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非凡兵王〕〔惟吾逍遥〕〔万界邀请函〕〔反派至尊〕〔龙王楚炎〕〔炮灰无限试炼乐园〕〔霸刀杀天〕〔从斗罗开始打卡〕〔瓦洛兰没事〕〔狂婿〕〔大宋骄阳〕〔转生眼中的火影世〕〔都市神级教师〕〔凰不归〕〔至尊狂兵〕〔林间谷雨〕〔御前心理师〕〔傲世王者楚炎〕〔楚炎林雪薇〕〔一品兵王在都市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二百三十章 惊变
    血蝉子元武道招发出,内气转眼消耗干净,脸色苍白,身上聚集起的血气也全部用在了这一招之中,一个先天后期武者,却能发挥出接近全力元武道招,这在一般人的想象中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,可是他偏偏做到了。

    就像解沐,他能施展出全力的天阶高级武技,也是因为,那一招是他自己创造的,血蝉子的这一招元武技,也是他自己创造的,所以他以消耗了自己体内所有内气和血气,以及口中的一枚丹药为代价,才全力发出。

    无数的飞针飞刀发出,与血蝉子身后巨大的蝉翼虚影相连接,在这半空中,仿佛真的形成了一只巨大的血蝉,直扑魏婷,欲要一击灭杀。

    魏婷身前的dl3系械术全力开启,她大一的时候便是学院七系的学生,可是大二的时候,便选修了三系的课程,也就因此和金滩结缘,更谈起了恋爱,她身上现在使用的dl3系械具,便是金滩为她制造的。

    脑海中金滩那和煦的笑容一闪而过,魏婷难掩心中的愤怒和悲伤,最后的力气催动,将所有的内气全部注入到了这一踢当中,本来就势如破竹的一招,在空中落下,纵使元武道招,也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无数的飞针飞刀击打在魏婷胸前的“护法屏障”之上,饶是这不是一般的械术,可是也承受不了几次轰击,随着一声破裂,数柄飞刀、飞针,尽数扎在了魏婷的胸膛之上,甚至有两个飞针,穿进了她的身体当中。

    钻心的疼痛袭来,可是魏婷没有半分的犹豫,她已知自己是必死之局,可是意志从未如此坚定,全力一击,只为诛杀眼前此人。

    纵使血蝉子杀过无数的人,可是像魏婷这种一心求死的人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,尤其还是个女人,他很清楚,自己那么多的飞针和飞刀扎在身上,是多么的疼,又是多么的恐怖,是个人,都会想办法躲开。

    可是魏婷呢?

    她哪怕身上成了刺猬,也是对着血蝉子,一脚落下!

    血蝉子心里莫名的升起了一股畏惧之心,下意识的就想躲开,可是却忘了,自己全部的内气都发在了这一招之上,自己现在体内已经没有内气了,可是这一脚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,他挡无可挡,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“混元?崩山腿”轰然爆发,一脚踢在了血蝉子的胸膛上,一瞬间,肋骨断裂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脑海里,接着,一股劲力将他踹飞了出去,在半空中,浓稠的鲜血从他嘴里涌出,接着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烟尘过后,魏婷,倒在了地上,血蝉子,亦倒在了地上,生命气息,也都逐渐的流逝。

    魏婷的身上,扎满了飞刀和飞针,比金滩死的时候的样子,还要凄惨,可是她的脸上,却挂着笑容,在她的眼前,似乎出现了金滩那胖胖的身影,伸出一只手,抚摸着她的头,仿佛是要带她离开。

    血蝉子所有的肋骨都断了,甚至有的骨头渣子都扎入了肺脏之中,他的意识也开始模糊,心脏跳动的也越发缓慢,没有了内气,没有了血气,他连疗伤的机会都没有,他从未想过,学院一个看起来如此普通的女子,竟能将自己逼到这个份上。

