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君临都市陈八荒方〕〔我差点杀了嫌疑人〕〔苏晚璃祁慕尘读〕〔穆言昭凤锦溪〕〔陈八荒方静〕〔史上最强医婿〕〔女配苟成修仙界大〕〔重生第一甜偏执墨〕〔我孩子的妈妈是大〕〔白玉燕宋辉〕〔偏执墨少的掌中妻〕〔战神陈八荒 〕〔九零之明姝发家记〕〔摄政王的倾城宠妃〕〔陈八荒方静都市兵〕〔陈八荒方静无弹窗〕〔叶飞袁静〕〔男人三十〕〔陈八荒方静最新章〕〔天家有娇女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一百一十六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一百一十六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醒来的时候,眼前是一片巨大的芭蕉叶。她动了一动,芭蕉叶被移开,露出叶后的漫天朝霞。光芒有些刺眼,她偏了偏头,才发现自己竟是枕着少典辣目的腿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醒了?”少典辣目丢掉芭蕉叶,问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坐起来,几片竹叶飘零而下,在接近少典辣目的红发时冒出一缕轻烟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随手拈了叶子,掐灭火焰,问:“你……酒醒了?头疼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站起身来,活动四肢,说:“头倒是不疼,但是我怎么除了头以外,全身都痛?”她拉开胳膊,一看就怒了,“怎么还青了一块?你不是趁我睡着了还打了我一顿吧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老实地说:“那恐怕要问你大哥和三弟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什么大哥三弟……”夜昙莫名其妙,一脸正色道,“本姑娘可是个讲究人,你别给我乱认亲戚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讲究人?”少典辣目认真地替她回忆,“昨天你喝醉了酒,先是给这口井磕了几个响头,然后和两头羊义结金兰,约定要跟它们同年同月同日死。然后你的大哥和三弟不太满意,教训了你一顿。最后你抱着一根竹子,一哭喊它姐姐,并且叫救命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慢慢地张大嘴巴:“别说了,你这个破石头,快住嘴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继续一脸实诚地说:“你不能这么对我说话。昨晚我帮你赶走你的大哥和三弟之后,你认了我当爷爷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夜昙用力一拍头,然后双手捂脸,半天强行挽尊,“这哪里是我不讲究,分明是我的大哥和三弟不讲究好吗?既然都已经结拜了,就不能给我留下个胳膊、腿儿啊什么的意思意思吗?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自从下界,就没好好吃过东西,这时候说到羊腿,肚子顿时又开始咕噜噜地打雷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侧耳细听了一阵,说:“你饿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摸摸肚子,问:“你去给我找吃的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站起身来,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谢谢谢谢,我想吃火锅。我就知道你最好了!”夜昙抱着他的手臂直摇晃,显然十分感动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正色说:“不必言谢,你既认我当爷爷,我自然应该照顾你。我虽然去过的地方很少,但含饴弄孙四个字,我却也曾听说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夜昙气昏,对着他就是一顿乱捶,“你会说话吗!昨天的事,你一个字都不许再提,知道吗?不然的话,我就用你涮火锅!管你什么陨铁,我都能把你锤成渣、磨成粉,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少典辣目由着她捶打,嘴角却悄悄扬起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而此时,妖族皇宫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众妖怪分列左右,俱一脸严肃。帝岚绝和紫芜都被捆了,就站在殿中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妖皇帝锥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,声音都带着虎啸:“来人!将这个忤逆不孝的东西重打一百棍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岚绝一脸无奈——他现在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身着铠甲的妖兵上前,将他摁在地上。他身上旧伤本就没有好全,如今一棍子下去,伤口立刻开裂,棍子上都沾了血。紫芜心里一惊,立刻说:“妖皇陛下!您身为一界之主,总要讲些道理。怎么问都不问,就胡乱打人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锥怒吼:“贱婢闭嘴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而殿中,另一个也长着虎耳、身披白色虎皮的白虎精说:“陛下,帝岚绝身为少君,先是和离光氏的凡女鬼混,甚至为此不惜得罪神、魔二族,几乎为妖族带来灭顶之灾!事情才过去多久?他竟又搭上了这个丫头!臣弟说句不敬的话,这样的德性,臣弟实在不能相信,他能成为妖族的一代贤主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紫芜惊呆了,就算是她智商不高,但也看出来——这白虎精对妖皇帝锥哪里是不敬,简直是根本没有把这位妖皇放在眼里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锥身边的妖将是头烟熊精,他立刻就怒道:“帝爻!妖皇面前,岂容得你放肆?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然而除了它以外,其他妖臣都没有说话,反而目光垂地,一副听而不闻的模样。