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重生之都市狂仙〕〔隐形学霸超A的〕〔强势锁爱:总裁大〕〔重生之苍莽人生〕〔盛世娇宠之名门闺〕〔万兽朝凰〕〔医武兵王〕〔我的佛系田园〕〔我的光影年代〕〔地球最强修仙〕〔重生之神极兵王〕〔总裁爹地超凶的〕〔黎隐传奇〕〔天后的绯闻老爸〕〔第一侯〕〔豪门甜婚:给总裁〕〔万界画师〕〔这个怪奇物语有点〕〔福满农门〕〔美人娇悍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二百零二章 生死决
    一刀“风切”,一瞬间来到血蝉的眼前,融合了风之意境的刀法,最大的优点就是快,快的惊人,接着,就是狂风席卷,那威力乃是天阶高级武技的全部,一刀发出,几乎抽空了解沐体内的所有内气。

    血蝉刚与拼死一战的姚亦宁交战过,内气还没有恢复,还带着较重的内伤,按理说,根本来不及应对,毕竟这一刀比他的飞刀速度还快,并迅速将所发出去的飞刀卷飞,眨眼来到他的身前,风之意境的速度,让他无法闪躲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时,血蝉面无表情,毫无畏惧,脚下一踏,身后蝉翅影再出,手中出现了一把军刺,威压再起,竟抬手硬抗解沐的攻势。

    “噔”的一声闷响,火花四溅,刀身与刺身相撞,内气尚未提起的血蝉自然被打飞了出去,重重的落在了地上,一口鲜血再次喷出,握着军刺的手在不断的颤抖,身后的蝉翅也消散了,而风之意境和刀意作用在他身上的力道,让他无法起身。

    解沐站在打飞血蝉的地方,一手扶着墙,大口的喘着粗气,“风切”之刀,虽然威力巨大,但是消耗也是巨大的,此人果然强的惊人,和姚亦宁交战应该已经受了很重的伤了,竟然还能挡住自己这一刀,相同的境界,居然有这么大的实力差距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解沐睁大了双眼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来不及调整内气,扯着嗓子高喝一声,“金滩学长,快躲开!”

    金滩一手抱着魏婷,还来不及明了解沐的意思,他还沉浸在刚刚那一刀的震撼当中,突然,背后传来了剧烈的刺痛,一股剧烈的杀意传到了他的体内,一瞬间,他只感觉眼前一黑,往下倒去,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在金滩的身后,血蝉缓缓的起身,他借助解沐的力量,来到了金滩的身后,一刺发出,给了没有保护的金滩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血蝉抽出军刺,上面的血槽里面充满了鲜血,他轻轻一甩,全部滑出,接着,一道道血气从金滩的伤口之处发出,不断进入了他的体内,本来苍白如纸的脸庞,竟渐渐有了血色,而威压,也越来越庞大,内气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解沐并没有阻止他这一系列的行为,他已经几乎没有内气了,运用七巧医术,强行将身上的飞针逼出,就消耗了他三分之一的内气,而再加上“风切”一刀,彻底的消耗完了所剩不多的内气。

    此时的解沐,暴怒萦绕心头,难以压抑的愤怒和悲伤让他紧紧的握住了手里的孤竹,但是《逍遥朴》在全力运转,他终究是没有失去理智,他想明白了,如果要战胜眼前的血蝉,只有一个方法!

    想罢,一道杀意冲天而起,惊天动地,与血蝉的相比,也差不了多少,《杀意决》全力运转,无与伦比的杀意从他的体内释放而出。

    血蝉感受到这种杀意,也有些不敢置信,他皱紧了眉头,喃喃自语“好浓厚的杀意,这小子什么来头,居然有如此可怕的杀意,学院除了杜生之外,什么时候又培养出了一个绝顶杀手?”

    解沐很清楚,单凭《杀意决》,他无法与血蝉争斗,因为他的内气已经消耗光了,要与他斗,从来就只有那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接着,一股血煞之气又是冲天而起,瞬间覆盖住了整个峡谷,庞大的血煞之气,突然爆发,让毫无防备的血蝉向后退了四五步才再次站稳了脚跟,他不由自主的握住了手中的军刺,可是军刺再这种压迫下,也在不断的颤抖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血煞气很快又消散在了天地之间,解沐缓缓的睁开了双眼,已经全部变成了血红色,血煞之气在他体表围绕,《逍遥朴》、《杀意决》、《狂化秘法》,都在一瞬间被他催动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解沐单手握着孤竹,孤竹的血色光芒也在剧烈的闪耀,虽然身上充满了狂性,可是在他的眼里,却是极致的冷静。

    峡谷之内,已经变成了血色,风停了,但是人心未停,血流未停,杀意更未停!

    解沐清楚,狂化秘法无法支撑很长的时间,他必须速战速决,瞬间出手,脚踏“浮游随风步”,暗运“九步送君行”,连踏两步,刹那间威压暴涨,而转眼到达血蝉的眼前,出手便堪比天阶高级武技。

    “一刀留神!”