    在他的脑海里,回想起了一个画面,那是他很小的时候,突然有一天,在他的眼前,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虚影,一个浑身被血光包围的男子,他伸出一根手指,点在了他的额头上,后来,他便成了血宇暗楼的圣子,一直被秘密培养,直到白马墓开启,才被派遣出来,执行这项看起来非常简单的工作。

    而这时,一股血气,从他的灵魂中蔓延出来,逐渐的,包裹了他的全身……

    远处,所有的人都目睹了这惊人的一战。

    正在为于雯护法的赵茹衫和姚亦宁两人,都闭上了双眼,不忍看到魏婷的样子,叹了口气,却没有上前救助,他们有他们自己的职责,魏婷这是自己擅离职守,而且,他们的医疗技术,也根本救不了她。

    正在和秦祖、尤贞交战的小冉,也看到了倒下了的魏婷,她也没有上前救援,只是眼里莫名的有两滴泪珠划下,她和魏婷没有交情,自然不会为她的死伤心。她这是自责,毕竟,她是被她和小哥哥利用,才和血蝉子同归于尽了。

    解沐一招逼退林悦,他眉头紧皱,显然也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,本来他以为,以血蝉子的实力,魏婷很难将其击败,能维持不败之地就很不错了,结果谁知道两人一上来就拼了性命,用出了全力,结果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这责任,就落到了他的身上。不过,他眼中更显坚毅,全力拼上了林悦。

    与学院这边人的担忧不同,秦祖和尤贞连看血蝉子一眼都没有,他们两个是隶属于血宇楼明楼的,和暗楼完全是两个系统,甚至平常日子里,还有些对立的意思,所以哪怕对方是暗楼圣子,可是和他们两个也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林悦也是一脸的淡定,别人不知道,她能不知道吗?血蝉子的人生,可没这么简单就会被人结束,她可是知道他当年是为什么被选为暗楼圣子的,有那人的一道真元护住灵魂,他自杀,都困难。

    而在远处的蓝衣男子,折扇轻摇,看着发生的一幕幕,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这个女娃娃,倒是个好苗子,只是可惜了,就这么死在这里,唉,其实如果这次她能渡过这场灾劫,日后必有大成就,可惜,她渡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看向了一旁的广乐,广乐打黑衣人打的正起劲呢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怎么打就是打不死,没打一棍,他也会吐血,不过这血永不见少,每次都吐的量差不多,可是总这么一直吐,却也没半点要死的迹象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又看向了其他人,封不霖在养伤,他身旁的两人也都在静坐,没有动弹的意思,而廖心欣,正在琢磨她刚刚得到的宝物,也没空搭理其他人,至于麒麟会那边,他看了一眼,摇摇头,默默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解沐死战林悦,血煞气全部用在了武技的运用上,杀戮刀意成功凝聚,战力倍增,出手,虽仍是七巧修竹刀,可是威力,已然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一式切竹,却不再是普普通通的切竹之刀,爆发出了天阶高级武技的威力,比“风切”的威力还要大上几分,杀戮刀意伴随孤竹,一道横切,直奔林悦而去。

    林悦知道此招难缠,手中短剑运转,正是林家秘传的“秋雨剑法”,这门剑法威力虽然一般,可是绵绸有后劲,一招接着一招,如秋雨一般,连绵不绝,不过好歹也是一门开元级别的武学,在先天这个层次,施展起来,威力也超越了天阶高级武技。

    “雨降!”

