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地球第一位星主〕〔异度〕〔上门龙婿免费全文〕〔生死狙杀〕〔诸天最强大BOSS〕〔木叶的路人女主〕〔全球造星〕〔天才圣手〕〔狂龙在都〕〔我能看到隐藏奖励〕〔玄元之帝〕〔末世红警〕〔仙门末路〕〔灵婚簿〕〔权宠女王爷〕〔神级大吃货〕〔随身一个恐怖世界〕〔网游之废土遗民〕〔人族争命〕〔我的战场我的连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二百三十五章 出墓
    解沐的视线被蓝衣男子遮住了,什么也看不见了,但是却能听见天空中的爆炸声音,接着,他就听到了吞沙虫王的惨鸣,这一声嘶鸣,很难想象这是一只悍不畏死的虫子发出的声音,和人已经没有了区别。

    这一声嘶鸣,几乎已经触及到了灵魂,同时也感染了所有听到这个声音的人的灵魂,解沐脑子又是再次一懵,刚刚那一幕的场景又再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,笔墨纸砚,甚至能闻到书香味道。

    接着,天旋地转,下一秒,一道刺眼的亮光照进了他的双眼,解沐马上一闭眼,过一会儿又睁开了眼睛,却突然发现,周围没有了岩石地貌,全是沙土尘灰,他便知道,他们从白马墓当中传送出来了。

    解沐突然发现周围全部都是高手,各个势力的高手,而他们刚一出现,紧接着,就有一双大手,将学院的这批人接了过去,而其他的人也被他们自己势力的人接了过去,在原地就只剩下了蓝衣男子和石坤。

    石坤正一脸发蒙的站在原地,看看周围的高手,顿时更加懵了,他在大阵里面待了不知道多么长的时间,一直到这最后一次开启,都没有到达上族的境界,不过就在刚才,他用自己的灵气维持“囚笼”的时候,成为了上族,也就是踏入了真元境,这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大机缘了。

    可是周围的这些人,尤其是领头的这一个个,几乎全都是上族,也就是全都是真元境的高手,尤其是那个将身上有王道武学的小伙子捞走的那个人,他都完全看不出深浅,一眼看上去,竟仿佛虚幻,似有似无。

    这种境界,是石坤想都不敢想的,他一直听人说,大阵外面灵气稀薄怎么怎么的,可是这些人的境界是怎么回事?一个个都这么的恐怖,就连他身边这个穿蓝衣服的,明明是先天境界,爆发的实力却比他恐怖的多。

    接解沐他们回去的,自然是凌迟,他还是坐在一张椅子上,一副惫懒的模样,让人看不出深浅,但是这一次,解沐却能明显感觉出,他的不同,在他的眉角,出现了皱痕,说明他在紧张,可是,紧张什么呢?

    解沐看了一圈周围的人,果然还是进入白马墓之前的那些大势力的领袖人物,比如马家的马西风等等,他们在盘点自己这边人员的死亡以及宝物的获得情况,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,毕竟有的势力,人都死光了。

    这时,解沐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对面,学院的对面是血宇楼的人,这些人分为两批,一批人穿着大血色长袍,对林悦毕恭毕敬,另一批则穿着黑色长袍,遮着脸,浑身阴森森的,却是以血蝉子为尊。

    小冉低声说道“血宇楼明楼暗楼都派人来了,好大的排场。”

    赵茹衫在旁边冷哼一声,“还有排场比他们大的,看他们旁边。”

    闻言,解沐就看了过去,正是麒麟会的人,黄世极等人都站到了后面,陈仲月都在一张椅子旁边站着,他不坐,是因为椅子上坐着另一个人,这是一个胖胖的家伙,长相也不错,看起来倒是挺和蔼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人坐着,却让麒麟会三部的真元境高手陈仲月站在一旁侍候着,这无疑证明了此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解沐下意识的就咽了口吐沫,“还真是,好大的排场,怎么连这种人物都出动了?”

    实力越提升,解沐就越能体会到境界的差距,以及高境界的人的恐怖,真元境的高手都有飞天遁地的神威了,更何况是更厉害的高手,这个人,估计就是传说中的,麒麟会三麒首,陈时月!

    于雯低声说道“不要直视对面椅子上的人,不要直呼其名,更不要随便说出不雅的话,要不然,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于雯这一声警告,解沐脑海里想起了七巧老人当年给他讲的事情,《逍遥榜》上赫赫有名的高手,其中的“时光”二字,说的便是他,修为嘛,早就登顶一区顶尖高手之列,可以说,整个一区明面上的高手,除了天下四绝,就有他的一份。

    陈时月这个人不太插手麒麟会的俗事,就算是当年的南北之争期间,也只是和东兴的人交过手,与其他的势力,包括学院,都没有动过手,而且据说他和一麟首司空芷一样,都是主张交好学院的。

    话所如此,可是还是不能大意,到了这种实力水准的高手,实在太过恐怖,就像东林辰木,都能对抗天罚,那种灭世一般的场景,解沐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忘掉,而此人,可是与东林辰木一个水准的人物。

    于雯再次低声开口“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他会出现在白马墓里面?”

