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神偷问道〕〔异世之神帝修炼系〕〔大佬的复苏之路〕〔娘子别动手〕〔一寸山河〕〔九阙朝凰之第一女〕〔重生狂妻,慕少花〕〔极品赘婿〕〔灵界战雄〕〔余生只钟意你〕〔重生七零神医小甜〕〔快穿之我想重新穿〕〔蛊女有毒〕〔独宠一人,谋定天〕〔梦幻古今之宝戒奇〕〔最后的浮幽之灵〕〔至尊特工〕〔齐天册〕〔纪元重启录〕〔都市绝狂兵王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二百三十一章 谈话
    黑衣人从地上弹起,犹如僵尸一般,身上的气息开始急速上升,他握了握拳头,笑着对广乐说道“还真的多谢你了,你说说你,这一棍棍打的,让我现在能彻底的炼化这具身体,现在,我可以尽情一战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黑衣人瞬间出现在了广乐眼前,一拳打出。

    广乐抬棍抵挡,正挡住对方这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拳,然而,劲力轰然爆发,广乐一下子便被打飞了出去,落在地上,浓稠的鲜血从嘴里面吐出,仅仅是一拳,便让恢复到了先天后期的广乐重伤。

    黑衣人再次试着握了握拳头,笑道“果然,现在的我,强度远远超过了你们的想象,你真以为我没有带我原来的那具肉身出来,是没有办法带出来吗?我告诉你,根本不是,我早就厌烦了那具被你打的破破烂烂的肉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像这具肉身,年轻,有活力,也有潜力,等日后再认真的修炼,肯定比我原来会有更高的成就,所以我就将那具破烂的躯体炼化了,你原来的圣躯成了舍利子,我的魔躯,则变成了我的魔佛舍利!”

    “不过,太可惜了,我这具躯体没有练过佛门武功,无法用佛气催动魔佛舍利,无法滋养我自身,多亏了你不停的捶打我,用你那佛门的武学,帮我炼化魔佛舍利,如今,我已完全掌握了躯体,并将魔佛舍利炼化了一点点,虽然只有这不起眼的一点点,可是,现在的我,也不是你能够相比的!”

    黑衣人内气爆发,惊人的魔气笼罩了第三层,威压震慑在场所有人,他的实力,赫然已经达到了悟道境后期巅峰的境界,比之前,还要强上几分,如今在场之人,广乐实力暴跌,单从修为上来看,没人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此刻,无论是谁,就算是酣战的解沐和林悦,也都停下了,他们两个不想停止,可是这突如其来的恐怖威压,却是逼着他俩停手了,他们都练过和杀意有关的法门,自然知道,这股威压当中,伴随的无差别的杀意。

    这股杀意,是针对在场所有人的!

    黑衣人缓缓走向了广乐,想要取走广乐手中的舍利子,有了这颗圣佛舍利,他可以继续炼化魔佛舍利,到时候,炼化两颗舍利子的他,绝对会远超自己被封印之前的实力,达到他自己前所未有的新境界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和黄世极也停下了争斗,他们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不得不停手,可是却没有前去阻止。

    黄世极是觉得,自己去了,也不是黑衣人的对手,而蓝衣男子则是叹了口气,看了看身后的于雯,他想要出手,可是还得保护于雯,万一黄世极趁他不在再次动手,导致于雯出现什么问题,那损失就大了。

    就在黑衣人的魔爪伸向广乐的时候,一根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白丝带,缠住了他的胳膊,并猛的向旁边一扯,改变了他的方向。

    黑衣人眉头一皱,他现在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,谁敢在此时触他的眉头?

    出手之人,正是一直在默默注视着一切的廖心欣,一袭紫衣飘飘,银饰哗哗作响,简直就是一位苗疆仙子,美丽动人,脸上却是毫无表情,抓着手里的丝带,身旁毒蜂飞舞,毒蛇、毒蝎、毒蜘蛛等等,到处爬行。

    黑衣人冷哼一声,“你这是在玩火知道吗?难道,就这么迫不及待的送死吗?”

