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上官若离东溟子煜〕〔神级大明星〕〔我在古代追男神〕〔想当个复仇女神好〕〔踏星〕〔理发师们的青葱岁〕〔夺爱帝少请放手林〕〔三界第一叛徒〕〔量子制卡师〕〔情剑侠唐歌〕〔夺爱帝少请放手林〕〔我就是富豪〕〔狂婿〕〔娴在路上〕〔第一至尊〕〔鉴宝大玩家〕〔恋战新梦〕〔女神的贴身高手〕〔极品狂婿〕〔巨星招募计划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二百三十二章 斗魔
    小冉双眼之中,闪烁的是一种特殊的光芒,身上的气势也有所变化,还想再说话,眼前却突然变化,种种的异象全部消失,回到了现实当中,她脑子顿时一懵,刚刚发生的事,就像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而在小冉的眼前,还是蓝衣男子那副笑容,之前她觉得对方的笑容非常的猥琐,可是现在看来,却是极其的高深莫测,她从未见过男子这样的人物,虽然对方的实力不高,但是,却给她一种从未有过的压力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转过头去,不再和小冉对视,小冉身上的压力也顿时一松,大口的喘了口气,回到了解沐身边,继续帮他护法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于雯身上的亮光终于散去了,她双眼睁开,血色的光芒看向了正在场地中央对战的飞蛾和黑衣人,手上的血色令牌,散发着令人震惊的气息,她终于将宝物彻底的炼化,气势达到了最强。

    于雯连看都没看眼前的黄世极,站起身来,她也没有朝着麒麟会的人而去,也没有朝着战场而去,反而直接走到了解沐的身边,连看都没看,一脚踹在了解沐的肩膀上,将解沐直接踹在了身后的岩壁里。

    本来就重伤的解沐,一口鲜血喷出,而且回气还差点出问题,小冉急忙将他拉出来,内气注入他的身体,帮他捋顺内气的流转,这一次,她想到了种种原因,想到了蓝衣男子和她说的话,也没有和于雯再起争执。

    于雯从怀里拿出一个粉色的小瓶子,从里面到出了一枚丹药,扔给了小冉,转身,直接看向了林悦!

    小冉接着丹药,看了一眼,就知道是芳华谷的疗伤圣药“九香芳华丸”,急忙给解沐服下,帮他炼化。

    林悦这边,自然看到了一脸怒意的于雯,尤贞得继续给林悦疗伤,秦祖站出来,紧盯着于雯,他很清楚,这个时候于雯如果突下杀手,血蝉子濒死,而林悦也受了重伤,他们这边没人挡得住,所有人,都得死!

    于雯一挥手,一柄光刀在手中出现,威压继续暴增,不仅仅是“械术化武”,更是“械术化武”的中期境界,比魏婷那个还要强大许多,这是于雯进入白马墓以来,第一次动用了全力。

    感受到惊人的威压,血宇楼这边的人脸色更是难看,麒麟会的人想要出手,可是被学院的人全部缠住,也根本腾不出手来,唯一可以活动的黄世极,也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而就在于雯步步逼近的时候,蓝衣男子突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于雯眉头一皱,冷喝一声,“让开!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微微一笑,伸出一只手,手掌面向于雯,也没人知道手里有什么,她看到了什么,而她的表情,还是那个样子,没有任何的改变,男子笑着说道“给我一个面子吧,留他们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于雯仍是皱着眉头,“你确定?他们,可是杀了学院的一个学生!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气息的魏婷,摇了摇头,“就算你杀了他们,也不能改变她死了的事实,人死是不能复生的,她的死,是自己选的,学院其他人都可以动手,唯独你,不能出手。”

    于雯还是不懂他的话,却没有继续向前,看向了那边的战场,对蓝衣男子说道“那我对那个魔头出手,行吗?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微微一笑,“除了血宇楼的人,对其余任何人动手,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于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最终叹了口气,“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我一直都很尊敬你,可是你这一次做的决定,我不认同,但是,我还是选择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于雯手中铜牌闪烁,附在了自己的胸前,接着,一套模糊的血色铠甲覆盖了她的全身,一套完整的将军铠,她轻轻一动,甚至都能听到金属碰撞的声音,脚步一踏,瞬间来到了战场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看着远去的于雯,喃喃自语“这个世间,没有不能被舍弃的棋子,你什么时候能明悟这个道理,便是你真正成熟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本来正在向飞蛾进攻,突然一股压力从天而降,一道铁血刀气劈下,霸道无匹,他下意识的就想要躲开,可是身旁的飞蛾释放出的鳞粉,让他无路可躲,一抬手,魔气纵横,欲要硬抗这一刀。

    可是于雯带着暴怒的一刀,更加的霸道,更加的,难以阻挡!

    “霸气千秋!”