    凌迟看都没看她一眼,眯着眼,淡淡的说道“谁知道呢?想去,就去了呗?再说了,没有他,你们还不一定出的来呢。”

    于雯秀眉微皱,她和这个慵懒的五师兄一直合不来,她的性格是雷厉风行,但是凌迟却是懒惰迟钝,说个话都要拖长腔,但是她还得继续问“那,那位大人物来这里,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这一次,凌迟没有用正常的语气,也是压低了声音,小声说道“这我就不太清楚了,不过我估计,是看到这位来了,心里有些情绪。所以就过来看看,毕竟这位和那位,也是老朋友了嘛。”

    于雯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蓝衣男子,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若是为他而来,倒是一切都说的通了。

    这时,蓝衣男子活动了一下肩膀,拍了拍石坤的肩膀,笑道“怎么样?外面的空气好吧,你在大阵里面待得时间太久了,不知道真正的大千世界是多么美丽,等有时间,到处转转,尽量跟上外面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石坤还在发愣,只是下意识的点点头,而之前的石球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只有手指头大小了,被一根土黄色的线绑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转过身,朝着麒麟会那边走去,一边走一边伸开手,高声笑道“哈哈哈,好久不见了,老伙计。”

    麒麟会那边,黄世极等人下意识的就摆出防御的态势,他们很清楚,蓝衣男子虽然救了他们,但是他屡屡帮助学院的人,很明显是站在学院那边的,也就是说,他肯定是麒麟会的敌人,而且此人实力高深莫测,谁知道他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与他们的戒备不同,坐在椅子上的胖子一愣,而后头一伸,不过没有脖子,却看不出是在探头,如果是别人的这幅样子,肯定会让所有人都想笑,但是在这里,却没人想笑,更没有人敢笑。

    胖子,也就是陈时月,瞪大了双眼,一直到蓝衣男子快走到他的身前,才站起身来,也是哈哈大笑,“果然是你,哈哈,是好久没见了!”

    两人一握手,接着就是一个熊抱,而后放开,又是爽朗的大笑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笑道“你啊,过了这么多年,怎么还是这么胖,真奇怪,你成天练武,怎么也瘦不下去啊?”

    胖子也不恼,在这个世界上,还真没几个人敢当面说他胖的,但是这个蓝衣男子,算一个,他也笑道“你还说我?你忘了你年轻时候多胖了?比我还胖好不好?要不是你结婚之后,你那婆姨逼着你减肥,你估计现在比我还胖,一个妻管严,怎么也敢笑话起老子来了,你先有本事,把你婆姨整服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听这话,顿时有些尴尬,干笑了两声,“咳咳,嗯,好了,不提这个了,咱们兄弟好久不见了,是不是该找个地方喝两杯?”

    胖子爽朗的一笑,“那当然得喝,不光喝,还得让你喝美了,哦,对了,还得叫上马总,不能光咱么两个喝啊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蓝衣男子的脸顿时一沉,而后苦笑道“兄弟,你又不是不知道,当年那件事之后,马总他们五个,都不待见我了,就龙哥偶尔还能见个面,再其余人就算是有业务往来,可说句话都困难。”

    胖子闻言,也叹了口气,“唉,这事儿闹得,我也忘了这一茬了,算了,那就不叫马总了,就咱俩,找个地方喝点,不想那烦心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也是哈哈一笑,“对,今朝有酒今朝醉,不想那些破事了。”

    胖子和蓝衣男子这俩人,算是周围所有人里面笑的最欢的了,却也没有人敢多说他们一句,也是这沙漠死域里,最有趣的两人了。

    周围所有势力的人,包括学院和麒麟会的人,都是饶有兴趣,却非常费解的看着他们,蓝衣男子所有人都猜测是学院的人,可是学院如今和麒麟会都已经剑拔弩张了,怎么还能谈的这么高兴?

    解沐看到这一幕,也皱紧了眉头,低声对于雯说道“现在我可以问一句了吧,这个穿蓝衣服的,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于雯看了蓝衣男子一眼,又转头深深的看了解沐一眼,这一眼,看的解沐都有些发毛了,她才说道“不如,你自己猜猜看看。”

    解沐想了想,才说出了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的答案“院长?”

    于雯又看了一眼蓝衣男子,撇了撇嘴,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不会连老师长什么样都忘了吧?他长得和老师有哪点像了?而且,你觉得要是老师在这里,还能和陈时月这么打招呼?估计早就打成一团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谈话的声音很低,但是一旁的小冉却是听得清清楚楚,若是别人这么聊天,她不会觉得有什么,可是于雯这种口吻说话,她双眼一眯,秀眉紧皱,心里突然百般纠结,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。

    解沐倒没觉得于雯的话语有什么问题,他摇了摇头,“我见过院长,长得和他确实不像,那他到底是谁?咱么学院的秘密特工?”

