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你行你上之懒虫修〕〔叶无缺玉娇雪〕〔秦萱陆之珩〕〔叶君临李子染有声〕〔叶君临李子染〕〔五年后他带着一身〕〔绝武狂兵剑子仙迹〕〔重生后变成团宠人〕〔九转帝尊〕〔青萍〕〔人生在世天地宽〕〔2011开始〕〔秦烟陆时寒〕〔逍遥小神棍(都市〕〔电影世界体验卡〕〔变成毒液从寄生姐〕〔李子染〕〔豪婿战神叶君临〕〔巫女的时空旅行〕〔斗罗之暗影斗罗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二百零五章
    第二百零五章

    &nb少典宵衣素来威重如山,如今虽然事实清楚,但被人当殿反驳,仍有几分不悦。他说:“明鉴?你是说,你的父神处事不公了?”

    玄商君说:“父神并非不公,只是不知实情。此事儿臣处置欠妥,愿意领罚。但公主并无错处,庆忌理应向她赔罪。”

    一旁,元沼上仙忙以额触地,重重一磕:“陛下,元沼教导无方,以至子孙失德。元沼愿意领罚。”

    夜昙跪在殿中,身边是缭绕的祥云。她抬起头,只见云雾之中,玄商君坚定如磐石。

    多少年来,她惯受委屈,早已经不怒,不争。

    辩解的话,她说得太多,乃至于渐渐无话可说。可现在,第一次有人挡在她身前,伟岸、从容。面前威严的君父,他据理力争、掷地有声,他告诉所有人,她没有错。迟来的公正,已经不算公正,却依然令人眼眶温热。

    少典宵衣面沉如水,说:“少典有琴,擅闯蓬莱绛阙,顶撞君父,因私报复,欺凌下僚,罚以冰牢之刑。上仙元沼,管教子孙不当,罚俸半年。庆忌,无端挑衅同窗,罚向青葵公主当面道歉,抄写天规禁令一百遍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番处置,自然无人再有异议。少典宵衣起身,离开前,看了夜昙一眼。

    ——此女才来天界多久,竟已引得有琴如此相护。他甩袖而去。

    步微月先前的考量,当然不是空穴来风。夜昙下界,顶着魔族的追击,哄骗三块陨石融合。少典宵衣这样的人,虽然会念及她搭救之功,却也同样会觉得她心机深沉。

    但夜昙哪管他在想什么?

    她转过头,看玄商君。玄商君向她伸出手,夜昙鬼使神差地搭手上去。玄商君将她扶起来,旁边,元沼上仙也揪着庆忌过来。他算是揍死这不孝子孙的心思都有了。

    庆忌再次当面向夜昙道歉,想想自己竟惹得陛下动怒、君上和老祖受罚,他悔恨难当,这次道歉倒确实是诚意十足了。

    夜昙也没跟他计较,一直等到所有人都离开,玄商君带着她,一同离开蓬莱绛阙。

    脚下天阶延绵,云层浮彩。夜昙小声问: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
    玄商君双手微握,又缓缓松开。他目光低垂,许久才说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你想要的答案是什么。我从来没有追求过任何女子,我不能沉默……却又怕答错。”

    夜昙回过头,这一刻,眼前的少典有琴和当初的少典辣目无限重合。

    他也是这样真挚而不擅言辞的。无论她做什么,都温柔包容。而他手足无措的样子,也是这样让人心中悸动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夜昙开口时,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慌乱的。他说追求。

    原来这些天,他是在追求吗?

    夜昙小脸低垂,悄声说:“可我是离光夜昙啊,我又不是神族的天妃。”

    玄商君像是松了一口气,说:“这么说,你……是同意我的追求了吗?”这话一出口,他又后悔,忙更正道,“我是说,你对我是不是也有……不不,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焦急地翻遍天地四界、上古至今的漫长岁月,再深奥的法卷,也寻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汇。

    zixinkuangye.   &nkaokuaixun.bsp;夜昙面若红霞——还真有人直愣愣地这样问啊!

    “我哪有!”她快速丢下一句话,一转身跑了。宇宙深处的风迎面而来,扫来七月的芳菲和四界的色彩。她提着裙角跑了好一阵才用双手捂住脸颊。可就算是被风吹了这么久,她双颊依旧滚烫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长夜余火〕〔这个诅咒太棒了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万族之劫〕〔龙王医婿江辰〕〔我不可能是剑神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