    铁血而又霸道的一刀,直接劈开了黑衣人的护体魔气,而在他的身上,也留下了一道刀痕,同时刀劲爆发,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不过黑衣人毕竟是几百年前的人物,经历了无数次的大战,经验丰富,看着自己突然劣势,没有继续打下去,一步退出,直接退到了远处,同时魔气迅速将自己的身体又重新包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于雯长刀一挥,刀气纵横,霸道的气势,冠绝在场众人,借助铜牌中的力量,她的战力已经可以和悟道境后期的武者相比。

    黑衣人看着于雯,冷笑道“于定远这厮留下的令牌,果然留了一手,当年我研究了很久也没发现有什么,没想到,是需要你们于家人的血脉才能开启,没想到能借用他一身将军铠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闻言,笑道“于雯早就将铁血定远拳的第三重领悟,就连霸刀的第三重也领悟的差不多了,只是可惜内气不够,施展不出来,但是其中的战斗技巧,凭借定远将军铠的力量,还是可以施展的。”

    不过旋即他又皱起了眉头,“可是要战胜行魔,这还远远不够,只有战斗技巧,用不出元武道招,是杀不了行魔的,而行魔内气一旦攒够,随便释放一个真元级别的武技,在场没有人能挡住。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看了看手中的扇子,叹了口气,“唉,我还是舍不得,要不然,唉。”

    于雯本就处于暴怒的状态,却被蓝衣男子阻拦了,一腔怒火无法宣泄,只能全部放在了黑衣人的身上,刚猛霸道的刀法,让黑衣人也不敢硬接,再加上飞蛾在身旁用毒协助,竟稳稳的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仍在围观,仍是没有插手。

    几十招转眼而过,黑衣人吃了于雯数刀之后,已然显露败色,他知道必须得动用元武了,向后一退,突然向着前方一踏,魔气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魔掩佛威!”

    于雯见他终于用出这一招,怒喝一声,“一直在用这一招,真以为我们破不了吗?”话音落,于雯气势爆发,定远将军铠虚影晃动,铁血之气涌到长刀之上,刀身震荡,竟仿佛传出了战马嘶鸣之声。

    “怒马奔腾!”

    开元武技轰然爆发,霸道第三重的刀法终于施展出来,一样的刚猛霸道,威力十足。

    刀气如战马奔腾,长啸嘶鸣,瞬间冲破了魔气,打进了黑衣人的胸膛之上,黑衣人此时也没想到于雯会如此果断,不惜用上所有的内气,来破自己的这招开元武技,登时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发出这一招,于雯脸色苍白,虽有定远将军铠硬撑,可是内气消耗已经太多了,还能继续战斗,可是很难再施展武技了,但是她敢再次施展开元武技,是因为她对旁边的另一人的招数,更有信心!

    黑衣人见于雯没有继续追击,松了口气,魔佛舍利催动,内气在体内恢复,可就在此时,一道内气突然爆发。

    一个紫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,紫色的毒烟将黑衣人整个包裹了起来,随着银铃阵阵,一道掌劲发出。

    “双毒紫烟掌!”

    足以致命的一掌,携带足以致命的剧毒,狠狠的打在了黑衣人的胸膛之上,而这里,正是被于雯的刀气撕开的伤口,大量的剧毒,灌注到了黑衣人的体内。

    廖心欣从毒烟中跳了出来,挥了挥双手,吐了口气,双重毒烟,这种剧毒的量,就算是她常年接触毒物,也不敢久待,她的脸色也苍白如纸,全力一击,紧付此招,而飞蛾也来到了她的身前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都聚集到了紫色的毒烟当中,可是里面的情况,只有两个人能看清,就是于雯和赵茹衫,可此时的于雯内气已经不足以支持dl1系械术了,赵茹衫很自然的开启械术,看向紫烟当中。

    于雯一步踏出,来到了赵茹衫的身旁,直接问道“里面怎么样?那人死了没有?”

    赵茹衫的眼镜上泛出光芒,摇了摇头,“还没有,他还站着,不过这毒好厉害,已经开始侵蚀他的躯体了,简直就和硫酸一样,他的体表都这样,体内肯定更加惨烈,这么剧烈的毒,他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于雯也放下心来,将注意力又放到了其他人上面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赵茹衫突然说道“嗯?好像有些不对,这个人的躯体,咦?这是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道灰色影子瞬间从紫烟当中飞出,直奔离他最近的秦祖而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于雯高喝一声,“不好,快躲开!”

    然而,为时已晚,那道灰色的影子,已经进入了秦祖的身体当中,紧接着,数秒过去,秦祖的表情开始扭曲,内气也开始按照奇怪的形式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于雯此时也顾不得什么约定了,想要再出手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从秦祖的腹部,一点寒芒闪过,剑尖穿透了他的身体,一柄短剑,留在了他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出手的不是别人,正是在疗伤的林悦,她用出最后的力气和最后的内气,驱动短剑,击杀了秦祖,她艰难的说道“我这柄剑,可是飞剑!”说着,她看向了于雯,“我的人,只能,我来杀!”