    于雯微微一笑,“秘密特工?你以为你在看故事书啊?他的身份是有点特殊,你应该听说过,学院有好几位供奉对吧,嗯,对了,你在餐厅打工,也应该见过厨神孙林涛了,他也是学院的供奉之一。”

    解沐点点头,“嗯,我知道,我已经见过四位供奉了,天下四绝的南璃龙隋世奇先生,《逍遥榜》上有名的鬼医高鸿儒和紫梅林林主董玉梅,还有厨神孙林涛,这四人都是绝顶高手,身怀绝技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已经见过这么多了,那我就继续说了,其实我们学院,一共是有五大供奉的,除了你说的四位,就是眼前的这位了,其实他的存在,咱学院化境以上的武者都知道,当然了,我因为身份特殊,所以也知道。”于雯顿了顿,才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位供奉先生叫做陈晨,早晨的晨,实力自然也是高深莫测,具体到了什么境界,我也不清楚,不过他能自由进出白马墓,可以看到,他超越了我们的想象。他在学院也很长时间了,据说大哥尹君清拜师的时候,他就在学院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解沐突然说道“哎,不对啊,我以前听说,学院只有两位供奉啊,怎么现在变成五位了?”

    于雯微微一笑,“学院从南北之争结束之后,也就是梅姨加入之后,就一直都是五大供奉,至于你说的,是能参与学院决策的两大供奉,就是这位陈晨和鬼医高鸿儒先生了,其余的三位,并没有参与进去的权力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供奉供奉,学院对他们的约束力都很低,除了这两位能参与决策的之外,一个个都是闲云野鹤,学院也管不了他们,他们对于学院的安危,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是名头,却是放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解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看来这个陈晨,在学院里面,还真是不一般,但是他又想到刚刚陈晨和陈时月拥抱大笑的样子,疑惑地问道“可是他和麒麟会的大人物,他们两个,这是怎么个关系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于雯也皱起了眉头,“这个嘛,我好想很久之前听老师提起过,说是供奉陈晨先生,曾和陈时月是多年的好友,再说了,当年陈时月的三部,可从来没有和我们学院的人正面交过手,所以也没什么仇怨,顶多是各为其主,可现在又不是战争时期,所以两个人见个面叙个旧,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解沐想了想,也确实是这个道理,他还想再说什么,可这时,异变突生。

    天空当中,异象再起,广乐和吞沙虫王,一起出现了,可这时,他们的样子都不太好,广乐的僧衣都已经破碎,身上的法相也已经千疮百孔,真元虚浮,虽然还能飘在半空中,但是看样子已是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不过,吞沙虫王的样子,就更惨了,那巨大的虫角再次被打断了,这一次的裂纹可一点也不平整,翅膀上也有了好几个大洞,六条虫腿,也没了两条,而触角也被打没了一个,背上的金甲坑坑洼洼,有的地方还被打穿了。

    不过,虫子毕竟是虫子,感知能力还是远远的强过同境界的人类的,它刚刚出现,便感知到了,在它的正下方,有好几个高手,就那个胖乎乎的凡人,竟然让它看一眼,都会觉得心惊胆颤,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实力碾压能办到的了。

    广乐漂浮在半空中,直视吞沙虫王,淡淡的说道“你还要继续与贫僧斗下去吗?凭你现在的状态,下方的诸位道友,随便哪个真元境的道友上来,都能置你于死地,何况还有两位前辈存在呢?”

    吞沙虫王两只小眼滴流滴流乱转,不知道在打什么小算盘。

    而在下方,看到突然出现的广乐和吞沙虫王,陈时月笑道“哦,这是怎么个情况?一个和尚,一个虫子,他们两个怎么打起来的?哎,你还别说,这只虫子长得真奇怪,我以前可没见过这么奇怪的虫子。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笑着说道“这个虫子呢,是几百年前的一种魔物,后来被大能给封印了,这不白马墓崩溃了,也就逃了出来,而这个和尚,也就是广乐,是佛门这一代的圣行者,这白马墓,可也是当年的圣行者建立的,所以他有义务来消灭虫子。”

    陈时月点点头,“哦,是这么回事,那时间看来够早的了,我记得我浮海陈家建立之时,白马墓好像就存在了,不过话说回来,圣行者,佛门已经好多年没有出现过了,嗯,看骨龄,还不到二十岁,就能跻身真元境,啧啧,了不得。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闻言,一巴掌拍在他的背上,“十八岁跻身真元境就了不得了?你二十一岁踏入返虚境,怎么不说出来嘚瑟一下?”

    陈时月反手也拍了他背上一巴掌,“你还好意思说,咱们那时候不是正好赶上元潮爆发了嘛,你不也是那个时代的受益者,比我还早一年踏入返虚境,现在天地不比二十多年前了,仅仅过了二十年前,没想到天地元气就衰变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道神乾坤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我就是超级警察〕〔帝国吃相〕〔富家女总裁的贴身〕〔我的笑傲江湖OL〕〔异世财富大亨〕〔鲜妻太甜:偏执老〕〔五代梦〕〔萌妻十八岁〕〔亿万豪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