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重生狂妻,大佬宠〕〔一号战尊〕〔一号战尊〕〔一号战尊叶凡谭诗〕〔一夜锁情,总裁先〕〔一号战尊〕〔重生霸婿〕〔宁雪晴〕〔霍不凡〕〔陈八荒方静〕〔重生佳婿秦飞杨若〕〔都市兵王陈八荒〕〔陈八荒方静〕〔重生的主角叫秦飞〕〔君临都市陈八荒〕〔全能狂少秦飞杨若〕〔武当山签到六十年〕〔蚀骨危情:前妻,〕〔女尊之男神的自我〕〔谢珩温酒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六十八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六十八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心中这么想,他说出来的话却是:“夜昙公主的琴声,带了几分思乡之情。倒让我想起曾经,母妃也曾在此弹琴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从怀中掏出一块琥珀,里面凝着一朵木荷花。他指腹轻轻摩挲,说:“这块琥珀是我母妃被囚时赠予我的。她说里面的木荷花像她,这一生坠茵落溷,皆是身不由己。这么多年,我一直把它留在身边。每一次难关,它都陪我度过,像是我母妃一直在身边一样。公主是第一个陪我旧地重游的人,我便将它赠给公主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微怔,琥珀其实很常见。里面是木荷花的更是平常。但这块琥珀的意义却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伸手接过来,仿佛那个身世飘零的女子就在眼前。她说:“三殿下这份心意,我领了。我会尽快为魔妃诊病,三殿下不用担心。时间不早了,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。”既然这里见不到神族,更见不到夜昙,那就没有久留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细心地帮她抱起古琴,说:“公主请随我登舟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二人共上灵舟,一路返回晨昏道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族,魔后正在大发雷霆:“嘲风竟然敢带夜昙去看流星雨?!他算什么东西,竟敢跟未来魔妃如此亲近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下方,素水吓得瑟瑟发抖,她跪倒在地,颤声说:“魔后,奴婢有意阻拦,但三殿下不但不听,还施法将奴婢定在浊心湖。奴婢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话没说完,魔后已经怒道:“闭嘴!没用的东西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旁边,二殿下顶云说:“母后这是生得哪门子气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后说:“你没听见吗?你父尊定下的魔族储妃,跟别人去看流星雨了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顶云轻笑一声:“这个凡人公主本就是嘲风施了手段,骗得父尊定下的储妃。说不定嘲风跟她早有首尾,母后何必为了这事生气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后说:“你倒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。人待在浊心岛这么些天,乌玳都暗地里跑了好几回,偏生你,半点不上心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顶云说:“母后。父尊定她为储妃,是说谁成为储君,她就嫁给谁。并不是她嫁给谁,谁就是储妃。何况一个卑微凡人、低贱医修,怎么能成为我魔族的未来女主人?母后就不必再为她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后说:“话虽如此,但我们母子也不能大意。倒是得想个什么法子对付她才好。至于那个嘲风,哼。你!”她看一眼素水,素水赶紧膝行向前,魔后说:“你去告诉璇渊魔姬,三殿下携夜昙公主去看流星雨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素水俯身道:“奴婢遵命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浊心湖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携青葵返回,灵舟刚停泊在岛边,他就看见一个人。不是别人,正是璇渊魔姬。她领着一众女孩在浊心岛种花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下了灵舟,璇渊魔姬便迎上来。她身材丰满,抹胸裹得紧,更显得曲线分明。见到青葵,她脸上便带了几分温柔笑意:“夜昙妹妹,浊心岛地方大,好些地儿都空着。我怕你忙不过来,便带姐妹替你种些花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闻言,很是感动:“多谢璇渊姐姐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璇渊魔姬微笑,目光在她手上略一逗留——青葵手上,握着三殿下嘲风送给她的那块琥珀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璇渊魔姬笑着说:“咦,妹妹这块琥珀,是三殿下所赠吗?”青葵还没说话,旁边一个头上长角的魔女就说:“这还用问吗?肯定是三殿下所赠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不解:“你如何这般肯定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那长角的魔女把自己脖子上戴的琥珀掏出来,说:“因为上次我们一起看流星雨,他也送了我一块呀。三殿下是不是还对公主说过,他每次看到这块琥珀,就会想起他母妃呀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摇着头,耸着肩走了。她走之后,一个尖耳朵的魔女同样从脖子上拨出一块琥珀,小声说:“恭喜公主,这东西,魔族稍微有点姿色的女孩,三殿下基本都送过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嘲、风!!”青葵咬牙,谷海潮福至心灵,迅速为她递上一盏茶水。青葵果然需要,她接过来,一抬手,迎面泼在嘲风脸上,摔杯而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满脸是水,他双手抱胸,就这么盯着璇渊魔姬。璇渊魔姬哼了一声,驾舟而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疾步返回房中,这次是真生气了——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拿出那个“烤红薯”,打算问问夜昙发生了什么事。然而夜昙那边却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没法应答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躺在榻上,身上冻伤和烧伤都上了药。再加上跑了大半夜的茅房,她浑身发软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药王喂她喝了药,一直等到她睡着了,这才背着药箱出来。他身边,小药童悄声问:“师父,青葵公主这是怎么啦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药王摇头道:“当初陛下定这个天妃,为师我就提过意见。人族女子,越美貌越是娇贵,不好养活。就算是在人间,稍微受点寒、伤点心,那都是会薄命早夭的。咱们君上的性子,哪里养得活这么娇弱的人族公主?陛下偏不听,就是看中人家的资质和机缘。现在好了吧,这才来几天……我看呐,以后我们药王殿还有得折腾啊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叹着气走的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第二天,夜昙是被痛醒的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药王早早就送了药过来。胡荽正喂夜昙喝药呢,外面碧穹就跑进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喂,东西你看够了,可以交给我……”碧穹一句话还没说完,就愣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——这时候的夜昙,所有的伤口全部紫红肿涨,简直是体无完肤。药王用药纱把严重的地方都为她包裹起来,她整个人裹得像个粽子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你又干了什么?”碧穹走到榻边,哪壶不开拎哪壶,“昨晚你不是跟君上一起去看流星雨了吗?怎么搞成这样?”你这是被流星给炸了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怒瞪:“这个问题谁问谁死,知道吗?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碧穹耸耸肩:“好吧。”她看看胡荽,夜昙了然,说:“我草,给我弄个拐杖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胡荽是最乖的,从不问为什么。她立刻就去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这才吃力地下了榻,她一动,身上的伤就开裂。她咧了咧嘴,碧穹都嘶了一声——看着都痛。我怎么觉得我根本不用对付你,你自己就会把自己作死呢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碧穹简直是无语,但她还是没忘记自己这次过来的目的,问:“万霞听音你放在哪里了?我替你拿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向角落的柜子指了指,她倒是利落,很快跑过来,三两下翻出来。果然,一对万霞听音都在里面。她拿了一个,说:“那这个,我就替你送到魔族,交给你那个魔妃妹妹了啊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说:“嗯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走?”碧穹莫名其妙,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一瘸一拐地往外走,没好气地道:“还能去哪,上课啊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长夜余火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最强杀手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全职艺术家〕〔万族之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