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盖世神医〕〔重生暖婚〕〔豪婿战神〕〔神州战神〕〔叶君临李子染〕〔陈八荒方静最新章〕〔史上最强医婿〕〔方静〕〔绝武狂兵〕〔八方战神陈八免无〕〔陈八荒〕〔绝武狂兵叶君临〕〔陈八荒方静无弹窗〕〔绝世医术陈八荒〕〔君临都市〕〔三国之风起南海〕〔镇国战神叶君临李〕〔君临都市陈八荒方〕〔主角叶君临李子染〕〔妃入人间是清欢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九十九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九十九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尊等人一直守在门外,此时青葵出来,大家立刻围上来。青葵行礼,说:“尊上,三殿下醒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这话一出,魔尊等人哪里还等得,纷纷入内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勉强穿好衣袍,此时伤口鲜血淋漓,将外袍浸湿。而他削下的腐肉,也被丢在木盆中。诸魔见过各种各样的伤势,但亲眼看见这样惨烈的景象,仍然动容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勉力下床,就要行礼。魔尊哪会容得他跪,立刻伸手扶住他,说:“伤成这样,就不要多礼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儿臣的伤不要紧。”嘲风不管不顾,仍然跪地,向魔尊磕头行礼,“还请父尊派人禀告母妃一声,就说孩儿已经无恙。请她老人家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旁边几位长老尽皆叹气,这孩子,恃宠不骄,是个沉稳的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尸魔之母白骨夫人说:“已经派人去过了。三殿下快些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这才轻吁一口气,说:“如此,儿臣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白骨夫人问:“你不希望你母妃过来看看你吗?”她问这话,当然是问嘲风,需不需要趁机解除雪倾心的禁足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说:“回姑奶奶,嘲风身为魔族,一点小伤,我受得住。再说,这些年母妃深居简出习惯了,也就不必劳动她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白骨夫人点头,嘲风的这声姑奶奶倒是叫得她心头舒畅。她是魔尊炎方的姑姑,也是魔族长老之一。在魔族位高权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先时她并未把这个雪神之子看在眼里,但今日看来,这天界雪神却是非常识大体。孩子也教得好,智勇双全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说:“难得你母妃也是这个意思。你为魔族立下如此大功,想要什么奖赏,尽管开口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旁边,魔后脸色阴沉不定。顶云也面上无光。母子二人站在白骨夫人身边,只能强作欢颜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满身是血,魔尊不忍他跪着,说:“先让孩子起来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白骨夫人说:“无妨,先说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说:“如果姑奶奶同意,孙儿倒是真有一请求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白骨夫人轻轻按了按拐杖,说:“讲来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说:“不瞒姑奶奶,斥候营花销实在巨大,孙儿接手之后,经常入不敷出。今天既然姑奶奶为孙儿作主,孙儿请求姑奶奶,让父尊提高斥候营运作经费。拨款如果能增加个三倍,那孙儿就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这不像提要求,更像是晚辈对长辈撒娇,想要多些零花钱。果然话未说完,白骨夫人就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尊也是又好气又好笑:“闭嘴!好好养伤。不成器的东西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白骨夫人也忍笑,说:“等伤好一些,姑奶奶自当为你作主。快些躺下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后心里有气,却不得不故作贤德:“尊上、姑姑,不如我们还是出去说话,莫扰了风儿休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白骨夫人点点头,魔尊到底心疼儿子,亲自把嘲风扶到躺上,看他躺下,才与魔后等人一并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湖心岛边,白骨夫人、烛九阴、相柳与魔尊、魔后、顶云等人一道乘画舫九婴返回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后心中不安——这次的事,着实让几个长老对嘲风的看法大为改观。这实在不是件好事。可如果真是让顶云去冒这个险,她又确实不舍得——看看嘲风身上剔下来的肉,简直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个母亲,谁能狠得下心让亲生儿子受如此苦楚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说:“尊上、姑母,风儿被贬到斥候营这一年多,想必也得了教训,不再似以前般胡闹。这次他戴罪立功,尊上确实也应该予以嘉奖才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戴罪立功”这四个字,可说得真是轻巧。魔尊扫了一眼她,不说话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白骨夫人倒是笑着问:“魔后认为,应该如何嘉奖啊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后勉强笑笑,说:“当然是将他从斥候营调回来。堂堂三皇子,被贬为斥候,也着实不像样子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白骨夫人说:“说起来,风儿被调往斥候营历练,也有一年了吧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尊这才嗯了一声:“一年有余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后心中暗喜,赶紧顺着白骨夫人的话往下说:“一年零七个月了。以前呀,这斥候营一直收支平衡。也不知咱们这位三殿下是怎么了,竟然口口声声称入不敷出。他必是做了许多事情。今天正好有闲暇,不如我们去斥候营看看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说话间,她与顶云互相对望一眼,母子二人皆有得色——这嘲风就是个花天酒地的混账玩意儿。斥候营又是魔界最为鱼龙混杂的兵营,他能带成什么样?这一年时间,魔后也不是没有留意,营中一团乱麻,就连侍婢都能随意出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如今他要求加拨军饷,恐怕是贪污军饷,中饱私囊了吧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白骨夫人倒也真的感兴趣,说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于是在魔后的极力主张下,九婴转舵,很快停靠在岸边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尊与白骨夫人等相继下船。没过多久,一行人就来到斥候营。斥候营是整个魔族最底层的兵营,里面主要负责一些情报收集的工作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尊站在营前,但见周围收拾齐整,连一片落叶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大祭司相柳上前,道:“魔尊巡营,速速开门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不一会儿,有一队兵丁赶来,隔着营门行礼,随后道:“请尊上出示令牌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相柳挑眉:“放肆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兵丁整齐下跪:“尊上恕罪。三殿下曾立有严令,探营必须出示令牌。哪怕……哪怕尊上亲临,也不能例外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嗯?”魔后皱眉,“平素三殿下在的时候,好像没有这规矩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兵士军容严肃:“殿下曾言,他在时,斥候营中万事皆是小事,便以他为规矩。他若不在,属下等便须严守军规,不得丝毫违背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后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她看一眼魔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尊不但不觉得被冒犯,反而笑道:“好个轻狂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白骨夫人说:“少年人,狂点好,有大出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尊点点头,从怀里掏出一枚烟色刻刑天战纹的令牌,着相柳递进去。里面的兵士校验无误,这才开门迎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然而入内之后,与诸人想象的杂乱无章却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斥候营营房规整,兵士着装整齐。见到魔尊巡营,也并不慌乱,只是各司其职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后愣住——前一阵子自己派人,斥候营还不是这样啊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白骨夫人看了看魔尊,说:“不如,去宗卷室看看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尊嗯了一声,一行人来到宗卷室。但见里面被重新修缮过,所有宗卷用各类秘术存储,归置得整整齐齐。看守的兵士亦是严格按照章程,登记魔尊等人调用的宗卷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白骨夫人一边翻看,一边说:“宗卷详尽,调用迅速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相柳也忍不住问:“这里几时修缮过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旁边兵士说:“回大祭司,三殿下调来之后,称斥候营哪里是个兵营,简直就是个筛子。但没钱修缮,他只好自掏腰包。之前的法阵,因为太过老旧,他便自行绘制了法阵图。斥候营请不动阵法大师,所以这些法阵都由三殿下亲手布置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后知道自己上当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长夜余火〕〔这个诅咒太棒了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万族之劫〕〔龙王医婿江辰〕〔我不可能是剑神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