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神偷问道〕〔异世之神帝修炼系〕〔大佬的复苏之路〕〔娘子别动手〕〔一寸山河〕〔九阙朝凰之第一女〕〔重生狂妻,慕少花〕〔极品赘婿〕〔灵界战雄〕〔余生只钟意你〕〔重生七零神医小甜〕〔快穿之我想重新穿〕〔蛊女有毒〕〔独宠一人,谋定天〕〔梦幻古今之宝戒奇〕〔最后的浮幽之灵〕〔至尊特工〕〔齐天册〕〔纪元重启录〕〔都市绝狂兵王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二百二十九章 再战
    解沐与黑衣人的战斗已经趋近白热化,两人的双眼都被杀意所笼罩,没来由的怨恨萦绕在他们的心头,驱使着他们生死搏斗,不断发出一式又一式的必杀之招,可是两人却还是势均力敌,难分胜负。

    这一次,解沐的“血煞狂化”已经足足持续了五分钟的时间,而且血煞之气还是不断的涌出,让他也能不断的使用各种武技,不过虽然血煞之气的量是无限的,可是他的身体本身的承受能力,却是有限的。

    “血煞狂化”秘法,其实就是一直在压榨解沐自身的潜力,逼出他的所有实力,让他在这个境界,发挥出自己能够发出的所有战力,可是这样做,对身体的负担却也是非常沉重,就像第一次的时候,仅仅只撑了不到一分钟,他只能用最后的力气,发出了元武道招,草草了事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的解沐,是真的打的过瘾,酣畅淋漓,武技的使用也非常的顺畅,没有半分的阻碍,七巧修竹刀和平东片刀法,在战斗中不停的切换的同时,也在相互融合,本来七巧七绝,都是未完成的地阶武学,能和各种武学融合,成为更强的武学,当然,这也得需要极高的悟性。

    就像是七巧挪移步和芳华步法融合之后的轻功,甚至还要在“浮游随风步”之上,不过因为芳华步法的特殊性,这门轻功不能轻易施展,否则他的身份也就很容易暴露了,他的隐藏也就没意义了。

    所以和黑衣人的战斗,解沐的刀法越来越纯属,也越来越强,在战斗中逐渐变强,可见他的天资确实极佳。

    黑衣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,暗叹他天资惊人,不过却也知道,此人更加留不得了,但是他还不想动用开元武技,他现在仅仅是先天后期,如果硬要击杀对方,那内气耗损就会十分严重,在场的其他人,谁都能杀了他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黑衣人突然感受到了来自后面那股突然升起的佛气,一下子醒悟过来,他本来就是要去杀广乐,夺回舍利子的,结果全被眼前这小子给拦住了,顿时火冒三丈,极招上手!

    “魔掩佛威!”

    又是这一招开元武技,其实并不是他只会这一招,只是这一招的消耗最小,他现在能随便释放的开元武技,就只有这一招了,可是消耗的再少,也始终是元武道招,黑衣人的脸色一白,内气几乎瞬间抽空。

    解沐暗道一声不好,也没想到对方突然会使用元武道招,也想要使出相同级别的武学已然来不及了,只能反手提刀,风之意境伴随刀意,一刀而出。

    “风切!”

    天阶高级武技威力全部发出,可是仍是不敌开元武技,刀威挡不住魔威,余劲打在了解沐的胸腹之处,他一下子便飞了出去,不过在空中,风之意境运转,“浮游随风步”踏起,稳稳的落在了递上。

    可就在落地的那一刻,一股杀意突然锁定了他,解沐的“杀意决”发出了严重的警告,他下意识的一弹孤竹刀身,“护法屏障”瞬间在他周围撑起。

    而这时,只听得“当当”两声,两柄飞刀命中护罩,并且直接插了进来,不过却被卡在了护罩之上,无法继续深入。

    解沐撤去屏障,回头看向了不远处血宇楼的众人,刚想说话,一口血卡在了嗓子眼,刚刚受的伤此刻爆发,鲜血喷出,身体晃了晃,刀身触地,撑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看到血宇楼的人对解沐突然出手,小冉再也忍不住,脚踏凡圣凌仙步,几步来到解沐身前,护住了他,并怒目看向了血蝉子和林悦,“你们几个,还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啊,那好啊,来打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小冉双手发出了圣白色的光芒,“圣武,械术解封!”

