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黎落落晋绍承〕〔最强武皇〕〔第一妖主〕〔游戏花都之全能高〕〔废婿神医在都市〕〔我叫狐白〕〔银龙的黑科技〕〔回到过去当特工〕〔守卫者之星际狂飙〕〔焚天吞星〕〔青龙传纪〕〔明日浩劫〕〔近身妖孽兵王〕〔奇门医仙混花都〕〔女总裁的贴身保镖〕〔贴身狂少〕〔武神主宰〕〔超品渔夫〕〔骑士的路〕〔八岁帝女:重生之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三十七章 疑心
    季景明摇了摇头,“老八啊,你自己说,这种招聘会,又有什么意义,谁都知道,他们不可能重用我们学院的弟子,来这里,都是糊弄而已,师叔的谋划,从来都这么莫名其妙。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男子摇摇头,“师叔嘛,那岂能是和我们一般的人,那是神一般的人物,如果神能这么容易被人看透,那还能叫神嘛,再说了,当年师傅让我们跟着师叔来此打拼,曾经吩咐过我们,让我们万事,要听从师叔的安排,不能有二心,你忘了?”

    季景明冷哼一声,“师叔他老人家,年纪也是大了,变得畏手畏脚,要我说,当年就应该趁着南北之争的时候,一举平了天下,由我们学院掌控一切,那现在哪有那么多的事情,一区,也早就heg了。”

    “heg?我看是核平差不多。”男子摆摆手,转身而去,这个大师兄,总是这个臭脾气,让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季景明冷眼看着下方的人们,淡淡的说道:“核平,那也无所谓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琴岛,昏暗的月光,照在了旅店的破床上,解沐,缓缓的睁开了双眼,不过一睁眼,却正好看到了小冉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小冉一看解沐睁开了眼,脸立马红了,急忙起身,先看了看四周,微微呼吸,才说道:“爷爷,小哥哥醒了。”

    小冉的声音不大,但是她知道,爷爷听得见。

    果然,她刚说完,老人便缓缓的从门外进来了,手里还提着一个饭盒,他看着解沐,笑着说道:“哦,醒了啊,算算时间,嗯,也是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解沐看看二人,摇了摇头,想要坐起身来,却怎么也坐不起来。

    小冉又急忙将他给按了下去,“真是的,你每次受重伤醒来,都要来这么一套吗?还是先休息休息,其余的,还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老人也走到了床边,将饭盒放到了他的身边,也是如此说道:“你啊,还是先吃点饭,吃完了饭呢,再把小冉给你煎的药喝了,你小子以后要记住,不管你是要去报仇,还是要去救人,都得保证自己的身体没有额外的负担,身上没有别的毛病,要养好伤,否则,还不等sha,你自己就先倒下了。”

    解沐闻言,点了点头,也没有说话,他只记得昨天,在父亲的坟前跪拜,之后就人事不知了,不用想,也知道是小冉和老人将自己带回来的,而小冉,仍然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,以前在方竹林的时候也是,自己练功出了差错,也总是小冉陪伴着自己。

    小冉打开了饭盒,里面是老人不知道从何处弄来的一碗银耳粥,还带着热气,她便拿着汤匙,给解沐舀了一勺,递到了嘴边。

    老人看这一幕,微微一笑,转身也离开了此间,只留下这两个年轻人,有些事情,他这个老东西在这里,反而有些不方便。

    解沐脸一红,以前在方竹林的时候,他和小冉那时候还小,双手受伤的时候,互相喂饭,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,可是现在两个人都已经长成了大人,而且小冉还出落的如此亭亭玉立,要说解沐不动心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解沐张开口,将粥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小冉也不嫌累,一勺一勺的给解沐喂粥,喂完粥,又喂药,都是一勺接一勺的喂,显得很亲昵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到解沐喝完最后一勺药,小冉笑着点点头,就将碗勺都收拾了起来,而这时,老人也重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老人看看小冉,挥挥手,“小冉啊,你先别收拾,我有话对你们两个人说。”说着,老人一挥手,门便自己关上了。

    一看老人一脸的严肃,小冉也就放下了手中的东西,坐到了解沐的床边。

    解沐也是疑惑的看着老人,不知道老人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老人顿了顿,叹了口气,对解沐说道:“解沐,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,你自己要做好心理准备,成年礼你都度过了,你现在就是一个男人,所以你自己该怎么做,我以前也教过你,年轻人,必须要沉得住气!”

    解沐点点头,“爷爷,您说吧,我承受得住。”话虽如此,但是他仍然不自觉的握紧了被褥,因为老人能如此郑重的说话,那肯定是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。

    老人也沉了口气,严肃的说道:“我今天又去了一趟酒馆,用尽了各种手段,都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,这就证明了,肯定有大势力插手此事了,进行了严格的处理,将所有的踪迹给铲除了,并且将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,也给杀掉了,所以我们那天来到乱石海滩的时候,才没有看到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解沐闻言,也皱起了眉头,大势力?琴岛的大势力?那不是拥有着化境高手的赵家!

