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妈三年之期到了〕〔穆少甜宠小新娘〕〔陈东王楠楠〕〔我不想再当废物了〕〔龙帅江辰唐楚楚〕〔南风过境,你我皆〕〔季溪顾夜恒〕〔唐楚楚江辰〕〔婚路匆匆:傅先生〕〔江辰与唐楚楚〕〔婚路匆匆傅先生你〕〔龙王医婿〕〔我被五个反派爸爸〕〔学霸娘子在农家〕〔极品捡漏王〕〔唐楚楚〕〔江辰唐楚楚〕〔巨星妈咪超给力〕〔天才双宝巨星妻〕〔医疗黑科技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二百六十章
    第二百六十章

    帝岚绝在少君府设宴,饭菜居然十分不错,就连青葵都忍不住称赞:“少君府的大厨,真是厨艺了得。”

    夜昙笑倒:“这可不是他的拿手菜。他最擅长做妖族的特色菜,什么“卤人蹄”、“清蒸人头”、“碳烤人排”……”

    她掰着手指头往下数,果然,一桌人都没了胃口。

    倒是玄商君继续吃着米饭,说:“人、妖两族多年不睦,人族也时常以兽为食。妖族习俗,并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外面突然有人朗声道:“玄商神君真是通情达理。”

    诸人随声音看过去,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带着一队妖兵昂首阔步而来。玄商君皱眉——此人是谁,竟然不顾妖族少君之威,擅自闯入。真是毫无规矩。

    嘲风连扒了几口饭——看这架式,估计宴会到此为止了。啧啧。

    少君府骤然安静,诸人却是心思各异。

    帝岚绝拧眉,道:“叔父未经通传,直闯我少君府,似乎不合规矩。”

    此人正是他的叔父白虎亲王帝爻。帝爻一头白发,像他的虎毛一样,白得发光。因正值盛年,他目中神光外露,手臂肌肉条条鼓起,右臂斜披着白虎皮毛,行走之间皆充满力量。

    他扫视席间,冷笑:“少君居然宴请这几个人。难道你不知道,他们已经叛出神、魔二族,如今正被天帝和魔尊缉拿吗?”

    帝岚绝怒道:“我要宴请谁,不需要向你报备。”

    帝爻步步紧逼:“我所作所为,都是为了妖族安定。来人,将这几个人赶出妖界,免得少君一时糊涂,受歹人蛊惑,铸成大错。”

    他一声令下,身后的妖兵立刻上前,帝岚绝终于忍不住,怒喝:“谁敢?”

    帝爻冷笑:“少君年少,难免思虑不周。我身为你的叔父,当然要时刻提醒。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上。”

    一队妖兵头生豹耳,兽牙外露,眼看就要上来驱赶众人。帝岚绝忍无可忍,手上骨爪迸现,正是法宝焚野。帝爻见状,不仅不惧,更心生得意——帝岚绝如果在此时跟自己动手,必败无疑。届时他狼狈不堪、威风扫地,还如何服众?

    旁边,嘲风小声问:“我记得神、魔两族与他并无恩怨,这个白虎亲王为何咄咄逼人?”

    他本是问玄商君,然而夜昙一向嘴快,当下小声回:“他哪里是想逼我们?他是想逼帝岚绝动手。如果他当众把帝岚绝打成狗,谁还会拥护这个少君?”

    嘲风愕然:“妖族逼宫都是这么直接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一群野兽,能高明得到哪里去?”夜昙翻了个白眼。果然,旁边帝岚绝双爪紧握,一字一顿:“带着你的人,滚出去!”

    帝爻怎么可能“滚”?他还盼着在诸人面前灭了帝岚绝的威风呢。他活动双手,乌黑的指爪寒光迸现:“看来,你是想跟叔父讨教几招了?想想小时候,我便曾教你法术。如今也正好看看你的进展。”

    帝岚绝骑虎难下,青葵小声说:“要不……我们离开吧?免得少君为难。”

    夜昙说:“我们要是走了,难道帝岚绝就面上有光了?”

    玄商君皱眉,夜昙用胳膊肘捅他:“你快想想办法啦!”