    廖心欣冷笑道“别假惺惺了,你的杀意所有人都能感觉出来,是针对在场所有人的,你根本就没打算放过我们任何一个人,至于我救广乐,是因为不能让你得到他手里的宝物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玩意能增强你俩的实力,但是你们两个的实力,都不能再增强了,所以,我必须出手!”

    黑衣人闻言,手一震,磅礴的内气将丝带直接震断,大手一挥,一道掌劲就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廖心欣双手齐出,蛇毒紫烟掌挡住了掌劲,却紧皱秀眉。没想到,自己的丝带竟然会被如此轻易震断,要知道,她的丝带虽然不是百年以上的极品独角毛虫产的丝,但是也是十年的独角毛虫的丝线织成的,连刀剑都砍不断。

    黑衣人冷哼一声,魔气纵横,大手一挥,便是绝学。

    “魔掩佛威!”

    开元武技,元武道招,虽然已经使用了数次,但是仍是威力极大的招数,以在场众人的实力,是不可能想出破招之法,故他才会接连动用,之前说过,他的武学《我魔灭佛》,乃是正儿八经的真元武学,从第一式开始,便是开元武技,一直到最后一式,那是返虚武技,威力更加巨大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哪怕他能动用魔佛舍利的力量了,可是要接连发出开元武技,对实力的损耗是巨大的,更别提之后的武技了,而且随着他实力恢复到现在的地步,再使用开元武技,便已如家常便饭一般。

    魔气盖天,不仅仅是魔掩佛威,更是魔掩天威,天地之间,仿佛唯有魔之一掌!

    廖心欣哪里想到对方一上来就动用开元武技,躲都没地方可以躲,也来不及想太多,直接将另一枚蓄虫袋扔了出去,挡在了凌空发来的掌劲之前。

    轰然一声,魔气贯天地,冲击在场众人,解沐等人离得较近,直接向后退了几步,才挡下余劲冲击。

    烟尘过后,原地,绿色的光芒闪烁,在绿光之后,廖心欣安然无恙,她笑了起来,虽然蓄虫袋被对方一掌击碎,可是蓄虫袋当中的宝贝,也被释放出来了,有这宝贝在此,胜负,尚是未知数。

    绿光渐渐的敛去了光芒,露出了本来的样子,竟然是一只飞蛾,巨大的飞蛾,足有一人多高,在半空中飞舞,身上不停的有鳞屑掉落,而这些掉落的磷屑触碰到地面,地面发出“嘶嘶”的被腐蚀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只飞蛾的翅膀上,各有两个大圆球,仿佛两双巨大的眼球,极为渗人,而它的复眼仍在闪烁绿光,这是一只毒虫,毒到不能再毒的毒虫,正是这一只毒虫,挡住了黑衣人的开元武技!

    黑衣人看向了毒虫,竟不怒反笑,“我当是什么宝物,原来是你这只毛毛虫啊?怎么,长大了,想和我斗一斗?”

    飞蛾扇着翅膀,没有发出声音,只是看着黑衣人,没有出手,却也没有让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黑衣人继续说道“当年那些被封印进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,只有你的母亲和那群吞沙虫活的最久了,后来吞沙虫以吞沙为生,一直在繁衍族群,你母亲却因为没有食物,只能饿死,最终生下了一枚卵,死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过了这么多年,卵才孵化,你才出生,没想到现在还化茧成蛾了,看你这么护着身后的人,看来这么多年,是每年进来大阵里的苗疆人帮你成长的,怪不得能达到现在的地步,不过要与我斗,你还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黑衣人一步踏出,瞬间来到飞蛾身前,魔气包裹全身,而后对着飞蛾的头部,一掌劈下。

