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赵洞庭穿越成皇上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功法修改器〕〔氪金成仙〕〔明帝国的崛起〕〔我有无数物品栏〕〔哥斯拉会说话〕〔大齐信庭侯〕〔狂战武尊〕〔影后今天还没承认〕〔婚久情深:老婆大〕〔随身一个恐怖世界〕〔女先生传奇〕〔超品农婿〕〔战神狂婿〕〔玩家凶猛〕〔一路奋进〕〔天才双宝:傲娇前〕〔重启修仙纪元〕〔萌宝不好惹:总裁
冰瞬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异数械武 第二百三十九章 全盘托出
    凌迟白甲长枪,迎风而立,身上的械术盔甲似乎在闪烁着无色的光芒,萦绕着与众不同的气息,这是他独有的械术光芒,此刻的他,宛如天上的战神,未等出手,战意却可以惊天地、泣鬼神。

    陈仲月,单手持刀,与他哥不同,他修炼的并不是时间意境,而是浮海陈家家传的火之意境。刀身上映出火光,刀尖碰到地面上,火焰轻松的将地面都给烧出了一道口子,火之意境与刀意融合,正是烈火刀意。

    单论个人实力,这两人都是真元境界的最强者,不论是修为、武意、天地意境,都修炼到了大圆满的层次,他们的比斗,注定是势均力敌的战斗。比的,不仅仅是自己对武学的简介,更是这一生的积累。

    太阳高升,浮海广场寂静无声,风起扬沙,吹过所有人的头顶,而就在风停一刻,战斗爆发!

    凌迟率先动身,有着dl7系械术和dl8系械术双重加持,他的轻功速度,更上一层楼,脚踏《无涯》枪步,一步出,若雷霆霹雳,势如破竹,在场之人,除了返虚境的武者,几乎没人都看到他。

    对于凌迟的极速,陈仲月似乎早有准备,他也知道在速度上,他绝对不是凌迟的对手,手中长刀一挥,烈火在身前缠绕,几乎在一瞬间,便形成了一面火焰盾,惊人的高温,让整个广场的温度都上升了不少。

    凌迟本一意进攻,可哪成想,陈仲月竟然以退为进,如此高温的火焰盾,就算他手中的无涯枪,是堪比顶级宝器的灵械武,也难以承受这样的温度,从正面进攻,已然不妥,他极速转圜,并未现行。

    陈仲月很清楚,他是在找寻一个好的角度,凌迟的枪法,是以快为主,他长刀绕着身旁一转,火焰盾,竟形成了一面火墙,将自己包围了起来,这一面火墙的温度,让远在酒店的解沐他们,都有一种灼热感。

    凌迟见状,便知不好,没想到昨天他只是稍微漏了一手,竟被对方看出了自己枪法当中的奥妙,这块老姜,可是真的辣。如此防御,让他难以着手,可是,他必须得进攻,《无涯》枪法,讲究的,便是进攻。

    下一刻,轰然一声,众人都看不到这两人的身影,却只看到,那一面火墙,赫然被撕开了一道口子,可是下一瞬间,火焰重新升起,堵住了缺口。

    在远处,凌迟重新显现出了踪迹,手握无涯枪,握枪的手微微颤抖,枪身滚烫,让他握枪的手,都有些难以承受。一击不中,他手上dl4系械术运转,压下了手上的灼热。同时眼中dl1系械术催动,想要找出对方的破绽。

    而刚刚的一招交手,在场的恐怕只有三位返虚境高人看的清楚了。

    李雄图双手撑在胸前,暗道“凌迟刚刚的一枪,用的是真元外放,枪意迸发,试图破开陈仲月的火墙,可是陈仲月的火墙的温度,却超出了他的预料,竟顺着他发出的枪意,反击到了他的枪身上。”

    陈晨皱起了眉头,他虽然不怎么喜欢管学院的事情,可他毕竟是学院的供奉,看到凌迟受挫,也有些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陈时月摸了摸下巴,想道“辰木的这个徒弟还真是有点门道,速度竟能快到这个地步,在真元境将快之意境领悟到了巅峰,并与枪意相融合,要不是昨晚,突击给老二培训了一下,这第一招,他就得吃亏。”

    至于其余的人,哪怕是解沐这种水准的,都完全看不懂,就连赵茹衫的dl1系械术,都难以捕捉到凌迟的踪迹,不过好在学院的浮海城分部,还是有一位开元境巅峰境武者的,能勉强给在场的人解释一下战况。

    凌迟握枪的手一紧一松,dl7系械术促进了他腿部力量的爆发,dl4系械术给了他手上力量的加持,dl8系械术,则让他的步法,快到了极致。既然一般的方法不行,那他便只能强攻!

    随着凌迟的脚下一声爆响,广场的地面上,赫然出现了一个大坑,而他的人影却再次消失,下一刻,却是已经来到了陈仲月的火墙之前,真元境巅峰的威压轰然爆发,真元武技,全力而出。

    “咫尺天涯!”