    一招而出,若秋雨落地,寒气顿时弥漫开来,似是水之意境,又似杀意冷冽,分不清到底是什么,不过随着武意爆发,剑芒抵住了孤竹长刀。

    解沐手握孤竹,刀身颤抖,手上也是微微一颤,杀意决爆发,一刀划过,火花四溅,竟硬生生的将林悦逼退。

    可林悦也不是省油的灯,凭借“秋雨剑法”的特点,竟与解沐缠斗起来,她知道解沐这种状态,绝对撑不了太久,索性打起了消耗战,而她本身还有那门诡异的武技,亦可保自身无虞。进可攻,退可守,真正利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越这么打下去,解沐自身也是感觉到了吃力,他也知道自己撑不了太久,可是随着他进攻的频率加快,林悦还越和自己打起了游击战,正面死磕的次数还越发减少,他虽有《逍遥朴》静心,可是却架不住体力的消耗。

    小冉和秦祖、尤贞的战局,倒是愈发的明朗,也多亏了第一波的时候,小冉的突然一击,打的他们两个猝不及防,这才有了现在的大优势,让他们两个无法分心,更只能艰难的防守,她圣拳大开大合,打的两人不敢正面交锋。

    不过小冉这边毕竟是以一敌二,两人也知道不是小冉的对手,所以也在拖时间,他们要拖到林悦解决解沐,到时候,一切都好办了。

    正当这边的战斗异常激烈的时候,学院这边,异变突生。

    一道掌劲、一道剑气,突然从远处袭来,直奔赵茹衫和姚亦宁而去,两人本来就在护法,也是反应及时,出手化解。

    而这时,两道人影出现在了赵茹衫和姚亦宁身前,一人缠住一个,正是杨沛禹和王天雪!

    杨沛禹手中长剑早已出鞘,“黑龙剑法”起手,武学尽展,此时再战姚亦宁,他更有必胜信念。

    姚亦宁见是他,也不再留手,手中血鹰光芒闪烁,冷哼一声,“杨沛禹,你还真是自己上来找死,新仇旧恨,我们还真得好好算算了!”

    杨沛禹剑指姚亦宁,不说话,但是身影一晃,却是已然临身,长剑一剑刺出。

    “黑龙出江!”

    出手便是天阶中级武技,导致这边的战斗一经交手,便已是白热化,姚亦宁抬手相抗,也是九生绝学。

    “血鹰扑食!”

    两招相对,却是势均力敌,距离上一次交手,已经过去了好久,姚亦宁也不断的思考如何破解“黑龙剑法”,以他的悟性,要破解一门真元武学,那还真是困难,不过他却想出了减少自己破绽的方法,让两人的战斗,又拉回了同一水平线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边,王天雪和赵茹衫并没有马上动手,她们两个,可没有什么仇恨,家族也没有什么旧怨,就算是当年南北之争时期,赵家曾和麒麟会有过一战,可是当时三堂只派了一些高手去,主力并没有前往,所以也没有结梁子。

    王天雪叹了口气,“这位姐姐,长得还是真漂亮,还真不想和你动手,只是可惜,我们各为其主,该打,还得打,唉,过一会儿,我会注意一点,尽量下手轻点,不照脸招呼,不会把你打破相的。”

    赵茹衫微微一笑,“你长得也不差啊,大眼睛,高鼻梁,小嘴唇,嗯,我要是个男的,准喜欢你,不过你说的很对,各为其主,我们还是得打一架,不过你可得小心点,我的手上,可没个轻重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两人对视一眼,同时动手。

    王天雪催动“千金万银掌”,双手金光闪烁,这么近的距离,自然是使用威力更大一些的近战法门,武意迸发,天阶高级武技施展而出,话虽说的好听,可是手上的招数可一点也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“金破掌!”

    一掌而出,金光闪闪,双手化金,锋利无比,如宝剑一般,闪露寒芒。

    赵茹衫见过王天雪和人争斗时的场景,自然不会和她硬碰硬,她的手上虽然有一副手套,可是如果硬接她的招数,还是会有被割伤的可能性,只能催动水龙拳,以软绵之招,化解对方的攻势。

    “龙游入水!”