    接连的变故,震惊在场众人,而那道灰色的身影也非常果断,直接从秦祖的身体中离开,他万万没有想到,林悦会如此果断的出手,手下之人的性命,说丢就丢,就像是丢了一个没用的东西,完全不讲情面。

    在半空中的灰色身影,样子显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,和黑衣人的长相是一模一样,但是依然是被魔气缠绕,看不清具体的长相,这正是他的魂体状态,而在他灵魂的正中央,赫然有一枚黑色的圆球,看来就是魔佛舍利。

    黑衣人的魂体,看了看周围,直冲蓝衣男子而去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看到这一幕,微微一笑,连躲都不躲,任凭他钻进了自己的体内。

    远处,见到这一幕的于雯,也笑了起来,“这个魔头,看来是被封印的时间太长了,脑子都被封傻了,竟然看不出来,这里谁最恐怖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进入了蓝衣男子的身体,先是一片黑暗,而后突然发现,自己来到了一座海中孤岛之上。

    在孤岛上,蓝衣男子坐在一边,手里拿着鱼竿,悠闲的钓着鱼,可是这里的海看起来死气沉沉,没有半分的生机,哪里会有鱼,也不知道,他在钓什么。

    黑衣人想要出手,按照以往的经历,在对方的识海当中,击杀对方,而后占据身体,可是哪里想到,此人的识海,竟然是这个样子,他想要动手,赫然发现,在此地,自己的魂力根本施展不出来,连魔佛舍利都无法催动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看都没看身后的人,只是淡然说道“行魔,你这魔头还真是大胆,连我的识海也敢进入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一愣,“你,认识我?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说道“当然认识,只是你不认识我了而已,哦,对了,当年我见到你的时候,你和行文还是一体的,佛魔同体,一个灵魂,却诞生了两个截然不同的意识,你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案例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彻底懵了,“你知道行文?不对,你怎么知道我和他?你,你到底是谁?”这可是绝对的秘密,天下间应该没人知道,此人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蓝衣男子继续说道“你恐怕还不知道,当年行文构建大阵,阵法图,便是我给他的,灵魂分割的方法,也是我教给他的,而封印你的方法,自然也是我教给他的,不过最后第三层的棺材,却是他自己搞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感觉自己大脑有点混乱,这些消息太过震撼,不过他仔细想想,当年行文突然掌握了灵魂分割的方法,也突然构建了这整个大阵,这都太突然了。可是他们两个当时还是一体的,对方是怎么瞒过自己,将这些东西传给行文的呢?

    蓝衣男子道“本来我是想让他把你封印起来,然后慢慢的研究研究,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后来却因为种种原因给耽搁了,不过现在,你也没有研究的价值了,这些年,像你这种案例,我已经接触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紧张的握紧了拳头,内心莫名的升起一股恐惧感,有些歇斯底里的喊道“你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闻言,终于转过身来,手一挥,脸上的面容发生了变化,露出了一张普普通通,却还是很陌生的脸,可就是这张脸,让黑衣人直接瞪大了双眼,他笑道“怎么样?现在,想起我是谁了吗?”

    黑衣人的身体开始颤抖,无法无天的魔头,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,“怎么可能?怎么会是,你!你怎么可能还活着,你至少比我大两百多岁,泰兰世界不可能有人活过千岁,你,你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一弹指,黑衣人瞬间被打飞了出去,落到了海里,毫无反击之力,咕嘟咕嘟的喝水,他急忙挣扎,拼了全力站起身来,不过所幸,海岛周围的海比较浅,他站起来,发现海水才到自己的胸膛。

    黑衣人连怒都不敢,以前的时候,他虽然是杀人无数,凶狠无比,但是他也可以奴颜婢膝,贱笑着说道“没想到是您,我这辈子,最崇拜的就是您,您的神话传说,几十本书都写不完。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再次弹指,黑衣人又被打飞了出去,这一次飞的更远,他又是咕嘟咕嘟的喝水,挣扎着站起来,这一次,水已经到了他的喉咙,不过还好他会游泳,不至于淹死,但是体内一点魂力用不出来,让他感觉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黑衣人更加的卑躬屈膝,就差跪下了,对蓝衣男子恭敬的说道“您没有杀我,想必我一定是还有用处,否则以您的实力,一招,我基本就灰飞烟灭了,您还是有话直说吧,我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!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微微一笑,“你这个人,还真是有意思,既然你这么说了,那我就明言了,你说说吧,你是怎么诞生的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黑衣人一愣,“这?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脸色一变,仍是一记弹指,黑衣人瞬间飞出去了四五丈,直接跌入了水中,这一次的水,足以竖直放下两个他,等他游上来,喝了好多好多的水,他发现了,自己每喝一口水,灵魂就重一分,他就更难移动,像这次,他差点都没游上岸,就是因为太重了。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道神乾坤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帝国吃相〕〔富家女总裁的贴身〕〔我的笑傲江湖OL〕〔异世财富大亨〕〔我就是超级警察〕〔五代梦〕〔亿万豪婿〕〔女总裁的贴身强兵〕〔蝶谷修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