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妈三年之期到了〕〔穆少甜宠小新娘〕〔陈东王楠楠〕〔我不想再当废物了〕〔龙帅江辰唐楚楚〕〔南风过境,你我皆〕〔季溪顾夜恒〕〔唐楚楚江辰〕〔婚路匆匆:傅先生〕〔江辰与唐楚楚〕〔婚路匆匆傅先生你〕〔龙王医婿〕〔我被五个反派爸爸〕〔学霸娘子在农家〕〔极品捡漏王〕〔唐楚楚〕〔江辰唐楚楚〕〔巨星妈咪超给力〕〔天才双宝巨星妻〕〔医疗黑科技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三十九章:
    !

    第三十九章: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帝岚绝!”夜昙跑前几步,一拳捶在他胸口,“真的是你啊!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岚绝被她捶得闷哼一声,后退了几步。然后蛮蛮就冲上来,扇着翅膀撞进他怀里:“少君!”帝岚绝一把抓住它的翅膀,顿时唇色苍白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这才发现不对: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岚绝经过刻着天规禁令的石书,不由看了一眼:“上次到离光氏找你,被国师愿不闻抓住。父王嫌我丢脸,狠狠教训了我一顿。不过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什么不碍事啊!”旁边蛮蛮跳到他膝盖上,拿翅膀尖儿装模作样地替他顺气,“妖皇把我们少君揍得下不了床,不然的话少君早就带你逃跑了。至于等到你被送到魔族那天才来抢亲嘛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……蛮蛮。”帝岚绝无力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也是无语:“伤得很厉害吗?我看看。”说着话,她去解帝岚绝的衣带,帝岚绝忙挡住:“别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就这么一动,他后背就又浸出血来,夜昙大怒:“帝锥这个老畜牲,竟然把你打成这样!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锥正是当今妖族的妖皇,也就是帝岚绝的爹。帝岚绝无言:“别这么骂他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背后整片衣裳都被血染红,夜昙暴怒:“我骂错了?!他的存在,就是为了证明,畜牲就是畜牲,修炼再多年,也是兽性难改!总有一天,我非给他点颜色看看不可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岚绝拍拍额头:“毕竟他是我爹,你骂他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哼了一声,说:“姐姐的随身物件里应该有伤药,我去给你找些。”帝岚绝赶紧挡住她,“些许小伤不要紧,走,先离开这里再说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说:“我也想离开这里啊!你不知道,那个少典有琴,他迂腐冷酷、食古不化,简直就是个……哎约!!”她说到这里,只觉额心如被火烙,疼痛钻心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该死的虹光宝睛!!她捂着额头,但帝岚绝还是看见她额心粉色的圆痣。他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痛得脑袋发昏,说:“是少典有琴那个变……那个啥的法宝。哎哟!!”她实在是痛得不行,只得碎碎念,“我错了我错了。少典有琴英姿飒爽、龙章凤姿、高瞻远瞩、英明神武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岚绝一头雾水:“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蛮蛮指了指夜昙额头,替她解释:“在讨好玄商君的法宝呢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世间竟有如此无耻的法宝?帝岚绝也是无言,扬了扬手中的出入令牌,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说:“你伤得这么重,怎么走?”她不由分说,拉着帝岚绝进到内殿,翻箱倒柜,果真是找了些伤药。她把帝岚绝拉到榻边,直接推倒:“躺好,帮你上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岚绝和她乃是幼年玩伴,两个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。帝岚绝从小就是被帝锥揍大的。上药当然也是默契十足。帝岚绝瞬间化作真身,竟是一头五彩斑斓的小老虎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没了衣服,他皮毛之下的伤口就更分明了。那些鞭伤新旧叠加、纵横交错,道道皮肉外翻,如同狞笑的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一边清理他的伤口,一边咬牙切齿:“你父皇真不是个东西!自己的儿子也能下这种毒手!你等着,我一有机会就去给你报仇!都说老虎屁股摸不得……我还就不信了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帝岚绝神情复杂,“你要去摸我父皇屁股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什么啊!”夜昙举着药瓶,不怀好意地盯着他看,“我要摸老虎屁股,犯得着跑那么远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岚绝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尾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好不容易把他全身的伤口都清洗干净,上好药。夜昙说:“伤得这么重,你不好好休息,还跑到天界来。不怕你爹剥了你的皮啊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没人回应,她低下头,发现帝岚绝睡着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身为猛兽,任何时候都不会把伤口露给别人看。鲜血除了暴露自己的虚弱、引来其他的凶兽以外,别无用处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可唯独在她面前,所有的戒备都不存在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的顽皮与聒噪,是清晨滴落的露珠,是傍晚沉落的夕阳,是悄然升起的星月,可以伴他安眠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小老虎睡得香甜,夜昙歪着头看了他半天,突然伸手,一巴掌拍在他的老虎屁股上,啪地一声,声音清脆、手感肥厚,居然还挺有弹性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岚绝没有醒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偷笑着替他盖好被子——他是真的累坏了。受了这么重的伤,也不知是怎么偷偷溜进神族的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岚绝这一觉睡得沉,梦里又回到十年前、雷夏泽旁的鬼婴谷。他化为虎身在树林小憩。离光氏的丞相离光赤谣把一个女孩扔进深谷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中草木葳蕤,白骨累累。障气弥漫,丝缕成烟。他与她隔着重重暮光沉默对视。半晌,她奶声奶气地问:“你也被人丢进来喂老虎啦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那时候她的瞳孔漆烟明亮,净若琉璃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令人心醉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垂虹殿。玄商君正在服药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仙侍飞池和翰墨忍着笑,看自家君上面沉似水捧着丹丸,谁也不敢先说话,去触这个霉头。然而不一会儿,触霉头的人就来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——玄黄境的仙童捧着夜昙的法宝美人刺,前来求见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手里捧着丹药,将吞未吞,此时再看见那柄光彩更为耀目的美人刺,脸色阴沉得快要下雨。偏生玄黄境的仙童单纯耿直,一手捧上美人刺,另一手就奉上了账单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额上青筋突突直跳,仙童又奉上一粒丹药:“君上,我们家天尊说,这粒丹药是送给君上家的……皮皮虾的。不算在账单里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皮皮虾”这个称呼一出,飞池和翰墨噗地一声笑出声来。还真是,皮皮虾都不如她调皮。玄商君目光如利箭直射,二人迅速恢复正经严肃。只有殿中仙童仍旧一脸无知——君上的坐骑不是夔牛嘛,什么时候又养了一只皮皮虾了?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接过飞池转呈的账单,顿时就觉得手里丹药不够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深深吸气,半晌一声长叹:“知道了。退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打发走了仙童,随手把丹药搁在丹盒里。正提着美人刺准备出门,想了想,又重新倒出丹药服下——还是吃点药吧,谁知道待会儿还会发生什么事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大奉打更人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斗战仙穹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我叫狐白〕〔萧破天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