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重生狂妻,大佬宠〕〔一号战尊〕〔一号战尊〕〔一号战尊叶凡谭诗〕〔一夜锁情,总裁先〕〔一号战尊〕〔重生霸婿〕〔宁雪晴〕〔霍不凡〕〔陈八荒方静〕〔重生佳婿秦飞杨若〕〔都市兵王陈八荒〕〔陈八荒方静〕〔重生的主角叫秦飞〕〔君临都市陈八荒〕〔全能狂少秦飞杨若〕〔武当山签到六十年〕〔蚀骨危情:前妻,〕〔女尊之男神的自我〕〔谢珩温酒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一百二十一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一百二十一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妖界,残阳如血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桃夭阁沐浴晚霞,如美人披纱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本是不想来的——真有空闲,还不如跟少典辣目吃火锅呢。但她必须来,少典有琴恐怕撑不了多久,说服三块陨石迫在眉睫。她需要尽快了解它们各自的性情,早日想到办法游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进到桃山,法阵竟然没有阻拦她。千树桃花下,无数美人们有的喂鸟、有的作画,有的倚树吹着短笛。对她的到来,大家似乎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只得问:“闻人有琴呢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大家用余光轻瞟了她一眼,轻哼一声,转过身去,拿背对她。唉,没一个正常人。夜昙正身要走,然而几乎所有美人都说了句:“他去奈河游船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因为说话的人过于齐整,夜昙倒是奇怪了,问:“你们不是讨厌我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大家哼了一声,又不理她了。倒是旁边浇花的美人说:“琴郎一直在找你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哈,看来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嘛!看看,这个闻人有琴,对本公主一眼万年了吧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出了桃夭阁,一路去往奈河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如今天地分四界,分别神、魔、人、妖四族。天界银河、人间黄河、魔族忘川、妖族奈河,是四界最有名的景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很快来到奈河,河流虽长,但要找到闻人有琴的船却并不难——他的船形若桃花,五片花瓣上都饰以粉纱,中间的船舱是金黄色,如同花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飞身而上,直接拱进去,喊:“闻人有琴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船舱之中,烟罗纱帐低低垂落,一地裙衫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捡起一件——这……不管怎么看,也不像是闻人有琴的啊!她撩起纱帐,赫然看见闻人有琴正躺在榻上,怀里一女子看不清面容,但漫漫青丝却铺满他的肩头。夜昙猛地后退一步,还踩着了榻边的绣鞋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你们!!”夜昙简直了,少典有琴啊,我真的错了,我就不该认识你啊!她猛地转身,捂住眼睛,“闻人有琴!这青天白日的,你这也太过分了吧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榻上,闻人有琴坐起来,他怀中的美人却是不依,问:“琴郎,不是说好今天陪我的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闻人有琴轻抚她的秀发,柔声说:“今日贵客前来,实在对不住。改日陪罪,好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那美人虽不情愿,却顺从地道:“我自然不想误了琴郎的事,但琴郎今日允了我下次,莫要忘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闻人有琴说:“一诺千金,必不相负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美人这才起身,她捡了裙衫穿好,又看了夜昙一眼,一扬下巴,轻哼一声,背后蝶翅一展,凌空飞走。好嘛,是个蝶精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一脸无奈地回过身,闻人有琴含笑,捡了外袍草草披上,说:“这些天,我一直在找你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哈,公子日夜操劳,还有空找我呢?”夜昙语带讥讽,把“操劳”两个字咬得极重。闻人有琴唇际笑容更深:“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冷笑:“我生什么气?反正有个人会比我更气。”少典有琴,你的清白之身啊,以后看你还怎么清高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闻人有琴领着她来到船头,示意她坐,说:“自上次你来找我,说要自荐枕席之后,我一直在补养身体,苦练技艺。必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夜昙坐在船头,脸上的表情凝固了,连投河自尽的心都有了!她说:“你能不能把衣衫穿好再跟我说话?你这样半遮半露的……很……有伤风化。”夜昙作梦也没想到,“有伤风化”这四个字,居然有一天会从自己嘴里说出来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报应不爽啊!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闻人有琴倾身斟酒,他只披了一件外袍,此时衣衫滑落,半个胸膛都若隐若现。闻听此言,他眼角微挑,上身微倾,伸出雪白剔透的脚,脚尖微点,挑起夜昙的下巴,半船妖冶、风月无边:“怎么,目之所见,不合心意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啪地一声打开他的脚,恨不能以头抢地:“我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脑子里乱成一锅粥,除了闻人有琴修长笔直、半遮半掩的腿,就只剩下少典有琴的四字名言——成何体统啊!!我能不能剁了这脚,卤个大猪蹄子啊!她真是锤死面前这货的心都有了,妖孽啊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闻人有琴拢着衣袍,笑弯了腰。笑完之后,他凝视夜昙的脸,说:“从前,我一直以为这世上最美的是桃花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气得两腮通红,没好气地问:“现在呢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闻人有琴的双眸如深不可测的悬崖,但凡凝视的人,都会坠落其间。他轻声说:“现在才发现,这世上最美的风景,是你满脸通红、心慌意乱的样子。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没好气地问:“敢问公子,我应该出现在哪里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闻人有琴凑近她,在距离足够近的时候,万物光彩重临,奈河流水淙淙,他如久困的鬼魂,冲破重重桎梏,又回到了人间。他目光幽深如潭,像打量一件稀世珍宝:“你应该出现在月夜无人的高山绝岭。于乱石杂树、腐草萤火之中起舞,任有心人跋山涉水、千生万世地追寻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信他个鬼,这个家伙油嘴滑舌,只怕半个字都听不得。她正要说话,闻人有琴却又轻声叹气,说:“若是这般轻易出现,那我想要靠近、想要拥有,恐怕代价就会很大很大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愣住,他微笑着向她伸出手,眼神明亮得像是蒙了一层泪,他说:“但没关系,再如何昂贵的代价,我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千七百年,我经过那些荒无人烟、断壁残垣,人潮汹涌与我擦肩。我不知自己从何而来,也不知如何向前。我抵挡了横来的刀剑,怀中却只有一腔霜雪。如今天赐我一丛篝火,我就只能循光而来,无论你温暖我,还是焚毁我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眸中春水奔流,眼底却沉淀着化不开的悲伤。夜昙有点心虚,说: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闻人有琴将一盏温好的酒递给她,问:“上次匆匆一面,忘了问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被他几句话戳穿了来意,也不想费心去想名字,她随口说:“叫我花花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花花?”闻人有琴眉峰微蹙,说,“名字略俗,配不上姑娘气质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说:“那你随便给我取一个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闻人有琴说:“月下。古往今来,多少诗句都在月下。月下看山、看水、观花、观景,无不充满诗意。而姑娘,则是能赋予万物之美的月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,说话也太中听了吧。那本姑娘以后就叫月下了。”夜昙轻声感慨——少典有琴不解风情,不会就是因为你被劈掉了吧?她举起酒盏,刚要喝,又问了句:“这酒里没毒吧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闻人有琴笑不可抑: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长夜余火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最强杀手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全职艺术家〕〔万族之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