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你行你上之懒虫修〕〔叶无缺玉娇雪〕〔秦萱陆之珩〕〔叶君临李子染有声〕〔叶君临李子染〕〔五年后他带着一身〕〔绝武狂兵剑子仙迹〕〔重生后变成团宠人〕〔九转帝尊〕〔青萍〕〔人生在世天地宽〕〔2011开始〕〔秦烟陆时寒〕〔逍遥小神棍(都市〕〔电影世界体验卡〕〔变成毒液从寄生姐〕〔李子染〕〔豪婿战神叶君临〕〔巫女的时空旅行〕〔斗罗之暗影斗罗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六十七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六十七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另一颗孤星上,星子如雨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流苏伞下,嘲风递上酒囊:“里面温了黄酒,公主小饮一口,以驱余寒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接过来,果然是小小地抿了一口。一股暖意从胃里扩散到四肢百骸,她抬头看流星纷纷扬扬地散落。可惜光明远在天边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就知道自己会去往神族,背负起整个离光氏的期许,成为神族天妃乃至未来神后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可现在,自己却身陷魔族,只能在这颗荒凉的孤星上,远远看一眼天界流星。夜昙也不知在做什么。我们姐妹二人,究竟何时才能脱险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眉峰微蹙,不过是刚一想到夜昙,她就觉出身上剧痛。夜昙……她受伤了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心中一惊,嘲风立刻就察觉了,他问:“公主有心事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当然不会同他讲什么心事,她说:“此情此景,令人感慨罢了。可惜今日没有带琴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意外:“公主也懂琴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当然懂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整个离光氏都认为天界储君是少典有琴,少典有琴的本命法宝就是牺氏琴。她岂能不学琴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说:“略知一二罢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微笑一伸手,灵舟中,一把烟色古琴如受召唤,瞬间飞出,落在他臂间。嘲风怀中抱琴,领着青葵前行几步,前面竟有琴台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这是何人遗留?”青葵惊疑,这里好像曾经有人来过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说:“我母妃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明白了,她在桌前坐下,嘲风为她摆好琴,甚至点上檀香,用以祛味。青葵素手调弦,琴若有知,悠悠回应。思念、担忧,却偏偏无可奈何。她望向这空旷孤星,心事尽付于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替她撑着伞,看星辰坠落、佳人如玉,耳边琴音缕缕,如宇宙深处的涟漪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而另一边,夜昙已经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星河无垠,流星坠落成雨,如同浩瀚宇宙的烟花。嘲风在听琴,清衡君独饮。紫芜左手抱着帝岚绝,右手抱着蛮蛮看星星。诸神与友人举杯,共赏这壮丽时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只有夜昙仰面躺在荒凉孤星上,一动不动,像条死狗。拉了太多次肚子,她已经快要脱水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就站在旁边,直到她实在是骂不动人了,他终于说:“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真是咬死他的心都有了:“要是还原路返回的话,我死这算了。就不劳烦君上迁坟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自知理亏,俯身把方才找到的暖石放进她怀里,只说了句:“闭上眼睛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然后,夜昙便觉得眼前骤然一暗,身体失重,耳边如铁石爆裂,巨响惊天。星辰过境,空间扭曲。夜昙眼睁睁地看见气流逆转,无数陨铁和尘埃起火,猎猎燃烧。玄商君挟着她,穿梭在火与星辰之间,雷霆开道,飙风嘶吼,大雨倾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想喊还没喊出来,已经回到南天门外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整个天界狂风骤雨,雷电轰鸣好像天崩地裂。冰雹砸落下来,如同小孩的拳头。于是刚刚看罢流雨星的神族,先是被大雨浇了个透心凉,随后立刻就被冰雹一顿乱捶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诸神正寻罪魁祸首,就见玄商君披头散发,他衣袂猎猎燃烧,就这么出现在雷电中央,声势惊天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等到暴雨浇灭他身上火焰,大家这才看清,他怀里还抱着一个人。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种时候,能被他抱在怀里的女人,除了未来天妃,还会有谁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诸神心中的火气,都化成了八卦之光——离光氏这公主有点厉害啊。这么快就跟我们家君上出双入对、卿卿我我了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清衡君站在雨里,静默地看玄商君抱着夜昙消失在雨幕重帘之中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身后,胡荽替他打着伞,这时候扯了扯他的袖子:“二殿下,我们家公主回来了,我先回天葩院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清衡君嗯了一声,胡荽把伞到他手里,转身跑了几步,复又回头看。清衡君随手扔掉了伞,又没有使用避水咒。只是瞬间,就被风雨湿透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好像有点不开心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天葩院。胡荽是最先跑回来的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公主!”她大声喊,“公主!怪不得整晚都没看见你,原来你是跟君上一同观星去了呀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一脸“我什么都懂”的笑容,可玄商君怀里,夜昙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神情也好不到哪儿去,他说:“去请药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胡荽啊了一声:“君上,我们家公主生病了?”夜昙还是不说话,胡荽赶紧说:“是不是看流星雨受凉了?哎呀我这就去请药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转身就往药王殿跑,玄商君抱着夜昙行往内殿。本来都没事的,结果蛮蛮回来了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它扇着翅膀,显然心情不错。一眼看见玄商君抱着夜昙,它顿时几步冲过来:“公主!你居然悄悄地跟这个谁出去。哼。”它为自家少君帽子的颜色担心,阴阳怪气地问,“流星雨好看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它不说还好,这么一问,夜昙哇地一声,就在玄商君怀里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蛮蛮吓得一缩鸟头,半天才小声问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哭得一抽一抽的,一边哭还一边嚎:“要是本公主成了神后,就规定以后天界谁也不准去看流星雨!谁敢去,我就戳瞎谁的眼睛,然后剥了谁的皮,把他剁成肉泥,铲出去喂哮天犬……哇呜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最后挣扎着下地,撕心裂肺地喊:“放手,本公主要去茅房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片刻之后,药王过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进去诊脉,玄商君没跟进去,默默地等在殿外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直到他出来,玄商君才问:“如何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药王一脸困惑,说:“身体严重冻伤,后又经烧伤。又过量服用了铅霜,中毒颇深。”说着话,他不由偷瞄了一眼玄商君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位公主到底经历了什么!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内殿,胡荽给夜昙上药,夜昙痛得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胡荽一脸愁容:“公主,你跟君上不是去看流星雨吗?怎么弄成这样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一提到这个就眼泪横流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鬼知道我都经历了些什么!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孤星上,青葵一曲奏罢。嘲风笑意温柔如情人,心里却琢磨着其他的事情——据斥候营打探来的消息,离光氏夜昙公主从小因生来不祥,被养在深宫。整个离光氏都视她如毒疮恶瘤,不愿提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可眼前美人高洁端庄,擅琴技、精歧黄,天真单纯、温柔善良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女人,怎么可能不祥呢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长夜余火〕〔这个诅咒太棒了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万族之劫〕〔龙王医婿江辰〕〔我不可能是剑神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