    双拳拨开对方的掌势,同时凭借水之意境,将对方的攻击彻底化解,但是对方反手就是一掌,她只能继续缠斗,却也无法主动进攻,虽然么可有落到下风,可是也没有占到半分的便宜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黄世极大摇大摆的从两处战斗的地方穿过,看都不看他们两个一眼,而他们也反应过来,想要抽手,阻拦黄世极,却已经抽不出手来了。

    黄世极走到了于雯的身前,看着浑身被血色光芒包围的于雯,仔细的看了看,而后笑了起来,“学院的十四先生,闻名不如见面,果然,漂亮到了极点,怪不到李贤那个小子一直念念不忘,不过,可惜了,英年早逝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一句话,黄世极立即出手,对着于雯的脑壳,一掌拍下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一柄折扇出现在了他的眼前,任凭他掌力惊人,可是却根本拍不下去,劲力也无法穿透折扇,僵持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黄世极沿着折扇扇柄,看到了正一脸微笑的蓝衣男子,淡淡的说道“这位先生,你真的想与学院的人站到同一条线上,同时与我麒麟会为敌?我观先生的样子,好像是一介散修,你要知道,在一区,地盘最大的势力,可是麒麟会啊。”

    这不无威胁的话语,有脑子的人一听便能听得出来,可是蓝衣男子却只是笑笑,轻轻一推,竟将他推了出去,“我不是想帮学院,也不想帮你们麒麟会,我只是不喜欢看到有人欺凌一介毫无反抗的女流之辈。”

    闻言,黄世极武意爆发,内气鼓动,手掌对向蓝衣男子,“看来,先生是真的打定主意了,既然如此,那黄世极,领教了!”

    话音乱,黄世极一掌拍出,王气凝聚,雄浑霸道,龙吟阵阵。

    “皇极龙伯掌!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没有动用武技,只是折扇一伸,看似平凡无奇,却硬生生的挡住了这一掌,同时脸带笑意,“这一掌很不错,武意霸道,有一种王道武学的风范,不过你掌握了不到一省之地,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黄世极眉头皱起,冷哼一声,“不用你教我!”说着,又是天阶高级武技,硬拼蓝衣男子,想要破开他的防御。

    可是蓝衣男子长袖飘飘,折扇挥舞,两成以上的风之意境,施展的出神入化,轻而易举的挡住了对方的一招又一招攻势,而自己自身,却没有任何反击的意思,两人的战斗,也陷入了僵持状态。

    就在各方纷纷动手的时候,在盆地的中央位置,广乐再次一棍打在了黑衣人的背上,而他接着又是一口鲜血吐出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光球当中的佛气唤醒了广乐,还是重新充盈的内气唤醒了他,当他的内气恢复到先天后期的时候,便清醒了过来,看着僧棍上的鲜血,看着地上后背已经血肉模糊的黑衣人,自己也是一阵发蒙。

    广乐的身影晃了晃,却又站住了,他虽然有除恶务尽之心,可是他毕竟守了二十多年的戒律,没杀过任何生灵,更别提杀人了,如今黑衣人被他打成了这幅惨样,他多少还是有些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黑衣人见广乐回过神来,口里含着血,笑道“打啊,继续打啊,怎么不打了?刚刚打的不是很开心吗?一棍接着一棍的,打啊,再打啊?你不是要除恶务尽吗?就你刚刚那个力道,再来个两三棍,也许我真就下地狱了。”

    广乐单手放于胸前,闭眼又睁开眼,只说了一句,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接着说道“呦,这个时候又开始你的惺惺作态了啊,你就应该继续打,一直把我打死,不过可惜了,再让你打,你也没有那个机会了,几百年过去了,你的智商,还是没有多大的改变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黑衣人竟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,身形晃了晃,却又稳住了,脸上背上全是血,但是却依然笑的非常开心,“你打完了,也就该换我打了。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道神乾坤〕〔我的笑傲江湖OL〕〔异世财富大亨〕〔我就是超级警察〕〔亿万豪婿〕〔万能神医〕〔影后归来:霍少,〕〔蛊真人之齐天传〕〔美漫里的国术强者〕〔我为国家修文物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