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狂傲九天〕〔万族之劫〕〔千秋我为凰〕〔一世龙皇〕〔绝世战神〕〔赘婿归来〕〔进化从小精灵开始〕〔叶无道徐灵儿无广〕〔龙帅临门叶无道徐〕〔护国神帅叶无道徐〕〔镇国战神〕〔我在这里等你爱我〕〔温情总裁的心头爱〕〔爹地宠婚枕上欢白〕〔废柴修真记〕〔机械血肉〕〔末日拼图游戏〕〔最强兵王归来〕〔罗十六民间诡闻实〕〔掌权人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一百二十八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一百二十八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杀人蜂一直长在魔族,魍魉城本就不多见。药膏当然就不多,日间已经被清衡君全部收走,都在夜昙这里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而这时,无数人被蜇伤,夜昙趁机将药用天价给卖出去。梅有琴站在城墙上,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把药卖完,一返身回到城墙上,整个人都已经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——她也被蜇得不轻,眼看着整张脸都肿成了馒头。梅有琴问:“你为什么不擦药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摇摇晃晃:“卖得实在太贵了,舍……舍不得。”说完,她两眼一翻,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有琴:“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你才是爱钱如命吧!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此时,桃夭阁外。顶云带着自己的亲卫,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烛九阴说:“属下已经看过,这桃夭阁里守卫松懈,毫无战力。天佑二殿下,该当立此大功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顶云很是谨慎:“如今我兵权被削,身边仅带了亲卫。贸然进山,若是神族设下埋伏,恐怕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烛九阴说:“殿下也可以向尊上回禀,申请调派兵马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不可!”顶云断然拒绝,“如今嘲风占尽风头,我一定要立此大功,让父尊和整个魔族对我刮目相看。此时求助,只会让人看轻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二人正说话间,突然,有魔兵前来,拜道:“二殿下,我们在魍魉城发现少典有琴的行踪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顶云和烛九阴都愣住——怎么少典有琴不在桃夭阁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顶云面色阴沉:“本座一直派人包围这里,从未见有人出入。少典有琴如何就又去了魍魉城?他是几时走脱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一众亲卫面面相觑——他们知道什么?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顶云问:“你们可看清了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兵说:“回殿下,小的们看得清清楚楚。那位人族的公主也陪伴他左右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顶云字字含恨:“本座险些中了神族的奸计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族,浊心岛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的伤,在换了侍女侍候之后,果然好得甚快。才不过几天时间,他已经能下地行走。青葵这几日很忙,自从禁医令取消,这浊心岛前来求医的魔族就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每日里都会为嘲风配药,但几乎连嘲风的门都不进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——嘲风若想见她,当然只能自己下地行走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过来的时候,嘲风正站在浊心岛的水边喂鱼。说是喂鱼,眼睛却是瞟着堂中的青葵。她正为一个魔女诊脉,神情专注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咳嗽一声,嘲风头也没回:“捡我想知道的说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鳞族的退婚书已经到手了。”谷海潮果然捡了他最想听的,“当日鳞王从斥候营一回来,立刻就亲手写了退婚书,刚送到晨昏道,却又听到殿下母子昭雪的消息。这老头立刻揣着退婚书打算返回。我只得设法偷来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难得称赞他:“干得好。这老贼,滑得像条泥鳅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说:“还有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嗯了一声,谷海潮说:“斥候营的兄弟们发现了三个少典有琴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三个少典有琴?”嘲风都愣住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说:“就是出现了三个少典有琴,气质打扮迥然而异。但确实是少典有琴没错。而离光氏的那位公主游离在三人之间,不知缘由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真是越来越有趣了。”嘲风沉吟了许久,“我亲爱的二哥知道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谷海潮说:“二殿下也正一头雾水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嘲风笑了一声,说:“那就先让他头痛去吧。”说着话,他又瞟了一眼堂中坐诊的青葵,喃喃说,“我这伤,也要快些好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娑罗双树。夜昙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灿烂刺目的金色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伸出手,摸到一块块金砖。整个树屋的屋顶、床榻、桌椅,乃至地板,全是黄金铺砌。夜昙捂住胸口,差点梗死在榻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树屋不大,梅有琴就站在榻前,夜昙却一眼也没向他看,只是踉跄下榻,将金盏、金壶一拢,全部抱在怀里:“啊啊啊,这是真的?我不是在做梦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旁边,梅有琴竖起五指,在她眼前晃了晃,问:“你看不见我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坐拥着满怀金银,果然是没有看见他,一路跑到树屋门前,一片强光更是刺瞎了她的眼!从树屋向下看,地上满地金、银铺就的树叶,华光璀璨、美不可言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心曳神摇,第一次如此真心实意,说:“我要下去打个滚儿,这神、魔、人、妖四界,不会有比这里更美丽的风景了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有琴眼看着她踩着金银梯下去,在满地黄白之物上欢呼打滚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——她真的没有看见自己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在叶子堆里滚够了,才开始哎哟叫痛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有琴问:“你又怎了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气得:“我这一身蜇伤,叫个痛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有琴皱眉:“你的伤是昨日蜇的,醒来这么久,现在才痛,不奇怪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吸着气,举起一片金叶子,说:“刚才被金银麻痹,哪里还能感觉到痛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身上蜇伤已然肿得透亮,痛痒钻心,却连碰都碰不得——万一抓破皮,可是会溃烂的。梅有琴看得有趣,把她的乾坤袋丢下去,里面正是昨天夜昙卖药膏赚的银子。夜昙接在手里,顿时精神一振。她强撑着一口气,开始坐在金银叶上数钱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有琴从树屋下来,就站在她身后,夜昙点着银票、银锭和一些碎银角子,眼里都冒着精光,中气十足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哈哈,魔族果然有钱呐,加上魔铢和妖币,三万两差不离了。”她抖了抖银票,一脸满足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有琴也算是开了眼界,这个人,要钱不要命。夜昙回身对他眨眨眼睛:“我还有其他赚钱又快又稳的办法,咱们二一添作五,怎么样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有琴上下打量她,问:“还抓杀人蜂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哪能呀!”夜昙轻轻碰了一下自己的脸,顿时痛得眼泪都流下来,“这个法子三年两载才能用一回。不然要是被人发现,有我们的好果子吃!这次,我们去魍魉城找几头肥羊,我勾引他们去客栈,你立马踹门进来,装作是我夫君捉奸,讹他们个万把两银子。怎么样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有琴还没说话,夜昙哎哟一声捂住额头,不料又碰到被杀人蜂蜇出的伤口,她瞬间眼泪喷薄而出。梅有琴这才看见她额上有一颗宝珠,此时光芒桃红,流转不定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趴在一地金银树叶上,痛哭:“我错了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乱出坏主意了!少典有琴真是龙精虎猛、清正伟岸、公正无私、刚正不阿……啊——好了好了,我把这些银子拿去救济贫苦,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虹光宝睛的热度减退了,夜昙哭得稀哩哗啦,她万分不舍地把银票递给梅有琴,说:“你把这些银子散给贫苦大众,顺便帮我买一盒杀人蜂的药膏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有琴伸手去接,夜昙紧紧握住乾坤袋,死活不肯松手:“我的银子啊,我还没捂热乎呢!你这该死的虹光宝晴,难道现在还有比我更贫苦的大众吗?”虹光宝睛光芒再度变红,夜昙只得痛哭流涕地松了手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长夜余火〕〔这个诅咒太棒了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万族之劫〕〔龙王医婿江辰〕〔我不可能是剑神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