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在电影世界当神〕〔偏宠替嫁小娇妻〕〔少爷恭喜你通过了〕〔陈玄王千语〕〔万能女婿〕〔纸上谈婚,豪门佳〕〔婚途陌路〕〔我是污妖王〕〔修罗神帝〕〔废婿当道〕〔贴身狂医混都市〕〔凰盟〕〔我有一个总裁女友〕〔开局一个明星老婆〕〔重生之完美未来〕〔都市古仙医〕〔岚颜知己〕〔来自未来的神探〕〔绿湾奇迹〕〔武侠之神级捕快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十五章 表白
    李贤摆了摆手,带着一帮子人,笑着离开了这顶楼,期间,连看一眼解沐都没看。

    于雯看到这一行人走出去,才松了一口气,而后看了一眼在旁边已经站着不动的解沐,才明白,原来这小子是被人点了穴。

    于雯回头看了一眼师兄,师兄一甩手,解沐才能动了,不过因为长时间维持械术的关系,内力耗尽,差点就倒在了地上,还幸亏于雯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师兄招了招手,示意两个人过来。

    于雯扶着解沐,往这边走,一边走,于雯一边说道:“你啊你,没事去招惹他干什么?活的不耐烦了吗?”

    解沐没有理她,不过任谁都能看的出来,脸上的不甘和不愿。

    师兄一把抓过了解沐,在他的背上点了几下,轻轻一掌,拍在了他的背上,他一边向解沐的体内输送内力,一边对于雯说道:“你也别管他了,刚刚的事我都看在眼里,他有错,但是那个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于雯叹了口气,“我岂能不知,这李贤,根本就不是个贤人,整个一纨绔子弟,要不让就凭他爸的权势和资源,他都那么大了,内力能和我一个水准吗?”

    帮解沐调理了一下身体经脉之后,江枫才继续说道,“嗯,那小子身上的内力感觉,倒是和李徽夜一模一样,是他们家传的《墨玄功》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虽然我们学院不害怕他们麒麟会,但是这里毕竟是古阳城,不是静海,不是南方其他城市,而且李徽夜自己也正在古阳城,真要是发生点什么事,那还了得。”于雯焦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解沐盘膝而坐,开始运功恢复内力。

    于雯叹了口气,坐在了一张凳子上,“这么看来,明天的宴席,我是必须去了,那家伙的口气,可不是客套客套就完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江枫没有说话,只是回过头去,正对着一个shexg头,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于雯想到这里,一把捏碎了眼前的一个茶杯,带着刚刚恢复完内力的解沐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了顶楼,江枫仍然看着那个shexg头,他伸出了一根手指头,又指了指自己,弯了个腰,而后,那shexg头便直接炸了开来,碎片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周围的工作人员急忙过来收拾东西,但是江枫却是幽幽的叹了口气,从柜台的下面,翻出了一个背包,一脸怀念的摸了摸,笑着说道:“老伙计,我们也该gg筋骨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那个大实验室当中,东林看着屏幕,还停留在和江枫对视的那一幕之上,他也是叹了口气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在他一边的中年男人却皱着眉头说道:“十一师弟要干什么,他要去破坏计划吗?可是就凭他现在的状况,去了也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。”

    东林摆了摆手,示意他不要再说了,“江枫这些年,也是真的吃了不少的苦,他在古阳城,本来也会是一个变量,我早就料到这一点了,无须担心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中年男人看着东林,犹豫的说道:“老师,你不会要把十一师弟给……”他说着,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。

    东林强笑一声,摇了摇头,靠在了椅子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雯拉着解沐,急乎乎的坐电梯下到了底层,又坐着he,一直回到了卧龙坡的张家,一路上,他俩一句话都没说,两个人都在气头上,谁也不理谁。

    到了张家之后,于雯拽着解沐就进了别院,进去,二话不说,朝着解沐就是一顿爆揍,仍是什么也不说,闷头就是一个打。

    解沐也不反抗,挨打不还手,也不抵抗,随你怎么打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打了得有个十几分钟,于雯才停下了手,气喘吁吁的在庭院里的石凳上坐了下来,看着解沐的那个样子,气更是不打一处来,旁边的一块小石头,都让她给捏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解沐摸了摸身上的疼痛处,从衣服里面拿出一个小瓶,倒出了一枚丸药吃了下去,这不是“九香芳华丸”,而是韩菡来芳华谷后,为解沐调配的专治跌打损伤的药,虽然苦了些,但是特别的管用。

    于雯指着解沐说道:“你别以为挨一顿打就没事了,你不是本事吗?你怎么不打了啊?在那种地方就敢和人打架,真行啊你,这三年来,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能耐呢?打啊?怎么不打了?”

