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你行你上之懒虫修〕〔叶无缺玉娇雪〕〔秦萱陆之珩〕〔叶君临李子染有声〕〔叶君临李子染〕〔五年后他带着一身〕〔绝武狂兵剑子仙迹〕〔重生后变成团宠人〕〔九转帝尊〕〔青萍〕〔人生在世天地宽〕〔2011开始〕〔秦烟陆时寒〕〔逍遥小神棍(都市〕〔电影世界体验卡〕〔变成毒液从寄生姐〕〔李子染〕〔豪婿战神叶君临〕〔巫女的时空旅行〕〔斗罗之暗影斗罗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二百四十章
    第二百四十章

    法祖观内,乾坤法祖弓着腰,已经笑得连牌都拿不稳。

    此观供奉着他的金身,本就与他气息相连。外面发生的事,他哪能不知?旁边普化天尊打出一张牌,也没个好脸色——这臭小子,真是色令智昏了,也不怕摔死。

    他还在气恼玄商君的“捆猪大法”,此时自然毫无同情心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公鸡初啼,夜色化开,东方泛起鱼肚白。观中道士们已经起床准备做早课,夜昙这才提着一大袋灵珠,心满意足地出来www.yfbxhg.。清衡君去开门,然而刚一打开殿门,二人就愣住。

    ——法祖观外灰白色的石阶上,坐着一个人!不是别人,正是玄商君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夜昙满脸惊诧,上前搀扶。然而不扶还好,这一伸手,她才发觉玄商君的衣衫都被露水沾湿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坐了多久啊。衣衫都湿了。”她一脸狐疑。玄商君借她之力站起来,但还没站直,就嘶了一声。他右手捂着腰,痛得直吸气。

    夜昙更奇怪了:“腰还受伤啦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爬墙摔断了腰这样的事,君上能随便乱说吗?他冷冰冰地扫了一眼清衡君,冷哼一声,一言不发。夜昙把装着灵珠的袋子递给清衡君,自己扶着他,伸手去揉他的腰。

    玄商君这腰伤得可是真不轻——他几时吃过这样的亏?如今稍一动弹,就忍不住痛哼。

    夜昙左右看看,也是狐疑,问:“你被人给打了?”

    玄商君腰间剧痛,心里还压着满腹火气,任由她搀扶着自己,走了好长一段路,才问:“你跟远岫,进法祖观里干什么?”还待了整整一夜!

    夜昙有些明白过来,说:“你……你是在吃醋吗?”

    君上冷哼一声,头一偏,再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夜昙一脸稀奇,掰过他的脸:“你不会真的在吃醋吧?”

    玄商君还没说话,夜昙踮起脚尖,捧住他的脸,二话不说,就在他额间亲了一记:“别生气啦,快看我带回来什么!”

    她回身,从清衡君拎着的袋子里摸出几颗灵珠,递到玄商君面前:“快服下,正好治你的腰伤。”

    玄商君目光低垂,一看这灵珠的品相,就知道来自哪里。他问:“你见到法祖了?”

    夜昙把灵珠喂到他嘴边:“不仅法祖,还有普化天尊,跟他们打了会儿麻将。”话一说到这里,她又有几分警觉,说,“我现在不在天界,不用遵守天规禁令啊。所以我是可以打麻将的!”

    玄商君接过灵珠,低头凝视她,许久,他说:“夜昙,这灵珠我们不能要。”夜昙微怔,他接着道,“我既离开天界,就不应再接受来自天界的任何帮助。”

    夜昙说:“可是打麻将赢来的,也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玄商君正色道:“以两位天尊的修为,若非有意,岂能让你赢回如此之多的灵珠?他们心存长者之慈,我却不能接受这样的馈赠。”

    www.kyotojoyaku.   说完,他回身接过清衡君手里那一袋灵珠,连同夜昙给他的,一并放到法祖观门口。然后向着法metaojie.祖观深施一礼,牵着夜昙离开。

    他行走时,因为腰间摔伤,实在算不得玉树临风,甚至有点狼狈。

    殿宇之上,乾坤法祖和普化天尊缓缓现身,二人皆神情严肃。

    “这臭小子,还是那么倔!”普化天尊怒骂。乾坤法祖倒是并不意外,说:“他不再是我们膝下的孩子了。两千七百年,他长大了。这娑婆世界,万千烦恼,让他去看看也好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长夜余火〕〔这个诅咒太棒了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万族之劫〕〔龙王医婿江辰〕〔我不可能是剑神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