    老人接着说道:“说到这里,你们也应该猜出来了,我认为,这件事情,赵家肯定插手了,而且赵家的高层,肯定是知道了什么,所以才做出了sha灭迹的事情。而且,弄不好,赵泰龙,亲自来过这里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小冉和解沐的脸色也都是一白,赵泰龙,那可是在《逍遥榜》上赫赫有名的男人,那一句“赵郭二家列二甲”,其中的赵,指的就是赵泰龙!

    连这种级别的人物,都亲自来过此地,那这事情,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老人叹了口气,继续说道:“赵泰龙来这里,有可能是他和解沐你父亲有旧,但是也有可能……,总之,这事情和他脱不了干系,另外,我还发现了另一件诡异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在你父亲的墓里面,有一件东西,那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,不过阴气非常浓厚,浓厚的惊人,我想要仔细看看,但是刚把威压放出,却被阻挡了,那些墓碑,竟然是一个巨大的阵法,如果我所料不错的是,这个阵法,就是,两行光械大阵!”

    听到老人说完,解沐的脸上已经是苍白一片,他的双眼也是微微失神,身体也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小冉却皱起了眉头,她从未听过这个大阵,“爷爷,这是个什么阵法,我为何闻所未闻啊?”

    未等老人说话,解沐却先说话了,声音也颤抖起来:“两行光械大阵,学院的秘阵之一,采用两行特殊的hd系械具,按照一定的间隔布置开来,虽然布置方法极为简单,但是采用的hd系械具,却极难制作,一旦此阵布成,破之极难。此阵,依靠械术激发的激光,实现攻防一体,而且威力巨大,上等阵法,足以灭杀天道高手!”

    老人接着说道:“犹豫这个阵法没有阵眼,所以没办法用常规方法破阵,如果不是知道布阵之法的人,根本没有安稳破阵的方法。世上,能有资格布置此阵的人,寥寥数人,但是所有人,都是学院九系的高徒,而这个大阵,连我都觉得麻烦,那布置此阵的人,我也就不用说了。”

    小冉这时,也知道是何人布阵了,她关切的望着身旁的人,那可是他最尊敬的人之一,怪不得爷爷之前说,让解沐要挺住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解沐握紧了床褥,双眼中的悲愤难以掩饰。

    老人又是一叹,“此事,与东林脱不了干系,就算不是他手下的人动的手,也绝对是因他而起,赵泰龙,也肯定是因为东林的关系,才来到此地的,所以,要找到你父亲死亡的真相,那还得去一趟静海。”

    解沐睁大了双眼,带着悲愤的语气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我要去静海,我要当面见到老师,亲自问问他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老人一看解沐如此,急忙说道:“不可!你小子疯了吗?东林那是何等人物,就连老朽都不敢与他正面相抗,如若真是他干的,你岂能逃得过他的毒手!”

    小冉和解沐以往经常听到东林有多厉害多厉害,但是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听老人说,不敢和东林正面相抗,那东林,到底该有多么强大。

    老人看着两人,“我实话对你们说了吧,为什么东兴会让学院那么安稳的存在他们的眼皮底下,为什么一区的官府,始终不敢对学院有什么动作,学院自己本身的强大是一方面,东林他的强大,才是更关键的!”

    “东林的实力,未必不如天下四绝啊!”

    等老人说完,解沐整个人就像是瘫在了床上一样,没有了任何的动作。

    小冉却发现了问题的关键,“可是爷爷,你不是说过吗?麒麟会处处针对学院,上次他们不是还差点击杀了学院的几位高手吗?那他们,就不怕学院了吗?”

    老人点点头,“麒麟会,却是不害怕学院,他们的一麒首,本身就是四绝之一,手下更是有着数位登上《逍遥榜》的强人,再加上东林这么多年来,从未用出过全力,也从未在人前和那些绝世高手们动过手,世人小觑他的实力,那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解沐转过头,又看向了老人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解沐说话,老人却摇摇头,“不行,你也不能加入麒麟会。先不说以你的实力,真要爬到麒麟会的高层,需要多少年月,关键是你父亲的死,太奇怪了,除了学院,可能性最大的,便是麒麟会了,如果真是麒麟会动的手,那么学院和赵家掩盖下来,为了防止南北大战再次发生,那也是有可能的,而且麒麟会想要轻易的击杀一个先天巅峰高手,也是非常简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解沐愣住了,老人话中的意思,是学院、麒麟会,都不可靠,那自己该去投靠谁?可是凭自己的实力,哪里能从赵家或者学院查出些什么来啊?

    小冉心中也是这么想的,她当即问道:“那爷爷,这也不行那也不行,到底小哥哥该怎么做啊?不可能不去查了吧。”

    老人看着两人,脸上微微一笑,手中两张崭新的**便拿了出来,只不过那两个人的样子,却是从未见过的。

    (p://)《异数械武》仅代表作者东岩的观点,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,请作删除处理,p://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。

    【】,谢谢大家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道神乾坤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史上最强炼气期〕〔鲜妻太甜:偏执老〕〔传奇冒险王〕〔日渐崩坏的地球〕〔我就是超级警察〕〔亿万豪婿〕〔约会从美食开始〕〔重生日本当神官〕〔帝国吃相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