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温言穆霆琛最新〕〔人生若有归期敖阙〕〔天降娇妻霸道宠〕〔胭脂烫〕〔逍遥战神目录〕〔辣手灵探〕〔终极一班之炎王〕〔无限诸天吃货〕〔神级医婿〕〔大佬每天脑补夫人〕〔都市混沌系统〕〔穆总的天价小新娘〕〔权宠农家悍妻〕〔走在为爱奋斗的路〕〔将军宠妻成瘾〕〔古神的自我修养〕〔神秘老公替嫁妻〕〔邻家小哥是明星〕〔道门大门道〕〔星途璀璨:薄太太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一百零七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一百零七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换上白衣,天光绫的暗纹流光隐隐,最后被他身上的天火所燃,变成屡屡火纹。火纹在白衣上游走,热度却被隔在白衣之后。他长着一张少典有琴的脸,然而跟少典有琴却是不同的。他并不清冷孤高,如那一头红发,狂野炽热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歪着头看了一阵,说:“头发还是有点乱,我帮你梳一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轻轻握住袖角,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拿出自己的木梳,然而只是梳了一下,木梳瞬间起火,连带夜昙的袖角也被火星沾染。少典辣目一惊,想要帮她拍灭袖角的火星。不料夜昙的衣衫可不避火,少典辣目的手刚刚触及,她整个紫色的衣袖都起了火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飞快地脱下外袍,饶是动作够快,手腕还是被燎出了水泡。少典辣目想要看看她的伤势,但是刚一伸出手,就顿住。他是不能触碰她的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呼呼地吹了半天,说:“幸好动作快,只烫了几个泡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看看她的伤口,立刻垂下视线:“这还不严重吗?”她雪白皓腕上,烧伤如同美人脸上的伤疤、无瑕玉璧上的摔痕。少典辣目看看自己的手,都是因为他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很快就放下了袖子,说:“这点小伤,比起上次来说,只是小儿科啦。啊,我应该再给你做双手套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后面的话,少典辣目都没有听,只是问:“上次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翻了个白眼,说:“流星雨那次啊,那可真是烧得够呛。唉,不管这些,我再找找有没有梳子。”她说着话,就低头在乾坤袋里乱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不一会儿,还真是翻出一把梳子!夜昙感叹:“他还真是什么都有啊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很快捕捉到重点,问:“他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举着这把梳子,说:“他就是另一个能人啦,很了不起,但也很讨厌。我们不提他。来来,我替你梳头。”少典辣目站在原地,可惜他比夜昙高出了一个头,夜昙说:“你看你这里,连个凳子都没有,坐都不能坐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说:“我不能用凳子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知道啦,你不能用木凳子,但是石头的还是可以的。我这个人呀,就是不喜欢家里空荡荡的。”夜昙牵着她,来到石屋外,让他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。她一下一下地帮他梳头,那红发缕缕如火,她用一截天光绫缠着手,这才放心大胆地梳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任由她梳头,说:“我做几个凳子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高兴了,拍着手说:“好呀好呀,还要桌子,哎呀,床也要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开心的时候,眉似弯月,眸若明珠。少典辣目不由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为少典辣目梳好头发,又找出一条金色的发带为他系上。这发带是她自己炼制,也能避火,但用不了几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发带之上缀着细小的金叶以作装饰,华美得过了分。但少典有琴这张脸,是衬得住的。夜昙一边替他束发,一边感慨——自己用玄铁、寒精方才炼制了这一条发带,可以避火。而少典有琴呢?仅用布料直接织成天光绫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样的宝物,人家织个几寸已经值得吹嘘,他倒好,直接织炼了整整一匹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家伙,简直不是人啊。不对,他本来也不是人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替少典辣目束好头发,探出头来,看了半天,简直是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哪里还是少典辣目,简直就是少典养眼嘛!夜昙用缠着天光绫的手轻抚他脸颊,说:“这样才不辜负这张脸嘛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嘀嘀咕咕,随着她的触碰,少典辣目的视线里,她的眉眼时而清晰如画,时而如隔薄纱。少典辣目就这么凝视她,如同这一千七百年,他所凝望的世界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还在念叨:“我还得给你做手套和鞋子,做完之后重新带你认识月窝村的村民,他们肯定会大吃一惊……”说着话,她冷不丁抬头,见少典辣目眼神如醇醪,她顿时有些不自在,说:“你这么一直看着我,感觉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垂下视线,重新打量她腰间蓝金相间的玉佩,许久问:“为什么要重新认识月窝村的村民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说:“因为这人间,最精采的、最无趣的、最炙热的、最寒冷的都是人啊。你说你是顽铁托生,既然来人间一趟,当然就要见识人间特色嘛。你就这么一块石头窝在这里有什么意思?你等着啊,我回去做鞋子和手套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回身,刚走了几步,突然想起什么,说:“让你等,你也不要就站在这里等。我没来的时候,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直等她走出很远,少典辣目将手伸向腰间,谁知摸了个空。他低下头,才发现自己的宝贝酒葫芦没在身边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族,晨昏道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睡在魔尊的榻上,这可是皇子里谁都没有过的荣耀。但他却没睡多久。梦境深深浅浅,都是一个人的身影。他猛地睁开眼睛,见谷海潮仍侍立一侧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外殿丝竹悠然,显然魔后的酒宴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坐起来,谷海潮说:“时辰还早,殿下还可以继续睡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不睡了。”嘲风穿衣起身,“躺得久了,又要被人议论是不识礼数。回去吧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领着谷海潮,自后门出得殿来,向前走了一阵,见到平湖如镜,才发现这是去往浊心岛的路。他愣住,说:“浊心岛,本座大约是住不得了吧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原话转告:“三殿下病体久久不愈,是我医术不精。我会奏请魔尊,明日前往人间另请医者。还请殿下先住回斥候营,这几天的药,我会请璇渊魔姬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还真是青葵的原话,一字未添,一字未减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并不意外,喃喃说:“是她会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抬目远望,只见浊心湖烟波浩淼,中央岛屿隐在雾中,如美人隔纱,若隐若现。嘲风在氤氲水汽之中几度徘徊,那个人是不能攀折的日月。烟暗中的自己若是此时伸手,必被灼伤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适可而止吧,母妃两千八百多年的忍辱负重、自己不惜性命修补归墟。这一路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信任,不能毁于一己贪念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转身,将要离开时,又听见琴声,一音一韵贴水而来。伊人挑弦,颤动的却是人心。嘲风顿足静听,许久道:“你说,她是天界神族未来储妃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莫名其妙:“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缓缓握住手中的战镰,这武器名为贪念,真是个适合本座的名字。嘲风直视谷海潮的眼睛,正色道:“从此刻开始,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以战镰指天,字字铿锵,掷地有声:“我要她扎根在忘川河畔,蔓蔓日茂,芝成灵华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斗战仙穹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盖世战神之萧破天〕〔第一战神杨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