    飞蛾的复眼对于动的物体的感知能力本就比人类强,身后的翅膀也不是吃素的,猛的挥动,也在瞬间避开了黑衣人的攻击,同时无数的鳞粉吹落,吹在了黑衣人身上,却全部被魔气阻拦。

    剧毒的鳞粉侵蚀着魔气,但是魔气无穷无尽,根本侵蚀不完。

    一旁的廖心欣也没闲着,紫烟升起,毒烟弥漫,而且这一次的毒烟,并不仅仅是蛇毒,更包含了蝎毒,她的“五毒紫烟掌”只掌握了两种毒,就是蛇毒和蝎毒,如今两毒齐用,也算是底牌尽出。

    黑衣人自然看到了身旁正在凝聚的毒烟,想要过去击毙廖心欣,却又被飞蛾死死的缠住,这只飞蛾,远没有吞沙虫那么强大,但是也已经堪比悟道境后期的武者,而且凭借身上的鳞粉,一般的悟道境后期武者,拿它还真没办法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在围观这一人一蛾的争斗,却都没有出手的,因为他们知道,如果帮助廖心欣击败了黑衣人,那有飞蛾帮助的她,就是在场的最强者了,到时候谁也制不了她,情况还是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解沐再次出手,朝着林悦就是一道劈下,杀戮刀意再次爆发。

    “砍!”

    用杀戮刀意驱动的七巧修竹刀第三招武技,猛的砍下,威势惊人。

    林悦早有防备,一抬手,秋雨剑法再出,寒意凛冽,与赵茹衫截然不同的水之意境在她手中发出。

    “霜起!”

    剑招一出,剑身上竟起了一层寒霜,而与孤竹相对,连孤竹的刀身上都染上了一层寒霜,解沐感受到这股寒冷,直接打了个哆嗦,但是却仍是紧握孤竹,凭借血煞狂化之后的力量上的压制,竟一下子将林悦逼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解沐再想出招,血煞气的流转顿时一滞,暗道一声不好,第二次血煞狂化的时间终于到了,可是这里胜负未分,如果这时血煞气供应不上,他必输无疑,这么想着,又看了看林悦,发现对方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,便知道,使用宝剑和秋雨剑法以及那神秘的武技,对她的消耗也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解沐想了想,打定主意,不再犹豫,威压冲天而起,杀戮刀意全部凝聚,正是元武道招。杀戮刀意和最后的血煞之气全部聚集,内气抽空,所有的一切,都尽附此招之中,他想要一招决胜。

    林悦感受到解沐爆发的威压,冷哼一声,她自然也有开元武技,内气也凝聚起来,灌注到手中灵剑之中,水之意境在四周弥漫,寒意将地上的土都冻住了,她的脸上毫无表情,也是所有一切,尽附此招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内气和威压达到最顶峰一刻,刀招、剑招,全力发出。

    “血杀万千!”

    “雨落寒秋!”

    两大元武道招冲击,原本被魔威掩盖的气氛,瞬间冲散,余劲扩散,对招的两人首受冲击,直接飞出去了,落在地上之后,都是一口鲜血喷出,俨然受了很重的内伤。脸色都是苍白如纸,内气全部耗尽。

    见两人重伤如此,小冉急忙来到解沐身前,将他扶起,给他服下了回气和疗伤的丹药,同时盯住了对方。

    秦祖和尤贞也出现在了林悦旁边,尤贞扶起林悦,给她服下丹药,并给她注入内气,关怀的问道“小姐,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林悦稍微恢复了点力气,苦笑道“你看我像是没事的样子吗?好了,给我护法,我恢复一下内气,另外看一下血蝉,如果他活过来了,就把他拖过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听命,将她围住,看向四周之人。

