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宋离周沐雪〕〔无敌小刁民〕〔影帝重回十八岁〕〔重回八零之珠光宝〕〔快穿之这位神仙请〕〔三哥的拳头〕〔灭世武修〕〔萌宝向前冲:带着〕〔精灵手机〕〔砂隐之氪金矿影〕〔第一赘婿(秦立)〕〔军门第一闪婚〕〔神亡禁曲〕〔后海有家酒吧〕〔来世我为神〕〔巨门卷〕〔绝地求生之魔王系〕〔快穿之历劫小妖精〕〔全才天医免费阅读〕〔全才天医小说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二百三十六章 马踏浮海
    陈晨叹了口气,“唉,元潮仅仅爆发了那三十年的时间,三十年一过,天地元气急剧减少,现在新时代的年轻武者们,修炼难啊。想当年,其实我们的资质虽然不错,但是肯定不及广乐,可是造诣却已比他高,而也是因为元潮的消退,我们在这个境界,也待了二十年了,除非飞升,否则,是不能再晋级了。”

    陈时月点点头,“可是飞升,有那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听说你们学院前一阵子不是走了一个?刚到返虚后期圆满境界就走了,啧啧,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也是艺高人胆大,年轻人,有魄力。”

    陈晨微微一笑,“尹君清那小家伙是特殊情况,我们得另当别论。好了,我们还是说,说上面这两个家伙吧,先看看,如果广乐能收得了这只虫子,我们就不插手。如果他收不了,还得依仗老哥出手。”

    陈时月笑道“还让我动手,你怎么不动手啊?区区一只真元境的虫子,我们碾死它,也就是眨眨眼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陈晨叹了口气,“你老哥还不清楚吗?那位的熊脾气真是不敢惹,我到这边来,已经犯了那位的忌讳,要是还动起手来,这要被他知道了,又是一番争吵,一个弄不好,还得吵一架,烦得很。”

    陈时月自然明白,也是笑了笑,将注意力也移到了天空中。

    吞沙虫王虽然不怕死,但是它也不想找死,同时心里也是万分的惊异,和万坤一样,在白马墓里面待得时间太久了,没有见过什么巅峰的武者,它就是白马墓里面最强的了,结果一出门,就看到了一个返虚境的大能。

    内心自然是崩溃的,蓝衣男子什么境界,它是感知不出来,但是陈时月,却是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,虽然他的气息一点都没有泄露出来,但是依然就像是一座大山,那股强悍的气息,如山如海,难以窥见一斑。

    要知道,修为越高,境界之间的差距就越大,尤其是真元境和返虚境之间的差距,比悟道境和后天期的差距还要可怕,这里面涉及到了很多的因素,在这个境界越级挑战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吞沙虫王扇动着翅膀,它体内的灵气也所剩不多了,本来就在“囚笼”里面挣扎了那么长的时间,好不容易出来了,结果又和广乐进行生死搏斗,硬吃了对面一招不完整的返虚武学,结果差点直接死了,幸亏它有吞沙虫族的秘术,侥幸活了下来,但是仍是受了一点波及,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它知道,对面的广乐状态不比它好到哪里去,他越级释放武技,以真元境释放返虚武学,要不是他有双舍利护身,早就被反噬之力吞噬掉了,而且哪怕是这样,他也吃了一部分反噬,体内真元也几乎消耗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广乐自己撤去了“圣行法相”,以他现在残存的真元境,是很难继续将法相维持下去的。

    广乐看吞沙虫王仍是没有半分反悔的意思,双眼一闭一睁,左手行了个佛林,终是叹了口气,惋惜的说道“阿弥陀佛,既然事已至此,你还不悔改,那贫僧,就只能让你到地府去接受惩罚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广乐手指一勾,顿时一道虚无的气息在吞沙虫王的背上,轰然爆发,这一爆,震天动地,天空中的仿佛都被震散,地上的沙尘也被震飞,沙尘狂飘,就像是刮起了沙尘暴一样。

    接着,广乐双手摊开,身上佛光大作,一道道看似无形锁链的气息,束缚住了吞沙虫王,所有的锁链上面,闪烁着佛光,同时回想着僧人念经的声音,而在这些锁链的上面,都铭刻着佛门经典。

    而这一道道的无形锁链,最终交融成了一根,回到了广乐的手里面,他平静的说道“接连吃下我的菩提起航和轮回湮灭,在真元境当中,你也应该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,不过圣行之道,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吞沙虫王身上的金甲泛着金色的光芒,想要挣脱,想要飞翔,却已被团团锁住,本来就已经没有了力气的它,怎么可能挣脱的了这种程度的枷锁?而且就算它承受的住,逃出去了,可是,下方还有更厉害的人族。

    这时,吞沙虫王的脑子里,似乎想起了当年石坤在教他如何向着灵的法相发展的时候,曾经告诉过它。人族,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被忽视的种族,他们没有血脉,没有天赋,有的,却是大脑,一颗,可以自由学习的大脑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吞沙虫王懂了,它一切都明白了,可惜,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,它身上的诸多人名,还得由它来偿还,它也知道,广乐其实未必会杀它,可是要是下面的人的话,那它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,毕竟白马墓开启这么多年,它杀了太多各个势力的人,当代的先代的,都有。

