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家妈咪是巨星〕〔女主宁染男主南辰〕〔天才双宝〕〔宁染南辰读天才双〕〔宁染南辰天才双宝〕〔巨星妈味咪超给力〕〔巨星妈咪带球跑宁〕〔逍遥战神江策〕〔巨星妈咪带球跑〕〔宁染南辰〕〔从斗罗开始打卡〕〔穿越后加错点怎么〕〔薄爷的小祖宗又轰〕〔修真之重登巅峰〕〔南辰宁染〕〔宁染罗菲南辰〕〔星辰坠落我心〕〔宁染南辰〕〔天才双宝宁染〕〔我家妈咪是巨星宁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二百七十六章
    第二百七十六章

    距离归墟百里开外的云端,神、魔两族的高手纷纷向此汇聚。

    集两族之力,终于云端的人现了败象。黑衣人袍带凌乱,发髻四散,乾坤法祖念动咒语,云彩被天火引燃。黑袍人置身其间,如同一团火球。他奋力脱身之际,脸上的骷髅面具终于被天火融化,露出一张诸天神魔都非常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东、东丘枢……”有人喃喃地道。

    嘲风倒是不太意外,说:“果然是他。”

    玄商君问:“你早知道?”

    嘲风叹了口气,说:“早在你的三块祖母绿流落人间的时候,我小姨子就跟我提过,说这个人不怀好意。”

    “祖母绿!”玄商君眉头微皱,显然对这个形容词不满。但他也猛地想起,对,少典辣目的记忆中也有此一项。只是东丘枢素来德高望重,又是他的恩师,他复元之后便再未怀疑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既知道,为何绝口不提?!”

    嘲风耸耸肩:“这很奇怪吗?此人实力,四界忌惮。以前他又不曾损害魔族的利益,我何必跟他过不去?”

    玄商君不想说话了,也是,嘲风的品性,自己也是多此一问。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夜昙也知道此事?”他沉声道。

    嘲风说:“知道多少,我就不清楚了。不过她一向比你聪明,知道得多点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,只因为如此之多的人聚集在此,东丘枢又已经落败。大家都认为他伏诛只是时间问题。果然,少典宵衣和炎方合力围攻,白骨夫人和相柳也加入战局。各路上神更是毫不吝啬,千奇百怪的法宝都向东丘枢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东丘枢哪怕是身怀一个盘古斧碎片,但毕竟他肉体腐败加巨,此时也终于不敌。他一击挡下少典宵衣的攻势,身侧却被乾坤法祖偷袭。只听轰然一声,他腰间被炸出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身上的伤口,在重伤之后,更加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。他半跪在地上,头向下耷拉,长发蓬乱,皮肤被烧焦,里面的血已经粘粘乎乎。

    全然不似活物。

    但见识了此人厉害,少典宵衣和炎方是不会轻易放松警惕的。二人本计划将他轰成飞灰,谁料,就在他腰间,破碎的衣料下,露出一角灰黑色的碎片——盘古斧碎片!

    周围,所有神魔都看见了这不世至宝。少典宵衣和炎方立刻抢先上前,神、魔双方为了这片法宝,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争夺。

    玄商君知道不好,说:“小心中计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本已形同死尸的东丘枢突然暴起,他手中的盘古斧碎片散发出一道强光,一股岩浆一般的滚烫气流瞬间席卷众人。

    就在神魔闪避的瞬间,东丘枢的尸身亦随强光一闪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争斗中的神魔两族顿时冷静下来,魔尊炎方说:“他一定还在我们的包围之中,全都打起精神!”

    神族当然也是一样,少典宵衣绝不相信此人伤成这样,还能就此逃离。他说:“给我一寸一寸地搜!”

