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钧仙〕〔穿越大秦当暴君〕〔最强氪金升级系统〕〔最强透视〕〔非洲农场主〕〔保安情缘〕〔唐亦浅君陌衍〕〔我从仙界来〕〔力祖〕〔阳顶天〕〔无上灵途〕〔重生之狂宠倾城魔〕〔最强武皇〕〔仙焰〕〔天才宗师〕〔傍个上仙当师尊〕〔残明霸业〕〔诛天武神〕〔凡途归真之紫琊传〕〔道之彼端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二百三十四章 佛斗虫
    没有了大阵的支撑,第三层的阵法轰然崩塌,整个岩层伴随着无数的沙石压了下来,这可是不知道多么深的地底,这种突如其来的沉重的压力,别说一般的武者,就算是返虚境武者,恐怕也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在第三层崩塌的一刻,解沐的内心也是咯噔一声,但是他却没有闭眼,手中的孤竹闪烁,想要撑起屏障,支起最后的防护,但是他也知道,这种程度的岩崩和压力,他连一秒都支撑不下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清晰可见的金色的大手,连着防护罩,一起了起来,也将其余所有人都抓了起来,接着,大手一握,整个手掌,将所有人都给包裹了过来,金光闪烁的,让所有人都睁不开眼了。

    而下一刻,金光一撤,天地一暗,解沐双眼一阵模糊,等看清周围之后,才发现,自己已经回到了第二层,而整个的第二层,已经崩溃的不成样子,无数的沙石滚落,和第三层之前的样子差不多。

    解沐发现,自己正在一个巨大的金光大佛巨手当中,接着他又看到,其余所有的人,也都在这个大佛双手当中,包括早已死去的魏婷,还有其他重伤濒死的人,是这个大佛,在第三层崩塌之前,带他们所有人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这个大佛的本体,正是广乐,广乐还盘坐在莲花虚影之上,悬浮在整个大佛的心脏位置,他的身上,也是金光闪烁,双手摊开,梵音不绝于耳,佛钟镇魔,佛气在整个第二层也开始弥漫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剧烈的冲击携带着无数的沙石飞来,尽数打在了大佛之上,大佛,为所有人挡住了伤害和冲击。

    解沐一眼就看到了,又在天空中飞舞的巨大的金色吞沙虫王,它还是没有挣脱石坤不惜以第二层的整个大阵为代价释放出的囚笼,但是它还在不停的冲击着囚笼,一次接着一次的全力冲击,冲击波震荡着整个第二层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怪物,解沐心里又是咯噔一声,这玩意的战斗力,可是达到了真元境中期,而且它的能力,就算是一般的真元境后期的武者,都未必是它的对手,这么想着,他看了一眼身后的大佛。

    广乐现在最多是真元境初期的修为,就算还有潜力,可是在现在,也绝对不是吞沙虫王的对手。

    似乎感应到了广乐的出现,远处没有崩解的大山之上,石坤正远远的站着,背后悬浮着第二层的阵眼石球,而从他的身上,源源不断的有土黄色的灵气,涌入了身后的石球当中,而大量的灵气,又从这一片天地进入了他的身体当中,而他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媒介,让天地灵气能够更快的进入石球当中。

    而阵眼石球又延伸出锁链,将整个吞沙虫王给包裹了起来,而且吞沙虫王不断冲击囚笼,不但消耗它自己的力量,还在消耗石坤和这片天地的力量,也幸亏石坤是自生的天地之灵,能够做的了这个媒介,不过他的身体虽然比人类强了不少,更对灵气的掌握程度更高,但是要困住吞沙虫王,也承担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感应到了广乐的到来,石坤的心里也顿时松了口气,虽然看起来广乐比吞沙虫王弱了不少,但是他根本不放在心上,倒是吞沙虫王,一开始还有些紧张,可是看到广乐的实力,也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广乐身形不动,真元运转,却是能腾空而起,这是真元境武者才会拥有的能力,可以在空中御空飞行,而整个大佛,也跟广乐一起飞了起来,在到达吞沙虫王身边的时候,悬浮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看到广乐,吞沙虫王发出“桀桀”的怪笑,“圣行者,活的年级大点还有这好处,竟然能看到一个活着的圣行者,哦,你能活着从第三层回来,还能提升到这个程度,看来佛魔斗,是佛赢了。”

    广乐叹了口气,并没有立即出手,反而对它说道“虽然你是一只杀人不见血的吞人魔虫,按我的理念,应直接将你拍死,可是上天一直都有好生之德,我念在你能诞生灵智,实属不易,想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吞沙虫王似是怒极反笑,“圣行者,呵呵,听你这话,我还有活头?”

    广乐闻言,便说道“当然,上天有好生之德,你已诞生灵智,只要一直待在我身边,接受教化,同时戴罪立功,为这个世界,这片天地,做出你该有的贡献,化解你的罪恶,到时候,你也可以去往西方极乐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去往西方极乐?”吞沙虫王仍是“桀桀”怪笑,却冷笑一声,“还教化我?戴罪立功?为天地贡献?呵呵,就凭你?敬你是佛门传说中的圣行者,我还礼让你三分,但是真要动起手来,你,还未必是我的对手!”