    广乐犹如渔夫收鱼,不停的将锁链向着自己的方向拉拢,而锁链的体积也在逐渐变小,是因为吞沙虫王的体积也在变小,最终,被他握在了手里,就像是一只,被无形锁链团团包围的可怜虫,哪还有那吞沙虫王威风八面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么轻松的收了吞沙虫王,广乐似乎也没有想到,但是看了下方一眼,却也觉得,似乎又是在情理之中,看了看手里的小虫,最终还是收入了一个小瓶子里面,吞沙虫这种生物,生命力极其顽强,所以就算是一个小瓷瓶,它也能活得下去。

    广乐看向了天边,高喝一声,“石坤,按照约定,大阵已破,你也该,随我而去了!”

    石坤深呼吸一次,抬头看向天空,终是叹了口气,“石坤,领命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原本不能够飞行的石坤竟腾空而起,在空中,化为了一道白光,几乎是在瞬间,就到了广乐的身边。白光敛去,竟露出了石坤现在的样子,竟是一匹白色的骏马,眼神凛冽,双目炯炯有神,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小石球。

    看到石坤现在的样子,解沐等人都吃了一惊,不过细细想想,石坤是天生的石灵,并不是人类,在它的眼里,人类也好,马也好,都是生灵,和它有着本质的区别,所以在他看来,也就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广乐并没有骑到白马身上,只是摸了摸它的鬃毛,和它一起向着远处而去。白马墓的入口和出口并不在一起,所以他们的入口是在距离浮海城五百里的距离,但是现在,距离浮海城只有不到十里的距离。他们便从浮海城的上方直接飞过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陈时月对陈晨笑道“哎,看到了吗?这俩家伙要倒霉了,从浮海城上面飞过去,这几十年,我都不敢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陈晨也笑着说道“但是他做了,他不仅敢做,他也这么做了,在他的眼里,只有佛、魔,以及芸芸众生,就算是那人,实力强到无边无际,在他的眼里,也只是芸芸众生而已,这就是他的道。”

    在学院这边,于雯惊讶出声,“他怎么敢从浮海城上面飞过去?这不是找死吗?他就没点常识吗?”

    不明就里的人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可远处,异变突生。

    一道怒喝,一瞬间传遍了整个浮海城,甚至传到了与这边相距十多里的城外,“何人敢犯我龙组条例,是在找死不成?”

    接着,一只遮天大手,从下方升起,抓向了广乐和石坤,先天后期的武者,看这十里的距离已经很费劲了,但是这巨大的手,却是清清楚楚,而那霸道至极的恐怖威压,也是感受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这一只大手,几乎晃动了整个浮海城,就连远在十里开外的解沐他们,都能感受到大地的颤动,解沐这时脑海中便回想起了东林辰木与天罚交战时候的场景,这种惊天动地的威势,只有返虚境的巅峰高手才能办到!

    而且此人点出龙组条例,那此人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了,龙组西部分部长,传说中天下四绝之一,西盛凶屠!

    广乐脸上没有一丝的畏惧,纵使这一只大手几乎遮盖了整片天空,纵使这一只大手几乎驱散了所有的云彩,他也异常的平静,在这浮海城的上空,一动不动,悬浮在了半空中,静等遮天大手的拍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掌逼近广乐身前的时候,掌风吹得他僧衣疯狂飘动,身边白马的毛也随风狂舞,广乐虽然毫不畏惧,但是石坤却吓了个半死,都快躲到他身后去了。毕竟境界差的太多,开元境与返虚境,更甚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这一掌,也停下了,那出手的人,竟将大手收了回去,那道声音的主人,再次在空中响起了他的声音,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你,那好,快点把该做的事做了,不要在浮海城的空中待太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广乐没有说话,只是翻身上马,在浮海城的上空悬浮了一会儿之后,突然,大地震动,从整个浮海城的城墙上,升起了一道道土黄色的屏障,不断的相互联合,最终竟将整个浮海城都笼罩了过来。

    巨大的土黄色屏障,就像是一座突然升起的大山,伴随着震天动地的威压,比刚刚的遮天大手更让人感到震撼,解沐咽了咽吐沫,“这,这是浮海城的护城大阵?浮海城,竟然还有这玩意?”