    东丘枢确实没能逃离,盘古斧碎片瞬间暴发的力量,将他带出百里之遥,正落在归墟之侧。但他进有神族包围,退有魔族截道。

    他喘着粗气,肉体早已麻木到不知疼痛。

    “他在这里……”耳边有个女人说。东丘枢睁开眼睛,面前果然站着两个女人,一个年纪稍大,是霞族。另一个年轻很轻,看上去应该是草木一族。

    ——不是别人,正是丹霞上神和步微月。

    &nbs 丹霞上神负责守卫归墟,步微月修为不够,原本不应该参与这场围捕。是以她陪着丹霞上神一起守卫归墟。丹霞上神身上有天界授予的法宝,名为佛皇钟,只要往东丘枢身上一抛,定能将其困住。

    她从袖中摸出那口青铜状的小钟,盘玩在手,正要祭出,步微月说:“他身上有一片盘古斧碎片。若能得到,我们都将实力大增。”

    丹霞上神略微犹豫,说:“盘古斧碎片威力无穷是不错,但以我们的体质和修为,不一定能控制。”

    步微月说:“就算不能控制,但我们得了这通天法宝,修为想要再上一个台阶,岂不是易如反掌?”

    这倒是真的。盘古斧碎片里面的力量,来源于天地混沌,绝非人力可控。但东丘枢不就是得益于此,才从一个卑贱的yaliart.神魔之子,而变成四界敬仰的大神通者吗?

    只要自己夺得盘古斧碎片,再将东丘枢的尸身献给少典宵衣,谁能查到自己头上?丹霞上神想了又想,终于还是受不住诱惑。

    ——眼前的东丘枢,看上去半死不活,毫无战力。自己想要杀人夺宝,岂不是轻而易举?她想了想,还是留了一手,说:“你上去搜索,我拿着佛皇钟,若有不对,先困住他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老狐狸。步微月心里骂了一句,脸上却仍带着笑,说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她试探着向前,东丘枢身上一股怪味,但双目紧闭,没有动弹,看上去已经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步微月行至他身前,略有些放心,遂蹲下身来,伸手翻找。

    丹霞上神一脸警惕地守在一边,不一会儿,步微月起身,说:“真奇怪,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呢?”丹霞上神近前几步,正要自己找寻,突然,眼前的东丘枢猛地睁眼,他被烧成枯爪的手一张,

    两道浓烟般浑浊的气劲激射而出,没入二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!”丹霞上神一惊,再想要祭出佛皇钟,却全身剧痛。她跪倒在地,佛皇钟一路滚到东丘枢脚下。东丘枢捡起这小玩意儿,喘着气说,“我应该感谢你二人的贪婪。”

    丹霞上神已经痛得话都说不出来,步微月捂着胸口,感觉到东丘枢的气劲在自己体内乱蹿。她说:“你抓住我们也没有用,现在的神魔两族,难道还会允许你活着离开吗?”

    “允许?”东丘枢坐起来,“吾之生死,从来不用他人允许。倒是你们!”他一把捏住步微月的下巴,说,“你们的生死却在我一念之间。”

    步微月不敢说话,丹霞上神尝试蓄力,然而刚一提气,顿时五内如焚。她擦去嘴角的血,问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东丘枢缓了这么一会儿,眼看着恢复了些力气,才说:“好说。找个安全的地方让我养伤,待我伤愈自会离开。”他想了想,又说,“当然,我离开之时,会解开你二人体内气劲。大家各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若是夜昙在,一眼就会拆穿他的谎言——东丘枢这个人做事,既不会给别人留余地,也不会给自己余留地。他在讲条件,只能说明他已经穷途末路。

    可丹霞上神和步微月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们只见东丘枢仍然气定神闲,并没有濒死之兆。

    丹霞上神犹豫不决,步微月被东丘枢掐着下巴,已经痛得面目扭曲。东丘枢是等不起的,这里太容易被其他神族发现了。他不着痕迹地加码:“你二人身上的气劲,除了老夫,无人可解。若是不信,你们大可以问问乾坤法祖那个老东西。”

    丹霞上神和步微月心里都是一惊,她二人对视一czhuixinmei.眼,步微月受不住体内剧痛,终于说:“我……水仙花殿,可以暂时供你躲避。”

    东丘枢缓缓松开她,轻声说:“这样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步微月心中暗恨——这一趟真是失策,不但未能得到盘古斧碎片,反而将自己搭进去。她如何甘心?她说:“不过你走之后,要告诉神魔两界,放走你的是另一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东丘枢问:“谁?”

    步微月恨恨道:“离光夜昙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斗战仙穹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太古雷剑诀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