    说着,吞沙虫王怒吼一声,虫鸣传遍整个宽广的第二层,龇牙咧嘴,虫嘴当中无数的尖刺露出,若不是有“囚笼”拦着,估计它都会直接冲出来,它的眼里冷血无情,似是真能遇神杀神,遇佛吞佛!

    广乐叹了口气,“既然你不听教化,冷血无情,那我也只能强行教化你了!”话音落,广乐朝着下方的众人高喝一声,“前辈,拜托你照顾一下其他人,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,我先灭了这只魔虫,再来道谢。”

    下方的众人都一懵,只有蓝衣男子笑了笑,一抬手,蓝光闪烁,代替广乐,护住了所有人,通过之前的激活舍利,吸收魔气,广乐很清楚,蓝衣男子绝对远在他之上,甚至是超越了他想象的强大,有这种实力的人,自然是他的前辈。

    广乐见没有了后顾之忧,就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吞沙虫王的身上,左手一拍,将“囚笼”和锁链去掉了,右手一挥,将石坤和阵眼法球扔向了蓝衣男子,而蓝衣男子也正好将石坤接入了他的保护屏障之内。

    吞沙虫王见广乐竟然真的将它放了出来,一声虫鸣,头顶的虫角闪烁着金光,直冲大佛而去,想要凭借它的高强实力,硬生生的装死广乐,它很清楚,它凭借这一招,能够轻松的撞碎一座大山。

    可是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,广乐单手一撑,佛光闪耀,梵音阵阵,佛钟声压制住了整个天地的诡异妖氛,他双手在胸前摊开,一棵菩提树在他身后若隐若现,圣行者秘传,佛门真元武技,在他手中发出。

    “菩提起航!”

    真元武技,轰然爆发,轻松的挡住了吞沙虫王的攻击,这一次,广乐正儿八经的跻身真元境高手之列,释放的真元武学,终于能放出了百分之百的威力,一招发出,佛光闪耀,如日中之时,亮的让人睁不开双眼。

    广乐淡淡的说道“自古以来,人善智而不善力,为与妖魔相斗,发明了宝器,当然,还发明了,武技。这就是人与你们这些妖魔,最大的不同。”

    说完,广乐劲力爆发,向前一推,吞沙虫王直接被打飞了出去,拍碎了远处本就快碎裂的一座大山,广乐的嘴角,也流出了一丝血迹,话虽如此,但是这一次碰撞,他也受了些许损伤。

    吞沙虫王重新振翅飞起,这一招的爆发,虽然没有破掉吞沙虫王的防御,但是却是穿透了它的护甲,直接伤到了它的体内,只不过广乐是按照对人的方法出招,没有伤到它的真正要害。

    广乐单手行礼,念了一句,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广乐身上的法相再次起了变化,竟迅速缩小,而后与广乐融为一体,顿时天地一片肃然,似有万佛朝拜,万僧诵经。

    霎时间,佛光普照,圣行法相,万佛朝宗!

    吞沙虫王不畏生死,它能成长到现在这个地步,就是凭借着不怕死的精神,不停的吞噬,吞噬沙石,吞噬同类,吞噬人类,吞噬其他任何能吞噬的东西,才能这么强大,它仍是高声嘶鸣,彰示自己无畏。

    而吞沙虫王的整个身体,都被特殊的金光覆盖,这正是吞沙虫族血脉中流传的秘法,让它的身体大幅度提升硬度,也就提升了抗打击能力,同时战斗力,也再次飙升,不过这和广乐的圣行法相一样,都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佛一虫,都全力而出,对于吞沙虫王来说,这是涉及到了自己的性命,而对于广乐来说,不仅仅是性命,更是一种信念,如地藏王菩萨的信念,他不是地狱不空、誓不成佛,而是“人间存魔,誓不成佛”!

    佛虫相斗,生死之局,天地崩解,每一次交手,每一次碰撞,都会导致第二层崩解的速度加快,尤其是刚才的那一次武学对决,震塌了无数的山峰,天花板上的石板不停的掉落,看来第二层的阵法,也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笑着对周围人说道“好了,我们又该启程了,各位乘客,请闭上你们的双眼,准备出发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天地崩塌,因为第二层远比第三层要大得多,所以崩塌的时间慢了不少,但是真的崩塌的这一刻,才是真的天崩地裂,天塌下来了,那一刻,一种无形的绝望,在每一个没有闭眼的人心里升起。

