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神针妙医秦立〕〔从观众席走向娱乐〕〔安盛夏权耀〕〔重生之先声夺人〕〔首富悍妻有空间〕〔七等分的未来〕〔重生学神:封少娇〕〔我的姐姐——有毒〕〔青枝的佛系种田系〕〔命运之魔途〕〔王者〕〔绝世盘龙〕〔张龙周晴〕〔5188张龙周晴〕〔5188小龙〕〔崛起黎南〕〔超级小神医〕〔重生王者归来〕〔重生五零巧媳妇〕〔千里江山不如君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二百二十七章 重宝
    破空一脚,直冲于雯而来,破空之声大作。

    于雯手握重宝,虽然重宝没有在她手里捣乱,但是却异常沉重,如携带万斤重物,所以在这空中,于雯极难转圜,一招踢中了她的腰部,那奇形怪状的宝物一下子飞了出去,而她也向着一边飞去。

    血蝉子轻功极高,瞬间就抓住了重宝,可是在他的手里,他立即感受到了那股重于万斤的质量,还有一股难言的刺痛,他下意识的就想将他扔出去,可是却紧紧的握在了手中,内气也瞬间包裹住了手心,想要征服这件异宝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黄世极已经来到了血蝉子的身边,瞬间出手,皇极龙伯掌霸气千秋,一掌出,一掌回,在这空中,伴随着一声龙吟,直奔血蝉子而去。

    血蝉子正被这异宝所缠,根本来不及反应,不过他也不是那不识时务之人,一把抛开宝物,双手放在身前,而黄世极的一掌,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胸前,他一口鲜血喷出,如断线的风筝一般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这时,一旁的于雯再次上来,解沐和那蓝衣男子提供的风之意境,让她在空中如履平地,扶摇直上,不过她也没有去夺取宝物,反而一拳砸向了黄世极,正是于家绝学,定远开山拳。

    “挥拳开山!”

    本来的这一招,得蓄力才能打出最大的威力,可是于雯舍去了蓄力的过程,换来了这一瞬间的爆发,一拳打出,拳意迸发,刚猛霸道的一招,让毫无防备的黄世极受到重创,也一下子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论是谁都没想到,已经受了血蝉子一招的于雯,竟然还能再在空中盘旋,这种情况,可不是单纯的轻功就能办到的,而凭借解沐的风之意境,其实也很难做到,这就说明了,一旁的蓝衣男子掌握的风之意境,绝对不止一成!

    于雯转身一把握住宝物,很快就落到了地面,回到了赵茹衫他们旁边。一落地,于雯便抹去了遮掩宝物模样的光芒,显现出了它本来的样子,这竟然是一枚铜牌,仅仅是一枚铜牌,却有如此神异的表现,让观者惊异。

    不过得到这件宝物,于雯的脸上明显是惊喜万分,她不假思索的咬破了手指,将自己的一枚血液滴在了上面,而后对身边人说道“给我护法,我炼化这东西,这关系到我们的生死,拜托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于雯盘膝而坐,内气将铜牌笼罩,悬浮在她的胸前,那枚精血也流淌在铜牌的表面,她竟然当场就开始炼化宝物。

    听到于雯如此郑重的话语,小冉、赵茹衫、魏婷、姚亦宁四人也不敢大意,一人站在一个方向,将于雯团团围住,盯紧了周围所有的人,手里的武器该启动的启动,械术也开始激发,亮出特殊的光芒。

    血蝉子和黄世极早就落了地,他们都受了些许的内伤,都出一口血唾沫,服下了疗伤的丹药。

    林悦对血蝉子说道“怎么回事?你都拿到宝物了,为什么要放开?”

    血蝉子皱起眉头,低声说道“你有所不知,那东西怪异的很,不但奇重无比,而且握在手里,还有种扎心的疼痛,又有黄世极偷袭,我把握不住,只能扔了,那东西太奇怪了,不像是一般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林悦看向了严加防备的学院之人,也皱起了秀眉,他们如此防备,看来这件宝物确实非同凡响,不过既然得不到,也就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麒麟会那边,黄世极微微调息之后,才对两人说道“你们两个多加小心,我们现在就得到了一件宝物,应该不会被其他人盯上,不过最关键的是学院那边,小心他们突然发难,还有那个黑衣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黄世极看了一眼棺材旁边的那人,他也总感觉此人有点不对劲,危险,而且不知道底细。

    现在山上只剩下了四个人,解沐、广乐、封不霖、蓝衣男子,而此时的广乐已然重伤,看上去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了,但是不论是谁,状态如何,都将自己的目光放到了棺材上面,都知道,还剩下最后一件宝物了。

    黑衣人没有着急推开棺材,反而看向了于雯,笑道“于定远的军符被于家的人得到,这也算是物归原主了。当年,我与于定远还有一些交情呢。好了,接下来,该是最重要的时刻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一股内气爆发,悟道境后期的威压降临此间,黑衣人全力出手,全力推动棺材,准备要取出最后的宝物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看到这一幕,手中的折扇摊开,笑道“果然是行魔,啧啧啧,如果要让他得到舍利子,这就麻烦了,我来此的目的,便是让好东西,真正的物归原主,看来,这一架,是在所难免的了。”

