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上门龙婿免费全文〕〔第一豪婿〕〔颤抖吧,渣爹〕〔我只想赔钱啊〕〔极品朋友圈〕〔一胎双宝:总裁大〕〔武神天尊〕〔诡秘之主〕〔科技巫师〕〔我的学姐会魔法〕〔修罗丹神〕〔神圣罗马帝国〕〔重生都市仙帝〕〔农门长姐有空间〕〔伏天氏〕〔超时空评测〕〔权门婚宠〕〔猎魔烹饪手册〕〔美妆天后花田喜事〕〔天赐良缘之追夫记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二百三十七章 懒人凌迟
    这一番话,把于雯也震住了,她从未见过这么锋芒毕露的凌迟,在她的印象里,凌迟简直就是懒这个字的代名词,在江湖里,学院九系“懒人”凌迟的名号,也是很出名的,当然,是懒的出名。

    当初东林辰木力排众议,将凌迟派到浮海城的时候,学院内外的很多人都认为他疯了。在凌迟来到浮海之后,一直是九系的二先生——张雨阳,负责浮海城的学院分部,当时因为她的强硬政策和果断的手腕,宛如一个女强人,给浮海城的其他势力,都留下了一个学院不可惹的印象。

    而凌迟到了之后,一改之前的强硬,因为他太懒了,所以也不爱搭理分部的乱七八糟的事情,成天就待在分部里面,很少出面,这也就导致了浮海分部的人的活动大幅度减少,学院也就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

    这也就让其他势力的人,都认为,学院是派了一个草包来负责浮海城的防务,这也导致了龙组西部对学院的强烈不满,不过也好在学院的名气够响亮,没人敢在正面招惹学院,可是背后却不再关注学院的浮海分部,也没人再将学院的浮海分部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凌迟的突然爆发,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,但是旋即,却引得其他在浮海城驻扎势力的人员哈哈大笑,就连陈仲月,也是不顾身份,笑了起来,他哥哥陈时月是亲学院派的,但是他不是,他一点也不喜欢学院。

    陈仲月嘲讽的笑道“哈哈,我刚刚听到了什么,草包竟然说话了?”

    血宇楼之前的发言人,也是血宇明楼在浮海的负责人,乌镝跟着笑道“仲月兄,你没有听错,草包不但说话了,他还骂人了,不但骂人了,还威胁我们,竟然还会放出杀气,哈哈,真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的话语,自然又是引得一番大笑。

    不过笑归笑,乌镝冷眉一竖,朝着学院这边说道“学院的草包,来,你乌爷爷让你们感受一下,什么叫做杀气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从乌镝的身上爆发出了惊天的杀气,真元境高手的杀意,顿时让学院这边所有的人都如坠冰窟,如渊似海的杀气,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正视起来,血宇楼不愧是血宇楼,以杀人为生的组织。

    于雯秀眉紧皱,杀气虽强,但是乌镝并没有对她们动手的意思,所以没有危险性,可是心里却是打怵,她其实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不过她可知道进退,本来学院在这边就很多敌人,凌迟竟然还主动惹人家,真不知道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她运气内气,抵住了杀气带来的寒意,低声说道“五哥,你惹祸了。”

    凌迟没有理她,直接站起身来,一挥手,仅仅是一挥手,这惊天的杀意竟被他一手驱散。接着,凌迟一步踏出,一瞬间,仅仅是一瞬间,就来到了乌镝的身前,他冷喝一声,“你说谁是草包!”

    这一步,这速度,震惊了所有认识凌迟的人,“懒人”凌迟,怎么可能会有这种速度?一个所有人里面的废物点心,也能有这样的轻功,这无疑是狠狠的打了在场众人的脸,而且,有这种轻功,那他的武功,也必定不弱。

    于雯看到这里,也是睁大了双眼,樱唇微张,心里也是惊讶,心里想道“这,这是,这难道是《无涯》?五哥,五哥他什么时候学会的《无涯》?他,他这么懒,怎么可能学得会《无涯》?”

    谁也没有于雯心里更震撼了,她一眼就认出了这门武学,这门被师母收藏在芳华谷的绝学,她曾经也想学这门武学,可是这武学太过偏门,竟是一门枪法、步法融合的绝学,单论修炼的难度,还在她的《霸刀》之上。

    这么奇葩的武学,她一直不相信有人能学会,因为在她的眼里,步法和枪法,两个东西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,根本联系不到一起,而且《无涯》当中记载的枪法、步法,就算单拆出来,都非常难练了,可是它还必须一起修炼,才能有所成。

    直到今日亲眼所见,还是从她一直最不尊敬的五哥“懒人”凌迟的身上施展出来的,这无疑给她重重的一个打击,合着她一直觉得是拖九系后腿的家伙,竟然是一个资质比她还要好的多的怪物。

    凌迟一步来到乌镝的身前,这一声冷喝,让乌镝身后的血宇楼众人都下意识的向后退去,而接着,凌迟再次冷冷的说道“你还嘲笑我的杀意?好,既然如此,那就让你感受一下,我的杀意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一股恐怖至极的杀意冲天而起,瞬间笼罩周围,并向外蔓延,这轰然爆发的杀意,虽然最主要是针对乌镝,但是其他的人也都受到了波及,当然,凌迟还是注意没有将杀气扩散到学院的弟子身上。