    枪尖寒芒一闪而过,出枪的速度快到了极致,让所有观看者,都感觉到近在咫尺,却又远在天涯,一枪出,直接穿透了火墙,恐怖的气劲,将火墙的中央都穿出了一个大洞,露出了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枪所过,枪风轰然刮过,近处的观众差点就受到了波及,幸亏李雄图出手,护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陈仲月哪里想到,凌迟竟真的能破开他的火墙,他抬刀相挡,可是长枪的速度太快,而且他俩对视一刻,dl5系械术一下子打到了他的脑子里,让他有了一瞬的失神,虽只有一瞬,可是高手的对决,也只在一瞬。

    陈仲月直接被打飞了出去,火墙轰然爆开,他落到了远方的地上,一口鲜血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陈仲月手中长刀一挥,那爆开的火墙,竟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,一道道火焰,化为了一柄柄火刀,一齐攻向了凌迟,难以想象,陈仲月的火墙,竟是他一直在蓄力的真元武技,此刻,瞬间爆发。

    “焚天刀雨!”

    面对漫天火雨,凌迟就算轻功如神,也难以招架,但是身前的dl3系械术和dl6同时闪烁着强烈的光芒,接连两道护法屏障在他的身前撑起,而一道防御薄膜,也在那一瞬间覆盖住了他的全身。

    同时,凌迟手中长枪挥舞,一枪横扫,枪风所过,枪意所至,霸气无双。

    不过,这可是陈仲月一上场就开始准备的真元武技,就为了这一瞬间的爆发,那两道护法屏障,犹如白纸一样,瞬间被穿透了过去,而凌迟无论怎样反击,只能击散一部分的火雨,更多的,还是打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凌迟登时受创,虽有一身械具护体,火焰没办法焚烧到他的身上,可是那股灼热,以及其中蕴含的真元,让他难以承受,长枪触地,涌出一口鲜血,双目盯着已经站起的陈仲月,强行催动械具,让自己也再次站起。

    李雄图看了两人一眼,说道“好了,你们两个,打到这样就行了,都住手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,果然没有再交手,这并不是生死之战,只是一场最简单的约战而已,没必要分出胜负,更没必要分出生死。

    凌迟收起了长枪,在自己的胸前连点两下,身上的气息也都收起,身上的械具开始反哺他,自动治疗起他受的伤势,他朝着陈仲月一抱拳,“陈先生,果然是老谋深算,心机深沉。小子,服气。”

    陈仲月手上的烈火刀意也收回了,擦了擦嘴角的血,服下一枚丹药,叹了口气,“老了,老了,不服老不行了。如果不动点脑子,今天,还真不一定是这个结果,你的武功,我也服了,我还真想把你挖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陈晨干咳两声,走到了广场中央,笑道“哎,陈家的老二啊,你当着我的面,挖我们学院的墙角,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陈时月也走上前来,笑道“我二弟呢,只是表达一下对你们学院这位学生的赏识,当然了,他要真相来我三部做事,我们也十分欢迎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在酒楼上,姚亦宁皱起了眉头,“啊?这就打完了?我怎么感觉什么都没看到啊?发生了什么,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吗?”

    解沐同样不解,昨天凌迟还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,真有要全力雪耻的感觉,但是今天到这里之后,战意是挺足的,可是就打了一招,这也太不过瘾了。

    于雯这时说道“他们各自放了一招真元武技,也算是除了底牌以外的全力出手了,从一开始,这两人就没想分出胜负,只是过一招而已,估计是昨晚上,又发生了什么其他我们不知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在场的人就恍然大悟,昨天凌迟是私自发出的挑战,肯定被知道真相的学院高层训斥了,这要真因此与陈家,甚至与麒麟会三部结怨,那麻烦可就大了,所以今天,这其实也就是走了一个过场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凌迟也是气不过,所以直接一上来就全力放了一招真元武技,可哪知道陈仲月早就料到了这一步,也不与他正面交手,陈仲月也有战意,可是也只限于,想方设法去接下凌迟的这一招而已。

    一招过后,两人也都对对方的实力有了个底,凌迟也知道自己是能胜过对方的,但是却必定是惨胜,陈仲月必定在江湖中闯荡了那么多年,也见过像凌迟这样的极速高手。毕竟幻蝶宗当中,也有不少的速度很快的人,所以应对凌迟这样的人,他也是有自己的一套方法。凌迟要赢,只能依靠自己身上械具的优势。

    对这场战斗不满意的,不光是解沐他们,下方的那些观众也一个个都懵了,可是台上三大返虚武者,谁也不敢乱说话,尤其是李雄图出手制止了比赛,对于这位大名鼎鼎的“凶屠”,没人想没事找死。

    那些开赌局的,一个个都快笑抽了,两人这是平局啊,可是基本上没人压平局的,他们这就挣大发了。

    之后的事情,解沐就不太了解了,他脑海里面,只有关于自己眼中看到的凌迟出手的一幕幕,至于再之后,他就回到了宿舍,收拾了一下,下午,就和其他人一起坐上了离开浮海的火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浮海离学院的距离还是很远的,这一次,他们做的是软卧,但是解沐,却依然盘腿坐在床上,脑海里面还在思考着凌迟的出手,以及自己之前掌握的武功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,也都没有休息,也都在修炼。

