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温言穆霆琛最新〕〔人生若有归期敖阙〕〔天降娇妻霸道宠〕〔胭脂烫〕〔逍遥战神目录〕〔辣手灵探〕〔终极一班之炎王〕〔无限诸天吃货〕〔神级医婿〕〔大佬每天脑补夫人〕〔都市混沌系统〕〔穆总的天价小新娘〕〔权宠农家悍妻〕〔走在为爱奋斗的路〕〔将军宠妻成瘾〕〔古神的自我修养〕〔神秘老公替嫁妻〕〔邻家小哥是明星〕〔道门大门道〕〔星途璀璨:薄太太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一百二十五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一百二十五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清衡君惊呆——父神和母神之间,是发生了什么事?母神提到的那个女人……是谁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霓虹神后离开之后,大殿骤然安静。少典霄衣闭上眼睛,如同失力般靠在玉镂金雕的椅背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他疲倦地挥挥手,竟然没有发落清衡君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清衡君不经意间,看见他鬓边的白发。他怀抱栽种着胡荽的陶盆走出蓬莱绛阙,心里无边无际的痛楚和怅然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从始至终,没有人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。”他抱着陶盆,轻声说,“因为没有人对我抱以希望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蓬莱绛阙之外,煦色韶光明媚。他却第一次觉得阴寒。昔日兄长如山岳,挡住他的光,也遮去他的雨雪风霜。他拍拍手里的陶盆,那株香菜雀跃地摇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走,下界去了。”他轻声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娑罗双树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和蛮蛮从早上等傍晚,眼见朱阳升空,又缓缓西斜。夜昙趴在地上,双手托腮,鼻尖都要忤到金叶子上:“我从来没想到,我居然这么坐得住。等了这么久,一点都不觉得无聊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蛮蛮扇了扇翅膀,鸟眼盯着黄金就没挪开过:“可不是,我觉得我能就这么看上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人一鸟正垂涎三尺时,一个烟色的人影由远而近——正是梅有琴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有琴虽然坐拥这金银如山,但他却只穿了一身烟衣,脖子上戴着一块烟巾,显然时刻准备蒙面。他手里宝剑也十分古朴,一星金银饰物也无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赶紧抓起蛮蛮,隐在暗处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有琴将一包金叶子撒在娑罗双树之下。蛮蛮问:“你不过去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摇摇头,跟它咬耳朵:“得有个适当的时机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不多时,有个管事模样的男子过来,他显然是个熟客,直接将一张字据交给梅有琴,说:“我们家大爷前些日子在财神赌坊赢了十万两银子,这赌坊老板仗着有背景,不肯给。大爷特来请先生向魉魉城财神赌坊的坊主讨债十万两白银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有琴将字据接在手里,说:“一千二百两白银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人将银票递过去,梅有琴拿着字据,很快离开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说:“去魍魉城,财神赌坊!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魍魉城,财神赌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里的坊主是只松鼠精,大腹便便,像只小嘴大肚的酒壶。他一见夜昙,眼睛就是一亮——夜昙以前常在红袖台跟人比武,他认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立马迎上来:“呦,今儿个是什么风,竟然把姑娘吹到我这儿来了。您也要赌两把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边说话,他的手就有些不大规矩,想来搭夜昙的肩膀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随手掏出妖界少君府的令牌,问:“你认识这个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松鼠精看了一眼,尴尬地收回手,说:“原来是少君的小情人儿啊。这令牌以前还算有用,现在可用处不大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问:“哦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松鼠精转着一双狡猾的眼睛,说:“你还不知道呢?少君被妖皇关进了兽狱,恐怕凶多吉少喽。”它的小短手像模像样地捋了捋鼠须,“依本鼠看呐,要不了多久,只怕妖界少君就要换成白虎亲王帝爻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微怔,蛮蛮立刻就急了:“昙昙!少君有危险,我们得马上去救他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闭嘴!”