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盖世神医〕〔重生暖婚〕〔豪婿战神〕〔神州战神〕〔叶君临李子染〕〔陈八荒方静最新章〕〔史上最强医婿〕〔方静〕〔绝武狂兵〕〔八方战神陈八免无〕〔陈八荒〕〔绝武狂兵叶君临〕〔陈八荒方静无弹窗〕〔绝世医术陈八荒〕〔君临都市〕〔三国之风起南海〕〔镇国战神叶君临李〕〔君临都市陈八荒方〕〔主角叶君临李子染〕〔妃入人间是清欢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二百二十五章
    第二百二十五章

    大爷?!

    玄商君如被当头一棒,他目光寸寸下移,面无表情地盯着面前这三尺魔童。

    孩子早学会了察言观色,一见他神情不善,忙提着花篮就溜了。

    &nbrjzq8.sp;   玄商君牵着夜昙的手,堂堂上神的胸怀被这声大爷一堵,也不禁生起了闷气。夜昙捂嘴偷笑,她年纪本就小,也好奇,很快就被一个小摊吸引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小摊上摆满了人骨、妖骨打磨的手串,夜昙拿起一串,摊主赶紧道:“姑娘真是好眼光,这可是上神指骨打磨的手串,万金难求!今儿个您运气好,八百魔铢就能拿走!”

    夜昙信他个鬼——天界一共才多少上神?魔族随便路边就能见着上神指骨?她把玩了一阵,刚要放下,摊主就给拦住了,态度顿时大转弯:“干什么?摸了就得买,知道吗?八百魔铢,给钱走人!要不然今儿个大爷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!”

    夜昙气得——自己在魔族看起来这么善良吗?她没好气道:“你还强买强卖啊?”

    摊主脸色说变就变,当即冷笑:“你说对了,我还就强卖了!有钱没有,没有的话,大爷看你这身皮囊还不错……”他说着话,正要上手,玄商君就走过来,冷冷地站在夜昙身后。

    这些魔族虽然品性不端,但个个都超有眼色。看见玄商君,这摊主立刻说:“行了行了,今儿个我自认倒霉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夜昙哼了一声,上前握住玄商君的手。二人还没走远呢,摊主就喃喃地骂:“死丫头,有老子跟着也不早说。”

    玄商君连受了两记窝心脚,不但端不住神君的架子,连心态都彻底崩了。他低头看看夜昙,好半天才问:“本君看上去,真的这么老吗?”

    夜昙忍笑忍到肚子痛,但还是连忙安慰他水晶般脆弱的心灵:“不是,只是你今天……”她上下打量玄商君,说,“憔悴了些,又穿得素。他们眼神又不好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买衣服!必须买衣服!还有本君的神仙玉颜膏呢?!

    玄商君牵着夜昙就进了成衣铺。

    穷桑。

    青葵正在救治伤兵,突然,有兵士传报:“三殿下!小烛公子请求入营!”

    嘲风微怔,青葵为一个伤兵接好断骨,正在包扎伤口,闻言问:“小烛公子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叫烛趘,烛九阴之子,也是烛龙一族下一任族长。”嘲风心中阴云升腾,面上却不动声色,说:“传本座军令,军营重地,闲人不得入内。”

    兵士还未传报,一个人大步走来。随他同来的,还有腥风阵阵。

    烛趘眼神阴冷,先是看了一眼嘲风,随后就将目光投向青葵。青葵周身被寒意所激,有一种毛骨悚然的错觉。

    嘲风并未起身,仍然斟了一盏酒,问:“小烛公子,本座允许你进来了吗?擅闯军营重地,该当何罪啊?”

    烛趘这才将目光从青葵身上移开,他再度看向嘲风,却毫不畏惧。

    “三殿下独自领兵在外,是连魔族以谁为尊都不记得了吗?”话落,不等嘲风反驳,他右手亮出一道令牌。顿时,营中兵士齐齐下跪。就连嘲风,也瞬间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烛趘缓步来到嘲风面前,让他看得更为真切:“看来,三殿下真是连刑天驭魔令都不认得了。”

    嘲风站起身来,一撩衣摆,单膝跪地:“刑天驭魔令是历代魔尊信物,85gke.本座当然认得。不知父尊有何谕令?”

    烛趘这才冷笑,扬声说:“魔尊有令,着三殿下与夜昙公主立刻随本使返回晨昏道,不得延误。”

    父尊怎么会突然召回自己?还出动了刑天驭魔令。魔族发生了什么事?嘲风正暗自揣度,烛趘已经阴阳怪气地道:“三殿下、夜昙公主,二位请吧!”

    谷海潮缓缓挪到嘲风身边,说:“晨昏道恐怕是发生了大事,连斥候营都被封锁了。我们的耳目全部被切断。”

    嘲风脸上阴云密布,烛趘手握刑天驭魔令,来到他面前:“怎么,三殿下难道要抗旨吗?”

    谷海潮忍不住,怒道:“小烛公子!你也知道他是三殿下,当今魔尊之子!难道手握刑天驭魔令,便可不分上下尊卑吗?”

    “魔尊之子?chnmovie.”烛趘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,“别以为你们杀了二殿下,魔族就能任由你们母子为所欲为。魔尊健在,魔族还有大殿下乌玳!由不得一个来历不明、心怀鬼胎的杂种放肆!”

    他公然说出这样的话,嘲风却并未发怒,反而微笑道:“小烛公子,还是别费口舌了。赶紧随我上路,免得父尊久等。”

    谷海潮急道:“殿下!”

    嘲风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,烛趘来势汹汹,就这么随他返回晨昏道,实在太危险了。他轻声说:“刑天驭魔令在他手上。”

    谷海潮看了一眼烛趘,也是无可奈何。刑天驭魔令乃历代魔尊信物,对魔族有着与生俱来的威慑和制约。何况违逆刑天驭魔令,就是反叛魔尊,谁敢动手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长夜余火〕〔这个诅咒太棒了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万族之劫〕〔龙王医婿江辰〕〔我不可能是剑神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