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狂傲九天〕〔万族之劫〕〔千秋我为凰〕〔一世龙皇〕〔绝世战神〕〔赘婿归来〕〔进化从小精灵开始〕〔叶无道徐灵儿无广〕〔龙帅临门叶无道徐〕〔护国神帅叶无道徐〕〔镇国战神〕〔我在这里等你爱我〕〔温情总裁的心头爱〕〔爹地宠婚枕上欢白〕〔废柴修真记〕〔机械血肉〕〔末日拼图游戏〕〔最强兵王归来〕〔罗十六民间诡闻实〕〔掌权人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二百七十八章
    第二百七十八章

    离光氏,皇宫。

    离光旸回来了,刹时之间,所有文武百官都迎到宫门之前。这些天离光氏几乎掘地三尺,离光赤谣早已经急得白了头。连国师愿不闻嘴角都冒了火泡。

    如今一见离光旸,大家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救回了陛下,你是离光氏的功臣,来人,重赏!”离光赤谣跑上前来,话刚说完,才看见玄商君的脸。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这个背着自家陛下回宫的男子,竟然是神族的玄商神君!

    离光赤谣愣在原地,好半天才涨红了脸——他刚刚还说要重赏玄商君来着。

    可这实在太不可思议,玄商君亲自将陛下背了回来?

    离光赤谣回头,看了一眼愿不闻。愿不闻赶紧说:“有劳君上,离光氏上下,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玄商君仍是那句话: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不热情,也不冷漠。

    离光赤谣和愿不闻都有些失措,这时候,夜昙从离光旸身后冒出头来,说:“先让我父王回宫行不行啊?这么大太阳,你俩要晒死他,好谋朝篡位啊?”

    离光赤谣和愿不闻这才发现她,顿时二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宫里其他人也议论纷纷,有人悄声道:“天呐,陛下不会是被她害成这样的吧?”

    这话刚一出,立刻有人嘘了一声,示意宫人闭嘴。

    但话却是已经钻进了玄商君耳中。玄商君皱眉,说:“东丘枢乃是神魔之子,为抢夺盘古斧碎片,残害四界。幸得你们夜昙公主机敏,解救了暾帝。先进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几句话解释了经过,离光赤谣和愿不闻也关心离光旸的伤势,这才将人请进去。

    “岳父大人”伤重,玄商君当然是不能坐视不理的。

    他亲自为离光旸治伤,离光赤谣和愿不闻当然是欣喜若狂,连忙为其准备药材。夜昙没在门口守着——整个宫里的御医都去了,她守着干什么?

    她悄悄来到饮月湖边,这被封禁多年的废湖破落依旧。防汛洞里,那株黑白怪花还在,且这么多天依然生机十足,没有一点枯萎凋零的迹象。

    夜昙拨弄了一下那花,花株的根须里,灰黑色的盘古斧碎片隐隐可见。

    “这花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?东丘枢拼了命地找它做什么?”夜昙自言自语,她把手伸向黑花,试探性地揪了一小片叶子。刹时之间,剧痛袭来。她差点失手将这花丢进湖里。

    就连远在魔族,还在向晨昏道跪拜而行的青葵都被这剧痛所袭,差点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夜昙看着揪在手里的这片黑色的叶子,久久不语。小小的叶子,在她心中却凝结成巨大的阴云。

    而此时,东丘枢乃神魔之子的消息,迅速传开,所有人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好在归墟一战,神魔两族得胜,不仅顺利救回神后、魔妃,还顺便救回了暾帝离光旸。

    两族都将战功宣扬了一番,但谁也没有提的是——东丘枢并没有找到。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少典宵衣和炎方表面不提,内里却并没有丝毫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天界神族,二郎神和普化天尊一起,日夜搜寻,不遗寸地。

    到了水仙花殿,哮天犬突然低吠。二郎神和普化天尊立刻细细搜查。一路并无发现,直到进入内殿时,步微月房门紧闭。

    二郎神上前敲门,道:“奉命搜查,还请上仙打开房门。”

    普化天尊可就没这么客气了,他沉声说:“立刻出来,否则别怪我等失礼。”

    殿内,步微月的声音又急又羞,说:“天尊、二郎真君,我正在沐浴,衣衫不整,不敢示人。可否稍等片刻?”