夜昙一指将它弹飞出去,问松鼠精,“那我要是有事要你帮忙,你恐怕也不会热心相助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松鼠不怀好意地打量她:“也不一定,我这个鼠嘛,一向禁不起美人计,姑娘你懂的。”说着话,它还向夜昙抛了个媚眼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叹了一口气,自腰间摘了玄商君的私人信物,正是那星辰碎片的玉佩。她递将过去,问:“那这个还有用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松鼠精接在手里,顿时就像被人当头一棒,敲慒了。夜昙叹了一口气——关键时候,还是玄商君靠谱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松鼠精用力擦了擦那蓝白相间的星辰碎片,好半天才喃喃说:“天呐,这……真的假的?”说着话,它从胸前掏出一个水晶镜,看了半天,正色说:“虽然这东西不像是真的,但是像姑奶奶您这样貌美如花、风华绝代的女子,简直就是绝无仅有。您提出的任何要求,都会让我这样的鼠无法抗拒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它恭恭敬敬地把星辰碎片还给夜昙,鼠脸堆笑,问:“姑奶奶,不知道您有什么事交给小的去办呢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……”夜昙将玉佩收好,说:“要不了多久,一个叫梅有琴的会来找你要债。我要你把我卖给他,用来抵债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松鼠精听得双腿一哆嗦,说:“梅、梅有琴……抵债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瞪他:“你这是什么眼神,难道本姑娘不能抵债不成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松鼠精忙说:“能……能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过不多时,梅有琴果然就来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财神赌坊里人满为患,声音嘈杂。他却看也不看,直接来到松鼠精身边,递上字据:“要债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松鼠精把那字据接过来看了一眼,满脸堆笑,说:“梅公子,我有一个好主意,不如……”后面的话还没出口呢,梅有琴的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他目光冰冷地盯着松鼠精,意思很明白——再多一个字,你就没脑袋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松鼠精满腹苦水,赶紧说:“有!有钱。”他一挥手,示意手下妖怪去拿银子,一边说,“梅爷!十万两银子不过区区小钱,我这里却有一件价值连城之宝。您要不要……看看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价值连城?梅有琴问:“在哪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松鼠精赶紧一挥手,刹时间,财神赌坊灯火骤暗,二楼旋转楼梯口,侍女挑灯,一个紫衣美人烟发垂腰、长裙曳地,身量纤纤、体态玲珑。她小脸只有巴掌大,肌肤细腻如瓷。一双眼睛如秋水,顾盼生姿。在微弱灯光之中,说不尽的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这美人当然就是夜昙,整个财神赌坊顿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松鼠精笑道:“梅爷,您看这算不算无价之宝呢?如果把她用来抵债,您意下如何啊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有琴一眼扫过去,剑就往松鼠精剑子上逼尽一分,薄唇张合,冷冷吐出两个字:“还钱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石化,松鼠精契而不舍:“别这样梅爷,要不这女子就抵一半?”梅有琴的剑锋在他脖子上划出一道血口,他连忙惨叫,“抵十两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血口更深,松鼠精叫得跟杀猪一样:“白送白送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此时他手下的妖怪已经奉上十万两银票。梅有琴接在手里,转身就走,松鼠精追上去,问:“梅爷,白送您都不要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有琴回头又看了一眼夜昙,眉头一皱,说:“要养活,浪费钱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说完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这样见多识广的,也不禁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都别拦着我,我他妈跟这货同归于尽啊啊啊!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肺都要气炸,松鼠精捂着脖子上的伤口,赶紧安慰她:“姑奶奶,您别生气。要不……我再带您去找他,这次咱们不仅白送给他,还倒贴二十年的口粮怎么样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一大脚踹过去:“滚——梅有琴!你这个贱人,有眼无珠,我要挖了你的眼睛,剥了你的皮!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斗战仙穹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盖世战神之萧破天〕〔第一战神杨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