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空之塔〕〔豪婿((超级女婿〕〔华丽逆袭韩三千〕〔苏迎夏韩三千〕〔玄术天师〕〔韩三千苏迎夏〕〔白手当家〕〔长姐为家:乱世医〕〔萧承逸〕〔进化从穿越成一艘〕〔苏年戚卿苒〕〔我的完美人生啊〕〔当玩家开了外挂〕〔降临者的旅途〕〔万族之劫〕〔这个师父贼带劲〕〔众神世界〕〔夜少追妻99次最新〕〔禁区猎人〕〔超级女婿韩三千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二百八十一章
    第二百八十一章

    蓬莱绛阙正殿。

    溯源镜上,整个天界还在寻找东丘枢的下落。少典宵衣神色阴沉,问:“接下来,你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这话是问的玄商君。显然,这也是现在整个神族最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玄商君说:“儿臣还是想等到东丘枢伏诛,四界危机解除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少典宵衣暴怒:“然后带着那个女人,远走人间?!天界神族倾尽全力,培养了你两千七百余年!你就这般回报?”

    玄商君双膝跪地:“儿臣有负神族。”

    少典宵衣怒道:“你当然有负神族,你令整个少典氏蒙羞!你去翻一翻典籍,少典氏自执掌神族以来,几时出过你这么不忠不孝的东西!”

    他怒火滔天,玄商君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旁边,太阳星君倒是知道少典宵衣的心思,说:“这次打败东丘枢,救出神后,君上可是为天界又立一大功。将功折罪……想来诸神也应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少典宵衣板着脸,自然是要等玄商君亲口求饶。而玄商君却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他等了半天,终于抓起桌上白玉镇纸,一把掷到玄商君身上:“混账东西!”

    玄商君不避不让,生受了这一记,这才说:“儿臣既然应允她,必不负她。神族容不下她,但天地之间,山长水阔,儿臣总能找到一方天地,能容她平安喜乐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若天界不容她,你便也不会留下?”少典宵衣气得额头青筋乱跳,“你以此要挟于朕?!”

    玄商君抬起头,声音一如往常,沉静却坚定:“儿臣从未有过要挟之意。”

    少典宵衣冷笑:“那好!你说,少典氏两千七百年抚育栽培之恩,你要如何偿还?”

    大殿为之一静,太阳星君都不敢插话。玄商君凝视自己的父神,父子二人四目相对。许久,他郑重一拜,说:“儿臣愿剔除仙骨,归还神族。此生此世,不再踏入天界一步。”

    少典宵衣脸上所有的神情全部凝固,片刻之后,他嘴角一甜,竟然喷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太阳星君上前搀扶,却被少典宵衣一把推开。他指着玄商君,手一直颤抖:“剔除仙骨……你……好!很好!”

    可面对着这样的他,少典宵衣无论如何,说不出最后这一句狠话。若是削除神籍,他只要有清灵之气,总算是还有修为,还有法力。

    可若去了仙骨,从此以后,他便是彻彻底底的凡人。从此病痛加身,再无修炼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他再如何气恨,又怎么下得了如此狠心?

    何况,若自己真的这么做了,霓虹定会跟他拼命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少典宵衣收起所有的怒意,他的声音冷硬如冰:“好吧,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玄商君抬起头,看见他坐回云纹镶嵌着星辰的王座上。在代表着神族至高权势的位置,少典宵衣的面容,有着肉眼可见的疲倦。他说:“你赢了,自己去离光氏,向暾帝提亲吧。”

    “父神。”玄商君第一次看见如此心力交瘁的他,说不心疼,也是不可能的,“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少典宵衣摆摆手:“滚回垂虹殿。怎么留下来,你想办法向诸神解释。”

    他一向强硬,这么多年,天界诸神,无人敢逆。而这一次,他的妥协,如此无奈,像一颗褪去光芒的星辰,黯淡成了石头。

    这种成功,并不能令人喜悦。玄商君说:“请父神……原谅儿臣不孝。”

    少典宵衣说:“滚。”

    出了正殿,玄商君当然要去往后殿——夜昙还在霓虹上神那儿呢。

    他从殿中出来,还没走几步,就看见宫娥在搬东西。他眉头紧皱,问:“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宫娥看见他,也是满脸惊慌,说:“君上,神后娘娘方才下令,要搬回霞族去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玄商君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天界神后,自成婚之后,一向就是与天帝共同居住于蓬莱绛阙。搬回霞族,这让诸神怎么想?

    他快步上前,果然见到自己母神正在收拾东西,夜昙站在旁边,还正帮着指挥呢!

    有宫娥捧出一盏灯,玄商君扫了一眼,正是父神亲手制做的“冰息”。宫娥正准备将这灯也放进神后的法宝须弥芥子之中,谁知道,神后只看了一眼,就说:“丢出去!”

    宫娥一愣,说:“可是这灯是娘娘一向喜爱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未说完,神后就说:“此物不必带走,留在殿中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母神!”玄商君皱眉,终于忍不住,问:“母神多年不出蓬莱,今日这是要往何处去?”

    霓虹上神还未答话,夜昙就说:“娘娘觉得蓬莱太闷了,要回霞族住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玄商君真是再也忍不住,一手揪住夜昙的耳朵:“不是让你开解母神吗?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夜昙吱哇乱叫:“快放手,快放手!我开解了呀!”

    旁边,霓虹上神说:“好了,多大的人了,还打打闹闹。是本宫自己心中烦闷,要出去走走。你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玄商君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霓虹上神心中倒是开阔了不少,她在蓬莱住了太久。多年以来,少典宵衣的这段旧情,不仅没有随着时间消散,反而像巨石一样压着她,越发沉重。

    如今决心放下,她方才觉得轻松。

    她一边收拾东西,一边问:“他怎么说?有提到你的去留吗?”

    玄商君只好说:“父神……已经应允儿臣,向离光氏提亲。”

    不用更多的言语,这已经说明少典宵衣的退让。霓虹说:“这是好事。虽然母神认为行走人间也没有什么不好,但母神也太了解你的性子。就算是人不在神族,你也总是心系此间。留在这里虽然辛苦,但总算也免了流离漂泊。他虽是你的父神,但同时也是天界之主。这份恩德,你也要记住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明白。”玄商君见她容色平静,更是担心,“母后离开的事,可有告知父神?”

    神后不以为意,说:“他早晚会知道的。”她回身看看夜昙,又取了自己的一支发钗替她戴上,“好孩子,你们成亲之日,母神必会前来。你在天界要认真修炼,倘若有事,来霞族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夜昙点点头,神后对玄商君反而没什么好交待的,从小到大,玄商君一向省心。她说:“照顾好你弟弟妹妹,母神走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将戒指状的须弥芥子戴在指间,很快离开了蓬莱。

    “母神!”玄商君追了几步,见她全然没有停留的意思,也只好停下脚步。他看向夜昙,好半天,终于忍不住,再次揪住她的耳朵:“你到底跟我母神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啊痛痛痛……”夜昙拍掉他的手,“我就是听你的话,认真开解她啊!”

    玄商君简直了,气不打一处来——你就这么把本君由父母不睦开解成了父母离异!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我可以爆修为江长〕〔长夜余火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最强杀手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太子妃拒绝争宠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全职艺术家〕〔万族之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