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来自仙界的男人〕〔悍卒之异域孤狼〕〔末世最强武团〕〔夜少的二婚新妻〕〔木叶之莫生气〕〔天雷岛〕〔明廷〕〔吞噬星空之黑龙传〕〔偷汉神贼〕〔听说我死后无敌了〕〔综艺教父〕〔美漫之无尽技能〕〔诸天馆长〕〔影后来袭:国民女〕〔奇迹的召唤师〕〔异世财富大亨〕〔都市全能至尊〕〔修仙琐录〕〔胜者为王〕〔这个男星有点帅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二百一十六章 僧与魔
    看到于雯为难的脸色,魏婷脸上的表情也苦涩了下去,她也想到了很多,于雯不是一般人,她是九系的十四先生,她的一举一动,代表的可不是她自己,而是相当于整个学院,如果她在此对林悦出手,对方完全可以认为是学院向血宇楼开战的标志,到时候引起的争端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学院现在正在风口浪尖上,所有的势力都对学院非常的防备,除了本来就敌对的麒麟会,其他的血宇楼、东兴,甚至龙组,也开始担忧学院那膨胀的实力,如果在此之时,于雯对血宇楼的人出手,一旦没有彻底杀死,就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魏婷的脸上已经出现了绝望的神色,她很清楚,虽然自己的实力有所提升了,可是还远远不是血蝉子的对手,怎么可能报的了仇?

    小冉看了看于雯,又看了看魏婷,笑道“学姐,你没必要去逼迫十四先生,她肯定是有自己的难处,不过学姐你放心,如果在第三层我们碰到血蝉子那家伙,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的,还有林悦,她欲趁小哥哥重伤之际,想杀我小哥哥,如果再遇到他们两个,我与小哥哥,必杀之!”

    魏婷闻言,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小冉一眼,她、金滩与小冉和解沐的关系不算好,也不算坏,虽然小冉话里的意思是,她是为了自己,但是小冉能在此时说出这种话,却是让她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解沐点点头,“金滩学长的死,我们是亲眼目睹的,我与血蝉子,也有一笔账该好好算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受到两人的鼓动,姚亦宁也说道“当时与血蝉子拼杀的时候,我也在场,虽然现在我也不是他的对手,但是他意欲杀我,此人,我也不会留他,林悦我不管,此人,我也必杀之。”

    赵茹衫微微一笑,“既然你们都这么想杀那个什么叫血蝉子的,我也不会闲着,这样吧,我可以帮你们阻拦一下林悦,我跟她无冤无仇,应该不会打的很惨吧。”话虽如此,她却握了握拳,林悦的实力,可着实不弱。

    听到其他的人这么说,于雯终于说话了,“唉,此事,我不会处理,你们可以袭杀血蝉子,他不是我学院的人,而且此人杀我学院之人在先,必须杀死,至于林悦那边,她如果敢对你们出手,我自会应对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除了魏婷,众人的脸上都笑了起来,于雯的实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,如果她出手,拦住林悦就不是难事了,其他人抽出手来对付血蝉子,应该也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天边巨虫的威压再次传来,压得在场众人都是一个趔趄,这只大虫子的大角已经完全长了出来,金闪闪的大角冲着天空,似乎能将这片天空都给顶破,当然,本来这片天,其实也只是岩层。

    随着巨虫实力的恢复,在空中飞舞的虫子飞的是更加欢快了,嘴里发出的嘶鸣让听到的人都是一阵头疼,虫威盖世,其他生物都只能暂避锋芒。

    解沐内气运转,化解掉威压带来的影响,对其他人说道“我们不能在此停留,赶快找第三层的入口,这玩意,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,于雯这时却说道“现在的白马墓发生了很多变异,出现了很多超过了先天境的怪物,这巨虫更是达到了真元境,所以我们这些人不能再分开了,否则真的是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姚亦宁问道“十四先生,看你这么淡定,是不是知道了第三层的入口在何处?”

    于雯点点头,“嗯,这在学院资料里面有,是我们学院的前辈留下来的,不过这东西是在图书馆里面的,我能知道,林悦估计也知道,所以我们得快点进入第三层,要不然你们想杀他们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小冉道“那别废话了,快走吧,趁那个大家伙注意力还不在我们身上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于雯转身,脚下一踏,向着远方而去,她的轻功无疑是在场之中最好的,就算小冉的“凡圣凌仙步”与之相比,也有所不如,也是小冉差在修为和境界上,更缺少王气的支持,没办法全力施展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运转轻功,紧紧的跟着于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沙岗脱战之后,并没有再跟着于雯,反而找寻起了其他的猎物,但是找了半天,却是什么也没发现,他看了看空中的大家伙,吐了口气,“你这家伙,还真是什么都不给我留,要不是我现在打不过,我非宰了你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身后突然传来梵音阵阵,似有佛钟敲响,一介僧人,一身白衣,手持禅杖,脚下如踏莲花,几步便来到了沙岗身前,看清身影,正是广乐。

    看到白衣僧人,沙岗原本一直微笑的脸突然阴沉了下去,似乎有些吃惊的说道“你?你竟然还没死?”

