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修真弃少混花都〕〔重生宠夫无法无天〕〔春雷1979〕〔入门赘婿林阳〕〔乱三国之君汉〕〔林阳〕〔林阳〕〔弃婿逆袭〕〔我给女神当赘婿〕〔段少的老婆是大佬〕〔女神的超级赘婿林〕〔璃王妃云若月〕〔妻贤〕〔林阳苏颜〕〔女帝成神指南〕〔超绝圣医林阳苏颜〕〔从至尊系统开始无〕〔没错,我把魔君套〕〔网游之我是创世神〕〔追随曹总混三国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七十四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七十四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在神族送来的典籍中见过这件宝物,这是霞族之间的传讯法宝。刚才侍女口中的青葵,一定是指夜昙。可是她之前不是已经送给自己一个“烤红薯”了吗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怎么又会送来这个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将信将疑,虽然得了这法宝,却也不敢冒然使用。这是神族的法宝,而自己现在却在魔族。一旦被有心人发现,可不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正犹豫要把万霞听音藏在哪里,突然素水推门进来:“公主,魔后给您送了些钗环首饰。你快看看。”话刚说完,她就觉得青葵面色有异,顿时问:“公主,怎么了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把万霞听音塞到怀里,说:“无事。我去向魔后谢恩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去了晨昏道,嘲风却到了另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离光氏皇宫,朝露殿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就站在殿中,问:“就是这里了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说:“嗯,据说夜昙公主未出嫁前,就是住在这朝露殿中。不过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?万一让离光旸等人发觉,恐怕又要闹到魔尊面前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四下,如今两位公主,一个去了神族,一个还在魔族。这殿里当然没人居住,也没有侍候的宫女。嘲风说:“我总觉得咱们那位夜昙公主处处透着古怪。自然要过来这里看看。这殿中陈设完全没有使用的痕迹,应该是全新的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说:“这不奇怪,根据我们查实的情况,这位夜昙公主与青葵公主虽是双生子。但夜昙公主出生时,离光氏烟云聚集、群鸦扑啄伤人,有宫女连眼珠都被啄出叼走。随后宫里的狗更是产下灾兽蛮蛮,人心惶惶。当初离光氏朝臣曾多次进言,请求离光旸赐死此女。为了稳定人心,离光旸下令烧死她。但据说当天正要点火的时候,突降暴雨,离光旸称天意如此,就又将她抱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说:“所以,这殿中陈设应该是非常简陋,简陋到离光氏觉得配不上未来魔妃的身份,所以才匆匆赶制了这些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对这个推论表示赞同,说:“此女虽然保住了性命,但一直被离光氏视为灾星。据说但凡照顾她的宫女,没有不染病的。后来离光氏数年大水,死难者不计其数。百姓更是怨声载道,不少人想要杀死她,以平天怒。为了避免冲突,平时离光氏任何祭祀庆典,她都从不露面。直到近两年,离光氏太平了一些,她才渐渐被人淡忘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环顾殿中,说:“她精通医术,可是这殿中,却没有任何相关之物。琴艺高超,这里却连琴桌都没有。更重要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也在四周,说:“气味不一样。我们那位夜昙公主在浊心岛才住了多少日子?岛上却充斥着淡淡药香。这里没有。确实奇怪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抬头,突然问:“青葵公主住哪里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指指隔壁:“日晞宫。据说让她们姐妹住得近,是为了让青葵公主镇压妹妹的邪气,以免再生祸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说:“反正也来了,就去青葵公主房中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日晞宫里,同样空无一人。但宫中陈设便能看出不是临时置办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说:“殿下请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的目光随他而望,只见院中亭台楼阁高低错落,十分精致。而不远处的假山之中,流水淙淙,旁边古树下,一张玉石琴台赫然可见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走过去,在旁边坐下,指腹摩挲,发现这琴台不知被人抚摸过多少次,光滑异常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树旁便是规置得整整齐齐的药圃,里面药草显然有宫人打理,依然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说:“怎么看起来,精通医理的应该是青葵公主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起身,再来到日晞宫的正殿,果然,内中陈设与浊心湖“夜昙”的陈设习惯一般无二,药房、药架都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连谷海潮都明白过来:“就是这个味道!我怎么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轻笑一声:“觉得什么?少典有琴好琴,于是离光氏教她抚琴。少典有琴擅医,离光氏就命她学医。难怪本座总觉得她处处透着怪异,居然是离光氏为少典有琴培养的妻子。哈哈哈哈,果然是跟他性情一般无二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的神情就严肃得多:“既然公主身份出错,就立刻禀明魔尊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啧!”嘲风显然不准备这么做,“以父尊的性情,如果查实她是神族的未来天妃,一定会将她处死。此举不仅得罪神族,更会得罪离光氏。那么尚在神族的离光夜昙也定然凶多吉少。更何况,这两位公主的事本就是斥候营发回的消息,魔族长老们自然会把账算到我头上。魔后一定会搬弄是非。百害无一利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么复杂的事,谷海潮就不愿意再想了,反正素来拿主意的也是嘲风。他索性问:“那依殿下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说:“先行按下不提。两位公主只是客居天、魔两界,等到定了储君,早晚会送回离光氏,真正嫁娶。到时候自有离光旸那个老东西会去头痛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笑容渐渐暧昧:“而且……少典有琴的未婚妻就在身边,本座怎么着也该尽一尽地主之谊才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面无表情,问:“殿下还想生二胎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拍拍他的肩,看上去心情极佳:“那只是本座一时不慎。你且去落微洞,找我母妃……”他在谷海潮耳边一阵嘀咕,谷海潮连话都不想说了——这魔族,有的人以战死为荣,有的人则以作死为乐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落微洞。木荷花开得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妃雪倾心披花煮酒,面前的侍女们逗弄着一只鹦鹉说话,换着法子想要博她一笑。谷海潮就这么走进来,竿子一样站在一边。雪倾心红唇微张,抿了一口酒,说:“怎么,现在的你,已经连规矩都不懂了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直接跪下,说:“昨日,三殿下带离光氏的那位公主前去观赏流雨星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雪倾心扇了扇手中纨扇,对这事显然不太感兴趣:“他从小就爱拱白菜,这点小事儿,值得你专程过来回禀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当然是不值得。谷海潮继续说:“三殿下对公主说,自己年幼时,母妃就被困寒窑,从此以后,忧思成疾、衣食无继,受尽病痛欺凌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雪倾心脸上的表情凝固了,她把自己心爱的酒盏稳稳地搁在桌上,深吸一口气,问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说:“所以,那位公主准备前来落微洞为魔妃治病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雪倾心手一抖,纨扇都掉地上。半晌,她坐起来,飞快地摘掉头上的发饰。其他侍女一见,不敢怠慢,将小炉、酒盏什么的全部撤下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那边……撒上树叶。哎,不够逼真。蜘蛛网,再来个蜘蛛网!”侍女指挥着仆从,忙翻了天,“门楹太新了,拿刷子刷旧!啊,梁上燕子太喜庆,赶走赶走。还有,咱们娘娘的声音也清脆了,哪有半点久病落魄的样子?来人呀,给娘娘拿个辣椒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落微洞乱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斗战仙穹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我叫狐白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第一战神杨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