王屋山下,还要对外宣布我死掉了!这么难伺候的人,平时你在他殿里,一定经常受气!”话刚说到这里,夜昙只觉额头如被火烫,她哎哟一声痛叫,捂住了额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飞池刚想说话,就看见她额心肌肤变粉,像一颗粉色的美人痣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是什么?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捂住额头:“啊啊,烫死我烫死我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前方,红线月老手持红线轮,正向玄商君行礼。玄商君回身,就见夜昙捂着额头,双手在额心乱擦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又是干了什么?他回身行来,右手在她眉心一点,夜昙觉得疼痛略缓,这才说:“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!你快给我摘了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说:“持有虹光宝睛,需清心明志、端正言行。只要你心性扭转,它对你修行有利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给烫得泪眼汪汪:“可我什么都没做啊,这个东西一定是坏了!你快给我摘了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旁边飞池小声说:“公主,法宝都有灵性。兴许是这法宝是君上的东西,不喜欢别人说君上坏话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夜昙瞪大眼睛,她摸摸额头,转而扯着玄商君的袖子:“神族不是总说公平公正吗?你这法宝分明是徇私偏袒啊!!我不要这么个偏心眼儿的东西,你把它给我摘了!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拂开她抓住自己衣袖的手,都不想理她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天外雾霾尽散,风动云霞,光浓如酒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诸神自四方赶来,步上漫漫云阶。夜昙看见眼前长阶延伸入云,没有尽头一般。她转头问:“他们不是神仙吗,为什么不飞上去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不胡闹的时候,玄商君还是愿意为她解惑的:“长阶之上,就是蓬莱绛阙。为彰天威,只准步行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彰显天威?”夜昙不屑,嘀嘀咕咕,“我看就是大家都活太久了,又没什么事干。吃饱撑的,没事找事,才会立下这么多破规……哎哟……”矩字还没出口,她双手捂住额头,这回发烫的原因她倒是清楚——诽谤少典氏,大不敬嘛。天规禁令上写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泪眼汪汪地看玄商君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无奈,是真无奈。反正也烫不死,自己受着吧。他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只觉得额间如着火,她双手捂额,呜呜叫痛。飞池急得不得了:“公主,这法宝若是听不得您说君上不好,那它定然是喜欢听些称赞君上的话,不如……您试试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称赞他?!他浑身上下能找出一丁点儿优点来让我称赞吗?”夜昙心头火起,但无奈额心烧灼之痛漫延。小命要紧,她只得试探着说:“少典有琴真是玉树临风、面如冠玉……”咦,好像真的好了点?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赶紧接着道:“他为人方正,禀性善良,行事大度……天呐,我说这些话真的不会天打雷劈吗……”她喃喃念叨,但这虹光宝睛显然智商不高,它听到赞美玄商君的话,热度果然慢慢下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没办法,只得一边扇着蛮蛮扇,一边爬云阶,一边碎碎念:“少典有琴盛颜仙姿、紫芝眉宇、高风亮节……”她搜肠刮肚,把所有能想到的溢美之词全都给念了出来。终于,额间虹光宝睛不再发烫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欲哭无泪:“蛮蛮,我有点想吐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蛮蛮“呕”了一声:“我也快了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彼时正值残阳夕照,一人一鸟痛苦地靠在蓬莱绛阙的云阶之侧,脚下霞光陆离,华彩浮沉重叠,光影聚散摇曳,美好而虚无,正如一场幻梦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斗战仙穹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盖世战神之萧破天〕〔第一战神杨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