    广乐伸手行礼,“阿弥陀佛,施主何出此言?这是小僧第一次和你见面,为何一见面便说我尚未死啊?”

    沙岗抽出砍刀,一抹刀身,“没错,你是他,你果然是他,连说话的方式都一模一样,七百年未见了,我倒是想看看,你的武学,到了哪一种地步?”

    广乐平和的说道“小僧本是为平第三层动乱而来,遇到施主,只是感觉施主与我有缘,才特来一观,今日一见,施主相貌平和,却是煞气内敛,看来施主一生杀生无数,阿弥陀佛,善哉,善哉。”

    沙岗也不再和他啰嗦,径直出手,一刀而落,不再如之前和于雯对战时的轻松,暴涨的武意,高涨的杀意,无言的出手,却是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广乐抬起禅杖相抗,“当”的一声清响,火花四溅,一招对拼,两种截然不同的内力冲撞,佛门圣威一抗百年怨魂,佛威盖世,魔威惊天,两股不容于世的至极冲击,相互交融,一瞬间,山崩地裂。

    两人的招式皆是大开大合之招,雄浑刚猛,一经交手,各自震撼,相互退开之后,却都是紧握手中武器。

    广乐手中禅杖佛光闪耀,再次回归僧棍模样,“施主不缘分说便与小僧动手,看来也是小僧结下的仇怨,不过看施主之样,似是孤魂野鬼,不若我为施主颂一遍《渡人经》,渡你往西方极乐而去。”

    沙岗冷笑一声,再次出手,仍是霸道至极的刀法,此时他的实力和广乐差不了多少,但是广乐以守为主,并没有主动攻击。

    一刀划过僧棍,又激起一片火花,沙岗冷言开口,“西方何在?灵山何在?世间早已无佛,你着像了!”

    广乐僧棍隔开砍刀,反手一挥,竟将广乐再次逼退,“心中有佛,则世间自然有佛,我心向佛,如来随身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佛光闪耀,圣洁的光芒包裹了广乐,眨眼之间,气势猛增数成,“虽不知阁下是谁,但是与我有缘,我自当将你渡化!”

    沙岗握刀后退两步,眉头微皱,“圣行法相?”

    广乐僧棍指向沙岗,“施主,指教了。”

    沙岗迫于威势,再退一步,握紧手中砍刀,他目前的躯体是占据而来,可不是他自己的身体,难以施展自己真正的武学,对付之前的广乐已然吃力,而全力出手的广乐却更让他难以应对。

    广乐一步踏出,步步生莲,佛门秘招,运于手中,佛光普照,梵音大作。

    “一棍伏魔!

    与先天武者施展的天阶高级武学不同,由广乐发出的佛门武学,发挥出了不止十成的威力,还要再强上不少。只有武意、佛法,都达到了广乐这种实力的人,才能施展出这样威力的佛门武学。

    一棍而落,速度极快,沙岗不躲不闪,出手便硬抗其招,霎时间魔气汹涌,黑气翻滚,极招上手。

    “魔掩佛威!”

    元武道招出手,远不是天阶高级武技能够相比的,而且沙岗似乎知道广乐这一招的破绽,一出手,挡住了广乐的僧棍不说,竟一掌将他打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广乐受他一掌,嘴角留下一缕鲜血,纵有佛门炼体绝学,可依然收了些许内伤,虽只是仓促之间发出的元武道招,可毕竟是融合了沙岗对他自己走的大道的理解,所以一交手,他就受伤了。

    发出这一掌的沙岗,脸色苍白如纸,虽然他现在有悟道境的修为,可是这一掌仍旧几乎抽空了他的内气,他不在恋战,一踏步,便朝巨虫的方向遁去,并留下一句话,“后面的秃驴,你有胆就跟来!”

    广乐向前一踏,压制内伤,就要施展轻功,可转念一想,却又撤了回来,道了一句“阿弥陀佛”,便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沙岗似乎感受到广乐没有追来,才找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,吐出一大口的鲜血,点了自己几个穴道,开始自我疗伤,并恶狠狠的说道“圣行者的武技,果然不是这么好对付的,等我恢复一些内气和魔气,我再来找你!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道神乾坤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雷古鲁斯决定不当〕〔重生八零好当家〕〔日渐崩坏的地球〕〔最佳赘婿〕〔洪荒之六道真人〕〔六宫凤华〕〔手术直播间〕〔重生北大荒〕〔龙神至尊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