    解沐屏住呼吸,最后的宝物,一定也是最重要的宝物,他的实力未必是剩下四人之中最强的,但是他有着轻功的绝对优势,当然,若是与蓝衣男子那两成的风之意境相比,肯定是远远不如,不过他还是想参与一搏。

    封不霖握紧了手中的大剑,他很清楚,自己的轻功是弱项,可是这是最后的宝物了,如果不拼搏一番,就对不起他来这第三层一趟了。

    广乐此时他也终于起身,看他的脸色,似乎伤势已经好了许多,他念了一句“阿弥陀佛”,接着,双目中佛光闪烁,身上更是内气全力鼓动,看来也是要动用全力了,他低声自语“舍利子,不能落入恶人之手!”

    黑衣人全力一推,棺材盖子终于全部开启,接着,一枚金色的圆球冲天而起,瞬间便到了天花板的高度,这种速度,哪怕是开元境的武者也是绝对追不上的,而圆球抵达了最高处,竟然还想继续向上而去,猛烈的撞击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看到如此灵性的宝物,众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,但是还是都想争夺一番的。

    黑衣人修为最高,率先而动,虽然刚刚爆发完一次力气,但是轻功却也是眨眼暴起,很快便越过了山顶,继续向着高处而去,而其他人也纷纷而动,解沐如蜉蝣一般,随风而起,手中孤竹寒光闪烁。

    广乐脚踏步步生莲,也向着天空而去,封不霖也全力施展轻功,可是仍是落在了这些人后面,蓝衣男子最后出手,可是他毕竟掌握了两成以上的风之意境,那速度,仅仅在几个呼吸,便超过了解沐,和广乐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在最下方的众人,也想出手争夺,可是血蝉子刚刚受伤未愈,林悦也刚炼化了飞剑,难以出手,黄世极也受了轻伤,想去参与争夺,速度也难以跟上,至于于雯,她还在炼化刚刚得到的宝物,也没办法出手。

    黑衣人果然是技高一筹,已经到达了最高处,一把握住了空中的光球,这颗光球不愧是最后的宝物,比起前面所有的宝物加起来都更加的厉害,不仅不受黑衣人的掌控,瞬间将他弹开,还要向另一个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可是它毕竟是个无主之物,威力再大,也没人遥控,黑衣人手上魔气翻滚,刚刚的一握,已经牵扯住了它,用力向回一拉,竟然将它又重新拉回了自己的手心,惊人的魔气缠绕着宝物,竟然也没发生排斥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广乐已经来到了最高处,他手上僧棍早已被黑衣人夺去,在这空中,也只能使用空手的圣行者武学,一抬手,庄严佛气,轰然爆发,一股惊天的威压,将下方所有人动作都是一震。

    “菩提!”

    两字出,佛影在广乐身后凝聚,梵音响起,可是接着,一口鲜血喷出,他的身体似乎承受不住将要发出的极招的力量,竟然先反噬了他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可是越是如此,广乐的目光就越发的坚定,除魔之心,从未如此坚毅,一招发出,内气几乎抽空。

    “菩提?启航!”

    圣行者绝式发出,超越极限的元武道招,在空中全力爆发,堪称恐怖的武技,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来自灵魂的压迫,哪怕是那在空中的黑衣人,也难承如此雄威,也不敢去追那飞走的宝物,只能回手应对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广乐在下面疗伤的时候,根本就不是为了治疗自己的伤势,而是在一直凝聚力量,特就是为了全力发出,这在圣行者的所有传承武学当中,都是首屈一指的极致之招。

    黑衣人魔气笼罩住了自己的全身,他的注意力刚刚全部放在了天空中的重宝身上,也是没有想到,刚刚被自己差一点一招打废的广乐,竟然能再凝聚出如此雄浑的招式,当即怒喝一声,“你!”

    下一字还未说出,极招已经轰在了他的身前,佛光普照,魔气瞬间瓦解,没有来得及调动防御的黑衣人,一下子被打了个稀里哗啦,一招,便将他轰入了天空中的天花板之中,大量的沙石从上面落下。

    黑衣人一大口鲜血喷了出去,可是就像是一只被拍进了墙上的图钉,怎么也出不来。

    发出这极致一招的广乐,也终于体力不支,向下直线坠下,好像是失去了意识一样,他这要是直接掉在地上,就算他佛身已成,估计也得被甩个半死。

    解沐暗道一声不好,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宝物,咬了咬牙,也没那个心思去追它,直接掉头,直奔广乐而去,浮游随风步法全力催动,终于在广乐即将掉到地下的一刻,抓住了他的手臂,将他稳稳的放下,而自己,也是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小冉看到解沐落地,急忙上前,帮他将广乐拖到了自己这一方的阵营,解沐看了一眼正炼化宝物的于雯,对小冉说道“小冉,你继续护法,我给广乐疗伤。”说着,他就将广乐扶起,内气注入他身体当中。

