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狂傲九天〕〔万族之劫〕〔千秋我为凰〕〔一世龙皇〕〔绝世战神〕〔赘婿归来〕〔进化从小精灵开始〕〔叶无道徐灵儿无广〕〔龙帅临门叶无道徐〕〔护国神帅叶无道徐〕〔镇国战神〕〔我在这里等你爱我〕〔温情总裁的心头爱〕〔爹地宠婚枕上欢白〕〔废柴修真记〕〔机械血肉〕〔末日拼图游戏〕〔最强兵王归来〕〔罗十六民间诡闻实〕〔掌权人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二百七十章
    第二百七十章

    天葩院。

    夜昙被魇住了。

    &n 她梦见了归墟,一片混沌。那种溺水似的窒息感让她拼命向前游,她不知道游了多久,归墟尽头,少典有琴就站在岸边,一袭白衣,背着牺氏琴,静默伫立。

    夜昙用尽全力,好不容易爬到他面前,她终于无法抵御心中的恐惧,问:“少典有琴,在你心里,我与四界众生,谁最重要?”

    面前的少典有琴凝视她,目光冷漠到令人陌生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猛地将她推落归墟。

    夜昙一声尖叫,无限沉落下去。黑暗中她双脚一蹬,蓦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面前,胡荽正摇晃着她xiaomaierp.道:“公主,您怎么了?”夜昙喘着粗气,直到胡荽递来汗巾,她才发现自己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“您作恶梦了?”胡荽一边替她擦汗,一边很是稀奇,“公主这是梦见了什么,吓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梦见什么?”夜昙目光呆呆的,许久才回忆起方才的梦境。果然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“我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问题?”她喃喃道,“她亲娘都不及四界苍生重要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胡荽听了个一头雾水,夜昙下得床来,拿起桌上的茶壶狂喝了一气。胡荽忙按住她:“公主,我去给你换热茶!”

    夜昙怒道:“换什么热茶!我草,你知道吗,我现在就该把脚踩到那个男人的脸上,让他专心去爱他的神族,他的苍生!我自己逍遥快活去!”说到这里,她声音渐渐低弱下去,“而不应该守着冷清的宫殿,做着一个患得患失的梦,担心他怎么还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少典有琴,我原本是个多么干净利落的人啊。你看,我怎么就变成了这样拖泥带水的性子?那些明明心照不宣的答案,我为什么还要一遍一遍地去猜去想,去怀抱一丝希望?

    胡荽很不安,今天的夜昙很奇怪。

    她说:“公主,陛下和君上他们还在议事。对了,二殿下在养伤,要不我把他叫来,陪你喝酒?”

    清衡君啊?夜昙摇摇头,说:“我草,这个时候我是喝不下酒的。去找他吧,你的药再不送去就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胡荽涨红了脸,不想夜昙早就发现她在熬药了,她赶紧解释道,“二殿下他上次保护了我,又让我被陛下升为地仙。我是为了报答他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夜昙挥挥手:“我知道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胡荽还是有些不放心,可是清衡君的药确实快凉了。她说:“那公主先歇歇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跑走。

    她走之后,夜昙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因为整个宫室安静得可以听见时间流逝的声音。夜昙来到院中,听见浮云与清风。她背倚圆柱,盯着殿门口,百无聊赖之下,当然就开始瞎想。

    这刻着天规禁令的石书,可真像极了那个讨厌的家伙,棱角尖利,又冷又硬。

    她气不过,跑上前去,恶狠狠地踢了石书几脚,然后指着它问:“还敢不敢在梦里推我入水啦?一身臭毛病,谁惯着你!”

    石书居高临下地俯视她,沉默不语。那架式可就跟某人更神似了。

    夜昙气得鼻子都歪了,转过身掐了些花枝,然后摘去鲜花,只留绿叶。她熟练地编了个草绿草绿的头环,爬到石书之上,一把给它扣脑袋上。

    石书当然不会反抗,夜昙神气活现地指着它,道:“看见没有,这就是无视本公主的下场!”

    石书顺从地戴着这顶翠绿欲滴的草环,像是俯首认错。夜昙无聊地打开法阵,它如同瞬间被注入了灵魂,上面的天规禁令开始一auto268.条一条地翻动。

    夜昙当然是不看的。她坐在书头,以手托腮,又等了好长时间,才喃喃道:“你怎么还不回来啊,想出来主意没有啊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长夜余火〕〔这个诅咒太棒了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万族之劫〕〔龙王医婿江辰〕〔我不可能是剑神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