    解沐看了看她,只是低着头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于雯一砸周围的一块石头,顿时,石屑飞溅,“带你出去玩,害怕我自己一个弄不好惹出麻烦来,谁知道,你更是一个惹麻烦的主儿,好啊,这下子麻烦大了,你倒是自己缩在一旁当起乌龟来了,你!”

    于雯说道这里,气得是浑身颤抖,一跺脚,继续说道:“我告诉你,明天的宴席,姑奶奶我是麻烦大了,你知道吗?一个弄不好,也许姑奶奶就被人拉去当儿媳妇了,你知不知道啊,你个混蛋!”

    解沐看了看她,蜷缩在一旁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于雯看他这幅窝囊样子,不由得,两行泪就落了下来,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解沐这幅不争气的样子,她打心里就有一种无比难受的感觉。

    解沐一看于雯掉泪了,也一下子慌了神,赶忙走到了她的旁边,手搭在了她的背上,可是刚刚搭上,就被她给甩出去了。

    于雯哭了,是这几年来,自十一师兄失踪以后的,第一次哭,也是解沐认识于雯以来的第一次哭泣。

    解沐懵了,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于雯,可是看到于雯那副表情,心里的疼惜也难以抑制。

    哭了好一阵,于雯擦了擦脸上的泪,认真的看着他说道:“解沐,今晚你走吧,啊,快点走,找个时间,偷偷的溜出去,溜出古阳城,回芳华谷,或者回琴岛的树林里,找个他们找不到的地儿,躲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解沐看着她哭红的双眼,也不说话,伸出双手,将她搂了过来,搂进了自己的怀里,这次,于雯没有排斥,也没有将他推走,只是不停的流着着泪,泪水全部躺到了解沐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于雯又哭了好一阵,才趴在解沐的怀里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我在小时候,就和李贤认识了,麒麟会一直想要拉拢我们安浙于家,东兴也想,而在权衡利弊之下,家族里的老人们,选择了麒麟会,而我,就是那个被选择去和亲的人,联姻的对象,就是那个李贤,这是一门娃娃亲,但是却充满了龌龊。”

    “李贤从小就是一个混蛋,趾高气扬,却什么也不会,只是仗着自己有一个好父亲,就胡作非为。我于雯岂能嫁给那么个玩意,于是我就离家出走了,结果家里就派人找我,而东兴,也为了阻止联姻,就派人暗杀我,要知道,我当时才六岁啊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解沐握紧了拳头,脑海中一想也知道,当时一个六岁的小女孩,陷入那么一种局面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该是多么的痛苦。

    提起这些痛苦的经历,于雯再次低声哭了起来,过了一会才呜咽着说道:“后来,是老师救了我,老师将我带回了学院,后来又带回了芳华谷,收我为徒,教我械术。当年师母也对我说过,只要不离开静海,一切有他们,可是,我现在不在静海,没有了老师和师母,我只能认命了。”说着,于雯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解沐听到这里,眼前突然一亮,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串了起来,但是却又联系不起来,他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,哪里有那么多得心眼,怀中的人儿一哭,他刚刚串起来的东西,又打乱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解沐抚摸着于雯的后背,叹了口气,温柔的说道:“小傻瓜,我能让你明天一个人去吗?到时候,咱们两个一起去,有困难,咱一起面对。”

    于雯闻言,抬头看着解沐,也不顾脸上的眼泪,“你疯了,这样,咱们两个都会死的!你听我的,别犹豫了,今晚趁着夜色,你赶快走,走的越远越好,我是老师的亲传学生,他们不会把我怎样的!”

    解沐深情而又温柔的看着她的双眼,“你不是说过吗?是李贤那家伙要娶你,这是你们家族定下的婚约,就算是老师,也没有办法说什么,就算是一区的官府,也不得不承认这桩婚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那你又有什么用呢?你去,只能是激怒他们,你会死的更惨。”于雯焦急的说道,生怕明天解沐和她一起去。

    解沐低头,轻轻的一吻,吻在了于雯的嘴唇上,蜻蜓点水,一吻即停,他认真的看着于雯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,三年前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我就喜欢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解沐看着于雯,于雯看着解沐,时间,在这一刻定格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解沐自己都不知道,在他的脑海中,一朵寒冰蓝色的莲花,慢慢的,化开了。

    (p://)《异数械武》仅代表作者东岩的观点,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,请作删除处理,p://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。

    【】,谢谢大家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道神乾坤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史上最强炼气期〕〔日渐崩坏的地球〕〔鲜妻太甜:偏执老〕〔传奇冒险王〕〔蛊真人之齐天传〕〔我就是超级警察〕〔亿万豪婿〕〔帝国吃相〕〔我的兵王女友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