    一探查广乐的身体,解沐惊奇的发现,广乐的体内,经脉断了好几处,胳膊的肌肉也已经撕裂,大腿的跟腱处,也发生了破损,骨头虽然没有断裂,但是竟然也出现了裂纹,真的是重伤濒死。

    解沐可不是韩菡,有鬼医亲传的医术,这种情况,以他的医术可救不回来,所以,他也只能做一些最基本的救护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随着黑衣人被广乐击败,广乐掉在地上,天空中的争夺更加的惨烈。

    封不霖挥动大剑,直指即将碰到宝物的蓝衣男子,罡剑术发出,罡气凝成的剑气,从蓝衣男子的身边划过,割断了几根头发,烙印在了天花板上。他这还是留了情面,不想再无故得罪此人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也知道此人的意思,他目光闪烁,看了一眼被打进了墙里的黑衣人,竟一下子放弃了宝物,反而铁扇直通天花板,镶进了其中,而他本人也抓着折扇,像是被掉在了天花板上一样。

    封不霖也不管蓝衣男子为什么不继续追逐,一手握住了宝物,接着就向下遁去,他想着,如果到了地面,以他的功法,在地面上的战斗力,远比他在这半空中强的多的多。何况还有马西林和王羽佳两人为援助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这时,王羽佳双目圆睁,高喝一声“封哥,快躲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封不霖尚未反应过来,便觉得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爆发似的暴风,也来不及做出其他的反应,将手里的宝物瞬间抛出,接着,自己的身体就被罡气包围,可是就在这一刻,魔气携带掌劲,轰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封不霖虽有罡气护体,可这一瞬间的爆发,却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身上,他登时便受到了重创,也是一口鲜血吐出,自己也坠落下去,索性被马西林接住,落在了地面,不过看样子,伤势却是很重。

    出手的自然不是蓝衣男子,而是黑衣人,没想到他竟然从天花板中出来了,而且还突然出如此重手,让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,也就是蓝衣男子的反应速度快一些,早早的掉在了天花板上,躲开了这足以致命的一招。

    黑衣人一把握住了光球,竟悬浮在了半空中,悟道境后期的武者是不能御空飞行的,是因为这个境界的武者不会操纵元气,无法调动天地元气。但是他却偏偏做到了,凭借的,就是他手中的光球。

    一开始他握住光球的时候,尚不能掌握,可是现在,却是能凭借它在半空中飞行,若是时间一长,能掌握更多的威能,这战力就更加难以想象了。

    黑衣人抹去了嘴角的鲜血,哈哈大笑,刚刚广乐的全力一招,却是将他打了个半死,可是他当即动用了魔道绝学,“天魔解体!”

    这是一门绝顶秘法,它没有别的作用,就是在一瞬间恢复自己所受的创伤,可是代价,却是要自己跌落一整个大境界,是一个大境界,也就是说,黑衣人本来是悟道境后期,现在只有先天后期了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黑衣人在半空当中,就算是先天后期,可是没有人能与他相斗,他还是安全的,他笑着对下方的众人,仿佛癫狂一笑的叫嚣道“哈哈,你们这群废物,和我争夺舍利子,一群傻子,还不是被我得到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等着,等我恢复到悟道境,我就把你们全部都杀了,然后吞噬了你们,到时候,我就有可能恢复到开元境,不,真元境也说不定,哈哈,真元境,我到了真元境,一定去吞了那只破虫子!”

    黑衣人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光球,从光球上传来阵阵的能量,不断滋养着他,让他的内气极速的恢复,虽然他的境界降到了先天后期,可是气势却在逐步增强,竟然很快就要再次突破到悟道境了。

    他的双目之中,疯狂之色丝毫未改,反而更加癫狂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又有一个声音传来,“你以为,在半空中,是不是就没人能和你打了?你这个人,看来脑子不太好使啊?”

    黑衣人听到声音,猛然抬头,却正看到,一柄折扇从天而落,正好打在了他的头顶,武意、风之意境,都在一瞬间爆发,哪怕黑衣人达到了悟道境的边缘,可是还是受不住这一招,一下子就被从空中打落。

    出手的正是蓝衣男子,他吊挂在空中,就是为了这一刻,偷袭果然成功,他眼疾手快,一下子将光球从黑衣人的手里打飞,接着一把握住,留在了自己的手里,而后他稳稳的落在了山上,如今的山上,就剩了他一人了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看着手里的光球,吹了口气,光芒消失,竟然露出了它本来的样子,一颗金色的小圆球,而在这颗圆球上面,还烙印着一个梵字,“卐”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也笑了起来,不过他笑的很是含蓄,“呵呵,这就是行文的舍利子?嗯,果然清圣之气不断,佛气阵阵,光是握在手里,就好像能听到百僧诵经之声,佛家奇宝,也未必有这么神奇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反而看向了下方的广乐。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道神乾坤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重生八零好当家〕〔雷古鲁斯决定不当〕〔手术直播间〕〔我的兵王女友〕〔日渐崩坏的地球〕〔重生做神医〕〔我师兄实在太稳健〕〔六宫凤华〕〔透视小春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