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你行你上之懒虫修〕〔叶无缺玉娇雪〕〔秦萱陆之珩〕〔叶君临李子染有声〕〔叶君临李子染〕〔五年后他带着一身〕〔绝武狂兵剑子仙迹〕〔重生后变成团宠人〕〔九转帝尊〕〔青萍〕〔人生在世天地宽〕〔2011开始〕〔秦烟陆时寒〕〔逍遥小神棍(都市〕〔电影世界体验卡〕〔变成毒液从寄生姐〕〔李子染〕〔豪婿战神叶君临〕〔巫女的时空旅行〕〔斗罗之暗影斗罗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二百六十一章
    第二百六十一章

    天界,蓬莱绛阙。

    相比妖族的热闹非凡,这里冷清得可怕。

    乾坤法祖、救苦天尊、普化天尊等人都在,但没有一人说话。整个大殿安静得可以听见云彩聚散的声音。少典宵衣阴沉着脸,只有眼神中的杀气,可以隐约看出他心中滔天怒火。

    &jisupczyjfs.ic.nbsp; 不一会儿,二郎神来报:“陛下,末将等已经仔细搜索,没有发现神后踪迹。”

    乾坤法祖说:“神后性情温婉,一向顾全大局。她不会在此时冒然离开。久无消息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不用他说,整个神族头上都笼罩着阴云。普化天尊用力一拍面前天柱,只听轰然一声巨响,九天惊雷滚滚,声震万里。

    旁边救苦天尊说:“若神后真被歹人所掳,只怕也快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二郎神匆匆赶来。他手捧着一片树叶,跪呈少典宵衣:“陛下!方才一阵怪风送来这片树叶,还请陛下过目。”

    少典宵衣皱眉,接过树叶一看,眼里都要喷出火来。乾坤法祖接过树叶,也看了一眼,说:“他要陛下以盘古斧碎片换取神后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皆震怒。

    乾坤法祖继续道:“眼下盛怒无益。此事本也在意料之中。如今收到音讯,起码证明神后尚且安全。”

    少典宵衣嗯了一声,久久不语。普化天尊怒道:“难道我们还要受这贼子摆布,当真交出盘古斧碎片不成?”

    救苦天尊说:“可神后在他手上,无论如何也不容有失啊。”

    殿上顿时又陷入了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乾坤法祖说:“此人屡次三番,皆奔盘古斧碎片而来。盘古斧,自开天辟地之后,碎裂为三片。如今只有神族这片还在明面上,另外两片皆下落不明。此人如此猖狂,显然是势在必得。其用心真是让人担忧。”

    少典宵衣沉默许久,决然道:“无论何时何地,天界神族绝不向任何人妥协。”

    而此时,藏识海。

    神后被困在一根水晶柱里,这周围不知是什么结界,她用尽全力也难免挣脱。霞族柔美艳烈,她置身水晶柱中,衣袂飘摇、烟霞如火。

    可惜,面前的黑衣人却全然没有将这美景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他脸上戴着墨玉雕琢而成的面具,黑袍遮住了整个身形。他站在那里,如同黑暗本身。霓虹上神挣扎许久,终于明白自己是白费力气。也是,此人敢直闯蓬莱绛阙,自然也不会把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她问:“你到底是谁?掳走本宫,有何目的?”

    黑衣人瞳孔中射出两点寒光,面对神后的质问,他居然回答了:“本想拿你换盘古斧碎片,少典宵衣拒绝了。没想到,你身为神后,母仪神族,却连这点价值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话传入耳中,霓虹上神发现自己竟然也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少典宵衣,哈哈,也是。他怎么可能用盘古斧碎片来交换我呢?天界神后,只是一个神职。真可笑,我出嫁这么多年,竟然没有夫君。

    可是身为天界神后,无论是父神母神、还是诸位尊长,对她的嘱咐都只有四个字——顾全大局。个人的爱恨悲欢,都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眼下情况危急,最好祸水东引,不让魔族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否则神族单独应对这个人,还要提防魔族的暗箭。

    她打定主意,按下心中的伤痛,说:“少典宵衣怎么会用盘古斧碎片交换我呢?他自少年时便一心恋慕雪倾心,纵然是雪倾心堕入魔道,也依旧念念不忘。我和我的孩子们,不过是稳定神族的工具。归墟破裂之时,他可以忍心看我的儿子去送死,也不肯追究雪倾心盗走盘古斧碎片之罪。你若真想得到盘古斧碎片,应该去抓雪倾心才somway.是。”

    “雪倾心?”东丘枢手里捧着香炉,浓烈的薰香暂时驱散了他身上腐臭之气。

    妖族。

    帝爻狼狈离开,诸人也吃得差不多了。帝岚绝当然是要安排住处。

    他将玄商君安排在少君府最西边的梧桐阁,玄商君一看来使令上的号牌就皱眉。他扫了一眼夜昙,夜昙没有表明身份的腰牌。他只得问:“你为何没有腰牌?”

    “啊?我?”夜昙指指自己,说,“这少君府我常来,上上下下许多人都认识。不用腰牌的啦。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,显然并不能让君上高兴。他问:“你住何处?”

    夜昙当然看出他的不悦,吞吞吐吐地说:“我嘛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帝岚绝靠过来,挑衅道:“她喜欢法宝,一般住在妖族炼制法宝的琳琅坊。如果在我这边玩得太晚,歇在我房里也是常有的事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让君上头顶带了点绿。

    果然,玄商君说:“琳琅坊在何处?今夜我陪你过去歇息。”

    夜昙说:“哦哦,琳琅坊离这不远的,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话就准备往外走,帝岚绝眼角一扫,说:“我新得了一件法宝,是支玉笛,叫大道同悲。”

    夜昙停下脚步,帝岚绝装作无意,道:“卖这只笛子的人告诉我,你曾经在魍魉城询过价,却没有买。我费了好些波折,终于到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看我要看!”夜昙就像被一双无形的手给拽着,情不自禁就往帝岚绝身边跑。最后头也没回,跟着帝岚绝跑没影儿了。

    玄商君站在原地,久久无言——这个女人,真是势利得清新脱俗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长夜余火〕〔这个诅咒太棒了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万族之劫〕〔龙王医婿江辰〕〔我不可能是剑神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