    普化天尊皱眉,哪还客气?他当即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然而殿中,水雾缭绕,异香扑鼻。池中,步微月整个身子都没入香汤之下,水上尽是花瓣。

    二郎真君道声得罪,牵着哮天犬,目不斜视地走了一遭。这样浓烈的香气,哮天犬能嗅到什么?但总不能去人家姑娘的浴池里查看吧?

    普化天尊是个严谨仔细的人,但同时,他也足够君子。此时此景,他同样不能细看。

    等到二郎神检查完毕,二人带着哮天犬,一并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眼见所有人都离开,外面没了动静,步微月才从池中出来。她身上穿着内裙,并不是沐浴的装束。果然,香汤之中,东丘枢缓缓出水。

    步微月犹自不放心,叮嘱道:“这些天,你就留在这里,哪也不能去。哮天犬鼻子尤其灵敏,万万不可被它察觉。”

    东丘枢冷笑,步微月只觉体内一阵尖锐的刺痛,东丘枢的气劲如利剑,切割着她的元神。她痛哼一声,站立不稳,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东丘枢这才说:“老夫不用你个黄毛丫头教我做事,你对盘古斧的力量一无所知。听着,你和丹霞要想办法,替老夫得到另一个盘古斧碎片。否则休想活命!”

    “你!”步微月汗如雨下,嘴角都被自己咬出了血,“你出尔反尔,言而无信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东丘枢一脚踩住她,脚尖用力,像碾压一只蝼蚁,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步微月知道,自己帮错了人。但是懊悔已晚。如果让人知道是她容留了东丘枢,整个四界都没有她的容身之地。她急喘一阵,说:“盘古斧碎片一直被藏在禁殿之中。我神职卑微,根本不可能进去。你杀了我也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废物!”东丘枢一脚踹过去,步微月胸口如被巨石撞击,体内东丘枢的气劲散乱开来,她蜷缩在地,痛若万蚁钻心。

    东丘枢想了一阵,倒也知道步微月没有骗他。突然,他问:“那个丫头是不是已经回到天界了?叫她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丫头?”步微月有心不理他,却害怕他又施暴。这个人之冷酷凶残,远在她想象之外。她只得艰难地问:“谁?”

    东丘枢冰冷地吐出四个字:“离光夜昙。”

    魔族。炎方也没放弃寻找东丘枢。

    乌玳带着人,在魔界掘地三尺,可东丘枢却像是真的凭空消失了。炎方和雪倾心、嘲风等人回来的时候,途经忘川。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只见不远处,青葵仍向晨昏道跪拜而行。地上不时可见血迹,她双膝磨得可以看见白骨。嘲风站立许久,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青葵。”他喊了一声,然而声音哽在喉间,微不可闻。他颤抖着向青葵伸出手,眼泪滴落,在他手上留下珍珠般的晶莹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爱侣,此生唇齿相依,互为生命。

    炎方和雪倾心都看看白骨夫人,白骨夫人走到青葵面前,居高临下地扫了一眼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她意已决,炎方和雪倾心也不敢多说,只得跟上。走了不久,她拄着拐杖,歇了一歇,突然说:“天气太炎热,以前你在天界是雪神。来到魔族,还能降雪吗?”

    雪倾心微怔,在这之前,白骨夫人嫌恶她的身份,从不提她的出身。她心思机敏,立刻说:“魔族也有雪族,倾心只是换了一方水土生长,本能尚在,未曾遗忘。”

    白骨夫人点点头,说:“那正好,可以让天气凉快些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!”嘲风想要去追,雪倾心说: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嘲风说:“让我替她,整件事与她无关,我……”

    雪倾心没有听完,就说:“闭嘴。”她素手掐诀,魔族瞬间细雪飘飘。暑气渐渐降下来,只余阵阵清凉。雪倾心这才回头看了青葵一眼,她至始至终,并没有向众人看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都不存在,她一步一步叩拜向前,一身泥污血垢,行止之间却依然端庄典雅。

    “神族眼光不错。”雪倾心喃喃说,随后,她回头看向嘲风,说:“你眼光也不错。让她自己走完她选择的路。她做得到。”

    旁边,炎方微一点头,也看了一眼青葵,随后携雪倾心离开。

    嘲风来到青葵身边,青葵没有说话。他随着她的足迹步步向前。她的血滴落忘川,在魔界的土壤里,开出了花,艳冠群芳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长夜余火〕〔这个诅咒太棒了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万族之劫〕〔龙王医婿江辰〕〔我不可能是剑神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