    在他们身后,广乐终于再次站起身来,手上握着蓝衣男子给他的圆球,也就是一颗佛门舍利子,只是不知道是何人的舍利,但是如此闪耀的佛光,证明了此物绝非凡品,而他握着这颗舍利,身上的内气也在迅速的恢复。

    广乐没有等到伤势和内气全部复原,他一手握着舍利,一手握着僧棍,一步一步的向着黑衣人的方向走去,每走一步,他的内气就恢复一分,而走到他身前的时候,便已经达到先天初期了。

    黑衣人看着广乐,没有出手,只是叹了口气,“唉,果然,最终还是得和你对上,不过,这算是怎么回事啊?我还以为,我是这里的最强者,结果你们一个个的,都这么抗揍,尤其是你,广,广乐,这个什么破法号,真难听。”

    广乐僧棍指向黑衣人,没有说话,只是一棍而出,以他如今的内气,就算是有舍利子支持,也难以再施展圣行者的武学了,但是他毕竟出身龙灵寺,掌握了龙灵寺的众多的低等级武学,比如说现在施展的“罗汉佛魔棍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此刻的内气早已所剩无几,哪怕是对阵内气只有先天初期的量的广乐,也没了力气,广乐一棍打在他的胸前,将他一下子挑飞,却又打在他的背上,将他狠狠的拍在了地上,他此刻,已然是毫无反击之力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的广乐,刚刚被蓝衣男子用特殊的幻术秘法,洗过脑,满脑子的除恶务尽,下手尽是全力,而且丝毫不留情面,直接往死了招呼,把黑衣人拍在地上之后,一棍接着一棍,全部打在了他的背上。

    黑衣人的嘴里涌出大量的浓稠的鲜血,趴在地上,鲜血将下方的土都染红了,嘴里也进了土,嘴角上也都是土,但是广乐却是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,一棍接着一棍,似乎要将“罗汉伏魔棍”的招数全部打一遍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人上来劝架,也没人插手这两人的争斗,而且除了正在和解沐、小冉对峙的血宇楼之人外,其余的人都在坐山观虎斗,虽然现在的这两只老虎,都成了病老虎,伤势极重,可是他们还是没有这个时候就坐收渔利的意思。

    小冉挑衅了血宇楼的人,林悦和其他两人未动,血蝉子却是站了出来,手里把玩着两把飞刀,笑着对小冉说道“这位姑娘,你的战意还真是旺盛,唉,可惜你长得也太丑了点,身材看起来倒还可以,但是不合我的口味,要不然就陪你玩玩了。算了,我还是直接送你上路吧,就不折磨你了。”

    解沐闻言,再次站起身来,他看了一眼身后接替了他正在和黑衣人战斗的广乐,看到广乐将黑衣人狂殴,心里虽有疑惑,却也没说什么,反而对着血蝉子说道“你还真是能嘚瑟,之前在峡谷的时候,是谁差一点就被我杀了?”

    血蝉子动作登时一僵,手里握着飞刀的力度也大了些,看向解沐,“你不说这事,我还记不住,既然你提起了,那我也不和你废话了,之前没送你上路,现在,你们两个一起走吧,正好做个伴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血蝉子背后蝉影出现,威压冲天而起,巅峰的先天后期实力展现,手上飞刀晃动,让人无法判断飞刀的踪迹和数量,他高声吟道“清风吟,血蝉鸣,杀意一发阎王请,魂归黄泉死不知!”

    手中飞刀发出颤抖之声,一柄柄飞刀声音重合,竟真如蝉鸣之声,滔天的杀意锁定了解沐和小冉两人,他真有以一对二之心。

    小冉感受到如此杀意,双拳紧了紧,对解沐低声说道“我挡住此人,你找机会,杀掉林悦!”

