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重生狂妻,大佬宠〕〔一号战尊〕〔一号战尊〕〔一号战尊叶凡谭诗〕〔一夜锁情,总裁先〕〔一号战尊〕〔重生霸婿〕〔宁雪晴〕〔霍不凡〕〔陈八荒方静〕〔重生佳婿秦飞杨若〕〔都市兵王陈八荒〕〔陈八荒方静〕〔重生的主角叫秦飞〕〔君临都市陈八荒〕〔全能狂少秦飞杨若〕〔武当山签到六十年〕〔蚀骨危情:前妻,〕〔女尊之男神的自我〕〔谢珩温酒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一百五十七章
    !

    第一百五十七章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百鬼巷,房舍倒塌,尘埃密布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魔后被朽木一绊,连鞋丢了一只也茫然未觉。她紧紧盯着院中血肉模糊的尸身,好半天才缓缓走近。她俯下身,指尖颤抖着拨开尸身凌乱的头发,露出那张变形的脸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就算是五官扭曲,她却还是一眼认出——正是她的儿子,顶云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嘴唇颤抖,好半天才发不出一个声音。她慢慢擦去顶云嘴边的血,那血也是冰凉的,陌生得令人害怕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顶云……你起来,你别吓母后……”她的声音很轻,像是怕将什么东西惊醒。可没有什么能被惊醒。魔后英招抱住顶云的头,让他靠在自己怀里,“这不可能,我一定是在做梦……一定是梦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抚摸顶云的脸,然后认真自己手上的血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这不是梦……”她将头埋进顶云已经冰冷的尸身,良久之后,发出一声野兽垂死般的哀嚎,“这不是梦……顶云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的眼泪这时候才汹涌而来,悲痛层层堆叠,终于尽数转化成仇恨:“雪倾心、嘲风,本宫要将你们母子剥皮揎草、挫骨扬灰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鬼婴谷下,白骨横陈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以为自己死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身上每一处都痛,她咳嗽一声,血就从每一个毛孔浸出来,在肌肤上凝结成珠。空气入肺,如同根根钢刺。她用尽全力却无法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缕魔气如同甘泉,注入她体内。她睁开眼睛,看见谷海潮面无表情的脸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不远处,嘲风抱着青葵,正为她清理箭伤。夜昙张了张嘴,却没有声音。她只得用手指了指青葵。谷海潮说:“情况不好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用尽全力挪到青葵面前,她面白如纸,魔气的渗入,让她的伤口无论如何也无法止血。如果不是胸膛微微起伏,夜昙简直要怀疑她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她不是凡人,你们姐妹真身到底是什么?”嘲风眼睛通红,“我要找谁才能救她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爬起来,说:“有个人可以……东丘枢。我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东丘枢?”谷海潮皱眉,这位大名顶顶的四界大能,他当然是知道。他说:“他神出鬼没,行踪不定,你去哪里找他?藏识海吗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摇头:“他不在藏识海,你们在这里等我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,一直走到谷口。整条鬼婴谷,藤蔓纠结、尸骨遍野。夜昙实在是没有力气,她背靠古树,大声喊:“东丘枢!我知道你在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喊身刚落,清风微动,东丘枢袍袖舒展,直接出现在她面前。谁也不知道他方才在哪,如何现身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盯着夜昙,眼神却没有多少情绪。夜昙说:“我姐姐被魔箭所伤,你能救她,对不对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东丘枢把玩着不知何处摘得的树叶,说:“能啊。但孩子,求人的时候,不应该是这个态度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咬唇,东丘枢的意思她很明白,无非就是要她屈服。姐姐危在旦夕,屈服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。她双膝一屈,跪倒在地:“求先生,救救我姐姐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东丘枢叹气,说:“求人的时候,也不能只有一个卑微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缓缓矮身,以额触地,说:“只要先生救我姐姐,我愿意……”她被血呛了一下,咳嗽几声,“我愿意效忠先生,唯先生之命是从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这样就对了。”东丘枢淡淡地说,“我喜欢听话又识趣的孩子。既然你这么说了,那……我要闻人有琴他们三个今天就融合,救醒少典有琴。记住,是今天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夜昙咬咬牙,重新给他磕了个头,说:“是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长夜余火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最强杀手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全职艺术家〕〔万族之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