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君临都市陈八荒方〕〔我差点杀了嫌疑人〕〔苏晚璃祁慕尘读〕〔穆言昭凤锦溪〕〔陈八荒方静〕〔史上最强医婿〕〔女配苟成修仙界大〕〔重生第一甜偏执墨〕〔我孩子的妈妈是大〕〔白玉燕宋辉〕〔偏执墨少的掌中妻〕〔战神陈八荒 〕〔九零之明姝发家记〕〔摄政王的倾城宠妃〕〔陈八荒方静都市兵〕〔陈八荒方静无弹窗〕〔叶飞袁静〕〔男人三十〕〔陈八荒方静最新章〕〔天家有娇女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八十六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八十六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说,你故意的吧!”夜昙爬起来,后背嗖嗖地透风,她反手捂也捂不住,真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侧过脸,缓缓将书信收入怀中,到底难堪,终于也解释:“今日以魔气为你疗伤,浊气腐蚀了你身上的衣料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试了几次,双手也拢不住背上的衣裙,她说:“那你让我怎么见人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说:“本君记得,殿中有针线,你可以略作缝补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说着话,他来到隔间,果然找到了针线。夜昙看着这盒七彩针盒,半天才说:“缝补?我说我会,你信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说:“算了,我去找飞池帮我缝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双手反扯着衣裙,就要出去,玄商君赶紧道:“站住!衣冠不整,岂不惹人非议?”他领着夜昙来到内殿,指了指绣着松涛雾海的屏风:“进去,脱下来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来到屏风后,看到里面有个澡盆,她说:“咦,你也要洗澡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真是不想说话,但就算他不说话,夜昙也是不会让他清静的。他说:“偶尔疲乏之时,沐浴能让人安定清醒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哦了一声,慢慢解衣。松涛雾海的屏风上,佳人倩影若隐若现,如山间水墨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回过神来,才发觉自己竟然正盯着这副美景。非礼勿视,他侧过脸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把衣裙递出来,玄商君接了那衣裙,就坐在桌前,穿针引线,为她缝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夜昙惊奇,“你怎么什么都会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当然是不理她,她等得无趣了,就站在屏风后,这摸摸,那看看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里没有什么珍奇之物,连香料澡豆都没有。作为神帝长子的浴房,它简直简陋到了寒酸的地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失望地叹了口气,摸着澡盆碎碎念:“以后我姐姐到了天界,你们可千万别用这么寒酸的澡盆呐。她可是金尊玉贵、从小娇养的。人家日晞宫里,是专门引了温泉的。温泉知道吗?整口泉眼,就许她一个人用。我偶尔偷洗一下,都要被朝臣们骂上几十个折子的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说了半天,没人回应。她转头望向屏风之外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隐隐松涛之后,玄商君正襟危坐,手中银针穿着紫线,在烛火之下为她修补衣裳。窗外天色已晚,室内却灯火暖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侧脸的轮廓,专注的神情,让人无端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向聒噪、从不冷场的夜昙竟然忘了下一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晨昏道。青葵站在水边,凝望浊心湖。这湖水半明半暗,明处如水中烁金,暗处浓烟如墨。她数着自己来到魔族的日子,然而数来数去,脑子里却总出现嘲风的脸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有时讥诮,有时凝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不知道这个人还会不会再来,心里烦乱,只得架了琴,对水抚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浊心湖边,嘲风和谷海潮一前一后行来,本是要行往斥候营,突然听见琴声隐隐,拂水凌波而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驻足聆听,谷海潮说:“你要是想听,今晚应该可以过去听。她心肠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连你都看出来了?”嘲风轻笑,“说起来,也是个可怜人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不解:“可怜?论出身、才情,她何处可怜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说:“她的所有喜好,都与少典有琴相似。就连琴声,也同样透着几分孤高清冷。想必这些年,离光氏对她的栽培,不过是希望她能讨得那人欢心。谁又在乎她本来的样子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微微一顿,说:“这世上,原就没有几个人能活成自己本来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就站在湖边,野旷天低,烟水茫茫,他难得同意谷海潮的话,说:“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四界生灵,要有多幸运,才能风雨不侵、寒暑不扰,活成最初的样子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垂虹殿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将衣裳缝好,递到屏风里。夜昙换好衣服,本来还想瞅瞅那书信,然而实在是没机会。她只能说:“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挥挥手,示意——马上滚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只能滚了。玄商君这个人说话其实还是算数,他若不会在临死前挑明自己的身份,那自己还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滚得放心,滚得舒心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走之后,整个垂虹殿突然失去了声音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来到窗边,窗外夜色粘稠。他踱了几步,发现自己像是从闹市重回云端。他盘腿坐在榻上,凝心静气等待天亮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就算生死当前,他依然很快入定。须臾间,眼前一片松涛雾海。山里大雨初霁,水气凝结在松枝上,露珠将滴未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阵风来,身边如下小雨。划过脸颊的松枝,仍带了湿气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正是两千七百余年前,自己初见的人间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陷于雾中,对松抚琴,耳边松香阵阵,风声飒飒。人间美景中,突然有伊人倩影渐浓,如迷雾成精、山岚化妖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指下一缕琴音逼近,想要退散这累赘的败笔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可琴声剥开山岚,只见美人背脊如玉生辉,弧度完美到令人心碎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骤然惊醒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外面不知何时已是黎明,乾坤法祖亲自过来,沉默一阵,才说:“到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应了一声,想了想,把一封书信交给他:“今日一去,生死难料。如果魔族将自己的公主送回离光氏,还请法祖立刻将此信交给父神,以全吾小小遗愿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法祖接过书信放进袖里,半晌说:“君上将此事托付贫道,便可放心。只是盘古斧碎片遗失的事,乃是天界机密。如果传扬出去,恐怕会动摇陛下的威信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声如朗月:“盘古斧碎片,会由本君带入归墟,并不慎遗失。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就算是看尽世事,乾坤法祖仍然动容,这个孩子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玄商君神情平静,淡淡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归墟之侧,炎方早在等待。少典宵衣随后也疾步行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神魔两族到场不下百人,却都一脸沉重肃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——除了夜昙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扇着蛮蛮牌羽扇,简直是乐开了花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因为实在太高兴,蛮蛮小声说:“嘴快收一收,都要咧到耳根了!”夜昙赶紧低下头,蛮蛮嘟囔,“需要高兴成这样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悄悄说:“你知道什么,少典有琴死掉了,本公主偷个令牌就能逃出天界。到时候我回离光氏,让父王换出姐姐,我去魔界。本公主一定要先嫁给顶云,混成储妃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蛮蛮点点头,这个想法还是挺正常的。夜昙接着道:“然后干死炎方,成为魔后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啊?蛮蛮愣住。夜昙越想越美:“然后生个儿子,再干掉顶云。让我儿子当魔尊。最后培植心腹,废了儿子,本公主君临魔界,指日可待。哇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蛮蛮鸟嘴张得可以吞下一个鸡蛋。夜昙捅捅它:“到时候你就跟着本魔尊,荣华富贵不在话下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我谢谢你啊!蛮蛮吐血——少君你快来接我,我不想跟着这个疯子啊!臭夜昙你快把我放生了,谁要跟你去魔界!你姐姐是去嫁人,你这就是去作死啊……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长夜余火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全职艺术家〕〔万族之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