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修真弃少混花都〕〔重生宠夫无法无天〕〔春雷1979〕〔入门赘婿林阳〕〔乱三国之君汉〕〔林阳〕〔林阳〕〔弃婿逆袭〕〔我给女神当赘婿〕〔段少的老婆是大佬〕〔女神的超级赘婿林〕〔璃王妃云若月〕〔妻贤〕〔林阳苏颜〕〔女帝成神指南〕〔超绝圣医林阳苏颜〕〔从至尊系统开始无〕〔没错,我把魔君套〕〔网游之我是创世神〕〔追随曹总混三国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星落凝成糖 第二百八十七章
    第二百八十七章

    天葩院。

    夜昙坐在桌前,以手托腮,面前铺开的,正是那幅地脉紫芝的画像。黑白双花相伴而生,怪异中透出一股妖异绝伦的美。

    殿外,步微月的声音响起:“夜昙公主,还请出来一见。”

    ——炛兲守在殿外,她进不来。

    夜昙不想见她,但却只能出去。

    果然,步微月面带微笑,说:“今日秋高气爽,我想请公主去水仙花殿品茗赏花,不知公主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夜昙知道是东丘枢叫她过去,那有什么办法?她只能道:“甚好。”

    旁边,炛兲为难道:“公主,君上临走时有吩咐,让您拼完星宿图。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夜昙挥挥手,随步微月一起行向水仙花殿。炛兲也只能跟上。

    水仙花殿里,步微月将夜昙送进来,炛兲仍然守在殿外。

    殿门在身后关上,夜昙举目一望,殿中俨然又多了两位“来客”。

    “姐姐?”夜昙一眼就看见被彩绫捆缚的青葵,青葵完全不知道眼下是什么情况。她问:“夜昙,东丘先生和魔后,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他们怎么会互相勾结?

    夜昙叹了口气,旁边,魔后冷笑一声,说:“真想不到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东丘枢扬手,将一卷画像掷过来。夜昙都不用去捡,就知道这是什么——地脉紫芝的画像。天界已经人手一卷了。她问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东丘枢沉声说:“你不会到现在,仍然对少典有琴抱以希望吧?我曾与此子有十年师徒缘份,此子心性,我再了解不过。他若得知你姐妹二人的身份,岂会留你们活命?”

    夜昙沉默不语,青葵急道:“我们什么身份?!”

    步微月笑盈盈地弯下腰,一把抬起青葵的下巴,道:“我们的青葵公主还什么都不知道呢,真是天真单纯。”

    夜昙扫了一眼她的手,重新看向东丘枢,说:“你无非就是想得到天界的那枚盘古斧碎片,我会想办法。但是……”她指了指步微月和丹霞上神,“我要这两个人跪在我面前,掌嘴十下,再叫我三声姑奶奶。”

    步微月脸上的笑容凝固了,她和丹霞上神几乎同声道: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二人怒火冲天,步微月更是指着她道:“贱人,你别太过分!”

    夜昙哪把她二人的愤怒看在眼里?她上前几步,面前东丘枢:“听见我的话了吗?”

    东丘枢自顾自地饮茶,半晌才说:“小孩子呢,说话要有礼貌。”

    夜昙往他面前一坐,抓过他的茶壶,自顾自喝了几口。水仙花殿的茶是真不错。她说:“如果她们不照做,你休想我替你去取盘古斧碎片。”

    东丘枢发现自己几乎已经习惯了她的放肆,他说:“难道你不知道,眼下你姐妹二人的性命,皆在老夫一念之间吗?”

    夜昙是怕他威胁的?她说:“好。那你把我们杀了吧。杀了我也不去!”

    东丘枢能杀她吗?

    如此辛辛苦苦地培育一场,好不容易地脉紫芝开花,诞育一双花灵。他搁下茶盏,抬头看向丹霞上神和步微月。丹霞和步微月顿时变了脸色,东丘枢沉声问:“她的话,你们听不见吗?”

    步微月说:“可是……东丘先生,这个贱人对你如此无礼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她只觉体内一阵剧痛。丹霞上神也闷哼一声,后退几步,靠在花墙之上。

    东丘枢的警告,已经非常明显了。

    二人无奈,万分不甘,却只能屈膝跪倒在夜昙面前。夜昙把一壶茶喝得差不多了,这才说:“还等什么?掌嘴,叫我三声姑奶奶,听不懂?”

    二人咬牙切齿,只恨不得将她撕成碎片。然而情势迫人,二人没办法,只得以手掌嘴。一直掌嘴十下,丹霞上神嘴角红肿,恨得字字滴血:“姑……姑奶奶。”

    步微月本是无论如何不愿开口,但体内东丘枢的气劲如刀刮斧砍一般,摧残她的肺腑。她没有办法,只好也跟着喊:“姑奶奶。”

    一直喊了三遍,夜昙这才站起身来,说:“我姐姐的伤你最好给她治一治。她从小娇生惯养,身子可弱得很。万一死掉了,你多年筹谋,只怕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东丘枢提起茶壶,倒了两下,里面已经滴水全无。他右手一张,夜昙袖中的美人刺立刻被莫名力量吸引,向他而去。他接在手中,将一股混浊的力量缓缓注入其中,淡淡道:“这把兵器里,有老夫全力一击的力量。让它助你一臂之力。下次你再踏入这里的时候,老夫希望不是空手而来。否则……我对无能的娃娃,可并不宽容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扬手将美人刺掷到夜昙脚下。夜昙冷哼一声,捡起自己的法宝,头也没回,径直离开。

    魔后对什么地脉紫芝都不关心,她行至东丘枢面前,略施一礼,问:“东丘先生,青葵我已经如约带来。那对贱人母子,您

    -->>

    几时可以帮我收拾?”

