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妈三年之期到了〕〔穆少甜宠小新娘〕〔陈东王楠楠〕〔我不想再当废物了〕〔龙帅江辰唐楚楚〕〔南风过境,你我皆〕〔季溪顾夜恒〕〔唐楚楚江辰〕〔婚路匆匆:傅先生〕〔江辰与唐楚楚〕〔婚路匆匆傅先生你〕〔龙王医婿〕〔我被五个反派爸爸〕〔学霸娘子在农家〕〔极品捡漏王〕〔唐楚楚〕〔江辰唐楚楚〕〔巨星妈咪超给力〕〔天才双宝巨星妻〕〔医疗黑科技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四十六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四十六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就与这双眼睛沉默对视,半晌,这座草山说话了:“我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是嘲风的声音。谷海潮上下打量他:“很绿,绿得欲流欲滴,难画难描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声音无力:“你觉得是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就算是智商低如谷海潮者,仍说:“我觉得可能是因为美人的小手滑如凝脂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草山里,嘲风说:“我这辈子第一次听见你讲冷笑话。”半晌,他又喃喃道,“也是第一次被人绿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湖边,青葵带着素水,乘扁舟返回浊心岛。素水捂着嘴偷笑:“公主,三殿下向来便是如此不修边幅,您跟他计较什么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在舟尾坐下,说:“大殿下为人虽然粗犷,但好歹不失英勇风骨,三殿下……哼。亲兄弟慷慨赴难,他自己贪生怕死也就罢了,反而出言嘲讽,实在令人不齿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素水说:“公主如此护着大殿下,莫非是对他生了好感不成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脸一红,纵然是好脾气,也是嗔道:“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素水忙跪下:“婢子该死,还请公主恕罪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素来宽厚,倒也没真的责罚她,反而问:“大殿下住在何处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素水一愣,说:“大殿下住在风雷壁。公主……要前去探望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说:“他对医修心存偏见,本公主也不必前往。但方才我观他体貌,此人必定旧伤繁多。稍后我捡些药,你为他带过去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素水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想了想,又说:“你回来时,顺便把这些药粉撒到某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素水接过药粉,忍着笑答:“是,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湖岸边,嘲风牌草山深切地感受到了春风吹拂。他身上的草更加茂密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抽刀劈砍了一些,然而这草真不知道是何方剧毒,越砍越多。最后他说:“我觉得,你应该请个医修过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幽幽地说:“如果我真的请医修,不用等到明天,今天晚上你家殿下就会被诸魔嘲笑至死的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也是。谷海潮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主仆二人在湖边不知等了多久,侍女素水乘舟过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忙上前,说:“夜昙公主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素水扫了一眼岸边的嘲风牌草山,抿嘴偷笑:“咱们公主派我去给大殿下送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送药?”嘲风牌草山的嘴还能动,他说,“她对我大哥倒真是关怀备至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却顾不上自己主子的醋意,他问:“难道公主就没交待你为三殿下解毒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素水说:“交待啦。不过公主说了,让婢子先给大殿下送药,‘回来时’再给三殿下解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说完,她志得意满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但谷海潮的处事方式一向独特,他直接上前两步,长刀一出,架在素水脖子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你!”素水脸都气红了,“谷海潮,你想干什么?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伸出手,素水没办法,咬牙切齿,却还是把青葵给她的药粉交出去。青葵做事细心,上面还标注了用法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将药粉往嘲风身上一撒,只听一阵沙沙声,所有青草尽数枯萎。片刻之后,面前只剩了个衣衫褴褛的嘲风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此时清风一吹,他衣上破洞含风而抖,嘲风看看自己的破衣烂衫,喃喃道:“女人,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被雷得差点跌进湖里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风雷壁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乌玳自请修补归墟,这里的魔仆却十分平静。他们都是魔后派过来的人,跟乌玳会有多少感情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乌玳倒也不在意,一回来就在庭中练功。他一双撼天斧舞得呼呼生风,汗水浸出来,古铜色的肌肤更加油亮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素水远远站在门口,说:“大殿下,夜昙公主命婢子送了些药给您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话落,她直接把药包放在门口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乌玳自然是听见了她的话,但也没当一回事。他拿汗巾随意擦了擦汗,经过那药包时,一脚把它踢了出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素水听见身后响动,也不以为意——他就是这么个脾气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药包被踢出去,正好滚到一个人脚边。嘲风弯腰捡起来,他的声音亲热无比:“兄长刚回来就在练功,真不愧是我魔族第一勇士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乌玳看了他一眼,冷哼:“你来干什么?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说:“兄长不日就要前往归墟,我身为兄弟,自然应当前来探望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乌玳对这些人情世故素来厌烦,立刻道:“滚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一向脸皮厚如城墙,他不但不滚,反而在石桌边坐下来。他随手打开青葵送来的药包,果然里面每一包药都标明了用法和用量。青葵的字迹亦如她的人一样,端正庄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胡乱拨弄了几下,说:“反正兄长也要练功,不如我陪兄长过几招如何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乌玳只要一提到打斗,便不介意对手是谁。他一举双斧:“来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站起身来,右手一扬,战镰贪念已然在手——你不是要给他送药吗?那你就送个够吧!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站在一边,眼见他兄弟二人你来我往地开始对招。乌玳攻势凶猛,嘲风则招架狼狈,然而百招之后,他也不知是不是瞎猫碰见死耗子,竟然一镰斜来,正好穿过乌玳的破绽,在他腰间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乌玳心中暗惊,然而嘲风比他更吃惊的样子:“这……兄长,小弟一时不慎,还要再来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一副真的只是意外的表情,乌玳只得道:“再来!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于是嘲风就这么意外了六次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走之后,乌玳看着自己身上的六道伤口,连他的智力都开始怀疑——这他妈真的只是意外吗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伤口并不致命,但痛却是实打实的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乌玳简单包扎了一下,到底坐立难安。风雷壁的魔仆知道他脾气不好,也没人管他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睡了一会儿,然而稍微一动,就被痛醒。他翻来覆去,好不容易身上疼痛稍减,外面嘲风又满面春风的进来:“兄长,小弟突然想起,还有几招忘记请兄长赐教。”乌玳从榻上爬起来,嘲风说:“哎,小弟是不是打扰兄长养伤了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自然,“养伤”二字成功触及了乌玳的逆鳞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几乎是跳起来:“闭嘴,再来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再次与他对战,这次又意外频出,他的战镰在乌玳身上同样留下六道伤口。他再次一脸惊诧:“兄长,这、这真是意外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乌玳已经不想跟他说话了,只是挥挥手:“滚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抱着自己的战镰,带着谷海潮离开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说是离开,他也没走远。他就坐在风雷壁外的大树下,等歇得差不多了,他又起身:“我突然又想起几招,要请我兄长指教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真的是看不下去了:“我求求你当个人吧!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可嘲风当然是……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大奉打更人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我叫狐白〕〔萧破天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斗战仙穹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