    血宇楼和麒麟会的所有人,包括最强的陈仲月和乌镝,脸色唰白,乌镝还能站着,可乌镝身后的其他人,包括血蝉子和林悦,都动弹不得,像是被冰冻了一样,他们完全挣脱不了这恐怖的杀气。

    乌镝暗道一声不好,他是操纵杀意的大行家,自然知道,如果凌迟这个时候将杀气逼入血蝉子和林悦的体内,以她们两个浅显的修为,很容易就会伤到经脉,严重的甚至会导致经脉受损。

    他作为血宇明楼在浮海城的负责人,很清楚这次是自己过了,但是他是不可能对凌迟这种小辈道歉的,而且凌迟刚才那样的谩骂,换了哪个有血性的武者也忍不住,言语无用,便只能动手。

    乌镝直接动手,真元运转,一拳打向了凌迟的腹部,杀戮拳意在拳头上爆发,这看似简单的一拳,如果打在先天武者身上,足以轻易击杀。

    凌迟似是早料到他会出手,一步后撤,却直接退到了远处,但是他并不是撤退,紧接着,一瞬之间,一道寒芒闪过,如一道雷霆,在浮海的城外爆发,他竟是以退为进,在这后退的途中,从储物械具中取出了长枪。

    “崖返!”

    一点寒芒先到,随后枪出如龙。这句话在此时的凌迟的身上,十分的贴切,这看似普通的回马一枪,其实乃是《无涯》第三重的开元武技,真元爆发,伴随着恐怖的杀意,瞬间,便重返乌镝身前。

    乌镝本以为一拳将凌迟打退,可谁知他会瞬间反击,他还是太小看凌迟了,哪里想到凌迟会有这么恐怖的身手,平时根本是不显山不露水,可谁知道他看似草包和废物的身体里,会蕴藏强大的实力。

    就在枪尖抵达乌镝脖子上的时候,却停了下来,凌迟本可以一枪刺穿乌镝的喉咙,但是他没有这么做,在乌镝身旁,陈时月已经拔出刀来,想要援助,可是他也没想到凌迟的速度这么快,要凌迟真有杀心,他也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凌迟杀意收起,一收长枪,倒提着手中长枪,一步一步的走回了学院的阵营当中。可是现在,他每走一步,仿佛在所有人的脑海中都能听到“啪”的脚步声,清脆响亮,这份功力,世所罕见。

    乌镝的背后惊出了一身冷汗,额头上也全都是汗,但是他还久久的沉寂在刚才的那致命一枪当中,无法脱出,他此刻,已经停止思考了。这是因为在他的脑海里,他已经死了,已经死于刚刚那一枪了。

    林悦看乌镝神色不对,急忙走上前去,一道内气拍在乌镝的后背上,关心的问道“乌叔,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乌镝受到外力刺激,这才缓过神来,“啊。”他慌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看了看自己的身上,没有伤口,这才松了口气,说道“没事,没事。”

    凌迟回到了学院这边,长枪被收入了储物械具当中,他又坐回了椅子上,干咳两声,这一次,他成功将所有人的神经绷紧了,也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没有人再敢小看这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“懒人”了。

    于雯也是做了一次深呼吸,才小声的说道“五哥,你这藏的太深了吧,你是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的?”

    凌迟白了她一眼,“我一直就这么厉害,只不过你从来看不到而已。”说完,又看向了其他人,用他那独特的语气说道“现在,还有谁对我学院有意见?我凌迟的无涯枪,必将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没有人再嘲笑凌迟,也没有任何人再敢提出异议,江湖从来以实力为尊,凌迟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解沐沉默不语,他一直在想刚刚凌迟用的那一枪,那一枪,除了枪意之外,不含任何的天地意境,不对,好像,还是蕴含了什么,怎么可能会这么快?风之意境也是有加速的功效,可是明明没有感觉到风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解沐就沉浸在了思考当中。

    凌迟一挥手,“既然你们都没有意见了,那大家就散了吧,别聚在这里了,对你们来说,白马墓已经没了,浮海城,也就没有再继续待下去的意义了。至于我凌某人,也该离开我待了这么多年的浮海城了。”

    凌迟此话一出,又仿佛一刻重磅炸弹,在这里炸响,刚刚凌迟一鸣惊人,所有的人都以为,他是要从此崛起,重振学院浮海分部的风气,一改往日的作风,甚至他们都想到了该怎么应对,但谁知道,他竟然要走了。

    于雯闻言,笑着低声说道“五哥,老师终于想起你了,要将你调走了。”

    凌迟又白了她一眼,没搭理她,高声说道“可是我凌某人在离开之前,我会带着我的无涯枪,一一拜访曾经当着我的面,折辱我学院的诸位,我要让你们知道,学院不可轻辱,辱学院者,必以血偿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顿时又惊起了众人的一身冷汗,乌镝也是咽了口吐沫,他很害怕,凌迟会再次找他,相反,陈仲月倒是无所谓,在整个浮海城里面,只有两个地方会有返虚境的高手,除了龙组,便是麒麟会三部,他只要躲在三部里面,或者躲在陈家里面不出来,有陈时月大哥在身边,他谁也不怕。

