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君临都市陈八荒方〕〔我差点杀了嫌疑人〕〔苏晚璃祁慕尘读〕〔穆言昭凤锦溪〕〔陈八荒方静〕〔史上最强医婿〕〔女配苟成修仙界大〕〔重生第一甜偏执墨〕〔我孩子的妈妈是大〕〔白玉燕宋辉〕〔偏执墨少的掌中妻〕〔战神陈八荒 〕〔九零之明姝发家记〕〔摄政王的倾城宠妃〕〔陈八荒方静都市兵〕〔陈八荒方静无弹窗〕〔叶飞袁静〕〔男人三十〕〔陈八荒方静最新章〕〔天家有娇女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五十二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五十二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蛮蛮真的走了,它毕竟就是只鸟,顾前不顾后的,想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女童抱膝坐在尸体边,残阳如血,浸染了她。她双手捂着脸,泪水溢出指缝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从来不食人间烟火,亦从未触景伤情。但这一刻,夕阳将沉未沉,湖边秋草枯黄,暮霭由薄转厚,最后浓得化不开,像悲哀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伸出手,但指尖却穿过了她,只触到无边无际的清冷虚无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那只是一个梦,隔着十年的光阴,怎么解救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床上的“离光青葵”还在熟睡。她梦中的寒冷侵噬了他,他再无心修炼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人族对神族历来极为尊崇,离光氏更是如此。神族自幼定下的天妃,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?他想不通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次日,玄商君正在接见四海龙王。人间地域变动频繁,若出现了新的水域,龙王之间的辖地就需要重新划分。他已经圈好水域,正与龙王们做最后的确认。突然,后殿响起脚步声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飞池几乎是冲过去,但是仍然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长发未梳,青丝如瀑般垂散腰间。身上衣裳仍是昨日的,睡了大半夜,略微凌乱。更可怕的是,她赤着脚,一脸茫然地走出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殿龙王只看了一眼,瞬间张大了龙嘴,片刻之后,全部低下头,装瞎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打了个哈欠,一出门看这外殿这么多人,她皱皱眉,说:“少典有琴,我要喝水!我也好饿,从昨天到现在,你折腾了人家整整一夜,也不给吃东西!你们神族未免也太过分了吧!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……满殿龙王扇了扇龙耳朵,恨不能把耳朵也戳聋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折、腾、了、一、夜……这么厉害的吗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仍然高踞上座,闻言不语,只是看了一眼飞池。飞池赶紧为自家君上捡拾已经所剩无几的清名,他说:“公主昨夜病重,药王千叮万嘱让您留在垂虹殿养病。飞池已经煎了药,还准备了人间吃食,这便送来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一边说话,一边把夜昙往后殿领。夜昙刚要走,身后,玄商君说:“你身为公主,赤足乱发四处行走,仪态何在?给我跪下,面壁背诵天规禁令十遍!背完才准吃饭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你!!”夜昙是真的要气哭了,“你真是太欺负人了!不吃就不吃!我离光……青葵,就算是饿死,死这里,也不吃你神族一口吃的!!想要我再背你那什么破天规,作梦去吧!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气鼓鼓地往地上一坐,再也不起来了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龙王们一看,这实在是不成体统。东海龙王到底老成些,说:“既然君上尚有要事,我等就先行告辞。水域的事,改日再商量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其他龙王早就如坐针毡,闻言哪还犹豫?顿时纷纷起身:“正是正是。属下等先行告辞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诸龙相继出了垂虹殿,顿时脸上就挂起了谜之微笑——天界玄商神君,无所不能。原来也不会哄女人吗?哈,看来我们怕自家那头母龙,也不是什么丢龙脸的事情嘛……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龙王们翘着龙尾巴走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殿中,一直等所有龙都走了,玄商君才沉声道:“跪好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脖子一梗:“就不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气得,要出言规劝吧,她油盐不进。若要动之以刑,她又承受不住。他砰地一掌下去,面前万年寒晶石所铸的几案终于承受不住,四分五裂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飞池和翰墨简直苦胆都要吐出来,飞池蹭过去,小声说:“小的们给公主准备了火锅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火锅两个字传进耳朵里,夜昙的肚子就咕了一声。她咽了咽口水,想了半天,终于还是忍不住,问了声:“真的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飞池用力点头,夜昙想了想,终于乖乖跪好,面对殿墙背诵天规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将二人的话都听在耳中,却难得的没有开口喝斥——到底是什么环境,能养出这般顽劣的女子?昨晚看到的那个梦,像是听了一半的故事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有始无终,总是缺撼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天葩院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如愿以偿地吃上了火锅。但是看着锅里翻滚的青菜,她用筷子划拉了几下,气得发抖:“怎么都是素的?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飞池小心翼翼地解释:“公主,天界不许无故杀生,只、只能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啪地丢了筷子:“素火锅能有灵魂吗?!再说了,什么叫无故杀生?我要御寒,所以剥它们的皮。我要裹腹,所以吃它们的肉。这叫无故杀生吗?理由正当得令人发指好吗?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飞池说:“可……可神族有很多神仙都由别的种族修炼而成,岂能互相蚕食啊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上下打量他,突然幽幽地问:“如果本公主记得没错,你是兔子修炼而来的吧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飞池打了个寒颤:“公……公主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猛地扑上来:“给我进锅吧,你这个麻辣干锅兔!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飞池跳起来就跑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直等到它跑远了,夜昙才回身说:“蛮蛮,你去找清衡君,让他送点肉来。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蛮蛮答应一声,夜昙突然想起什么,问:“我怎么觉得好像少了什么……对了,我草呢?!”她左右张望,“难道叛逃啦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蛮蛮挥了挥翅膀,说:“在后殿修炼清洁法诀呢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不是吧?!”夜昙瞪大眼睛,“这么一个小小的法诀,她到现在都没学会?”蛮蛮一摊翅膀,夜昙大为恼火:“糟了,我这草看来智力也不高啊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直接去到后殿,五辛族的香菜胡荽果然在看书,但一脸苦恼,看上去并不愉快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凑过去:“就这么一个破东西,你还没学会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胡荽一抬头看见她,立马泪眼汪汪:“公主,我才学了两天,哪有这么快就学会的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两天还不够?!”夜昙一脸惊诧,但想想,又说:“唉,让一根香菜读书认字,是难为草了一点。”她拿起书,一字一字地读给她听,“斋心听气,坐忘守一……跟我做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胡荽哦了一声,赶紧认真效仿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门口,玄商君停住脚步——这是……什么奇怪的味道?!他嗅觉向来灵敏非常,立刻以手掩鼻,抬头一看,就见夜昙素手掐指诀,片刻之间,一个清洁法诀令自己全身上下一尘不染。是个漂亮得令人挑不出错的法术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清洁法诀你学过?”玄商君的声音响起,房中胡荽一惊,转头一看,半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——天呐,我竟然见到了活的玄商神君!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把书搁下,说:“没学过,但是这很难吗?”她随手又是一个完美的清洁咒,把胡荽脸上的汗和灰都擦得干干净净:“不就是控制水和土吗?我看呐,除了水和土以外的其他污垢,这个清洁法诀就不管用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面色冷凝——她虽然说得轻描淡写,但其实这法诀,普通仙娥要学习半年才能掌握使用,而且天资差一点的,还需要借助仙帚等法器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却只是随手翻阅了一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长夜余火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最强杀手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全职艺术家〕〔万族之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