    解沐闻言,嘴角一挑,“不用,你的任务是秦祖和尤贞那俩人,而不是血蝉子,血蝉子,自有人对付。”

    说着,解沐高喊一声,“魏婷学姐,报仇的时间到了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学院那边,还剩下的护法三人面面相觑,魏婷看了一眼于雯,脸露难色,不知道是否该过去,不过最终看了一眼姚亦宁和赵茹衫,却还是离开了此地,来到了解沐和小冉的身边。

    赵茹衫和姚亦宁没有劝阻魏婷,他们知道劝阻也没用,只能放她过去,但是只剩了他们两人,所以为于雯护法的任务就全部落在了他们身上,不过看于雯的样子,炼化重宝已经快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魏婷落在了小冉身边,两成的武意全部释放,腿上的dl7系械术发出独特的光芒,和于雯一样,她的身上没有hd系械术,不是因为她不会这部分的械术,是她相信自己dl7系械术的水平。

    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铠甲逐渐的覆盖住了魏婷的膝盖部分,而后光芒包裹了她的双腿,正是dl7系械术的“械术化武”!

    虽然仅仅是第一重的初期,但是对于仅仅是先天后期巅峰的魏婷来说,足以提升将近六成的战力,这也是在她的武意提升到两成之后才掌握的,这让她的战力得到暴增,也有了与血蝉子一战的底气。

    看到魏婷的“械术化武”,解沐顿时也放下心来,他也掌握了这种械术,自然知道它对人的战力的提升是有多么巨大,如果他有合适的dl4系械术,施展出“械术化武”,那增加的战力绝对还要在孤竹之上,这也是为什么于雯能够在先天武者中接近无敌的原因,而且她身上还有两件械具,一件dl1系,可以增加她的判断力和观察力,一件dl8系,可以增加她的闪避能力和速度。

    解沐道“魏婷学姐,既然你现在有此实力,那血蝉子就交给你了,我和小冉帮你挡住其他的人。”说完,解沐也不浪费时间,他的“血煞狂化”已经撑了很长时间了,他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。

    小冉也附和说道“嗯,我们这就动手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小冉率先而动,直冲林悦而去,不过秦祖和尤贞两人果然挺身挡关,内气爆发,血宇明楼的武技施展开来。

    但是小冉本来的目的,也就是此二人,所以一交手,便直接动用全力,《圣王定真拳》极招上手,一出拳,圣气缠绕,定鼎乾坤。

    “定江山!”

    两拳齐出,砸向两人,天阶高级武技轰然爆发。

    秦祖、尤贞两人也没想到,小冉竟本来就是奔他们两个而来,出招就这么强横,他们所应对的招式,根本招架不住,仅仅一个交手,一个照面,两人就直接被打退,吐出一口鲜血,受了内伤。

    而这时,解沐抓住时机,脚踏“浮游随风步”,数步来到林悦身前,孤竹一刀而落,正是“一刀留神”!

    林悦挥剑相挡,正好和孤竹相对,火花四溅,刚刚得到的宝剑,被林悦的内气激活,泛出了血色光芒,要知道,她手上的这柄宝剑,可是货真价实灵器,要知道,真元境武者手中,都未必有一把合适的灵器。

    虽然已林悦现在的实力,难以催动这柄灵器的一成的威力,可是用来对抗孤竹,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如果不是孤竹得到了神秘老人的重新淬炼,这一次碰撞,就得被斩断,饶是如此,刀身难承其威,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奇怪响声。

    不过林悦只是抬刀抵挡,并没有使用武技,所以解沐武技的威力从刀身上传了过来,但是林悦左手抵在身前,在半空中化了一个奇怪的形状,竟抵消了刀劲。

    解沐没想到林悦手中宝剑竟有如此威力,连孤竹都承受不住,想明白,他也不和她硬碰硬,刀身向前一压,而身体向后退去,不过在半空中,左手双指伸出,早已在指尖凝聚的血煞气瞬间发出。

    “合残指气!”