    过去了好几个小时,一直到了晚上的时候,众人都睡着了。小冉才走到了解沐的身边,将他从修炼状态唤醒,一板正经的小声的对他说道“跟我来一趟。”说着,就走到了另一个车厢当中。

    解沐皱着眉头跟了上去,两人的动作都很轻,也是为了不吵醒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两个人连续穿过了两个车厢,一直走到了列车的最后一节车厢当中。也因为,现在是一区的年假期间,除了他们以为,很少有坐这种从浮海到静海的这种长途火车,所以车里面也没有几个人。

    解沐又向后看了一眼,确定没人,才关上了门,坐到了一旁的床上,低声说道“有什么事,说吧。”

    小冉也很平静的坐到了他的对面,“小哥,唉,我还是叫你名字吧,解沐,于雯她,是不是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,你们两个现在的交流可是有些过于频繁了,而且说得话的内容,也越来越熟络了。”

    解沐看了她一眼,点点头,“嗯,这件事我不瞒你,我也不想瞒你。确实,她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,但是这不是我告诉她的,是她自己看出来的,具体怎么分析出来的,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小冉秀眉紧皱,很严肃的说道“你知道你现在在学院里面有多危险吗?你父亲的命案还没有查清,里面还有很多的疑惑,与东林辰木,甚至与整个学院都脱不了干系,于雯的身份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学院的恐怖,你也见识过了,目前知道的返虚境高手,都有数位,更别提真元境和开元境、悟道境的那些人了,走错一步路,便是满盘皆输,你怎么敢让她知道你的身份呢?万一她告诉了学院,就算你不被你父亲的事情牵连,你也别想查到任何的线索了,学院的秘密,不会再让你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小冉深呼吸一口气,“我们这次为什么来白马墓,不就是因为林悦用你身份的事情威胁你,而后我们是想办法,在这次行动中铲除她,可是现在呢,不仅没杀了林悦,还多了个更难缠于雯,现在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车门突然拉开,一个身影走了进来,关上了门,并说道“这个你放心,我不会告密的。”

    进来的,正是于雯,她有dl8系的械具,走起路来自然一点声音都没有,所以她靠近了房间,也没有被察觉到。

    看到于雯,小冉秀眉紧皱,“我们怎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解沐倒是平淡的说道“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小冉闻言,冷哼一声“你们两个倒是情投意合,惺惺相惜。”气得她直接站了起来,在车厢中踱着步。

    于雯笑道“小冉姑娘,你不必生气,解沐和我两人相识多年,也都是互相了解的。不过,有些事情,我倒还是第一次听说。”说着,她看向了解沐,“你父亲,管老先生,他死了?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小冉又是一声冷哼,“别假惺惺了,你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于雯没理她,只是看着解沐。

    解沐叹了口气,“唉,我也不知道,当初我坠下大江之后,被方竹林的七巧老人救起,后来回到琴岛,却发现我爹,他,他,唉。”说到这里,解沐连续叹了两口气,心里还是很难受。

    “在我爹的墓那里,有你们学院留下的两行械光大阵,大阵封住了墓,我也不知道我老爹的死因,但是,这种大阵,只有学院的人会用,于是我想到了学院的资料库,就乔庄进了学院。”解沐终于还是全盘托出。

    于雯听到这里,秀眉微皱,“两行械光大阵?这确实是学院的阵法,还不是一般人能够布下的,起码我是没这个能力布置。应该是我们学院的高层出的手,可是仅仅因为这个,也不能怀疑上我们学院啊?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,你爹和老师,是多么好的关系,我现在还能想起两人抽烟喝酒聊天时候的样子,再说了,老师是堂堂的返虚后期的武者,你爹不过是一个先天后期武者,这差距,你现在也应该能够理解。而且老师真的要对你爹有什么心思的话,当初就不会把你接到芳华谷,还传授你武功。”

    “你恐怕不知道,你当初修炼的《导气术》,那可是老师修炼的内功《太极》的入门篇章,老师除了你,谁都没传授过,他是真的想培养你的,当初你失踪的时候,老师还多次到大江上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学院高手无数,说句不好听的,你爹他就算是个真元境武者,学院要真想动手,也就轻易解决了。还用偷偷摸摸的吗?随便派一个人去就解决了,今天你也见识到了,五哥,那都已经是真元境大圆满了,更何况其他几位师兄。”

    解沐听到这,一伸手,打住了她的话,“你说的,我也都知道,我也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,东林院长,确实犯不上和我老爹有什么仇怨,我也这么认为,但是,我在图书馆里面,却发现了其他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看到解沐这一脸的凝重,于雯看了看后面的车厢,直接撑起了隔音法。

    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上门龙婿〕〔全球诸天在线〕〔重生明朝搞事情〕〔道魔洪荒之铁马冰〕〔道神乾坤〕〔我为人类谋长生〕〔史上最强炼气期〕〔日渐崩坏的地球〕〔鲜妻太甜:偏执老〕〔传奇冒险王〕〔蛊真人之齐天传〕〔我就是超级警察〕〔亿万豪婿〕〔帝国吃相〕〔我的兵王女友
  sitemap