    于雯点点头,“嗯,正是浮海城的护城大阵,其实不光是浮海城有,我们静海城,也有,一区的每一个大城,都有自己的护法大阵,虽然设置的人,设置的阵法,设置的方式,都各有不同,但是却都是在龙组的手里掌控着。”

    白衣僧人,骑着一匹没有缰绳,也没有任何马具的白马,佛气贯通天地,在空中猛的向下一踏,正踏在护城大阵之上,这一踏,整个浮海城都在震动,接着,震动就传到了解沐他们这边。

    而白衣僧人骑着白马,向着远方而去了。

    看到广乐和石坤远去,林悦这时却突然醒悟,喃喃自语“不是吧,预言诗,都是真的?圣行之路无可阻,白僧白马踏浮海。这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这一幕,在所有人的眼中,都是极为震撼的,一人一马,马踏整个浮海城而去,是何等的潇洒,何等的帅气。

    解沐叹了口气,“广乐小师傅的成长速度,真是令人感动恐惧,他和我的年级差不多,我还没有踏入悟道境,结果人家都已经进入了真元境了,真是应了老话,货比货该扔,人比人得死啊。”

    于雯在一旁说道“你看广乐的修行速度就感觉惊讶,那你要是知道尹君清大师兄的修炼速度,那不得找块豆腐撞死啊,十九岁的真元境武者而已,当年大师兄十九岁的时候,都已经是真元境后期了,而且还是半步返虚。”

    解沐闻言,又叹了口气,“唉,都是天才啊,我这种资质,离他们可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于雯笑道“资质又不一定决定了一切,有很多资质不好的人,经过刻苦修炼,也到了很高的境界,取得了很高的成就,况且,你的资质已经很不错了,一直都是散修,却还能和大家族的子弟的修炼速度比肩。”

    解沐也是一笑,“于姑娘说笑了,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我的资质,哪里比得上大家族的子弟,离你,也是差的很远。”

    小冉在他俩旁边,看着他俩有说有笑的,秀眉皱的更紧了,而且不知道为什么,更加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胖子陈时月一拍手,“哈哈,这小子还真是可以的,能从浮海城上方飞过去,还让那家伙收手,嗯,不错,有前途。”

    陈晨笑道“别扯了,你能不知道为什么吗?还不是因为那家伙想用广乐的佛气,帮助他巩固一下浮海城的护城大阵,才给了他这一次耍帅的机会,要不然就那家伙的秉性,那可难缠的很。”

    陈时月摆摆手,“我不是说了嘛,不说这些事了,好了,我们快去喝酒吧,今朝有酒今朝醉,快走。”

    陈晨拗不过他,便跟着陈时月走了。

    两位返虚境大佬一走,所有人的心里都是一松,毕竟返虚境的超绝实力在那里摆着,就算是身后有大势力撑腰,可是人家丝毫不惧,到了他们这个实力的水准,自己,就堪比一个大势力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这里的气氛顿时变了,原来都没人敢说话了,现在甚至都开始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麒麟会这边,陈仲月首先发声了“学院的几位,我想问一下,我们麒麟会六堂的精英子弟李贤,是不是在进墓之前就被你们打伤了?而且在大墓里面,还肆意动手,屡次对我们麒麟会的弟子出手,对于这两件事,你们就不想说一下吗?”

    于雯听这话,眉头一皱,想了想,刚要张嘴说话,另一边,血宇楼的人,一个红袍男子也开口说道“我们血宇明楼的少主,血宇暗楼的圣子,都在白马墓里面,遭到了你们学院的攻击,这件事,你们是不是也得解释一下?”

    突然两边发话,本就不善言辞的于雯一时间更难应对,同时心里也是非常气愤,对于他们这种倒打一耙的行为,非常愤慨,想要说话,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,又害怕因为自己的关系,而让学院得罪了其他势力。

    思前想后,于雯终于想了一条说辞,正要开口,一个男子的声音却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解释个屁啊解释,你们两家的人死了,受伤了,只能怪你们的人太弱了,血宇楼、麒麟会,你们两家本来就针对我学院,这是江湖都知道的事情,事实怎么样,谁他妈的都不知道,就不要在这里装样子,丢人现眼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,不是别人,竟是一直坐在椅子上的凌迟,此时他已正襟危坐,不再是瘫坐的懒惰样子,话语中是锋芒毕露,眼里也是寒光闪烁,他继续说道“或者,你们两家的小犊子挨揍了,想要找我们学院的茬,姥姥!”

    “两家子憨恰,去你们大爷的吧。”嘴里的脏话是五花八门,凌迟也不怕得罪人,用各地的方言骂人,在联邦历大规模推行通用语的时代,这种方言已经很少有人说了,但是从他嘴里骂起来,还颇为有趣。

    解沐站在凌迟后面,也为他这种举动惊到了,公然挑衅两大势力,还破口大骂,怎么看,都和刚刚那个还瘫坐在椅子上的懒人不是一个人,身上的气质都变了。如果说之前,他是一个懒人废物,现在就是一个地痞流氓。

    不过,旋即,凌迟的话锋再变,“亦或者,你们是想从我学院身上捞点好处出来?那你们可要想好了,或许有人能从学院捞出好处,可是要从我凌迟这里捞好处,一个字,滚!”

    霸道的一个字,带着淡淡的杀气,那种威胁不言而喻,九系的弟子,果然每一个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道神乾坤〕〔我的笑傲江湖OL〕〔异世财富大亨〕〔我就是超级警察〕〔亿万豪婿〕〔万能神医〕〔影后归来:霍少,〕〔蛊真人之齐天传〕〔美漫里的国术强者〕〔我为国家修文物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