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盖世神医〕〔重生暖婚〕〔豪婿战神〕〔神州战神〕〔叶君临李子染〕〔陈八荒方静最新章〕〔史上最强医婿〕〔方静〕〔绝武狂兵〕〔八方战神陈八免无〕〔陈八荒〕〔绝武狂兵叶君临〕〔陈八荒方静无弹窗〕〔绝世医术陈八荒〕〔君临都市〕〔三国之风起南海〕〔镇国战神叶君临李〕〔君临都市陈八荒方〕〔主角叶君临李子染〕〔妃入人间是清欢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七十六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七十六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浊心岛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虽然人回来了,心里却还想着雪倾心的事。她由神族堕落为魔,只是体内清气被浊气感染,但原身还是雪女。也许可以用魔气为她炼制些雪族常用的丹药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正思考,外面就又有脚步声响起。青葵转头一看,就见谷海潮扶着嘲风进来,且嘲风背上血迹纵横,隐隐可见好些倒刺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她上前一看,更是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嘲没说话——怎么回事,还是让他给你编……呃不,说吧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果然,嘲风嗓音低沉:“母妃一向不愿拖累旁人,今日我向公主求助,她心中不安,故而责罚于我。公主放心,只是些许皮外伤,我并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换了个方向,背对着他而站——你母妃责打你,是因为你拖累公主吗?明明是因为那个辣椒真的太辣了好吗?再说了,并无大碍你上这儿干嘛来了……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但是青葵不这么想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只看见嘲风背上的伤痕,真是触目惊心。她说:“本不是什么大事,魔妃不该动怒。我为三殿下挑出余刺吧。”她转头吩咐素水,“素水,取我银针来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素水一愣,她看看嘲风,又看看青葵,虽然不情愿,却终究还是替她取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示意谷海潮为嘲风脱去外袍和上衣。嘲风倒是很顺从地让脱了,他穿衣显瘦,脱了衣服却十分健壮。小麦色的皮肤包裹着条条鼓起的肌肉,仿佛每一条都在喊——我们就是看起来瘦但是能打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的目光只在他身上微微驻留,立刻就看向了伤口——医者有杂念,可不好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雪倾心是真没手下留情,嘲风背上条条鞭痕已然红肿,且皮下深深浅浅都是小刺。青葵俯身,指腹轻轻按住一处,右手银针落下,针尖大小的刺便被挑出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她动作太轻柔,嘲风竟然并未觉得有多痛。他微微侧过脸,青葵的长发如丝缎般滑落在他眼前,发梢轻轻地扫过他的侧脸,微微刺痒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身上的香气,带了点草药的清苦回甘,令人心安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天界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捧着危月燕,旁边灰白色的头骨仍然有紫烟色的魔息一颗一颗,如水珠般沁入她的身体。她觉得自己死不了了,就又开始好奇:“这个头骨是谁的,为什么会有魔气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重新为她把脉,眼见她脉象平稳了——她受内伤后,果然是需要魔气滋养。他说:“不准打探天界机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双手在骼髅头上一阵乱摸,一脸兴奋:“管它是什么,反正肯定是宝物。我多摸几下,说不定能为我带来好运呢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此女真是……玄商君无力:“它如今魔气微弱而清气太盛,你若是再被清气所伤,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一听,赶紧收回手,但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,总觉得双手滚烫。她赶紧在玄商君身上擦了擦手。玄商君:“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反正夜昙的内伤也好得差不多了,这头颅溢出的魔气也越来越少,玄商君便带着她返回天葩院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不那么痛的时候,精力是很旺盛的。她东瞧西看,说:“为什么这头骨附近的草木长得特别茂盛?这里是依靠它来维持生气的吧?它里面为什么会有魔气?你是怎么把这些魔气炼化出来的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沉声说:“多口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好吧,关于天界的秘密,无论多少,他都是不会泄露给她的。夜昙冷哼,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里离天界可也还远着,夜昙外伤仍痛,离那个头骨远了,温度也开始下降。她不想走了,说:“你把手摊开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做甚?”玄商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蹭过去,说:“把本公主盘回上书囊,等我们到了,差不多该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还挺会偷懒。玄商君说:“上书囊人多眼杂,本君带你过去,会惹人非议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不满:“本公主都应下替你守节了,那以后就是你的未亡人了嘛。虽说有名无实,但好歹也算是夫妻。他们非议什么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……好像也是。玄商君犹豫,夜昙瞪他:“你现在不送我上学,以后也没法送我了。我才十五岁,又这么漂亮,这么可爱,却要从此孤苦一世。难道就连这么点小小的要求,你都要拒绝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说不过她,只好把她变成核桃,放在掌心。夜昙轻车熟路地滚到他手掌心的窝窝里,他掌心宽厚温暖,她舒适地叹了一口气,说:“少典有琴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加紧赶路,不理她。夜昙是不会在乎他回不回答的。她问:“你没有想过你将来的妻子会是怎么样的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玄商君于百忙中抽空回了两个字——反正肯定不是你这样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说:“我却是想过的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个玄商君倒是理解——哪个女子没有想象过自己的如意郎君呢?他随口问了句:“你想象中的夫君,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说到这个,夜昙就来了精神。她在玄商君掌心里滚来滚去,说:“首先肯定是要找一个长得英俊的,让我看见他的脸就觉得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嗯了一声,这想法虽然肤浅,但不奇怪,甚至可以说很平常。夜昙接着说:“然后再找一个修为高深的,我看谁不顺眼就让他去打谁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嗯?!”玄商君低下头看她。夜昙继续说:“接着再找一个富有四海的,我想要什么就让他给我买!敢不给我买,就让修为高深的那个打他。啊,还要找一个风趣浪漫的,我不开心了,就让他想着法子哄我开心!”夜昙越想越觉得美得冒泡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打断她的美梦,正色说:“本君亡故之后,你记得将本君的坟墓用蜃灰封死,不可留一丝缝隙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啊?”夜昙莫名其妙——神族有这风俗吗?她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怒道:“免得本君墓中绿光冒出来,与日月争辉!!”说完,他一把将夜昙丢在地上,“下来,自己走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回到天界,时辰已经不早。上书囊有学生陆续前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其他少年见到玄商君纷纷行礼,但目光却又都透露着那么几分不可说——这么多年来,几时见玄商君送谁上过学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确实是第一次送人上学,这个家伙素来不省心,可别一眼没看好,再惹出什么祸事来。但夜昙对未来夫君的盘算实在是太跌好感,他怒道:“滚进去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身份泄漏,有小尾巴在他手里,也不敢造次,只是嘀咕了句:“滚就滚,凶什么凶嘛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看见她的背影都忍不住想叹气。他离开上书囊,刚走出几步,身后魁星赶来,叫了声:“君上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顿时一个踉跄——本君才刚刚离开啊!他慢动作转身,魁星一见,强忍着笑安慰:“君上且宽心,公主很好,在里面乖乖上课呢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这才稳了稳心神,问:“那是何事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魁星说:“文昌帝君说,公主资质惊人,已经可以申领其他的法卷了。卑职特地过来,请君上示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终于松了一口气,在法卷上签了个同意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——一提到她,自己现在简直是惊弓之鸟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心惊肉跳,另一个人却十分闲适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长夜余火〕〔这个诅咒太棒了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万族之劫〕〔龙王医婿江辰〕〔我不可能是剑神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