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从魔术秀走向娱乐〕〔出名太快怎么办〕〔远方寻梦〕〔我偏偏是巨星〕〔你的爱如星光〕〔偷爱〕〔金主大人,请矜持〕〔生活系文娱教父〕〔我的巨星败家女友〕〔我在同一天活了千〕〔穿书后,胖喵儿在〕〔最强兵王〕〔我不想酿酒〕〔从退出娱乐圈开始〕〔重生小娇妻:总裁〕〔天庭紧急电话〕〔你的爱如星光〕〔凤图传〕〔末世之异能进化〕〔豪门契约:总裁,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一百七十一章 老人
    正当解沐在骨三十四的陪同下,继续在漆黑的环境下行走的时候,现实世界,解沐的躯体和男子的搏斗,也到了最终的阶段。

    “解沐”孤竹在手,刀刃上全是黑色而鬼魅的气息,强大的元气注入到刀柄上,刀身难以承受如此雄浑的力量,而渐渐的产生了一道道裂纹,并很快蔓延到了整个刀身上,这种实力,实在惊人。

    在他身前的男子,浑身都在流血,双手的拳头已经挣不开了,死死的握着双拳,武道之意再坚定,此刻也仿佛看到了绝望,以天道之身,就算对上化境巅峰的武者,他也不会有现在的这种感觉,和解沐一眼对视,他就好像看到了一只来自地狱的恶鬼——死亡在四周环绕,双眼之中,唯有杀戮二字。

    男子的本体如果在这,绝对不会畏惧,他是谁,他可是于高远,安浙第一高手,实力早已到达了出神入化的地步,与《逍遥榜》上之人相比,也不遑多让,可是这只是一道化身,一道天道级别的化身。

    “解沐”一步踏出,身法真的和鬼一样,一瞬间来到男子的上方,孤竹一刀而落,极端的力量压下,在地上也烙印下了一条巨大的刀印。

    必杀一刀,男子躲闪不及,一拳打在“解沐”的心脏上,之前的大刀已经被“解沐”打的粉碎,刀柄也被他扔掉了。他另一只手对着“解沐”的脑袋,一拳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男子的动作虽快,“解沐”的动作更快,孤竹已经劈下,刀刃碎裂,但是碎裂的更是此人的脑袋,下一刻,死亡的气息和血煞之气瞬间传遍整个身躯,“轰”的一声轻爆,已经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“解沐”站在原地,却仍是没有清醒过来,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,眼中也看不到一丝神采,浑身被鬼气和煞气笼罩,杀死眼前的这道化身,更多的血气和煞气缠绕到了他的身上,衣服上也都是死人的鲜血。

    在远方,正在给下面人开会的于高远,一口鲜血突兀的喷出,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,眼前一阵恍惚,瞬间便看到了“解沐”击杀自己的情景,当即一拳拍碎了眼前的桌子,“竖子,坏我大事!”

    众人急忙上前,想要扶住他,却被他一把推开,又坐回了椅子上,摆了摆手,示意其他人退开,于高远看着众人离去,叹了口气,一挥手,会议室的大门也关上了,在他的眼前,浮现出了一面镜子。

    于高远看着镜子,轻轻点了两下,镜子上的人影晃了晃,竟然消失了,而后传出了一个不男不女,难以分清性别的声音,“你终于呼唤我了,是不是遇到困难了,如果有困难,尽情的说,我们会尽量帮助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摸了摸下巴,突然冷哼一声,一拳捣碎了镜子,似乎有些被人戳穿,恼羞成怒的样子,“我叫你出来,只是找你撒撒气,你什么东西,帮我?”

    镜子四分五裂,消散在了半空当中,却只留下了一个声音,“你还会再找我的,你的心里充满了黑暗,我们,才是你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于高远左手盖在右手上,淡淡的说道:“藏头露尾的鼠辈,我还不屑于找你帮助,一个月烦我多少次了,滚一边儿去。”而后,他看向了远方,嘴角勾起,“东林辰木,我真的想看看,你究竟还能料到哪一步?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起身,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“不就是一具化身吗?就当是我送你的,当年你忌惮我于家仙子仙威,不敢越雷池一步,仙子飞升之后,你的手是越来越长了,都敢派人到我安浙来捣乱,好啊,你不是能嘛,我看你还能撑几天!”