    “无法可想。”玄商君数着自己碗里的米饭粒,显然毫无相助的打算。他这个人,一向正直仗义。如今隔岸观火,显然不是因为这碗米饭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夜昙没办法,谁让自己有求于人呢?

    她蹭了蹭玄商君,声音柔得都要掐出水来:“有琴,我知道你最正直、最善良、最热心、最乐于助人了!你就帮帮这只可怜的小老虎吧!”

    玄商君继续数米粒般吃饭,夜昙凑到他耳边,红唇微张,对着他耳垂轻轻一吹气。玄商君瞬间人如过电,骨软筋酥。夜昙摇着他的胳膊:“有琴……”尾音还转了好几个花腔。

    嘲风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玄商君这才不紧不慢地搁下筷子,用丝帛轻按嘴角。面前,帝岚绝与白虎亲王帝爻对恃,他朗声说:“妖族少君设宴款待天界公主少典紫芜。白虎亲王不仅带兵前来,甚至口口声声,要将紫芜公主驱逐出界。妖族真是不把神族放在眼里了。”

    对呀,我们不是还有紫芜吗?!夜昙如梦初醒——拿着鸡毛当令箭这事儿,她最擅长了。

    果然,玄商君一说话,帝爻本是想嘲讽几句,然而一听这话,他却愣住。

    ——什么?宴请少典紫芜?

    席上,少典紫芜也愣住:“啊?”她看向自己兄长,半晌反应过来,连忙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:“对!他就是宴请本仙君!帝爻亲王,你今日如此无礼,我回去之后,定然禀报父神!”

    她下巴抬得老高,努力装出一副凶狠的模样。帝爻看看她,又看看玄商君,心里顿时有点发虚。

    妖族虽然是四界搅屎棍,但若论实力,比神、魔两族可差太远了。若真得罪神族,不仅对妖族,对他自己更是不利。他只能硬着头皮,强词夺理:“这……紫芜公主是妖族贵客,自然可以留下。其他人等,总是应该驱离的吧?”

    紫芜怒道:“其余人是本仙君的客人!你对本仙君的客人无礼,我、我……”她看看少典有琴,显然不知道此时应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玄商君冷冷道:“好一个驱离。”

    他一开口,自有威压。帝爻忍不住后退一步,但发觉自己露怯,忙又上得前来。玄商君字字冷淡,却透着与生俱来的尊贵清傲:“我们由紫芜公主带来,自然也是来使。妖族驱离来使,需要妖皇亲自御准。几时轮到你带人直闯少君府?”

    夜昙立刻帮腔:“对啊!你有妖皇御批的文书吗?还是妖皇禅位给你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帝爻被问了个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座上,玄商君仍然端坐未起,似乎白虎亲王的到来,并不值得他起身相迎。他无视这位亲王,转而对帝岚绝道:“岚绝少君,此人言语莽撞、僭越至此,不如我等替你拿下他,交由妖皇处置,如何?”

    其实,眼下他和嘲风都是两个空架子。若真打起来,就算他俩绑一块,估计也不是这位白虎亲王的对手。但是他居高临下、沉稳自信,笃定了帝爻不敢冒犯。

    帝岚绝极其不愿领他这个情。但是此时此地,他没有选择。他说:“帝爻,本少君念你是我长辈,今日不同你计较。但你身为臣子,当守本分。再有失仪,休怪我不念亲情。还不退下!”

    帝爻虎牙都要咬碎。但是他确实不敢赌。

    天界玄商神君和魔族三殿下嘲风在这里,传闻神、魔两界封锁了清、浊二气。但他们现在还有多少战力,却难以估计。若他二人联手,自己恐怕会当场出丑。

    他心里迅速权衡,嘲风却已经不紧不慢地抽出战镰贪念。那镰上寒光,不知饮了多少鲜血,慑人魂魄一般。他轻拭镰锋,说:“妖族做事,就是废话多,不如魔族利落。”

    魔族一向嗜血狂妄,更没什么耐性。帝爻扫了一眼,肝胆生寒,虽然满心不甘,却只能向帝岚绝草草行礼,带着一队豹妖,灰头土脸地离开了少君府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大奉打更人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斗战仙穹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我叫狐白〕〔萧破天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