    血色一刀,无尽杀意,一招出,索人命!

    血蝉身后蝉影再现,本来他的内气消耗的其实差不多了,可是吸收完金滩体内的血气之后,已经恢复了不少,伤势也好了很多,这就是极致的血道功法的恐怖,以战养战,以别人的命,换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出手,便是极招,眼前飞刀飞舞,杀意纵横,正是江湖之中闻风丧胆的杀人绝学。

    “无形飞刀第二重?飞刀血杀!”

    孤竹所过,血煞之气弥漫,掀飞了袭来的飞刀,并一刀落在了血蝉的肩膀之上,暴怒的刀,剧烈的刀意,一刀而过,几乎砍掉了他整个左臂,而接着的一声惊爆,却将血蝉打飞了出去,撞到了一边的岩壁上。

    在岩壁上,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坑洞,血蝉手持军刺,艰难的起身,看着眼前的解沐,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畏惧感,可是接着,他也愤怒了,他居然会对这么一个他差一点碾死的人产生畏惧!

    血蝉提起内气,吸收解沐释放在空气中的血煞气,他修炼的是血道功法,自然也可以吸收空气中的血煞之气,只是无法过滤掉煞气,又无法利用,残存在他的经脉当中,他要承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。

    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血蝉再次起身,再次出手,身后蝉翅扇动,威压比之前还要再强,正是他独创绝式。

    “血蝉杀!”

    无数飞刀飞针,在他眼前发出,在空中凝成蝉影,一只巨大的血蝉,直扑解沐而去。

    解沐双手握刀,再次出手,也是全力。

    “风切!”

    风之意境,刀意,杀意,全部融合,极致的一刀,也是最强的一刀,原本无色的刀气,也变为了血红色,极招发出,胜负难分。

    孤竹轻易的打飞了稍大一些的飞刀,可是密密麻麻的飞针,却是难以阻挡,一转眼,解沐已经身中数十针,密密麻麻的扎在了他的身上,犹如一只刺猬一般,鲜血从各处涌出,瞬间成了血人。

    可是解沐仍无所畏惧,孤竹已经到了血蝉的眼前,再次一刀,彻底的砍下了血蝉的左臂,并且再次一刀横砍,在他的腹部,留下了一条刀痕。

    忍受着如此的痛苦,解沐也好,血蝉也好,都咬着牙,没有发出一丝痛苦的声响,他们知道,对方都在忍,也必须忍,不能放松!

    近身交战,血蝉军刺挥舞,和孤竹相碰,火花四溅,他的血宇明楼搏杀之法,解沐的各种刀法,层出不穷,交战的双方都已是鲜血淋漓,一人没了左臂,一人被扎成了刺猬,却没有丝毫退却。

    拼命死战,却是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解沐本就不是血蝉的对手,纵使自己血煞狂化之后,而血蝉也受了极重的内外伤,两人仍旧战成了平手,再次一招,又各自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解沐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内气一震,血煞之气发作,一瞬间将所有的飞针从体表振飞出去,同时,大量的鲜血从每个飞针留下的针孔之中涌出,可是所有涌出的血液,全部汇聚到了解沐的体表,再次化为了血煞之气。

    虽然血煞之气能够治疗外伤,可是它无法进入解沐的体内,而它引入解沐体内的天地元气,也十分有限,已经快要消耗殆尽,也就无法让解沐无法恢复内伤,再交手,就是判定生死之招!

    血蝉握着军刺的右手在不断的颤抖,左臂的血口也被他点了穴道而封住,他自己流出的血液,也化为了血气,转入了他的经脉当中,为他疗伤,并提升他的威力,如果拖下去,他未必会输给解沐,可是他看到了解沐眼中的死战之意,也知道,对方的下一招,必定将是生死极招。

    解沐将自己能调动的极限的血煞气,尽数涌入了孤竹当中,孤竹的刀身散发出照亮天际的血色光芒,而在他的身边,杀意竟显现出了实体,一道道的杀戮之气,也汇于刀身之上,杀之大道,血之大道,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此招,正是道招元武,也是解沐在使用“浩天邪暴”之后,脑海中得到的新武技,也是目前最强的一招元武技,一招,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血蝉看到解沐如此威势,便知,若不底牌尽出,此时,会死的便是他了,血气翻滚之下,杀意升腾,没错,血宇暗搂,怎会没有元武道招呢?而且这一招,不仅仅是血宇暗搂的招数,而是整个血宇楼的开创者留下的极致之招。

    风起风停,出手,便分生死!

    “血杀万千!”

    “一步血杀!”

    相似之招,相似大道,却是截然不同的招式,截然不同的,结果。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道神乾坤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雷古鲁斯决定不当〕〔重生八零好当家〕〔日渐崩坏的地球〕〔最佳赘婿〕〔洪荒之六道真人〕〔农门辣妻:痴傻相〕〔六宫凤华〕〔手术直播间〕〔重生北大荒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