    可是其他的人就不一样了,凌迟刚刚展现出的实力,让其他的高手很难判断出他的实力的高低,感觉虽然是真元境,但是哪怕是真元境后期,都不一定能表现出这么强的爆发力,不过,肯定不如返虚境就是了。

    凌迟转过身来,一挥手,将桌椅板凳啥的,全都收进了储物械具当中,他的储物械具的空间,可比于雯的大出太多太多,也是因为,他的储物械具是东林辰木亲自制造出来给他的奖励。

    “好了,没什么事情了,你们跟着我回分部吧,等着我在浮海城的其他事情都处理完毕,我就亲自护送你们回学院,省的你们万一有谁身怀重宝什么的,再被人打劫了。”凌迟说的很随意,完全不把其他势力的人放在眼里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会有人真的傻到去打劫他们,不说凌迟刚刚表现出来的实力,学院可是还派了一位能和陈时月勾肩搭背的神人来这里了,看样子,那人也是返虚境,截杀返虚境?一区的江湖,有几个人敢?

    在一区的江湖,还从来没有返虚境的武者身死的案例,所有被江湖人知道的返虚境武者,没有一个是被杀死的,只有失踪的,这些失踪的高手,要不是隐退了,要不就是像尹君清那样,飞升了。

    凌迟向着浮海城的方向走去,其他人也紧紧的跟着,解沐却还站在原地,直到小冉打了他一下,才反应过来,两个人才一起跟着凌迟向远处而去,他好像悟到了什么,但是他境界差的太多,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等着学院的人远去,这里的人也都散去了,年轻的一代,在白马墓里面虽然是主角,可是在这外面,却连说话的地方都没有,比如林悦,虽然在血宇楼明楼是贵为少楼主,可是话语权却远没有乌镝高。

    最后,所有的人都散去了,解沐他们为期两个星期的白马墓之旅,也彻底结束了,不过浮海城的故事,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还在呼呼大睡的解沐,就听到“咣咣”的砸门声,他急忙下来开开了门,一看果然是小冉,他迷迷糊糊的说道“什么事啊,这么早?”

    小冉拉着解沐的胳膊,“快走啊,听说五先生要挑战陈家陈仲月,这可是爆炸性的新闻,很多人都去看了,我们要是去晚了,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解沐一听,也是来了精神,仓促的洗了把脸,就跟着小冉走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来到浮海城的城中央广场的时候,这里已经聚集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,密密麻麻的,全都是武者。

    没办法,浮海城本来就是一座武者的城市,如今一听到,有两位大人物要交手,自然吸引了很多人来看。

    解沐看到这人山人海的景象,又看到连旁边的房顶上,都聚满了人,眼皮也跟着跳了跳,这也太夸张了吧,怎么会这么多人?

    小冉一嘟嘴,“哼,小哥哥,你看,都怪你,这么多人,我们也看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解沐歉意的笑笑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的耳边传来了姚亦宁的声音,“管兄,苏姑娘,这边!”

    两人一抬头,正看到远处的一个酒楼的三楼,姚亦宁正在侧面的窗口,朝着两人打招呼,好像除了他俩,还有于雯等人,以及学院分部的一些人。

    解沐和小冉运转内功,从窗户上飞了进去。

    解沐和众人打过招呼,对姚亦宁说道“姚兄,你来的可真够早的,这一层楼,看来是被咱学院给包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姚亦宁点点头,“不是我来的早,是你来的太晚了,这一层楼,是十四先生挑的,正好面向广场,能看到广场的全部场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两人就走到了另一个方向的窗边,透过窗口,将一切都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于雯这时,也来到了解沐的旁边,巧笑嫣然,“你这赖床的毛病,什么时候能改啊?”

    解沐笑着回应,“唉,没办法,这几天在白马墓里面太累了,一不小心就睡过头了。”话是这么说,但是解沐的心里却是暗叹一声,之前在白马墓里,他就发现于雯看破了他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两个真心相爱的人,几乎将这份爱情刻画在灵魂里面的两个人,怎么可能会忘掉对方,哪怕改了面貌,哪怕改了声音,但是一举一动,生活习惯,一些细节,都会出卖你自己。

    小冉看着这两个人,心里面没来由的难受,也趴在了窗口上,向下看,秀眉却是紧皱着,最终,却还是忍住,没有发作。

    赵茹衫叹了口气,拍了拍她的肩膀,轻声说道“没事吧,别难受了,男人,不都是这个鬼样子嘛,喜新厌旧。”

    小冉闻言,脸上更是苦涩,喜新厌旧?可是,她才是新啊。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道神乾坤〕〔我的笑傲江湖OL〕〔异世财富大亨〕〔我就是超级警察〕〔亿万豪婿〕〔万能神医〕〔影后归来:霍少,〕〔蛊真人之齐天传〕〔美漫里的国术强者〕〔我为国家修文物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