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家妈咪是巨星〕〔女主宁染男主南辰〕〔天才双宝〕〔宁染南辰读天才双〕〔宁染南辰天才双宝〕〔巨星妈味咪超给力〕〔巨星妈咪带球跑宁〕〔逍遥战神江策〕〔巨星妈咪带球跑〕〔宁染南辰〕〔从斗罗开始打卡〕〔穿越后加错点怎么〕〔薄爷的小祖宗又轰〕〔修真之重登巅峰〕〔南辰宁染〕〔宁染罗菲南辰〕〔星辰坠落我心〕〔宁染南辰〕〔天才双宝宁染〕〔我家妈咪是巨星宁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五十五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五十五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虹光宝睛果然变成了淡粉色,夜昙面不改色,直接转口道:“也是天姿国色、万里挑一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虹光宝睛好像也被这急转弯给搞慒了,慢慢又变成了透明。学堂外,碧穹进来,紫芜仙子也随后入内。但几人都在第一排坐下,并没有发现角落里的她。夜昙当然也不想上去打招呼了——她困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打了个哈欠,发现满堂学子瞬间安静。门外脚步声响起,一位身着白色长衫的先生走了进来,他看上去四十如许,面白留须,双眉之间皱纹如刀刻。显然天界这些王孙公主并不好带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扫视课堂,见多了夜昙和胡荽,也没多问,只是说:“上课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学子齐唰唰起立,毕恭毕敬地鞠躬道:“先生好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所有人都站着,只有夜昙坐着。碧穹和紫芜也是现在才发现她。碧穹冷哼——这凡人公主,果然是一点规矩也没有。紫芜急得一直向她示意——快起来,这先生严厉得很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文昌帝君盯着她,又咳了一声。胡荽脸都吓白了,低声喊:“公主!快起来,上书囊规矩很严的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漫不经心:“有多严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旁边有东海龙族太子敖江说:“会罚抄书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赶紧站起来,大声喊:“先生好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先生显然早知道她的身份,见状倒也没有追究,只是沉着脸道:“坐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所有人这才坐下,先生开始讲学。可夜昙困了——她昨晚一晚没睡,尽研究万霞听音了好吗?!她打了个哈欠,立刻就趴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胡荽赶紧扯她袖子:“公主!文昌帝君上课不可以打瞌睡的。这位先生脾气可不好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脾气不好还能咬人啊?”夜昙上下眼皮直打架,枕着自己的手臂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讲坛上,文昌帝君翻开羊皮书,说:“大家打开面前的《乾坤法典》第十六页。今天我们讲木系法术里的朽木逢春。这术法主要是世间草木的再生之术,可以令所有草木重新生长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话说到这里,不经意地一抬头,立刻就看见了后排打瞌睡的夜昙。这位先生素以严厉著称,哪容得有人在他的课上睡觉?他手一挥,戒尺呼地一声飞过来,啪地一声,正砸在夜昙脑袋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哎哟!!”夜昙痛叫一声,摸着后脑勺抬头,文昌帝君面色铁青:“既然你不喜欢听学,何必前来上书囊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学堂里一众学子俱看过来,夜昙嘀嘀咕咕:“废话,难道我脑子有毛病,会心甘情愿到这个破地方来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文昌帝君一向最讨厌懒惰散漫、不求上进的后辈,此时闻言更火上浇油。他立刻怒道:“既不情愿,何必留在学堂之上?滚到外面去听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紫芜捂住眼睛,不忍直视。夜昙闻言,顿时大喜。她忙不迭起身,兴高采烈地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文昌帝君执教这许多年来,还是第一次见到对罚站这么迫不及待的学生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朽木!烂泥!”他啪地一摔戒尺,目光扫视学堂:“本君知道,你们是神族新贵,个个都有着了不起家世。但是在我上书囊没有特殊,任何人都只是普通学子,需要严格遵守这里的规矩。你们都给本君收起平日的骄娇之气,否则休怪本君不留颜面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整个学堂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只有夜昙撇了撇嘴。外面阳光正好,云层中有凤凰遨游,清风徐来,花香盈衣。夜昙被风一吹,又不是那么想睡了。不远处的芭蕉树下,一头似马非马的东西正在啃吃草叶。好好的一棵芭蕉树被它啃得七零八落,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上前几步,发现这东西马头、骡身、驴尾、牛蹄,简直就是个四不像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喂!你是什么兽?乖乖,这养上一只还真是不错!”她摸摸这怪兽的马头,满眼惊叹,“要是炖来吃,马、骡子、驴、牛,一兽四吃啊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四不像默默地远离了她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对这东西却是真有兴趣,她看看周围,扯了一把最鲜嫩多汁的青草过来,索性在外面喂这只四不像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学堂里,文昌帝君把逢春术讲解到一半,就打算把夜昙叫进来——女儿家脸皮薄,这么当众教训一下,估计也够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端着茶盅走到学堂门口,只见原本应该在罚站的夜昙手里抱着一大把青草,正蹲在地上,喂他的坐骑白特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自己讲得嘴都干了,她竟然喂了半节课的驴!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文昌帝君啪地一声,把手里的茶盅摔了个粉粉碎:“来人!”他脸都涨成了猪肝色,一副就要昏过去的样子,“去垂虹殿,把君上请来,看看他举荐入上书囊的学生!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好家伙,这一声怒吼,如平地一声雷,就炸在耳边。夜昙手里捏着一根青草,也是一脸懵。这先生简直就是要当面打玄商君的脸!她说:“不是吧,怎么你们天界神族也流行请家长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学堂里,一众学生默默地点头——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这么老实?天界神族家教最是严格,这要是被先生告了一状,回去非得来一顿“竹笋炒肉”不可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垂虹殿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神后霓虹上神也在。她知道玄商君平时没有其他的爱好,便只是送了些书过来。玄商君双手接过,霓虹上神眼中忧色更甚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有琴……”她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反倒安慰道:“儿臣知道母神担忧,但四界安危与儿臣一人生死,总得有个轻重缓急。再说,儿臣已经做好准备,也并不一定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霓虹上神就说:“做好准备?你怎么做好准备?没有盘古斧的碎片,你进到归墟里,很快就会被混沌之气吞噬溺毙。”她说到这里,仿佛自己爱子死在归墟的情景就在眼前,顿时满眼泪花,几度哽咽,“若不是那个女人盗走盘古斧碎片,你又何至于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母神。”玄商君打断她的话,“这世上万物,皆有生死荣枯。命中注定的事,怪责无用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霓虹上神抬手抓住他如云般轻柔洁净的衣袖,缓缓用力,直握到指节发白:“都是母神没用。本宫枉为神后,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抬手拭她脸颊泪痕,外面,上书囊的副执教前来。见神后落泪,他站在门口不敢进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有外人到来,神后忙擦了擦眼角,说:“你既有事,母神便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亲自将她送至殿外,这才回头看向副执教。副执教是魁星,此时他恭送神后之后,便低着头,不知如何言语,只得心虚气短地叫了声:“君上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幽幽地问:“文昌帝君派你前来?”魁星拼命点头,玄商君举步向前,直接行往上书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连原因都没问,只是出门前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斗战仙穹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太古雷剑诀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