    小冉不敢大意,把解沐扶到了学院众人的附近,给解沐一个相对安全的空间。

    可是刚刚过来,就听到蓝衣男子叹了口气,他说道“唉,你说说,你们这是干什么呢?都是学院的学生,还要闹成这个地步,还搭上了一条人命,那人多好的苗子啊,就因为你们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小冉一听这话,气不打一处来,直接走上前去,冷喝一声,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回头看向她,笑着说道“怎么了?难道我说错了?不是你们两个非要和血宇楼的人动手,会闹到这个地步吗?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,你们两个从一开始和他们交手,就是奔着那个小萝莉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小萝莉,不知道为什么引起了你们两个的杀心,竟然这么针对,唉,你们也下得去手。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折扇一摊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小冉本就因为魏婷的死自责,一听这话,神情更加落寞,但是看向蓝衣男子的眼神越发的不善,和解沐不同,她看到此人第一眼的时候,就没觉得此人有多么好,她只觉得,此人,绝非善茬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笑道“你还想说什么?难道因为我说了事实,你就想和我动手吗?难道就完全不顾你们学院十四先生的安危?难道你要至学院其他的学生于死地才罢休吗?还是说,你们两个,根本就没把他们当人看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小冉急忙抬起头,想要开口反驳,却正与蓝衣男子四目相对,同时,她眼前场景瞬间变幻。

    小冉看到自己好像是站在一处海上孤岛,蓝衣男子站在她的身前,没有开口,但是他的声音却是直接传到了她的脑海当中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利用魏婷牵扯血蝉子,欲要击杀林悦,是你自己计划,还是他人授意?”

    小冉双目发直,不由控制的说道“虽为他人授意,可此事,经吾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汝可知,此事大错!”

    “吾知魏婷之死,责任在吾,可此事只是谋划失误,未曾想,此女与血蝉,竟有拼死同归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计划利用他人恩怨,成全自身,我知你有圣王之命,亦有王之野心。故无需再我面前伪装,你明知魏婷与血蝉子恩怨,知晓她与他一旦对上,便是必死之局。此事在于雯面前发生,于雯不能坐视不理,故你故意挑选于雯无法分心之时出手,亦可说,魏婷,就是死于你之手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小冉秀眉紧皱,却是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“魏婷之死,于雯必与血宇楼之人血战,一旦有重要人物身死,必将再引学院与血宇楼之争,那时,天下必乱!而你有圣王之命,天下乱,你方能崛起,此是阴谋之道,可是此道,终究小道。”

    小冉一拱手,恭敬的说道“先生教我。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折扇一摊,“若是我,魏婷无须死。只需在学院纪检处,控告林悦,学院规定,肆意屠杀同学者,背叛学院者,皆杀无赦,而此人身份特殊,杀之困难,可必逐出学院,那时学院与血宇楼,亦必产生隔阂。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顿了顿,继续说道“天下大势,本就处于僵持之势,若学院与血宇楼产生隔阂,必被麒麟会利用,天下仍会大乱,而魏婷,只需手段得到,就会归于你手,你便可得一员悍将。”

    小冉一下子懵了,她还从未想过这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此道,乃是权谋之道,你之阅历,尚浅,若要成圣君之势,须知古之圣君之道。”

    小冉再次拱手,“先生教我。”

    “圣王欲成事,首要之事,招揽贤才。今你为学院学生,学院英才无数,自有天下英才尽出学院之称,你已在如此佳地,只要运用得到,必得无数英才。”

    小冉听这话,若醍醐灌顶,却又如薄雾遮眼,未得其理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折扇轻摇,继续说道“英才虽数之不尽,然可用之人,须得用心参选,要记住,世家之人,不可选,东林亲传,不可选。你选之人,诸如魏婷,便是最佳例子,可惜,已被你自己葬送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古圣王之命,唯首命天,次之命地,其三命人,然命人之道,乃最难之事,也是古之圣王,必学之事。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道神乾坤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史上最强炼气期〕〔日渐崩坏的地球〕〔我师兄实在太稳健〕〔我就是超级警察〕〔蛊真人之齐天传〕〔生活系男神〕〔鲜妻太甜:偏执老〕〔传奇冒险王〕〔帝国吃相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