    林悦冷哼一声,一掌拍出,携带着之前解沐的刀劲,正好抵消了这一指之力。

    解沐持刀而立,眉头紧皱,倍感棘手,他之前想的,用孤竹近战,来破掉林悦这诡异的武学,但是没想到林悦竟然会用剑,而且刚刚到手的宝剑就被她给掌握了,并且她那诡异的武技,还能一边持剑一边使用,这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林悦单手持剑,另一只手朝着解沐招了招手,冷笑道“喂,你的实力,不止如此吧,来,展现一下能将血蝉子打个半死的实力,然后,再被我轻易碾碎,你一直想杀我,岂不知,你根本杀不了我?”

    解沐孤竹挥动,刀气纵横,“林悦,你的实力确实超出了我的想象,你的武技就算是十四先生对上,也不敢轻言胜之,可惜,今日的结局,仍只有一个。”说完,解沐的双眼泛出血色的光芒,杀意滔天,他竟然催动了“杀意决”!

    林疯在他脑海中烙印的印记终于开始激活,杀意与刀意逐渐融合,崭新的杀戮刀意已然成形,武意转刀意竟然还能变成属性刀意,这已经惊掉了一众人的眼球,而且,解沐的威压,再次暴增,要知道,属性刀意,可比单纯的刀意,强出一倍不止!

    魏婷见两人已经动手,眼中寒光闪过,直冲血蝉子而去,一脚踢出,正是学院的天阶高级武技。

    “崩山腿!”

    血蝉子并没有把魏婷放在心上,他记得此女,上次还被他一招击败,向后一退,反手就是三枚飞刀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,与上次已经截然不同,魏婷的速度快了不止一倍,威力也大了不止一倍,一脚落下,三枚飞刀根本没飞出去,就被恐怖的力道掀飞出去,接着,合劲劲力外放,先到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血蝉子知道自己大意了,也知道自己躲不开了,背后蝉翼虚影震动,双手一抬,硬接她的刚猛武学。

    “破空拳!”

    这一瞬之间,他也只能发出天阶中级武技,武意附加而上,同样刚猛霸道的招数,与魏婷硬碰硬。

    两人武技相对,血蝉子直接被踢飞了出去,但是在半空中,蝉翼震动,竟悬停在空中,稳定住了身形,反手就是无数飞刀,直奔魏婷而去。

    “飞刀血杀!”

    无形飞刀第二重,无影无形的飞刀在空中飞舞,闪过的血色光芒,转眼又消失,让人看不到它们的踪迹,速度却也是快到了一个极限,真不愧是《逍遥榜》上有名的武者所创的杀人招数。

    魏婷全然不惧,一步踏出,迎着这无数飞刀而上,从她身边刮过的飞刀,她连看都不看一眼,而那些要伤到她的飞刀,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尽数挡下,这一招,却是dl3系的械术,“护法屏障”!

    血蝉子见自己这一招都没起到作用,马上向后退去,想要和魏婷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可是全力爆发的魏婷,速度已经和他相仿,dl7系械术的神异尽数展现,被称为学院单体攻击最强也是最快的械术,配合着魏婷的一招,全力发出。

    “混元?崩山腿!”

    本来仅仅是天阶高级武技的一踢,加上了dl7系械术第一重境界才能施展出的特殊械术,威力顿时倍增,就算是元武道招,也不过如此,而先天武者使用的元武道招,威力再大,又能大到哪里去?

    血蝉子见对方根本不合他拖时间,一上来就放出了极招,也不再隐藏,无数飞刀飞针飞舞,他自己领悟的元武道招再出。

    “血蝉杀!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道神乾坤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史上最强炼气期〕〔日渐崩坏的地球〕〔我师兄实在太稳健〕〔我就是超级警察〕〔蛊真人之齐天传〕〔生活系男神〕〔鲜妻太甜:偏执老〕〔传奇冒险王〕〔帝国吃相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