    解沐自然也没有闭眼,看到这一幕,脑海中也有一幕场景一闪而过,同样的天崩地裂,同样的生灵绝望,但是,那一幕里面的场景,崩塌的,是真正的天空,绝望的,自然也是万千生灵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,一道亮光之后,解沐发现又回到了第一层,但是内心却没有任何劫后余生的喜悦,那种深深的绝望,在心里久久无法挥去,犹如一道刻在灵魂深处的伤痕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暖流传入了他的脑海当中,解沐一个激灵,缓过神来,看身旁人,正是蓝衣男子,他笑着说道“我刚才让诸位闭眼,就是让大家不要直视天崩塌的一刻,因为会产生非常复杂的负面情绪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深深的看了蓝衣男子一眼,除了于雯之外,其余人都没想到,他竟然有如此能为,不但能在大阵崩塌的时候护住众人,还能进行逆大阵传送,除了有高超的修为之外,他必须还得有过硬的阵法掌握能力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天空中又是一声碰撞,广乐和吞沙虫王也来到了第一层,并且继续搏杀,用出的武技,已经超越了下方这些先天武者们的想象,不过第一层也难以承受这么庞大的压力,也开始崩解。

    第一层比第二层和第三层加起来都大,所以崩解的速度也要慢了许多,而且第一层的大阵,没人知道阵眼在那里,也就无法操纵。

    解沐悄悄的靠到了于雯的身边,轻声说道“以前那些人来白马墓的时候,也是通过这种方式离开的吗?”

    于雯摇摇头,“自然不是,以前的人也最多是先天武者,要出去,也只能顺着第三层的传送阵法,还记得第三层的大棺材不?其实在我们取宝物的时候,再过几个小时,它的身上就会出现一个阵法,那就是出去的阵法。”

    解沐皱起了眉头,“那我们这么做,能出的去吗?”

    于雯又是摇头,“不清楚,以前的做法虽然有保障,可是谁知道会出现这样的变故,第三层的阵法崩解了,我们也没办法借助以往的办法出去了,只能凭借逆传送的方法,也只能寄希望于他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两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蓝衣男子,他回头正好和他们两个对视,朝着他们微笑。

    于雯叹了口气,“他的实力高深莫测,嗯,脾气也是高深莫测,我们只能等了。”

    解沐点点头,又看向了天上,这么高等级的对决,他也看不出什么来,不过若能稍微悟得一二,也堪称造化了。

    广乐的圣行法相,虽然没有法天象地那么惊人,但是威力却是十足,再次一掌击退了吞沙虫王,双手一拍,顿时,两道虚无的气息,在他的双手浮现,若有若现,只是刚出现,竟极速加剧了第一层法阵的崩解。

    其他人远远的看着广乐的双手,一个个却都呆住了,似乎陷入了什么魔怔当中,但是却又都若有所思,非常不理解的样子。

    解沐看了一眼,眼前的场景瞬间变化,一个奇异的场景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,而下一刻,他竟然融入了这个场景当中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典型的一区古建筑当中,还是一间书房,他此刻正坐在书桌之前,手里还拿着一根毛笔,似乎是在练字,而在他的身后,是一个巨大的书架,书架上放着一排一排的古书,看不清样子,但是感觉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解沐看了身下的纸张一眼,发现他写的字,是最典型的行书,只不过写的非常的漂亮,这是他在方竹林那几年练字的水准远远赶不上的,而且单凭这字,绝对能进入联邦历的书法大家一列。

    再看周围的环境,笔墨纸砚应有尽有,看样子还都不是凡品,而周围的陈设排列,也都是独具匠心,很有大家风范,虽然解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看样子,自己现在也颇有一番文人样。

    至于此刻他的体内,自然是一点内气也没有,而他的手上,只有常年写字留下的老茧,却连一点武人的老茧都没有,真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,不过解沐却发现,他的资质,却还是一样的好,只是没有习武。

    解沐还没有搞清楚什么状况,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,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里这么清楚,眼前一花,一股凉意在体内升起,他一下子就回过神来,却发现,蓝衣男子又站到了他身旁。

    看解沐醒来,蓝衣男子又头也不回的将所有人都唤醒,然后撑起防护罩,隔绝了他们与天上的战斗的视线,“你们的资质都很好,可惜实力太弱,他们的战斗,也快要结束了,但是最后的战斗,你们还是不要看的好。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说的话,没有人敢反驳,因为他的实力是这里最强,江湖当中,实力为尊,所以也没人违背他的话。

    而被遮盖的天空中,广乐的双手已经基本化为了虚无,四周的环境也因之而改变,一道道超越了天地意境的奥义,在他的身旁凝聚,而天地,也随之动容,第一层已经要崩溃了,这绝不是真元武技能办到的。

    吞沙虫王看到这恐怖的景象,却没有任何的畏惧,只是冷冷的说道“你真的要施展这种武技?你可知道,武技等级越高,越级使用,带来的反噬效果就越大,这可不像你在先天时使用开元武技那么轻松。”

    广乐道了一句,“阿弥陀佛,除魔之心,从未改过。”

    在广乐双手,两种虚无的法则瞬间发出,所过之处,空间碎裂,天地崩塌,阵法崩解,仅仅是一招,天地尽灭。

    “圣行之道?轮回湮灭!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道神乾坤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史上最强炼气期〕〔日渐崩坏的地球〕〔我师兄实在太稳健〕〔我就是超级警察〕〔蛊真人之齐天传〕〔生活系男神〕〔赘婿归来〕〔鲜妻太甜:偏执老〕〔第一序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