烟熊精看看帝锥,又看看满殿静默的朝臣,顿时大怒:“帝爻以下犯上,你们都聋了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爻冷笑,说:“熊毅,本王说得不对吗?王兄老来得子,偏宠爱护也是人之常情。但是此子才疏德薄,难道日后,我们妖族真要交到他手上不成?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看来,这个帝爻对妖族真是早有不臣之心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紫芜心中惊讶,帝锥脸色阴沉,但却隐而不发。这位妖皇陛下,似乎有点畏惧自己这个白虎精的弟弟。紫芜不太明白状况,也不敢冒然表明自己的身份——天界神族何等清傲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身为天帝幼女,若是真传出与妖私通这样的事,只怕父神非打死自己不可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心中惊慌,帝锥走到自己的白虎精弟弟面前,几乎与他脸对着脸,问:“那依你所见,应当如何呢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爻却丝毫未被他虎威所慑,他盯着帝锥的眼睛,一字一顿地说:“当然是废少君,另选贤才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岚绝扭头去看,然而自己向来脾气暴戾的父皇却并没有跟这位公然挑衅的小叔动手。帝锥沉声说:“妖族还轮不到你来作主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白虎精冷哼一声,寸步不让:“皇兄还记得我们虎妖一族的传统吗?强者为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直隐忍的帝锥终于一声虎啸,权威暴发,所有妖臣全部跪下。白虎精离他最近,撑到最后,终于忍不住双膝一屈,也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锥这才回头,又怒瞪了帝岚绝一眼,喝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重重地打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紫芜也拦不住,眼睁睁地看着帝岚绝被打了个血肉迸溅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锥打完了儿子,再看一眼她,更是没有好脸色:“把这贱婢押下去,囚入兽狱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岚绝被打了个半死,听到这话,却仍挣扎着爬起来:“父皇不可!她与儿臣只是一面之缘,儿臣心中只有夜昙一人。还请父皇放她离开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锥听得心头火起:“离光夜昙?!孽子,你还有脸提起离光氏那个贱人!你为她闯的祸还不够大?给我继续打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她虽不是夜昙,但也对我有恩。”帝岚绝却格外坚决,说:“父皇若执意要将她发往兽狱,儿臣便陪她一起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帝锥指着他,怒不可遏:“那你便和她一起去死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月窝村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想吃火锅。少典辣目不吃人间的饮食,自然也不知道火锅的精髓。夜昙指挥着他:“火锅必须得有荤有素,你得先找肉,鸡鸭鱼什么的。然后就是菜,俗话说,万物皆可涮,什么菜都行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安排得明明白白,少典辣目答应一声,自行进村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不一会儿,村里就传来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从井里打了一桶水,又就近找了点野菜。正洗着呢,村里,一群村民涌出来,个个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仙长!仙长不好啦!”村民一看见她,简直是喜出望外,小鸡仔看见母鸡一样往她身后躲。夜昙一边摘菜一边问:“何事惊慌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精瘦的村长抹着眼泪说:“仙长,那只火妖又发疯了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啊?”夜昙问,“为什么你要说‘又’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村长说:“我的小仙长啊,那火妖这些日子,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,满村到处抢石头!只要看见石头,它是扛起就跑哇,谁敢阻拦就烧谁。我们全村的石头,都被他给抢走了!邻村都被祸祸了好几次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旁边一个大婶也拍着大腿说:“可不是吗?他那石屋,这几天不分昼夜,一直丁丁当当。我们也不敢去看,不知道它到底又在酝酿什么阴谋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旁边的村长果然比较智慧,他问夜昙:“小仙长,这火妖最近打磨了这么桌椅板凳什么的,”他靠近夜昙,一脸神秘地说,“有一次我偷偷从窗户往他那石屋里看,里面还摆了好大一张石床。仙长您说,他捣鼓这些,不会是想娶媳妇儿了吧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简直了——你怎么会联想到这个!然而村长这话一出,旁边村民更是哭叫开了:“他不会到我们村抢闺女吧?要是再生几个小火妖,可让我们咋活啊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:“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你们咋想的啊!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长夜余火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最强杀手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全职艺术家〕〔万族之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