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至尊阎婿〕〔重生侯府嫡女〕〔这群女人不对劲〕〔直播:女神家的哈〕〔重生年代文孤女有〕〔何日请长缨〕〔时能武王〕〔我拍戏不在乎票房〕〔窦妈妈〕〔娇妻在上夜少强势〕〔娇妻在上夜少强势〕〔娇妻在上夜少强势〕〔娇妻在上:夜少,〕〔夜少强势锁婚云倾〕〔女主叫云倾男主叫〕〔我本大明一布衣〕〔也许我就无法拥有〕〔重生云倾陆承〕〔云倾北冥夜煊最新〕〔北冥夜煊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七十七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七十七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浊心岛。嘲风竟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也没有叫他,只是等到挑完所有小刺,又替他清洗了伤口,方才轻轻拍拍他的肩: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骤然惊醒,他猛地抬头,发现谷海潮还守在旁边。多么危险,他竟然在有人替自己清理伤口的时候睡着了。他起身,正要再调戏青葵几句,却看见她眉眼间的倦色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是自然的。她一个凡间女子,就这么挑了一个时辰的刺。那些针尖大小的刺钻进皮肤里,要一个一个挑出来,谈何容易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调戏的话,不由自主就咽了下去。他正穿着衣袍,突然,外面有人大步走进来。人还没到跟前,话已经传来:“夜昙公主,我今日猎得一张兽皮,你若见了,定然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抬起头,只见自己兄长乌玳走进来,手里果然捧着一张兽皮。乌玳自然也看见了嘲风,他虽是个粗人,但嘲风正在穿衣服,他还是能看懂的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乌玳立刻就怒问: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知道他性情冲动,立刻上前,说:“三殿下受了点伤,过来上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乌玳把兽皮递给她,仍然不满:“什么伤还需要脱衣?你难道不知男女有别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冷哼一声,慢条斯理地穿好衣服,眼睛在他送来的兽皮上一扫,说:“这皮毛,你取来只为博美人一笑,然而对兽而言,却是噬骨之痛、灭顶之灾。大哥何必只为一时起意而害它性命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什么?!”乌玳是真的困惑,这番话不可怕,可怕的是这他妈居然出自嘲风之口!你但凡有一丁点儿空,哪次猎魔兽少得了你啊?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通在乌玳看来简直是屁话的言论,居然获得了青葵的认同。青葵捧着那皮子,正色说:“三殿下所言甚是。万物有灵,不该因一己私欲而剥夺它们的生命。兽皮我并不喜,以后大殿下也不要再送我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乌玳一听这话都头痛,他怒哼一声:“爱要不要!”自己打了一整天猎,好不容易才剥下这一张完整的兽皮,居然换来这一通狗屁不是的大道理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转身要走,青葵一眼便看见他衣袂被兽爪划出一道破口。乌玳没有娶妻,下仆又不尽心,难免顾及不周。她到底是对这位大殿下有好感,当下说: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作甚?”乌玳好心当成驴肝肺,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青葵也不在意,取了针线过来,说:“大殿下衣衫都划破了。”说着话,她蹲在地上,穿针引线,替他缝补破口。乌玳就站在原地,一腔怒火都消散得毫无踪影。这个女子,她眉梢眼角的温柔与沉静,能融化世上最坚硬的寒冰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默默地出了宫殿,来到岛边,等候驶来的小舟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就跟在他身后,好半天才说:“你嫉妒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嫉妒?!”嘲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冷笑,“嫉妒那个没有脑子的莽夫?”他指指殿里,一想到青葵还在为乌玳缝衣服,就肝火上升:“就因为那个同样没脑子,还烂好人的女人?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灵舟行来,慢慢靠岸。嘲风低头登舟的时候,突然看见水里自己的脸,随后愣住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说:“妒嫉使人丑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双手揉脸,直到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面目狰狞了,他说:“说起来也是你无能!你跟我那大哥一样,都是蠢人。怎么把衣袍撕破个口子,这么简单的事,人家都想到了,你就想不到呢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第一次同他讲道理:“殿下何必恼怒?归墟破裂,四界危难当前,大殿下主动请缨,三殿下龟缩不前。这位公主心性极高,对大殿下另眼相看,并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沉默片刻,手中战镰一挥,将谷海潮薅落水中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实话真是难听。”他收起战镰,悻悻道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天界,垂虹殿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刚一下学,就兴冲冲地往这里来了。飞池迎上来,还没来得及说话,夜昙已经绕过他,一头拱进了殿里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叹了一口气,缓缓搁下手中狼毫——她依然如此冒失无礼,自己却已经麻木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少典有琴!”夜昙看见他,又是高兴,又有点不好意思。但是巨额遗产的诱惑谁能忍得住?她说:“你不是说,要让人家看一下你的宝贝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这才想起来,昨夜她曾问过自己有没有遗产留给她。他一脸无奈:“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看一下君上的……宝贝?这话怎么听着如此诡异啊?外面飞池和翰墨听见这话,愣是没敢跟进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还真是有数不清的宝贝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随他来到内殿,玄商君打开一间密室,夜昙立刻觉得自己双眼都要闪瞎——里面百宝格上,满满当当地全是法宝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随手一指,说:“这些都是我自行铸炼的法宝,你可以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张大嘴巴,雕像般站了半天,愣愣地问:“有、有多少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皱眉:“并未细数,但两千七百年来,除了赠送弟子以外,其余全部在这里。大约……三千余件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发财了!夜昙内心狂喜,脸上却一派庄重严肃,她问:“我做你遗孀这事儿,不会有变吧?要不……我们现在就拜堂成亲,我再免费赠送一次洞房花烛,以免夜长梦多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我看不怎么样!玄商君对这个家伙的品性真是瞬间鄙薄到了极点。他怒道:“你好歹也是离光氏的公主,哪怕不能心忧天下,好歹也应有公主的心胸与气度!可你功利如斯,与市井小人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然而他话音刚落,夜昙立刻就说:“对对,是我不对!以后我一定努力修行,心怀苍生、接济天下,不羡黄金罍,不羡白玉杯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玄商君捂着心口,真是一阵一阵心脏疼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狗腿地伸手,轻抚他胸口:“哎呀,夫君莫生气,千错万错,都是奴家的不是。虽然奴家是来为你守节的,但你也没必要现在就死。毕竟其他的遗产你还没交待呢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用力拍开她的手,就这德性,就算自己不死在归墟,早晚也得死她手里。玄商君怒道:“此四殿皆是,自己翻找!”怕她真的乱翻,他赶紧又补充,“一应器物,用完必须及时回归原位。不准乱丢乱放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欢呼一声,野狗一样冲将进去,跑得太欢实,玄商君一眼看见她腰间戴了个什么流光溢彩的法宝。什么东西看着如此眼熟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几步上前,一把摘下来,却当即愣住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长夜余火〕〔这个诅咒太棒了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龙王医婿江辰〕〔我不可能是剑神〕〔万族之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