    东丘枢望着夜昙的背影,直到她消失在视线里。耳边英招的话,他丝毫未曾在意:“两只蝼蚁而已,什么时候收拾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天葩院。

    夜昙刚走到殿门口,就碰上匆匆赶回的玄商君。

    “你去了哪里?”看见夜昙,他似乎松了一口气,快步上前,牵起她。

    他的手,依然温暖宽厚。夜昙低下头,不想去看他的眼睛。那双深邃的眸子里,想必依然满盛着温暖和欣喜。她闷闷地说:“你的步微月约我去水仙花殿饮茶了!”

    玄商君微怔,顿时很有几分啼笑皆非:“你若不喜,不去便罢了。何必又在这里生气?”

    夜昙拨开他的手,他轻声叹气,缓缓将她按进自己怀里,耐着性子哄:“近日天界诸事繁忙,半个时辰之后我还须赶回蓬莱。现在带你吃点东西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自袖中翻出一物,不知道是什么,但是用桑皮纸包裹得十分严实。

    “猜猜我给你带回了什么?”他牵着夜昙往殿中行去,边走边问。

    夜昙没有去猜,她的目光在玄商君翻动衣袖的时候,微微一顿——就在他袖中,那枚灰黑色的盘古斧碎片若隐若现。他自归墟返回之后,立刻就去了蓬莱议事。

    议事刚毕,又马上赶来天葩院。所以这碎片,他还没来得及放回蓬莱绛阙的禁殿。

    桑皮纸一层一层地剥开,玄商君的声音清亮柔和:“胭脂鹅脯。我特地让飞池从人间带回,尝尝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他拉着夜昙坐下,他不喜腥气,但见夜昙没有动手,仍然自己撕了鹅腿给她。夜昙心不在焉地接在手里,目光轻轻扫过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你不开心。因为……我不常回来吗?”玄商君以清洁法诀拭净双手,轻声说,“等我忙完眼前的事,擒得东丘枢,好吗?”

    他温言柔语的时候,能将顽石也化成水。

    夜昙心里酸软,眼里一层水汽浮上来,模糊了他英挺的眉眼。少典有琴……

    她轻声说:“有琴,我……”话刚刚开了头,声音中却已然带了哽咽。她深深吸气,说:“有琴,四界生灵很重要吧?”

    玄商君凝视她的眼睛,许久,说:“夜昙,当年盘古开天辟地,看似天地重启,无限美好。但是上古生灵几乎全部灭绝殆尽。现在,东丘枢意在破碎归墟,令天地重归混沌。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?无论我们逃到哪里,也绝没有安稳太平之日。”

    他努力向她解释一些通透明白的道理,夜昙眼中的水雾升腾,将溢未溢。她轻声说:“所以,东丘枢必须要死,地……地脉紫芝,也一定不能留下,对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。”玄商君将她揽进怀里,拍拍她的肩,“这些事,神魔两界自会处置。还有……魔族刚刚传来消息,你姐姐……”他想了想,还是决定直言相告,“你姐姐失踪了,据说是被魔后掳走。但你不要担心。她毕竟是你的亲姐姐,我会动用一切力量,与魔族共同查找。”

    在他怀里,夜昙整个身子都在发抖。玄商君察觉了,他俯身抱住她,说:“别哭,夜昙别哭。我答应一定尽全力去找。等她有了下落,我会为你们炼制法宝,从此以后,你随时可以与她联络。好不好?”

    然而夜昙没有哭,她轻声问:“有琴,你爱我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玄商君将她抱得更紧,他右手按住她的头,让她紧紧贴在自己胸口,“不要怀疑我。”

    夜昙眼中水雾凝聚成雨,粒粒滑落:“有琴,我也爱你。可是你了解我吗?”她右手伸入自己腰间,握住自己的法宝美人刺。本命法宝同样颤栗着回应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玄商君刚说了一个字,蓦然低头。夜昙的美人刺,在瞬间贯穿他的胸口。蓝色的毒液晕染在他芳芬的上神之血中,东丘枢的气劲瞬间在他体内炸开。

    声音很微弱,却在瞬间击溃了他的元神。

    他紧紧握住夜昙的手,想说话,嘴里却全是血。夜昙凝望他,这样近的距离,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吧?

    可是我却看不清你的脸。

    她紧紧握住美人刺,将这法宝的最后一段也刺入他的身体:“你看,你并不了解我。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。少典有琴,我也爱你。我对君上的真心,就像一锅红汤里的肥牛肉、肥羊肉、毛肚、鸭肠、藕片、金针菇……若实在没有,亦可。只是……可能没有那么快乐。”

    哪怕从此以后,我永远不快乐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漫过了堤岸,玄商君伸出手,将那珍珠般晶莹剔透的明珠接在手掌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他轻声问。

    夜昙伸出手,取走他袖中的盘古斧碎片。没有回答,这就是她的答案。

    夜昙抽出美人刺,玄商君手捂着胸口,剧烈地咳嗽。每咳一次,都有鲜血疯涌。她手握盘古斧碎片,走出房门。

    身后,玄商君轻声喊:“夜昙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疼痛也温柔,像是那些陈年旧梦中、不绝于耳的回响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八零养娃日常〕〔大奉打更人〕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我花开后百花杀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斗战仙穹〕〔王爷,你家王妃又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〕〔重生格格种田忙〕〔穿越星际之做个美〕〔慕爷的小祖宗可甜〕〔我叫狐白〕〔全娱乐圈都知道我〕〔第一战神杨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