    于高远的身后,有一张巨大的地图,是一区的版图,上面写着很多的内容,以前之时,于家的地盘远不止安浙一地,小半个南方,都是于家的地盘,可以说是当时的第一世家,风头一时无两。

    当时,于家的最强高手,还不是于高远,当时他才十几岁而已,那是一位如仙子一般的女子,无论是长相、风采,还是武学造诣,都是江湖顶尖水准,论声望,可以说是当时的天下第一人。

    可惜,于家的巅峰没有多长时间,就迎来了巨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东林辰木来到了于家,和张慕雪一起,两人轻易的击败了于家的众多高手,更要挑战于家仙子,于是三人找了一处无人知晓的地方,掀起了惊天大战,当然,这世上除了交战双方,无人知道这场大战的胜负。

    回来,于家的这位仙子,便一刀劈开长空,飞升而去,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接着,于家的各处地盘,都遭到了东兴的侵占,当时尚处于东兴和学院的蜜月期,有着学院的大力支持,东兴势不可挡,最后将于家逼到了最后的大本营,也就是安浙一地,在这期间,于高远最好的朋友,也死在了战争当中。

    从此,他恨死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也就是东林辰木。

    兵临城下,于高远及时突破,并约战韩逸伟,在安浙与静海的交界处,两人正式交战,当然,他败了,惨败,根本不是韩逸伟的敌手,虽然撑住了三百余招,可是也只是勉强保证不死,但是韩逸伟却退兵了。

    于高远一人逼退东兴的传说,便在一区传开了,可是他自己很清楚,他根本不是韩逸伟的对手,哪怕是到现在,他也没有和他一战的勇气,两人的差距,已是天差地别,后来,他知道,是东林辰木,保了于家。

    今生最耻辱的事情,便是自己的声望、自己的生命,都是自己最恨的人帮自己完成的,他甚至曾发过誓,必报此耻,但他也知道,两人的差距。

    直到一次偶然,他在参加学院举办的一次械术发表会上,见到东林辰木吐血晕倒,便知道事情有些蹊跷,后来各种调查情报,他发现,在与自家仙子一战之后,东林就很少与人动手了,动手,也从未认真过。

    他便断定,东林有伤再身,并且伤势没有任何好转,随着时间,还在扩大。

    于高远眼神阴鸷,似有雄鹰蛰伏,远远的看着学院,周围的一切,都化为了碎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解沐”已经彻底疯狂,他知道,在不远处的小城里,有的是活人,身形一跃而起,就要朝着小城而去,若是让他到达小城,那城里必将血流成河,什么都不会剩下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一道宏大掌劲,从林外飞入,打在了“解沐”的身上,直接将他打飞了出去,躺在了地上,粘稠的鲜血从嘴角喷出,仅仅虚空一掌,五脏六腑尽毁,若不是他恢复能力极强,早已魂归黄泉了。

    一个一身白袍的老人,从林外缓缓飞入,落到了“解沐”的身前不远处,虽然白发苍苍,但是他的嗓音却仍是充满了磁性,“我远远的感应到了一道浩然正气,好奇是谁在练儒门圣功,来到这里,结果却看到了一个怪物。”他挥了一下衣服袖摆,有一种潇洒的风范在其中,长相一般,气质却是绝佳。

    “解沐”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看着老人,无神的双目,却透露出了暴涨的杀意,死气缠绕的他,浑身一震,伤势愈合的速度陡然加快,天地元气更加疯狂的涌入他的体内,一手握着孤竹,气劲已然来到老人身前。

    “嘶,吃了我一掌,还能站起来,你果然不简单,这修炼的是什么魔功,竟走火入魔到这种程度。”老人看着“解沐”,凌空一指。

    一道指劲瞬间来到“解沐”身前,速度快到了极点,他来不及躲闪,只能提起孤竹,本就碎裂的孤竹,更加不堪重负,瞬间化为了碎片,掉到了地上,而刀柄还留在他的手里,指劲没有停止,直接打穿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随意一指便打穿了“解沐”的心脏,老人才笑着说道:“有意思的怪物,嗯,这一指,算是打穿了他的心脏,就算是大罗神仙,也难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解沐”低下头,看着自己心脏上的窟窿,一声惨烈的嘶吼传遍树林,血气疯狂涌入其中,修补他的心脏,而鬼气吊住了他的性命,才让他没有立即死去,并且仍在快速的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老人看到“解沐”还没有倒下,此时也是来了兴趣,“接我一掌、一指,还能站着,天下还没见到过有像你这样的化境武者,不对,他还不是化境武者,化境的实力只是虚浮,他真正的实力,嘶,才仅仅是先天中期吗?”

    看清楚“解沐”体内真正的修为,老人大手一挥,若谪仙降世,潇洒之态,人鬼动容,“如此有趣的怪物,待我擒下他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老人瞬间来到“解沐”身前,手掌拍在“解沐”胸膛之上,向着天空一扔,接着连点数指,全数点在了他的要穴上,封禁了他所有的行动能力,连说话都极为困难,更别提移动了。

    未等“解沐”落地,老人一手抓住他的后背,脚下一踏,便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远远的,只能听到老人的声音,“咦,这里怎么还有个小姑娘,血阳之体?好苗子啊,带走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道神乾坤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史上最强炼气期〕〔日渐崩坏的地球〕〔鲜妻太甜:偏执老〕〔传奇冒险王〕〔蛊真人之齐天传〕〔我就是超级警察〕〔亿万豪婿〕〔我的兵王女友〕〔约会从美食开始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